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枫叶的咖啡

一枚误落红尘的女妖,一个狂热的爱着俗世生活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今生今世闯入我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特意为我安排,我只需笑纳。
个人资料
正文

雨味咖啡馆第十二章惨遭毁容(9)

(2019-07-22 15:42:03) 下一个

H省沸腾了,尽管官方秘密拘捕的姜启辉,而且对外只说是协助调查,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战雨接到父亲电话的时候正在医院帮忙料理强维伦的后事。

“听说姓姜的被抓了?是真的吗?”从电话里听不出父亲的声音是喜是悲。

“嗯。真的。”

一阵沉默。

“看报纸你正好在那儿演出?有没有……。”

“嗯,见了。”战雨明白父亲想什么,也知道他不想强迫自己。

“她,……她还好吗?”

战雨在心里慨叹,母亲在父亲心里竟然还是最重要的。

“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只是情绪有点不太稳定。”战雨不敢告诉父亲真相,怕他受不了,其实母亲已经濒临崩溃,姜夏凡守候着他,战雨去了几次都只能远远地看着,问问医生和护士病人的情况。

而最让她担心的还是梅雨琳,当天从现场回来他们就赶到医院,可强维伦已经救不回来,梅雨琳大概也早有预感,一滴眼泪也没有掉,但是也很少说话,一头扎进周末即将举办的《千禧激情》大型宣传晚会的筹备。

可周末…….,战雨简直不敢想象。更不知道梅雨琳将怎样面对,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没事的时候从旁边悄悄守候。

挂了电话,战雨回头看看,他不准备再回医院,强维伦的后事有专门的治丧小组,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他只是想最后陪陪这个对自己有着父恩般的男人。现在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只等他的家人从法国赶来就火化,举行追悼会。

现在他只想回到雨味咖啡馆稍事休息,等到下班去接梅雨琳。

刚上车,手机铃响,他一边倒出车位,一边按了免提,

“你小子跑哪儿逍遥去了?明天晚上你可是重头,别给我演砸了。”

战雨笑了,“这么快就到了?等我,马上过去。”

 

一进雨味咖啡馆,客人满满的大堂里兴致高涨,平时婉转低回,自然清新的轻音乐,换成了即将上映的《红尘劫》插曲,那种略带沧桑的悲凉不仅没有影响客人们的雅兴,还让他们不断发出欢呼,金导演太会营造气氛了。

看到战雨进来,金导演拨开哗啦围过来的粉丝,互动进入签名环节,听他这一喊,辛辛大方走上来,冲战雨挤挤眼,她已经在电话里得知梅雨琳情景治疗效果明显,一直在为他们开心和祝福。她开始和粉丝互动。金导演趁机把战雨拽进了包间。

“行啊,你小子,我听说那天的音效,特技,烟火都用上了?把那小子整懵了吧?”

“还不是多亏了你。”

“那倒是,我的功劳不可磨灭。不过这交易值得。”说完兴奋地挫着手。

当初战雨复原那些旧建筑时,为了保证逼真请求金导演将他御用的布景,道具团队借给自己使用,工钱照付。金导演听了前因后果,郑重地说:可以免费让他使用一个月,但是战雨得参加一次新片宣传,为了怕战雨没有时间,也为了支持梅雨琳,特地增加了S市一场演出。

“哎,梅总监怎么样?她还好吧?”

战雨摇摇头,“不太好。强维伦死了。而且真相对她太过残酷。”

“ 我听说明晚的演出那个吴总会从北京专门过来出席。”

战雨点点头,没说话。

见他这样金导演没再多问。“一会儿梅总招待剧组,你会在吧?”

一丝惊异闪过,但战雨没多说,点点头。低头看看表,

“我该接她了,一会儿汇合吧。”

金导叹口气拍拍他,看着战雨走出门。

在艺术中心停车场趴好车,战雨双手插进牛仔裤兜绕过人来人往的正门,来到通往后台的侧门外,看看还有时间,他掏出一盒黄鹤楼,抽出一根咬进嘴里,伸手去摸打火机,一抬头,人僵在那儿,嘴里的烟掉到地上。

侧门不远的墙边站着姜夏凡。

姜夏凡走过来,捡起地上的烟递给他,战雨接过来,道了谢,掏出打火机点上,深吸一口,随着一大截烟灰长出来,缭绕的烟雾让他的表情晦暗不明,他眯起眼看着对面疲惫不堪的姜夏凡。

“怎么不进去?”

