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年火车上的故事(下集)(二十一)

(2022-11-04 08:54:08) 下一个

那年火车上的故事(下集)(二十一)

郝文在沈阳呆了三天就走了,她的假期不长,还想回扎龙去看看哥哥和嫂子,哥哥嫂子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他们把李牧晨宝贝得跟眼珠子似的。郝文走了,小青的心思又回到自己身上,爸爸妈妈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看见年老的父母满头的白发怎么忍心再给他们增添烦恼,只说明辉的妈妈找到了,他们买了新房子,有三间卧室,等新房子装修好了让爸爸妈妈去广州,就住在他们现在的房子里,两处距离很近,她照顾起来方便。爸爸妈妈都说他们不用照顾,只要她照顾好自己他们就放心了。无眠的夜里小青心事重重地望着屋顶的吊灯,灯光把眼睛照得花了,两行眼泪无声地流下来。

孙爱军来电话说同学们知道他们回来了要聚会,聚会的名字都有了,叫做“千禧之约”,小青听了好笑,觉得像是婚礼的名字。

这些同学很多都是从初中就在一起的,经过这些年的变化有人已经成了大款,有人混得一官半职,有人牢骚满腹,有人志得意满。参加聚会的时候,环肥燕瘦的女同学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而大部分的男同学还和从前一样不修边幅。小青发现同学中变化最大的是那些上学时最老实胆小,一说话就脸红的,他们都变得口若悬河能言善辩,反而是以前调皮捣蛋的现在倒是老老实实,小青把这归纳为能量守恒定律。聚会时,偶尔有一两个把酒喝到了随心所欲的高度,就会给在座的同学们上上课,大到信仰和哲学,小到婆媳关系子女教育,同学们无不啧啧称是,他们就越发说得起劲,同学们嘻嘻哈哈说起别的话题,那个人的声音就被淹没下去了。

老同学见面说说笑笑,一个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分别的时候那个刚给同学们上过课的过来跟小青道别,他俨然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说:“小青,别看你老公有几个钱,那也是铜臭 ,我虽然没有他有钱,但我好歹是一介书生!”小青一时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似乎毕业以后没有见过面,所以她礼貌地笑笑。这时一个做了什么长的同学来到小青面前说:“小青,你哪天走啊?这几天忙,等过两天的,过两天我安排你,你还想见谁,叫上他们作陪!”虽然明明知道这样的邀请不过是空头支票,小青还是赶紧表示感谢。这样的事以前也发生过,每次小青回来跟同学聚会,只要他在都会这样诚挚地邀请,小青都会真诚地表示感谢,可是他请的饭小青一次还没有吃过。

还有几次在聚会的中途他匆匆地来了,夏天的时候满头大汗,冬天的时候凉风冷气,一进门就拱手作揖,连声说:“来晚了!来晚了!刚才跟某驴长马长的有个饭局,我溜出来一会儿,还得赶紧回去。我先自己罚酒一杯!”说着喝了一杯,屁股欠着坐了半个椅子,吆三喝四地跟同学们喝了几杯,就匆匆告辞,临走的时候说:“你们坐,不用起来!”其实并没有人打算起来,大家都忙着说那些小时候的乐事和糗事,谁有功夫管他去陪什么长。

此时这位做了长的同学正在喋喋不休地问小青,洪明辉的生意可好,每个月的流水有多少,小青说不知道。结果这位长同学又说小青不实在,可她是真不知道,明辉跟她说过,而且不止一次,她总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就出去了,所以她一直不知道明辉的店到底挣多少钱,她只知道家里的存折上有多少钱,可是这个人家没问,就是问了也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啊。这时孙爱军过来了,他对那位长同学说:“搭讪美女啊?你这方法不对,应该是这样。”说着他轻轻把手搭在小青的肩上,说:“请允许我送你回家吧!”

小青正被长同学纠缠得不耐烦,她就势再次谢了他的邀请,跟别的同学告了别,和孙爱军一起上了一辆出租车。车里正播放着郑钧的一首老歌《回到拉萨》——“纯净的天空中有着一颗纯净的心,不必为明天愁也不必为今天忧。”司机把音响开的声音很大,车窗大敞着,出租车开过的街道都留下歌者苍凉嘶哑的纯金属歌声。

车开到小青家小区的那条街口,孙爱军说:“我们在这下车吧!”

两个人下了车,沈阳的夏夜微风徐徐,和广州粘腻的夜晚大不相同,他们并肩缓步地走着,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孙爱军说:“咱们家乡的夏天真好,你看天上的星星也比广州的亮!”

小青抬头看天,孙爱军又说:“你比上学的时候还好看!眼睛比星星还亮!”小青听了心里一惊,觉得他们之间是不应该有这样的对话的,可是她没有说话。

他又说:“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看你!”

“别胡说了,你坐得那么远怎么看得见!”小青说了这句话,又后悔自己这样说无非是对他的鼓励。果然孙爱军接着说:“我故意坐到你的对面,这样看得清楚,坐在你旁边反而看不见。”说完他笑了。

又是沉默,两个人似乎都在试探对方,不想打破这个朦胧的局面,进怕过火,退怕失据,像走钢丝一样斟词酌句。

很快就走到了小青家的楼下,孙爱军说:“我们再走一会儿好吗,走到路口再折回来。”小青没有表示同意,但是她也没有停下脚步,就这样他们又继续往前走,夜色中路边花坛里的玫瑰和茉莉送来阵阵甜香,小青的裙摆被风吹起来扫在孙爱军的腿上,他觉得自己的腿僵直了一下。路上没有什么车辆和行人,小青的高跟鞋踩在青砖铺成的便道上发出清晰的响声,每一步似乎都踏在孙爱军的脉搏上。快走到路口的时候他们听见了浑河的流水声,哗!哗!哗!两个人的心也随着水声荡漾,荡漾,荡漾。

还是孙爱军又开了口:“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常常到你家门口来转悠,可惜一次都没有遇到你。现在想想我真是个胆小鬼,怎么就不爬到你家阳台上去!”

听了他的话,小青心里有点紧张,但还是微笑着镇定地说:“你爬到阳台上正好是我们家的厨房,说不定我妈给你一菜刀!”说完她笑出了声,小青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一阵子没这么开心地笑了,想到这她的心又紧缩在一起。

孙爱军和小青站在浑河边,水中月色,天上星空,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孙爱军和小青同时想起张若虚的千古绝唱,各自说了一句,就开始往回走。到了小青家的楼下,孙爱军说:“我还有几天就回广州了,回去之前想再见你一面,好吗?”小青心里踌躇着,无意识似的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