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网络流行之“贵族”风

(2018-02-23 05:32:55) 下一个

网络流行之“贵族”风

 

“贵族”这个词,是最近网上的流行语,但凡要夸赞一个有学识、有品位、最好再有些身份背景的人,必冠以各种贵族的头衔:“你所不知道的贵族”、“真正的贵族”、“浪漫的贵族”‘“你不懂的贵族”等等,最时髦的还是那个“最后的贵族”,简直不知道看见了多少次。我记得的,被称为贵族的就有沈从文、周有光的夫人张兆和、张允和姐妹,钱钟书的夫人杨绛,《上海生死劫》的作者郑念,梁思成的夫人林徽因,物理学家钱三强夫人何泽慧等。

想说明一下,不是我不想直接使用这些女士前辈各自自我成就的头衔,而是因为文章里除了写郑念的那篇,都用了某某夫人这样的标题。

第一次看见有人用“最后的贵族”这个词在是两千零四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的回忆性书籍 ---《往事并不如烟》,里面有一篇文章写到康有为的女儿康同璧,以及她的女儿罗仪凤的故事,就用《最后的贵族》作了这一段文章的标题。称此母女二人为贵族,可能是因为作者钦佩康有为是戊戌六君子之一,又是梁启超的老师,且家世渊源故而尊为贵。另外,我在这里提及作者的父亲,是因为作者的书之所以能够出版并畅销,与作者是章伯钧的女儿不无关系,当然作者的文字绝对不俗。

相信网上这些“贵族”文章的作者都是怀着一颗美好的心,要表达一种特别钦佩的情感。作者对这些人是尊敬,爱戴、甚至仰慕什么的,但是这些人的成就或者品德和“贵族”与否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所有的是高贵的精神和高贵的人格。当然,我也知道作者所说的贵族,不一定是指有世袭爵位的封建贵族人群,他们想说的也是高贵的品德,但是铺天盖地的贵族风潮让人看得头晕目眩,就好比丰厚美味的大餐从早吃到晚,日复一日总会让人得了厌食症。

其实,这些被称为各种贵族的人对自己的定位并没有在“贵族“二字上做任何的文章。比如张兆和姐妹四人,她们自己在回忆文章里也不过说张家当年在合肥是个望族、世家。

望族世家,就是有名望,有来历的家族,经过几代人的传承,有家族的精神特色,可以从文,可以精武,可以商贾,可以为官。他们大都是些由富而仁的家族,开学堂,办工厂,设医馆,救济灾民,崇尚文明。唯独不能的就是为富不仁,一个鱼肉乡里的家族没有人称他们世家或者望族。这些世家子弟绝不希望别人把自己和那些贵族世袭的纨绔子弟混为一谈。

暴发户不能被称为望族或者世家,因为他们的家族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精神特色。所以世家望族的门口大都贴着极简朴的对联:“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没有人贴“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样的句子。

有一次看见写张爱玲的文章,说她是贵族。张爱玲的出身也还和贵族真有些关系,外祖母是李鸿章的女儿,算得上是贵胄。但是张爱玲其人着实是个小家子气的市井小女人,这样说丝毫不是对作家的攻击,而是尊重作家本人对自己的定位。小市民,并不一定是贬义词,作家不过在说自己是有血有肉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写普通人的故事。

她从来不炫耀自己的家世,更不耻于炫耀自己的家世,因为在她的心里,那个曾经有着显赫背景的家只让她感到厌恶。“华美的袍子,里面爬满虱子”,这是她对人生的总结。显然,这位把她称为贵族的作者错会了作家的心意,如果她还活着,看见这样的文章,按照张爱玲的脾气,定是随手就扔进字纸篓里。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被她写到的故事里,冷嘲热讽一番。

另外,很多类似的文章都是图文并茂的,而很多又引用了错的照片,我看见把丁玲的照片当作萧红,张爱玲的照片出现在写杨绛的文章里。每个人的看法和见解可以不同,但是写文章要负责任,至少引用别人的话或者照片不可以乱来。

现在还流行一种说法,就是读书要精,而不是多,要选择经典来读。

其实,博览群书的意思不等于只读经典,你读得书不够多,如何知道什么是经典?再说,到底什么是经典又有谁来界定呢? 《红楼梦》是经典,《金瓶梅》就不是吗? 《战争与和平》是经典,《静静的顿河》就不是吗? 我甚至觉得,《金光大道》,《战地红缨》这样极具时代特征的书籍反而也要保留下来,也要读一读,因为一个时代的存在,都会留下自己的痕迹。如果我们刻意回避它,那么文学里反应的历史就不连贯了,回头再看的时候,就有读日本古代史的感觉,简直就是一笔糊涂账,既滑稽又可气。

之所以把读书这件事和贵族风连在一起写,是想说:读书不是为了炫耀,不是为了在发朋友圈的时候可以引用几句快餐文人咀嚼过的流行词或者呕吐出来的鸡汤料,读书是为了快乐,一种任何其他事物都不能给予的快乐和满足,唯有如此,你才是读书人。一个人读的书比另一个人多,也不等于他就比别人高明,只不过他的眼界可能更开阔些,接受的信息更广泛些,由此希望这个人在面对世界的时候,能够更多地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而不是偏颇的,或者人云亦云。

至于有些被称为大师的人,其实他们的才华和学识如何我们当然不敢妄论,不过有些人之所以现在如此名声鹤起,总让我想起郭德纲相声里的那句话:“等同行都死了,你还活着,你就是大师!”

所以,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您也看了沉贴。谢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文革中那些开后门参军躲避下乡的高干出生的知青就是文革知青贵族。
好文!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有深度,大赞!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喜欢!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谢谢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