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枫叶的咖啡

一枚误落红尘的女妖,一个狂热的爱着俗世生活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今生今世闯入我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特意为我安排,我只需笑纳。
个人资料
正文

雨味咖啡馆第十二章(12)惨遭毁容

(2019-08-02 17:19:59) 下一个

强维伦的葬礼是在S市举行,这不免引起很多人猜疑,官方对外的说法是:依照他本人嘱托,就地简办。

吴总和夫人在灵堂出现的时候,引起小小的骚动。他们前后各有两个便衣,参加悼念活动的基本都是至亲好友,人不多,安检也很严。强维伦的姐姐和蓝君卓作为家属接受来宾们的慰问。在不多的宾客中,身着纪梵希小黑裙的梅雨琳,外罩一件黑色丝质开衫,头发挽成奥黛丽.赫本那样高高的发髻,高贵、冷艳,还带着些许神秘,在一众男人中显得引人注目。她一直站在后面不显眼的地方,孤零零的有种惹人怜爱的落寞。嘉宾绕场瞻仰仪容的时候,她使劲克制住想要去看他最后一眼的冲动,默默地站在远处,冷梦看到这一切走过去站到她身边。然后趁乱带着她来到停尸房,

“活动结束后,会送到这里隔日处理。”冷梦看着梅雨琳苍白的面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梅雨琳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外面乱哄哄的,冷梦走出去交代了几句,门被推开,一个小伙子推进来上面蒙着白色单子的推车,急急忙忙地出去了,外面重新陷入寂静。

梅雨琳从椅子上站起来,缩着肩膀,忘记了屋里的寒冷和恐惧上前慢慢掀开了白单子。

化了妆的强维伦依然像那个熟悉的,总是对她抱以宽容微笑的爱人。

“有一天我会像那个老了的猴王,没有用了就自己默默地离开。”

“琳琳终会明白:我不是贪恋荣华富贵不肯离开,每一个不能陪伴的日子都痛的无法入睡。”

想到战雨告诉她的真相,梅雨琳泪眼模糊,她曾爱过、恨过的男人,原来从未改变,爱的誓言竟是用这样默默的付出在践行

……。

她从兜里掏出洗的干干净净的绿色手帕展开,单手抱起他的头,让他倚在臂弯里,另一只手展开手帕铺在下面,然后轻轻让他枕在手帕上,俯下身在他冰冷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重新为他盖上白布。就在这时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边小声说着什么,一边进了外面的房间。

“都准备好了?你什么意思,……当然是老头子选的,标准?我怎么知道?今晚,对,放心吧,过了今晚姓解的下台。你要失手,别说你,老头子也玩完。嗯,嗯。”

李董挂了电话一抬头,吓得差点儿大叫出来,停尸房门口站着梅雨琳。

他边后退,边看看那扇门,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过了今晚解省长会下台?”

李董一听,浑身一颤,他看看四周没人,再看看梅雨琳,淫邪的眼睛射出如炬的目光,

“你这黑寡妇在跟情人告别啊?嘿嘿,你跟老情人拥抱还是接吻,还是……,”那副无赖的嘴脸只是用眼睛就让梅雨琳觉得被侵犯的恶心。可梅雨琳告诉自己冷静,然后注意到他放大的声音,忽然明白了,她快步向门口走去,伸出的手刚要挨到把手,门被一把推开,一个人影急匆匆走进来,两人面对面都一愣,紧接着一声冷笑让梅雨琳透彻骨髓的冷,

“果然是你?你到底要纠缠他到什么时候?”歇斯底里地喊完,蓝君卓冲上去一把抓住了梅雨琳的衣襟,早有防备的梅雨琳轻盈一闪,“哧啦”一声,小黑裙胸前的珍珠装饰连带胸前的布料被扯开,旁边李董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下,梅雨琳一只手迅速按住胸前,另一只手顺势一带,蓝君卓嗷地一声扑向梅雨琳身后的李董……,就在这时,冷梦冲进来,一把把梅雨琳拦在身后,“你们干什么?”看着愤怒的冷梦,李董急忙摇着手,

“没我事啊,这俩女人为了强…….,”

“闭嘴!”