姜夏凡歪头看看他,或许是被他感染,伸出手“能给我来一颗吗?”

战雨急忙抽出一根给他,另一只手打着火凑过去,

“咳咳咳,”姜夏凡显然不会抽烟,第一口就呛的直咳,咳声过去,他试了第二口,这才长舒口气,

“我是来找你的。”

战雨瞬间紧张起来,“是不是她……, 她……”

“哦,别误会,妈没事。她好多了。”话一开头,好像就没有那么难了,姜夏凡顿了顿,“我就是专门来告诉你一声,明天不是有演出吗?”

他用并不熟练的动作在战雨当烟缸的硬纸板上按灭了刚燃了一半的烟卷,看了眼侧门,

“那我先走了。”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想握手,最终还 是毅然转身。

“等等,”战雨叫住他想问:明天你会来吗?可最终也没问出口,

“保重!”看着夏凡一步一步走远,忽然觉得鼻子发酸。

 

晚上电视台的接待阵容依旧强大,赵台长率领依旧分管影视的何副台长和办公室主任、财务主管几位大将,又叫了几个能喝的男女主持人招待金导剧组的主创和“新生代”男团四位帅哥。领导发表了感言,三杯开场酒喝完,气氛就瞬间进入高潮,梅雨琳坐在那儿兵来将挡,水来土囤,酒不多喝,话全说到。

酒至半酣,赵台长端着杯子特意绕过半个桌子来到梅雨琳面前,赵台长长着一副黑巴巴的国字脸,黑亮的头发向后背着,适中的双眼皮盛满真诚,看起来气宇轩昂,只是巨大的眼袋和挺出去的将军肚暴露了他夜生活的丰富。他大着舌头,俯下身,

“梅总监,”梅雨琳犹如狸猫一般举起杯转身,接机躲过他喷过来的酒气,

“梅总监,早就听说电视台有个才女,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拜读了你发的专业文章,又组织了这么大的活动,厉害啊!我敬你一杯。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惜才。来走一个!”说完一口喝了,盯着梅雨琳。

“您过奖了!” 梅雨琳抿了一小口,刚想蒙混过去,

赵台长凑近她,“吴总面前多多关照啊。”

梅雨琳忍住翻上来的酒精,用一只手捂住嘴像是要吐,“对不起!”

急忙冲去洗手间。梅雨琳拧开水龙头哗哗洗了把脸,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尽管最近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眼圈周边有些淡斑,可是憔悴、疲惫都掩不住镜中清丽、脱俗的一张俏丽。忽然门口有人说话,她急忙进了最里面的隔间。

“高姐,我听说梅总监跟那个吴总关系可不一般,要不怎么能请动那样的人物,你看把台长乐的。”主持新闻的安湘洁的声音。

“说是私生女,哼,谁信啊?那叫干爹。懂吗?”财务主管高美玲的声音。

“不懂,嘻嘻。”

“干爹,干爹,就是干你的爹。回头你也认一个,肯定飞黄腾达。”

“嘻嘻,高姐,你不是吃醋了吧?”

“我吃醋?我才不会找个老头子,要找也找个帅哥。哼,那个战雨看着很man的样子,不过也被狐狸精迷住了。”

“新生代那个最帅的好像找了个韩国女朋友。你要不要试试另外三个。”

大概两个人补完妆了,嘻嘻哈哈的声音逐渐远去,梅雨琳气的跌坐在马桶上,想起高美玲仗着情人是计委副主任,一直掌管着电视台的财权,却把污水泼给干活的人。闭着眼睛平息了一下情绪,她忽然想明白了:明天必须改变自己的计划,不然任何的血案都将成为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情杀。

她站起身,来到镜子前面,整整衣襟,理理头发,还对着自己笑了笑,然后昂首挺胸走出洗手间,外面的战雨迎上来,她挥挥手,意思是不用担心,

明天对于他们同样是一个考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