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现世姻缘 (三十)

(2022-08-01 07:32:25) 下一个

现世姻缘
作者 董兰丫

(三十.)

            香香和三长到了雅加达,他们对这里并不熟悉,可是每到一处都想起过去几十年里父母亲在他们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的那些话。每天早上他们一起去市场买菜,新鲜的热带水果他们有很多不认识,等到买回来问了孩子才知道他们以前听父母亲说过。到了鱼市,香香想起小时候在农场附近的溪水里捉青虾,三长和别人的孩子打架,她和姐姐帮着三长打那个孩子,结果他们家的姐姐也上来帮忙,后来一长、二长和那家的兄弟也来了,两家的孩子打成一团,直到大人来了才拉开。她问三长,三长说记得,他当时最怕别人打了香香,说着干笑了两声。

            小孙子有印尼的保姆带着,香香看保姆带孩子有条不紊也不好意思过分干预,加上他们的印尼话只是儿时记忆里的一点残存,所以更不好不让孙子跟着保姆。儿子和媳妇的生意很忙,他们还在准备移民澳大利亚,所以也顾不上他们,总说让他们出去转转散散。他们在这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儿时的伙伴早都散了,一长和姐姐倒是还记得几个,和父母亲第一次回来时见了一面。几十年后第一次见面因为好奇而热闹过一番,后来渐渐地也就疏远了,因为过去的几十年相差太远,彼此都很难靠近对方,他们又不习惯消费,所以夫妻俩在这里除了逛市场就没有别的事情好做了。

            三长对香香,开始的时候是一团火,红红的火苗鲜活跳动,可香香就是那么不冷不热的,三长看香香是一个梦游似的人,你和她说话她也答一两句,有时候所答所问,有时候答非所问。时间长了,三长的火苗就变成了火炭,依然炽热可是少了冲劲。香香总是一个样子,温柔的,心不在焉的,三长不记恨香香,只是那盆火炭变成的炭灰,余温尚存,却早已没了活力。此时两人朝夕相处在一起,差不多时时刻刻在一起,香香一天里和他说的话比过去几个月说的都多,她轻柔的声音,温和的眼神像是吹红炭火的风,三长心里的炭灰一闪一闪地亮出几颗火星来。

            “阿文,今天和三长去了市场,这里的荔枝没有福建的好,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香香的微信里常常提到三长,她是无意的,她只是告诉张文生她的日常,像过去的几十年一样,尽管过去的几十年里她的生活中一直都有三长。

            “阿文,今天三长抱着小孙子,我从侧面看小孙子,和我儿子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才知道自己已经老了。”张文生所害怕的还是发生了,在雅加达香香的心绪大部分时间在家人身上,她想张文生的时候比在福州时少了很多,她也是无意的,只不过她对张文生的火苗也在变成火炭,因为岁月总要灭了那团火。

            张文生和恩瑞卡到了Groningen,一路上恩瑞卡都在睡觉,因为昨天是礼拜六,和朋友们去酒吧喝酒,回来的太晚了。张文生听了心里泛酸,有点吃醋不知道她和谁去喝酒了,又不好问。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娇小的身材在白色的长裙里凹凸有致,因为睡觉宽领口的一侧从肩膀上滑下来,露出红色的胸罩肩带和漂亮的锁骨,浓密的长发依旧梳成松散的辫子,辫梢上很随便地用一根简单的红色橡皮筋扎着,随着她均匀的呼吸辫梢上的发丝也跟着有节奏地起伏。她的脸很精致,比香香的脸还精致,张文生这样想。恩瑞卡的头因为熟睡而向他这边歪了过来,猛然向下落,他赶紧伸手从侧面托住她的脸,她梦呓般地嘻嘻笑了两声,接着又睡着了。

入住到酒店后他们直接去展馆看展位 。张文生订了一个小站台,不需要太多的布置,他们贴了几张海报,摆了几盆花,把宣传海报放在接待台的下面,到接待处签了到就没有其他的事了,只等明天一早博览会开始时再带些样品和小礼品进来就行了。

            从展厅出来时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张文生说他订了当地有名的米其林星级法国餐馆——Voila,恩瑞卡听了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年轻直率的她毫不掩饰自己:“那我得回去换换衣服好好收拾一下,我的第一次米其林可不能就这样穿着牛仔裤。文,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会带一条漂亮的晚装裙子来的。”张文生完全没有想到恩瑞卡的反应是这样的,他以为恩瑞卡会不好意思让他如此破费,会再三谦让,然后他再三坚持,最后恩瑞卡半推半就地接受了邀请。现在可好,恩瑞卡很痛快地答应了,他事先准备好的一大篇劝她一定要去的话都白费了。

           回到酒店,恩瑞卡上楼去换衣服,张文生懒得回房间就在楼下的咖啡馆等她。张文生有点郁闷,那些自以为幽默又富有一点挑逗性的话都没处去说了。

           “阿文,今天和三长又去了一次我们小时候住的地方,那里还保留了一点过去的建筑,吊脚楼的房子,其他的都是高楼大厦了,保留的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住过的了,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妈妈说我们在这里照了很多照片,逃难的时候怎么带的走!本来以为故地重游会很兴奋,其实很无趣的。”香香的这条微信是印尼时间晚上五点多发的,她差不多每天都在这个时候给张文生发一两条微信,张文生每天看了都很失落,比没有收到微信的上午还要失落。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