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觉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最”不幸的女人

(2022-02-08 17:37:54) 下一个

第一次赞文学城良心所在。

我很少去点开城头的标题热文,很多事只有在反复出现在上面时,才好奇去点开。

开始我以为是西方社会的一个变态案件。接着我希望是一个假新闻,网络炒作。

我看见了“徐州丰县”时,我还想徐州离上海不算太远,“徐州”大名鼎鼎被写进历史教科书的恐怕是淮海战役。但我没有去过,只是火车路过,那年我们从青岛回上海,坐在对面的女孩子看上去像外地的大学生,与两个男同学。我不记得他们哪里下车。现在我庆幸,隔了将近三十年,我庆幸对面坐的女学生身边有男同学。

我还以为丰县是丰都,长江边上的鬼城。

我更庆幸自己出生在上海,虽然上海人住房紧张曾经全国有名,但是我从小没有听见过女孩子会被拐骗的事,更没想到过买妻,当然听说“打是亲,骂是爱”六个字,我也从小怀疑中国人为什么要这样的“亲爱”。现在这种“亲爱”还延伸为可以随便折磨,致疯致残。

细思极恐,我真的很感恩出生在上海这座城市,它强调“洋气”。我更从小耳闻目睹的是做丈夫不可能打妻子,我们只有出产“气管炎”。请鄙视我的地域优越感被逼出来了,因为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我或我的女儿生活在那样的村庄有什么出路。

现在,我更被改变固旧的观念,女人被逼为娼不是最苦的,至少你的智商还是健全的。进城打工的小保姆嫁给年龄上做祖父的城里雇主没有什么可耻,至少不必做性奴。

女儿考牙医学校之前需要面试,她问我如果被问为什么要做牙医。我想一想回答她,因为在很多国家穷人看不上牙医,将来还可以去扶助。我给了她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今天我嘲笑自己,这个世界还有不需要牙医的地方,那里你的“亲人”会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拔去。

还有那个作家贾平凹,他的《废都》还看得下去,但现在他说出关于拐卖妇女那样的评论,他要维护的是什么?说白了不就是“传宗接代”。相比之下见高低,莫言至少有《蛙》来告诉我们那些被流产的女婴。

陈寅恪评语“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陈寅恪晚年写南京名妓柳如是,陈先生是士。

胡适在晚年在台北演讲,“一个文明容忍像妇女缠足那样惨无人道的习惯到一千多年之久,而差不多没有一声抗议,还有什么精神文明可说?”但胡适先生今天要自叹不如见识甚浅了,我们的精神文明又以神舟速度推进。

“平庸之恶”四个字,难道不可以用在那个容忍拐卖妇女儿童的地区那些所谓的“人”身上吗?上上下下,乃至整个村村民。而如果,每一个读到这样新闻的读者假装无动于衷,就像看着犹太人被送集中营一样了。

而我借用一下波德莱尔的“恶之花”,这三个字本身就是现代主义的,一朵“小花梅”被嫁接在董村恶土地上。

上帝灭了罪恶之城索多玛和蛾摩拉,上帝也灭了以东人。

我没有看冬奥运开幕式,也不关心谁夺了金银。我不关心女王登基女足奖金。我只希望,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花梅们,能在三八妇女节时得到解放。

(匆匆写就的草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2)
评论
tobyd_妈妈0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2022-02-08 18:44:23
我顶你,觉晓!’

**================**

1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当我们谈徐州事件时我们谈什么?
一,我不懂DNA检测,既然政府说她是“小花梅”是云南少数民族人,未读过几年书。那么请专业的语音专家来给我们解释她的口音是云南怒江地区还是四川某地区。
上海方言版的《爱情神话》为什么上海人看得如痴如醉,因为是上海话啊。里面还飙了洋文,有法语和英语,另外一句上海人不一定会讲但听得懂的苏北话。
乡音难改啊。我们希望“小花梅”的语音讲话,被公布更多来证明她的身份。

