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1-13 13:05:20)
杂谈《源氏物语》 《源氏物语》的故事发生在某一朝的天皇时代,和《长恨歌》一样,不能说写的是唐玄宗李隆基的故事,而是说“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这一朝的天皇是桐壶院,也称为桐壶帝。古时的日本只有皇族和极少数贵族有姓,贵族的姓是天皇恩赐的。桐壶是天皇的姓还是名书里没有交代,所以不得而知。 说到日本人的姓氏,倒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8 13:24:23)
物哀的《源氏物语》第一次看到《源氏物语》是在读高二的暑假,我正在家里看大哥从图书馆借来的《世界中短篇小说名著汇编》,母亲从外面回来兴冲冲地进来,如获至宝地捧着一本书——《源氏物语》,说是刚在新华书店买的。父亲、大哥二哥和我都凑过来看,书的封面装潢淡雅古旧,一个戴着高帽的日本男子和一位长发散落在榻榻米上的日本女子相依而坐。其实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0-01-01 13:27:13)
祝文城的朋友们新年快乐,吉祥如意!新年寄语20202020年1月1日,枝头麻雀和屋顶鸽子的谈天把我从浓睡中唤醒,它们的歌喉我并不懂,猜想是抱怨夜里的爆竹烟火。窗外的雾色一如昨晚的睡梦松软散漫,雾滴清凉如玉,落在园中的草坪、花叶上,微风一瞬便若细碎的钻石晶莹欲落。卧室的光线若明若暗似不肯搅扰半睡半醒的人,床头柜上的黑森林蜂蜜水透过双层水晶杯在灯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11-08 13:13:57)
阳光照耀的秋天雨后的秋天,世界就出来晒太阳,天鹅和鸭子在水上,飞鸟儿在树枝上,野兔和大白鹅在草地上,人们在广场的长椅上。雨后的秋阳湿漉漉的,照在脸上还带着水滴。秋雨漂洗过的云,一朵一朵层层叠叠,比多瓣的白牡丹还要富贵雍容。天那边的云则一堆一堆挤在一起,是一窝窝扎堆儿的小白兔。我们的歌里唱着:“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这里的云都在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1-01 14:33:23)
做梦的秋天如果可以用爽朗来形容我那在北方的故乡的秋天,那么荷兰的秋天就一定是缠绵。雨是秋天必有的一道风景。秋雨的日子,适合与相爱的人做雨中漫步,同撑一把雨伞,把一只手插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既是为了取暖,也是因为习惯。任细雨随风吹来落在脸上,两人一路走着说些不关紧要的家常,更可以讨论英国脱欧、川普能否被弹劾这样的国际大事,就这样缓步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10-30 14:28:40)
银屏那面的友谊 我们这一代人年轻的时候,友谊是一件很庄严的事情,是纯洁和信任的象征。朋友分别的时候,在互赠的礼物上郑重地写着“愿我们的友谊之树常青”、“千山万水也不能阻隔我们的友谊”之类的话语。而今,友谊这个词好像已经过时了,几乎听不见有人提起,提起了也扭扭捏捏的,仿佛是一桩不大见得人的事情,即便不被人笑话,至少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10-19 13:20:07)
思想家的炼成经过一阵剧烈的咳嗽,脑袋被抽成一个完美的真空。双臂交叉在胸前,狂奔后的狮子一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找回错乱的心跳。撩开散在额前的刘海,拼着性命吸一口温凉的蜂蜜水,脑细胞就像夜空里的繁星一颗一颗重新闪动起来,终又找到活着的自己。一旦复活,意识就开始肆意蔓延。因为病着,个人的欲望变得很弱小,思绪便常常飘落在人类、宇宙这样的大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8-16 13:15:10)
溜溜的他呦学艺的人,但凡学得了一招半式的,总想在人前亮亮相。学武术的就拉个阵势打上两拳三脚;学唱戏的,就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舞台,总也得站在自家的当院里喊两嗓子,起码镇呼一下街坊四邻。而我,自从学会了做饭,就总想着显示一下我的创作。把做饭说成是创作也许会让人觉得有些夸张,但我确是抱着创作的心态在做每一道菜肴,并且洋洋得意地颇有成就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7-22 13:17:33)

小日子,大世界以前工作忙的时候,总觉得家庭主妇是一群会闺蜜、逛大街,整天喝茶、吃点心、说是非的闲人。听到主妇们抱怨忙,就打心眼里不理解,思前想后都不知道她们的忙从何说起。如果孩子小还有情可原,如果孩子们都上学了,她们即便不请人来做家务,那也不过是打扫房间加之做一顿晚饭而已,一个大白天都是自己的时间,读个博士简直都绰绰有余。可是我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五.)迷路的天使洛杉矶(LosAngeles),西班牙语“天使”的意思,这座美国人口第二大都市,在1847年由墨西哥割让给美国。在1781年建城的时候,城市取名为ElPueblodeNuestraSeñoralaReinadelosÁngelesdelRíodePorciúncula——博俊古辣河天使天后之鎮,所以洛杉矶又被称为“天使之城”。我庆幸自己不是西班牙人,否则这一串名字说下来恐怕要舌头抽筋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