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现世姻缘 (二十五)

(2022-07-27 08:00:50) 下一个

现世姻缘

作者  董兰丫

(二十五.)

人类进入了电子化时代,尽管少了时钟的滴答声,光阴却一刻也不停留。早春过去到了初夏,蓝天辽阔无云,绿树参天有荫,碧水荡漾微痕,看不完的的繁花似锦,听不尽的莺歌燕语,上帝创造人间的奢华尽在六月里。

晨雾尚在,黎明时的韶光已经落入了赵小金家的花园,光线由弱变强,从黑紫色的斑驳变成火色红的一束,然后霞光万道汇成金色,雾气就悄然而散了。一对黑背鸟从榆树墙里探头探脑地来到草地上,长着橘黄色尖嘴的是公鸟,浑身暗棕色不怎么好看的是雌鸟,它们看看左右无人,就在晨曦里做闲庭漫步。园丁前一天刚刚剪过了草坪,草里的肉虫子无处藏身,黑背鸟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地大快朵颐。公鸟捉到一只很长的虫子叼在嘴里,虫子在它的唇边拼命地扭动企图逃生。公鸟叼着虫子,殷勤地在雌鸟周围旋舞,雌鸟飞快地接过虫子,扑棱棱地钻到榆树墙里去了,那里有它们的儿女。黑背鸟刚走,肥胖的鸽子又来了,它们先是在核桃树上咕噜噜咕噜噜地说了些家长里短,然后很笨重地落在地上像鸭子一样扭搭扭搭地走来走去,从草地上啄起一粒种子,慢条斯理地啄起来看看又放下,再啄起来又放下,反反复复好多次才吃了下去。邻居家的大黄猫溜了进来,鸽子肥胖的身体忽然变得非常伶俐,一溜小跑飞了起来,落到核桃树上心惊肉跳去了。大黄猫从栅栏门挤了出去,三窜两跳不知道又去了哪里。

赵小金一直有早起的习惯,此时她已经在楼下喝咖啡。手术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是乳房康复再造还需要等一段时间,她的心情时好时坏,大部分不由她自己控制。每天早晚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两眼依然炯炯有神,可是眼角已经有了皱纹,肤色虽然依旧白皙但是已经暗淡无光,脱去上衣看看左边胸口上的伤疤,虽然医生的技艺很好,只有一道横切的痕迹,以防万一患者不想做再造手术,至少疤痕不那么难看,可是每次看了总有“这不是我”的错觉。

微信里陈国强的留言已经有好几段了,长长短短说了很多既暧昧又不算太过火的话,这无疑是赵小金最近这一段的强心剂。如果哪一天她早上没有收到陈国强的留言,或者仅有只言片语,她这一天就无精打采,直到再晚些时候他长篇大套的留言进来了,或者发一句“今天上头来检查工作,打扰了我们的约会,但是我一直在心里和你说话”之类的,赵小金看了心情好转起来,她就情不自禁地哼唱:“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这是周旋的歌,因为父亲年轻的时候喜欢周旋,所以家里留有周旋的老唱片,赵小金从小听父亲唱,耳濡目染地也学会了。

这会儿张文生还在睡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不在一起睡觉了,赵小金下楼的时候张文生的房门还关着。赵小金坐在厨房的酒吧高背椅子上小口小口地喝着咖啡,她克制自己不要咕咚咕咚地喝下去,早上的第一杯雀巢速溶三合一咖啡她往往喝的太快,喝到最后一口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品尝到咖啡的滋味。这个习惯还是女儿小的时候养成的,那时候她早上的时间很紧张,要给女儿做早饭,要送女儿上学,然后自己赶去上班,所以咖啡和早餐都是吞下去的。等到女儿大了,她的习惯也已经养成了,再想改回来并不容易。

她又打开陈国强的微信,细细地再读一遍。在楼上,她已经读了两遍了,第一遍是睁开眼睛时满怀渴望读的,囫囵吞枣读个大概;第二遍是去了洗手间之后又回到床上时心平气和地读的,把每一个字都掰开了,揉碎了,吞下去。刚开始陈国强跟她说那些可以认为过火,也可以认为是玩笑的话时,她很不习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很快赵小金就习惯了,而且应付地游刃有余,乐在其中。她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句话:“柏拉图式的恋爱是人类最终的归宿!”

赵小金不是一个善于掩饰情绪的人,按说她最近以来的变化是很明显的,但是张文生并没有发现,一来赵小金一直是个大喜大悲情绪波动不定的人,二来他正忙着准备参加一个国际种子花卉博览会,这让他有点兴奋,还有点惴惴不安。赵小金的朋友圈他也没有看,因为以前她发的都是家里花园中的花花草草,这些他不感兴趣,他有别的盘算,需要全神贯注地精心安排。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