二,被俘虏的战俘可以按照国际公约要求待遇吧。我知道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不能短期消灭拐卖妇女的罪恶。特别是在某些不能摆脱贫困的地区,上上下下铁链紧系的利益链之下,现在更要贯彻增长人口的主旋律。那么,请不起你们发慈悲,但为了落实主旋律,考察政绩。比如民政局,每年给她们发放御寒服装,上面可以像给犹太人一样缝上标记,不管是五角星还是六角星,杜绝让那种男人把女人的冬装穿出来。比如妇联,每月给她们洗个热水澡,理发。洗面革新,妇女能顶半边天。比如卫生局,每年给她们一次妇科检查,为了更好的传宗接代。县委呢,公告表彰一下做到最好的家庭,严防董村发生邻居眼红争小红花。教育局更要集中教育下一代,如何与家庭成员是精神病患者相处之道,在国学光芒下,背诵《弟子规》是必须的。
Amy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觉晓,请保重身体,望你和厨师长节哀顺变,祝厨师长父亲一路走好。
Amy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徐州八孩母亲被如此摧残,践踏,令人发指。而更愤怒的是当地人的帮凶和政府的不制止。让我想到那些败类也是我的中国同胞,感到愤怒。希望八孩爹以及人贩子能得到法律的严惩。持续关注。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让我想到另一件火车上的事,1997年夏天,带学生去井冈山回来,导游是上海衡山旅行社的,他以为我看上去是学生。晚上的火车,我一宿未睡,轮流抱着两个女生,十四岁。她们是清秀漂亮的女孩子啊。为此,在学校有的老教师批评我是娇气的时候,我平时课堂讲课都慢声细语,学校书记(当时火车上她睡卧铺,查看时,看见我抱着学生,)特别以此事为证明我吃得起苦。
现在回想,我万分庆幸女孩子们都被安全带回来了。否则我怎么对不起她们的父母?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留言。再此见谅本人不一一回复。祝愿大家都好!有勇气克服难关。
又感谢老读者关心,睡眠在改善,昨晚睡足了八小时。
其实社会问题总是层出不穷,就如刚才看见城头新闻关于上海市一中学的事,我的前同事就是该校副校长,静安区教育局局长也是我的前同事,我熟悉那个圈子。
我想一个人重要的是做好本份事,我做老师时是一个好老师,我出国带孩子,也做到有口碑。
唯一没有做好的,是不能下厨房的贤妻。好在关键时刻我可以凭借一篇文章就让厨师长信服我的能力。
感恩我们的今日。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愿老乡节哀顺变!我们都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该死的病毒阻断了多少亲人团聚啊!徐州的精神病事件现在没有真相,将来也难有。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回复 悄悄话 正义的发声,挺!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赞觉晓好文
东南西北此心安处 回复 悄悄话 节哀!
一直关注此事,感谢博主发声,特别赞同最后一句!
qiuqiudou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啊,前不久上海还有一个红楼案啦!那个是报警了都没有用!
ilovefriday 回复 悄悄话 问候觉晓! 这注定是个悲伤的春节,我父亲几天前忽然过世了,撕心裂肺地痛,然后就是李莹事件,这两件事压在我的心头,让我每天都像在梦游,恍恍惚惚地,谢谢你写的文章,使我感到一丝希望和安慰,愿我父亲安息主怀,愿李莹早日被解救,愿世间不再有苦难!你和厨师长也请节哀!抱抱。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写出来,我跟弄弄一样,关于那件事的文章,就看个标题,不忍心去看细节…
NJJIE 回复 悄悄话 觉晓, 望你和厨师长节哀,保重身体!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发出大家的恨!说实话,我都不愿看关于那件事的文章,太残忍了,实在不忍看。如果这是个孤立事件,可以理解,哪都有千奇百怪的,但这已经是农村哪都有的事了,说明社会多腐烂,人心多愚昧,残忍到和动物一样。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还在假装谈文明建设,人类共同体,他们不配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觉晓,愿你和厨师长节哀。
赞你的好文。上篇你的文章是边读边笑,这篇文章是边读边找餐巾纸堵住眼泪。感到了文章中你的真情与正义感。和你一样,我也不敢细读这类新闻,宁愿间接获知梗概,已足够令人心颤了。像前面若干留言的网友所言,我想对于我们来说,面对这样的事,本能的就不会止步于对受害者的同情。而会追问一大堆为什么?为什么?从那些“表达初心”的“正能量”大宣会不难获得其中最重要的答案。