李董被冷梦断喝,不敢再说话,蓝君卓不吃那套,顺势坐在地下哭起来,边哭边喊,

“该死的,你干的好事,人死了都不让我消停。”

冷梦厌恶地看看她,扭头扶着梅雨琳走出去了。

梅雨琳用手将外面衣服拉扯着掩住里面的破碎,疾走出去,到了门口,她立刻转身跟冷梦说了刚才听到的电话,冷梦一听冷汗直冒,就在这时他看见不远处站着姜夏凡,他急忙冲他招手,

“你能送她回去吗?”见姜夏凡点头,他又转头征求梅雨琳意见,

“我必须去见老头子,……”

“快去吧!”

直到冷梦走远,梅雨琳才轻声跟夏凡说:

“谢谢,我自己走就行。”

姜夏凡跟在她后面,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冷梦说了我就得送你,再说我是跟他们大巴过来的,车已经走了。”

原来想送强哥最后一程的姜夏凡一直关注着人群后面的梅雨琳,梅雨琳离开追悼会场,他就四处转悠,最后只能在门口死等。梅雨琳从车里拿件外套套上才让姜夏凡坐进来,夏凡坐进副驾看着梅雨琳心事重重想着什么,不好开口,一直到进了市区,眼看快到梅雨琳住的小区,他才犹豫着说:

“我从我妈那里看到优盘,对不起!”

梅雨琳半天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几秒钟才想起昏迷之前有人寄过一封信,里面是一个优盘,里面不仅有姜夏凡和赵丽菱裸体纠缠在一起,还有一段夏凡的语音,那是一段让她倍感羞辱的话,

“唉,什么贞洁烈女啊,那是不爱我,她不爱我,里面夹杂着女人挑逗的声音和夏凡的声音……”

看到梅雨琳蹙起眉头,姜夏凡看着前面车窗,喃喃道,

“咖啡加酒就能给一个人设下陷阱,我真不是有意伤你。”

“都过去了,别想了。”梅雨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真的无心去探讨那件事,李董他们今晚要做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在她脑海中回旋。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在车位,夏凡不让梅雨琳送他,现在看梅雨琳也没有邀请他坐坐的意思,只得下车看着她锁好门往家里走去,就在梅雨琳即将消失在他视线的时候,他鼓足了勇气,

“你爱过我吗?”

声音不高,但夏凡明显看到梅雨琳一颤,停下了脚步,可她并没有回头,等待如此漫长,夏凡甚至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不重要了,忘了吧!”说完,那个用手拢着衣服的背影迅即消失在转弯处。夏凡一阵失落。

这个情景成了他在以后的时光里常常回忆的情景,像是定格在他的脑海里永远的爱人,只是她的面目已经模糊。

 

 

梅雨琳回到家疲惫而焦灼,拿起电话又放下,不知道该找谁商量,秦秘书已经辞职带着叶梦桐回了南方老家,虽然时不时还会被召唤,但现在肯定是指不上。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突然电话响了,梅雨琳急忙按了接听,

“姐,你现在忙吗?”袁琳娜清脆的声音急促地响起。

“不忙,你说什么事?”

“有个事,有点怪,我今天去江月住的家属区拍点东西,你猜我碰到谁了?”

“谁?”梅雨琳开始紧张。

“记不记得去年中秋酒会有一个小保安,跟着公安局那个科长一起抓我?”

梅雨琳努力搜索着记忆,嘴里嗯着,“怎么了,好像听你说过他很幸运去当兵了,还分到军区这边,没有去什么边境啊。”

“对,对,就是他,他在那儿晃,看见我不像原来那么高兴地迎上来,而是很慌乱,问他干什么呢?说是休息,来朋友家玩儿,可那样子像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说有意思吗?”

梅雨琳急忙拿出纸笔,“什么地方?快告诉我地址?”

袁琳娜不知发生了什么?赶紧告诉了梅雨琳,然后问

“姐,什么事?你要过去吗?我跟你一起吧?”

梅雨琳一边迅速把地址折好放进口袋,一边对着电话说:

“好啊,那你在老鸿兴店门口等我,记着见不到我,不要自己过去。”

“好咧!”

梅雨琳笑笑挂了电话,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话一语成谮,袁琳娜从此再也没有见到梅雨琳。

那一夜,有些S市的市民在睡梦中被惊天动地的声音惊醒,那一夜成了很多人的噩梦。

而从那天起,梅雨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坊间流传的版本是她被情人的原配雇佣的凶手泼了硫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