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年火车上的故事 (上集)(十七)命

(2022-08-31 09:58:25) 下一个

那年火车上的故事

作者——董兰丫

(十七)命

            当小青忙着准备考试,洪明辉忙着各种应酬的时候,林月皎也忙着往返于沈阳、哈尔滨和扎龙市之间,她想趁着新年和春节多进点货,为此她已经去了一趟沈阳,两趟哈尔滨。

            傍晚时分,当火车进入扎龙车站的时候她的心情特别舒畅,计算着这批货到了不能马上出手,要留到春节前卖出更好的价格,因为她以批发价格买到了当下最流行的格尼大衣。

            郝武没有来接她,因为走的时候她自己也说不好哪天能回来,再有郝武得照顾店里的生意,如果来接她时装店就得关门。她随着人流走出拥挤的站台,听见车站广播喇叭传来播音员绵软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由北京开来本站的40次特快列车已经进站,列车进入第一站台第一线,请接车组同志注意接车,接站的同志请做好准备!”林月皎心里暗笑,人都出站了怎么还说准备接车。

            站前广场灯火闪烁,汽车、电车、自行车和行人都因为新年将至而显得喜气洋洋,人们的手里大包小裹地拎着采买的年货,公共汽车啪啪地鸣着喇叭,路边的摊贩满怀激情地吆喝着,冻梨冻柿子堆在板车上,糖葫芦立在玻璃盒子里,卖袜子的直接在冰冻的地面上铺一块毡子,毡子上写着三个大红字——踩小人!卖土豆铙子的是一位走路略微有些坡脚的男子,他戴着皮帽子,土豆铙子一把一把刀尖冲上从他的军大衣口袋里支出来显得特别威武,每当有行人经过他就气沉丹田地喊一嗓子:“土豆铙子!铙土豆子!”往往把那行人吓一大跳。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仿佛随着新年跟春节的临近人们已经看见了后面接踵而至的春天。愉快的心情驱赶了冬日的严寒,林月皎没有像平常一样去搭乘15路公共汽车,她沿着龙华路向西走。林月皎因为每天都忙着店里的生意很少上街,今天她想沿着龙华路走一段,像每一个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一样在街上逛逛。她看了看表,时间还不太晚,她想走到联营再坐车,顺便看看联营商店的橱窗里摆了什么样的衣服。

            她轻快地走着,小马靴的高跟在冻硬了的马路上的的作响,她的红色斗篷式大衣随着她的身体摇摆跳跃,一头卷曲的长发被风吹起来,远远看去好像她在飞。路过的行人都要看她几眼,男人们更是走过了还要回头再看看,林月皎知道自己好看,她喜欢别人看自己。她正要过一条很窄的路口,她走的很快,忽然有人放了一只二踢脚,两声巨响就在林月皎的身边不远处炸开,她吓的脚下一滑摔倒在马路上。冬天的雪下来了还没有彻底清理,又一场雪下来就把陈雪盖住了,这样一层接着一层的雪被来往的行人和车辆踩压后就成了高低不平的介于雪和冰之间很硬很滑的路面,此时正好有一个三轮板车从小路里冲出来,骑车的人没有预料到林月皎会摔倒,速度飞快地到了她的跟前再刹车已经来不及了,三轮车试图调转方向从林月皎的身边过去,但是也已经太晚了,紧接着是三轮车咣当当撞向便道的声响还有林月皎的尖叫。

            骑三轮车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他惊恐地从三轮车上跳下来,慌慌张张地跑到林月皎跟前去扶她,她自己也想站起来,可是疼痛让她再次尖叫起来。路过的行人很快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大男孩急得也快哭了,人群里一位年长的老大爷冲着他说:“小伙子你赶紧把人家送医院去,前边就是三院。你们哪个好心人给这姑娘家里送个信去,让他们到三院去接她,看样子她自己走不了了。姑娘,你家住哪啊?”

            林月皎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半天才说出自己时装店的地址和郝武的名字。一位骑车的中年人说他正好路过那里,说罢飞身上车给林月皎家里送信儿去了。几个人帮着那个大男孩把林月皎扶上他的三轮板车,开始林月皎不想上车,她觉得漂亮的自己坐在那样的车上太难看了,可是疼痛已经容不得她再多想。

            当郝武飞奔到三院时林月皎已经在手术室里面了,她的右腿小腿和左臂的手腕骨折正在进行手术。撞了林月皎的大男孩已经吓傻了,坐在手术室外面呜呜地哭,一名护士走过时斥责他不要喧哗,当郝武知道就是他撞了林月皎本来想打人的念头就软下来了,他对一个哭的涕泪横流的孩子下不去手。他狠狠地骂了一句:“小兔崽子,我媳妇要是有个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

            郝武焦急地等待着,他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又站起来,刚站起来又坐下,看一眼那个愣头愣脑还在哭哭啼啼的大男孩,骂一句“小兔崽子”然后又站起来。终于,林月皎出来了,郝武急切地扑上前去,她看见林月皎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一动不动,他猛地拉住护士的胳膊嚷道:“她怎么了,她怎么了?”

            护士不耐烦地推开他说:“喊什么?你是她家属啊?她的麻药劲还没过去呢,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才能醒过来。”郝武听了这才放开护士,跟着她们一起去病房。那个大孩子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跟在郝武的身后,到了病房他们进去了,他就在门外站着,他不敢说话,也不敢离开,郝武已经把他给忘了,他的心都在林月皎身上。

            不久林月皎醒了,她看见郝武在自己的床边一个小马扎上坐着,高大的身躯卷缩在那里,不错眼珠地盯着自己的脸看,她笑了,他哭了。

            林月皎看见那个骑三轮车的大男孩躲在门口还没走就拍拍郝武的肩膀,又指指那个男孩,郝武回过头去摆摆手让他走了。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花鹿提醒,也许南方人不知道什么是“土豆铙子!铙土豆子!”

土豆铙子是削土豆皮的一种小工具,铙土豆子的是给土豆削皮的意思。东北话是不是很形象生动呢!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概是我们这代人经历过的最淳朴而又蓬勃向上的年代,以后还会有吗?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哈哈,花鹿!咱们得给他们翻译翻译,估计南方人不知道是什么。谢谢提醒,我这就在留言里补一个说明。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人真好,都过来帮忙,现在躺马路中央也没人管:)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土豆铙子!铙土豆子!”有南方人听懂了吗?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efox01' 的评论 :

火狐狸好!八十年代我也在北京,最喜欢冬天骑三轮车卖烤红薯的,给北京充满烟火粉尘的空气里增添了温润和甜美。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林月姣在紧急的情况下也是想到他。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打卡!郝武要早点宣誓主权:)
Firefox01 回复 悄悄话 不由自主地想起,1980年代北京求学时,某日骑自行车,曾与一位女子车手相撞的事故,……现在看,自行车/人力三轮车仍是中国特色之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