你和厨师长目前处于生命中的特殊时刻,你又经常每天工作九小时。。。不要回复留言了。你的心意相信所有人早已收到。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顶觉晓的良心文,觉晓和厨师长节哀! 愿公公安息天堂!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好文,读来心情沉痛!在徐州8孩铁链母亲一事上,纷纷扰扰的文学城终于团结一致,共同声讨,绝不放过。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回复 悄悄话 女版鲁迅!呐喊!没有泪水的悲哀!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回复 悄悄话 而如果,每一个读到这样新闻的读者假装无动于衷,就像看着犹太人被送集中营一样了。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 白毛女”还可以逃到深山老林,这些女的连逃跑的路都没有,真的就是悲惨世界,人间地狱!
“最”不幸的女人,(去掉引号) - 最不幸的女人
湖中小岛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和厨师长节哀!
政府不作为,对言论、意识形态和教育领域的严控,这是最极端最丑陋的结果之一。多少盛世的GDP,也掩饰不住道德的制度性沦丧。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下愚而上诈”,无语。。。。
我爱城堡 回复 悄悄话 心疼觉晓和厨师长! 还记得去年你的文章里谈到你家厨师长内心的挣扎, 他想停工一段回上海照顾年迈的父母。这会是他心里永远的伤痛的。 拥抱你们!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厨师长和觉晓节哀保重!
Vivelevent 回复 悄悄话 顶。 良心篇。 那个可怜的母亲,有可能白男人送去性贿赂村干部。我简直不敢看,不敢问。这个不应该在人间,应该在地狱才合理呀。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农民看人是人口,即牲口。现代文明人看人是顾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陈寅恪与胡适之句,摘自我读过的《南渡北归》,有本子里的摘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各位留言。我谈谈为什么我不得不写这篇。
我平时对犯罪案件几乎没有点开兴趣,因为我知道过一段时间又会是另一件恶性案件。我本人心理不够强大也是一个原因。
2月4日周五,我本来在写一篇关于上海的文章,上午接到厨师长父亲,我公公突然进医院的消息,几小时后骤然去世。5日,我们在悲伤同时,我查看了徐州丰县案件。似乎是基于用于安慰自己的悲伤。6日,在厨师长准备念追悼纪念文痛哭时,我近乎觉得我们个人的悲伤比起那些被压迫到无法申诉的疯女人集体命运时,太小了。
我们7日凌晨参加网上追悼会直播,我仅睡两个半小时,上班。因为我仍然不想影响雇主医生工作,我白天工作九个小时,晚上回家仍码字上文前面两节,实在不知怎么写下去。
睡足八小时。
8日上午去牙医诊所,想到受害者那一颗颗被拔掉的牙齿,齿冷。我才想及女儿名字的“龄”是“齿”字编旁。我想到与她有过的对话。想到鲁迅为什么弃医。
下午工作四小时。到家洗碗后,七点二十分后才开始码字。
我知道自己不善于写论述此类事件的文章,但不写过不了关,我曾经写过自己愿做鸡蛋,如果那种罪恶是高墙,我怎么也要写一篇。
也在阅读他人报道时,我知道上海八十年代女研究生在郑州被拐卖事件。
贾平凹的《极花》我在图书馆网站借了,我要看看他怎么写才能有那样的观点。
“汉娜·阿伦特1963年的著作。
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是我想到的,我不得不快点写出来,因为如果别人写出了,我再写,怕别人说我炒。这也是昨晚匆匆发的原因。
我看见留言几个熟悉ID,非常感谢你们肯定这篇匆匆写成的文章。
林下闲人提到的小红楼,我看见过报道,实在是因为没有后续报道不知具体如何,我写这篇时,根本没有想到。这当然是罪,但是与那种持续几十年的,人数之多令人自寒的罪恶现象比,我实在不能假装没有知晓。同时为上海这个事件悲哀,希望被害者被解救了。
昨晚真的失眠,今日仍然要上班,九个小时。

所以,请原谅我之前也没有回复的几个评论,和这篇的留言。

非常感谢阅读。又冬日,我能理解你,你有失眠毛病,更不要写了。
思韵如果写,一定比我写得好,理性的文章你在行。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写得好!
简直不敢相信是发生在现在的事情。。。太可悲了!
我爱城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觉晓的文字!今年的春节这件事一直在我心头萦绕。我看见欢天喜地的奥运会希望它办得圆圆满满, 想起这两个被链条拴住的两个女人, 就想让奥运快点过去, 她们的遭遇才有可能真正被关注。 看了好几个被拐女人的视频, 有些还是大学生, 她们是遇到暴力绑架的人贩子。 我居然真觉得自己平安无恙是幸运。
九头聊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赞同!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这篇文章!也同意你说的“平庸之恶”。 写的很好觉晓!
钰儿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为她发声!最近几天都在为她难过,一直希望事情有转机,为她祷告!
黑眼睛的苏珊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太好了,这几天一直感觉胸闷,为了这个被侮辱被践踏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的可怜女人。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2018年以前很爱国,不能听别人说她不好。之后对这个国家,爱恨交加。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尋親登記信息顯示,李瑩1984年出生,1996年失蹤,當時正在四川南充讀小六,上學之後沒再回來。失蹤人特徵描述為「單眼皮,鼻子有點塌,嘴角有一小痣」。有網民們將李瑩和楊某俠兩個人的照片進行放大仔細比對,認為「長得也太像了」,最巧合的是兩人嘴角都有一個痣,鼻子幾乎也一模一樣。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上海的小红楼,我最近才知道的,觉晓可能还不知道。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Bravo!写得太好了,为老乡鼓掌!我最近看到这个新闻就心痛,一直也想写下我的感受,因为我非常熟悉的人就有被拐卖的,但一想到她的结局,竟然难以落笔。
明家河 回复 悄悄话 支持你!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我顶你,觉晓!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