博文
(2021-04-20 13:18:52)
男儿有泪租住小仙阿姨的房子时,她总不肯让我提前预付房租,她说每个月住满了,月底再收钱,正好借着收房钱来看看我。而且每次她都晚来那么一两天,为了不让我感觉她天天惦记着我的房钱。其实她出租房子收费,我租房子交费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她总觉得有点对不起我似的。有一次过了好几天她也没有来收房租,我担心她是不是病了,就第一次给她家里打了电话。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4-15 13:07:21)
殿下老人家前几天是娜娜的生日,她老人家十一岁了。说娜娜是老人家并非玩笑,据说大型犬的年龄是人类的七倍,所以我们现在总是恭恭敬敬地称呼娜娜为您,殿下。一般来说大型犬到了这个岁数都有了老态,每天不过吃吃睡睡地混日子。娜娜则不同,她老当益壮地精神矍铄,每天照样管着各种的闲事,家里外头操心的事比我还多。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吠,她要从鼻子里哼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4-07 13:10:02)
房东荷兰有句谚语——四月的天气随心所欲。这几天上演的四月天让气象学家们兴奋不已,大呼这样的天气史上罕见:差不多三天的时间,每个二十四小时之内大风、冰雹、艳阳、大雨、飞雪、彩虹,名副其实地应有尽有!我在对老天爷心服口服的同时整理家中的书柜,有一本书中夹着一片纸,至上写着:“小仙阿姨,我这个礼拜出差!”随着这短短的几个字,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3-12 12:14:35)
灵魂的长相曾经有几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每天嘻嘻哈哈地在一起,那个年龄的她们除了求学心里想的尽是琼瑶的爱情,三毛的浪漫,还有金庸的大侠,再不然就是故作深沉地读读尼采,追追弗洛伊德,为了与众不同还会把托尔斯泰、雨果等人的大厚本放在床头,就连看了就头疼的哲学也要偶尔翻弄几下。就在她们当中有一位很特别的女孩,她每一本书的扉页上都赫然写着:&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1-03-11 13:02:07)

追梦人 我们这一代人大约都有少年时未尽的梦——音符的梦,色彩的梦,跳跃的梦,大快朵颐的梦……幼小时梦没有着落,等到我们的双腿有力可以追逐梦想的时候,光阴的使者便带着我们在时间的走廊里一路奔跑,我们眼花缭乱,只听见他大声说:“向前,向前,向前!”一路上锦绣繁华,一路上灯火明暗,那些曾经很清晰的梦渐渐地因为速度而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1-27 13:13:51)
一种男人和一种女人2017年8月17日,我写了一篇文章《性别问题》,有感于荷兰当时的一条新闻。“机场和火车站从九月一日起在广播航班和车次信息时不再使用“女士们,先生们”这样的称谓,而是一律改为“尊敬的旅客”Bestepassagiers,以便顾及那些没有性别归属的人群。“没有性别归属人群”Genderqueer或者Non-binary,就是说他们对自己的性别没有一个确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1-14 13:24:01)
猫冬庄子说:“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按照他老人家的说法就是大到没有外面了就是最大,小到没有里面了就是最小。自从荷兰封城以来,世界对我来说就变得这样忽而最大,忽而又最小了。阿姆斯特丹到北京本来只是不到十个小时的距离,如果顺风常常八个多小时就到了,所以与亲人朋友的相聚是指时可待的。如果任性,甚至可以在周末飞机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1-02 13:39:00)
2021年的第一天新年的第一天发生了三件大事。早上起床照镜子,哎呀妈呀,下颌上长了痘痘。本来计划今天照相的,长了痘痘怎么照?从浴室出来坐在床上发呆,想着照片出来了有痘痘可怎么好,仿佛天下大事唯此为大,什么疫情、疫苗的统统都不算数了。一向自诩不用美颜的我此时正在认真思考要不要用美图软件修改出来的照片,可是又担心下颌上的美人痣一并给修掉了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12-30 13:30:53)
2020年岁末的早晨随娜娜去做她的每日早功课,晨雾里的小镇还在温热的梦里。湖岸上的野鸭和大肥鹅都把脖子拧得让人找不到它的脑袋,颈上柔软的羽毛随着呼吸微微地颤抖着,让我想起英国皇家卫队的大毛帽子。就在鸭鹅们三五成群地挤在一起打盹儿的时候,有几只长着尖尖嘴的水鸟在低空里盘旋,水鸟飞的并不起劲,大约还没有从沉睡中完全醒来。草叶上有水露,也有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12-11 13:24:27)

生活的样子 和大部分的荷兰超市一样,亚洲超市AmazingOriental的入口处是新鲜蔬菜的货架,远远地看过去只见一片深浅不同的绿色,走近了才看见茼蒿、空心菜,苋菜、青萝卜、蒜苗等等各式亚洲人熟悉的菜品,而且都整理得干干净净,看上去新鲜可人,只可惜今天没有韭菜。尽管从家里到亚洲超市不过十分钟左右的路程,随时可以再来,我还是有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