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靠跪求外国被殖民是注定要失败的

(2019-09-21 07:21:08) 下一个

靠跪求外国被殖民是注定要失败的


近日看到港独分子滿世界跪求乞讨外国主子,   妄想请外国军队来打跨中国,   打败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真的很苦笑这些蛇鼠之辈不自量力外,   还真是个不懂中国近代史的白痴和最现代的井底之蛙。有些一惯反中反共反毛泽东的邪教或组织或个人在打边鼓,   为这些蒙面暴徒鼓劲打气支持这些黑衣人蒙头盖面继续骚乱,   等待外国军队来支援这些港独骚乱分子,   从香港出发盼望着某月某日大继向大陆进攻占领整个中国?!

说这些蛇鼠之辈不自量力、白痴、井底之蛙是有依据的,   回顾中国近代史,  近二百年来中国人中跪求乞讨外国主子的不少,   有谁成功过吗? 从清朝政府开始一路走来政府掌权的靠外国的最后结果就是割地送银子。那些民间的为外国带路的除当时得到一点好处外,  被外国人用完后都被扔掉不被灭口让其自生自灭是好的结局。蒋介石有美国支持送飞机大炮精良武器以失败告终。汪精卫投靠日本汪伪政权只存在很短时间。......再近的,  要中国"被殖民三百年"送了个奖外得到一点私利,   邪教组织几十年来使尽各种恶毒谎言攻击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外,  对中华民族有何益处?  什么"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出了本谎言书后死的不明不白。什么"毛泽东的私人秘书"如犬吠了几下对中华民族又有何益?  再有就是"民主之父"、"学运领袖"..........也只是躲在外国自生自灭罢了。还有那些台独、藏独、疆独......之流。何况今日之港独.......。

以上这些投靠外国的蛇鼠之辈所反对的中国共产党内也是有人要依靠外国的。但这个外国跟以上的有所不同,  是依靠"共产国际"、以及当时的苏联,  以当时的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王明和搏古,  但结果怎么样呢?  也是以失败告终。差一点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全部灭亡。在电视剧《伟大的转折》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被蒋介石从四面八方天上地面剿杀得四处逃亡。在这危急关头是毛泽东用"民主"的方法,   集中所有领导人开会,  大家畅所欲言充分发表意见,  充分辨论甚至争论摆事实讲道理实事就事,  只对事不对人地发扬民主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和道路。而极对不是用黑白猫摸石头的方法,   是充分调查研究依靠人民群众,  摆脱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指挥和领导,  依靠自己的智慧自力更生,  最后摆脱了蒋介石国民党的围剿包围圈,  最后取得了长征的胜利。 

中国共产党的成功,  新中国的建立是运用民主的方法,  依靠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自力更生茯得的,  极对不是依靠跪求外国让中国被殖民来实现的。这才是真正的民主。毛泽东实现真民主的措施是:

一方面是使领导人必须实行民主集中制,先民主,后集中,要走群众路线,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要为人民服务。

另一方面,也是主要方面,要使多数人有权监督领导人,领导人必须受多数人的监督,要有群众代表参政议政,参与决策。文革中工人农民的代表很多进入中央及各级人民政府内的!

毛泽东实现真民主的监督的方式是:

在部队中实行“政治民主,军事 民主,经济民主”。建立常设的“士兵委员会”,由士兵民主选举产生士兵委员会成员,由士兵委员会对部队干部进行监督。打仗时,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也充分 发动士兵进行讨论,让士兵提出作战方案方法。定期向士兵公布伙食账目,听取士兵改善伙食的意见。后来又变成“四大民主”,即政治民主,生产民主,财务民 主,军事民主。这在古今中外的军队中是史无前例的。

在工厂有职工代表大会,特别是“鞍钢宪法”中规定的:“两参一改三结合”,即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实行领导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组成三结合的领导制度。工人不仅平时能用批评与自我批评来监督领导,还要参与决策。

在农村一般有社员代表大会,用批评与自我批评来监督农村干部。在《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中,又规定“干部要有上下监督,主要是群众监督”。“所有社队,都要学习人民解放军,实行政治民主,生产民主,财务民主,军事民主”

各级政府要实行革命的三结合,由革命干部、军队干部和群众代表(工、农、兵和知识分子代表)组成。使群众代表的决策权和监督权落到实处。

如果领导不接受监督怎么办?坚持不改怎么办?

毛泽东说:“危害革命的错误领导,不应当无条件接受,而应当坚决抵制。”

怎么抵制呢?

就是根据党的方针政策,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罢工、罢课和示威游行来造他们的反。

在这方面毛泽东有许多很精彩的论述,早在1956年11月15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说:“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 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 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 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 像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 到教训的。"

"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是好事。"

"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 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该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一个罢工自由,要 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县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 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 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好,应当革掉。”(《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24-326页)

“帝国主义都不怕,怕什么大民主?怕什么学生上街?但是,在我们党员中有一部分人怕大民主,这不好。那些怕大民主的社会主义者,你就要好好学习马克思主义,你就要改。”(同上327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