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现世姻缘(二十八)

(2022-07-30 05:02:18) 下一个

现世姻缘
作者 董兰丫

(二十八.)

保罗刚刚送走上一位客人,正在收拾起这位客人的资料,咨询室的? 腾地一下被推开了,赵小金满脸通红地闯了进来,后面跟着前台的秘书:“赵 女士,保罗?上就来接您进去,您稍等一下!”保罗迅速地瞟了赵小金一眼, 跟秘书摆了摆手,秘书带上?退了出去。?还没有关紧,赵小金抱住保罗,哭 了起来。保罗扶住她,让她坐到沙发上,然后去给她倒咖啡。咖啡机轰轰的响 声打碎了赵小金的哭声,哭声变得断断续续,她也稍微平静了一些。
    自从伤口愈合以后赵小金能自己开?出行了她就又回到了保罗的咨询
室,她问张文生能不能一起去,张文生总是似是而非没有明确的答复,赵小金
现在倒也不怎么希望张文生一起来了,她有别的心事要告诉保罗。
    术后恢复咨询的第一个下午,保罗把咨询室的窗帘拉开,一片蓝天贴
在咨询室的窗户上,偶尔有高?的?掠过,在蓝色的背景上画了一个黑色的曲
线就不?了。春夏的和?从窗外飘进来,轻柔如一位温婉的淑女。他推开办公
室的?,看?在咨询室外等待的赵小金,她正在看手机,脸上挂着微笑,看?
保罗,打了招呼和保罗一起来到咨询室。保罗感到她整个人都跟以前不一样,
轻松了许多,手术前的赵小金是个漂亮的女人,但是沉重;现在的她依然漂
亮,轻松了许多,还有点漂浮不定。
保罗问赵小金的手术怎么样,赵小金谢过保罗办公室送的花,大概说 了些手术的情况。紧接着她话题一转,说到了陈国强,她说的非常直接,她 说:“保罗,我恋爱了!”保罗吓了一跳,职业的本能告诉他事情有点复杂。
他说一声:“哦?”
赵小金继续兴奋地往下说:“是的保罗,你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 她喝了一口咖啡,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又擦去留在杯子上的口红印:“是 我的一个中学同学,我们已经好几年没?面了,他一直暗恋着我,我应该早就 知道,但是那时候年轻不懂事,现在想想真是辜负了他。但是你们荷兰人不是 有句谚语说‘迟到比没有强’吗!”保罗认真地听她往下说。

 “我们一直有联系但是不多,我手术之前他联系了我,说了很多话,我 才知道我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你跟他说的你要做手术?”保罗问到。
赵小金意识到自己在这里无意识地说了谎话,也许是有意识的,出于 虚荣心不想说自己先联系的陈国强,但是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他的回应,她 在心里为自己辩解:“不知道谁告诉他的,可能是同学吧,我们同学有人知 道。”人总是这样,说了一句谎言就要有更多的谎话来圆。保罗一直没有再插 话,他很仔细地听着,观察着赵小金的表情及情绪。
“保罗,你一定以为我做的不对是不是,但是我有什么不对的,张文生 和那个香香几十年了!他们行,我为什么不行?”她又喝了一口咖啡,用纸巾 擦了擦嘴?,然后又去擦杯子上的口红印,这回的印记没有刚才的鲜艳,轮廓 也没有刚才的清晰。
“你在听吗,保罗!你理解我的心情吗,保罗!”赵小金用她的大眼睛 期待地看着保罗。
保罗点点头,坐到她的旁边,避免和她目光对视,因为保罗还没有彻 底弄明白赵小金和那个陈国强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个十几岁时的同学,几十年 没有什么联系,隔着十万八千里,忽然赵小金就说她恋爱了,这样的课题保罗 还是第一次遇到。本来给文化背景不同的人做咨询已经富有相当的挑战性,此 时赵小金跟他描述的故事更是让习惯于直来直去的荷兰人费解。他慢条斯理地 说:“我每一个字都听?了,我很高兴你能敞开心扉跟我分享你的情绪,我谢 谢你对我的信任!”
   这之后赵小金又来了一两次,还是一样的兴高采烈,她只字不提张文
生,好几次保罗想把话题转到她和张文生,赵小金都打断他,继续讲述陈国
强。所以今天赵小金这样闯进来保罗的第一判断是张文生得知了陈国强的事,
两个人发生了比较大的争执。
赵小金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拿出手机给保罗看,上面的字保罗当然一 个也不认识,赵小金说今天早上醒来看微信,看?陈国强发了很多信息,正待 逐条看下去,却发现不对:“不知道你是谁,我是陈国强的妻子,你可能以为 他只和你一个人说那些让人肉麻的话,我发几个截屏给你!”

 接下来是陈的妻子发的截屏,是他和不同的人的聊天记录,说的话比 跟赵小金说的露?,甚至下流,有一张截屏竟然是一对女人的乳房,底下写了 一句“我夜夜摸着她们入睡”,赵小金的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她本能地恶心,赶 紧跳下床跑进浴室,她剧烈地呕吐,吐了很多的酸水,又吐了很多的苦水。想 起前两天陈国强才刚刚跟她说过:“你是我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特别是你丰 满的乳房,上学时夜夜想着她们才能入睡,睡着了又在梦里摸着她们,摸着摸 着就醒了,醒了以后......”赵小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一直没说话,陈国强一 连发了无数个求饶的表情包,说自己一时情难自己请她原谅,以后不会再说 了。
   陈妻的后面没有陈国强的信息进来,赵小金明白陈国强已经知道他妻
子给赵小金发了信息,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赵小金一口气说完了,她的情绪反而平静了下来:“保罗,你猜我现在 什么感觉?如释重负!开始的时候我非常享受陈国强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忽然 有了恋爱的感觉,但是时间一?就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负担。张文生没有翻看 我手机的毛病,可还是担心他万一看?。要是把聊天信息删了又有点舍不得, 觉得哪天?了面他问我,我说删了,似乎不太好。现在好了,都结束了!”
咨询的时间?上就结束了,保罗很郑重地说:“你和你先生之间存在很 多问题,但是你们都不是坏人。”
赵小金从咨询室出来已经是下班的高峰时间,街上?水??好不热 闹。她拨通了张文生的电话,电话直接转到了语音应答,她才想起来张文生今 天去了Groningen准备明天的博览会去了。她坐在路边花坛的边上,打开手机 删去了那条“柏拉图式的爱情才是人类的最后归宿”的朋友圈,接着打开联系 人,找出陈国强,看?他的名字,她犹豫了,还是没有决心删除联系人。又翻 回聊天记录,狠了狠心,删除了所有聊天记录。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