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边走边看66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女儿游英国 (9) - 大英博物馆,日不落帝国辉煌的见证

(2017-06-12 08:32:34) 下一个

收尾了,终于收尾了! 本来想写个三四篇的,结果竟然写了九篇! I 服了 Me !  不得不怀疑自己有啰嗦的嫌疑,光顾着自己痛快并痛苦地写了,不管是不是已经造成了别人的阅读疲劳, 不过想来博客本来就是个可以任性的地方,我就随心所欲一把吧。 其实大英博物馆就值得写个两篇的,我给它压成一篇,主要还是缺了中国馆这一部分。

来伦敦必看的当属大英博物馆了,这座于1759年对外开放的博物馆收藏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八百万件藏品,记录了人类的文明的从初始到现代的灿烂的文化。 许多来大英博物馆参观的游客心中都五味杂陈,那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曾经征服了将近半个世界,领土遍及5大洲4大洋,统治面积仅次于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 虽然日不落帝国的太阳终究也有落下来的那一刻,但它强盛时期在各国的掠来的稀世珍宝、文物珍品却早已稳稳地的纳入囊中,藏品之丰富、种类之繁多为全世界博物馆所罕见。 大英博物馆的藏品大多是英国于18世纪至19世纪发起的战争中掠夺得来,其中以从希腊、埃及和中国为最多。  虽然这几个国家都曾多次施压要求归还他们的文物,但英国不为之所动,那是他们的祖宗用实力和巧取豪夺来的,哪那么轻易还,这个世界毕竟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

 

一大早就领着姑娘直奔博物馆,这英国政府还算有良心让大家免费看,只需过个安检就行了。 安检时每个包包都要被翻个仔细,可不知为何到我们娘俩了人家懒得看,啥也不查就让我们过,看样子咱俩一看就是良民啊。 趁着早上精神头好我就领着姑娘直奔中国馆,上次去敦煌除了壁画其它的古物几乎啥也没看到,这次准备好好看看被斯坦因骗去的敦煌经卷和绢画。

大英博物馆是收藏中国流失文物最多的一家,高达2.3万件。从远古石器、玉器,商周青铜器、魏晋石佛经卷、唐宋书画 到宋元明清的瓷器和书画等标志着中国历史上各个文化登峰造极的国宝在这里皆可见到。馆内很多中国稀世之宝是1860年八国联军入京时掠夺的,一部分是英法联军在圆明园抢的,一部分是从紫禁城和颐和园等地掠走的。 八国联军的野蛮劫掠使得紫禁城宫内的收藏损失过半,乾隆皇帝的案头爱物、当今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女史箴图》被一英国上尉趁乱偷走并以25镑的低价卖给大英博物馆。后来英国人斯坦因又从敦煌窃取了9000多个佛经卷子和500多幅绘画。  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大英博物馆收藏的百分之一,很多文物被存在了各种藏室累,敦煌的很多文物就被藏在斯坦因密室里,据说近百年来,见过它们的外人只有几个人。

《女史箴图》 - 来自网上

进去后往右边去,经过礼品店、一号启蒙运动展厅(Enlightenment), 走到尽头上东楼梯一层半的地方就是。 一边走一边心里骂:TNND, 我倒要看看抢我们什么东西了。 可到了门口一看,悲剧了!门上贴着通知:中国馆闭馆修整直到11月份才开,只在东亚区有一个展示中国瓷器的馆。 我悲愤地快要哭出来了!啥意思,还让我再来一次?!

瓷器馆的东西看着并不太新鲜,毕竟在北京的故宫和台北的故宫都看过了很多好东西了,最珍贵的是这对儿被英国人起名为“The David Vases”的元代的青花瓷了,英国犹太裔收藏家 Sir Percival David曾是它们的最后主人。说起青花瓷只以为那是明清的东西,没想到元代的瓷瓶就已经这么精美了,不过这俩瓶怎么看起来有点歪扭。

 

东亚的朝鲜馆和日本馆没啥好看的,基本上是中国古文化的延伸。 抓紧时间去希腊罗马馆。

这是涅瑞伊得斯纪念碑 (Nereid Monument),是公元前4世纪的土耳其Xanthos的一座墓,它采用了希腊神庙的特质,顶部用浮雕装饰。 这座墓被认为直到拜占庭时代才开始陷入废墟。19世纪40年代初,英国旅行家 Charles Fellows 重新发现了废墟并将它们运往大英博物馆:其中有些已被重建,以显示纪念碑东面的外观。

 

英国人去希腊也没少抢,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把人家的神庙上的浮雕、各种雕像统统切割下来往家搬,掉脑袋、断胳膊断腿、断鼻子甚至断男性生殖器的比比皆是。 “看,英国也没少从希腊抢宝贝啊” 我站在这大厅的尽头跟姑娘说,似乎有了一点心里平衡......

18号展厅是雅典帕台农神庙 (Parthenon)的专用场所。帕特农神庙是供奉雅典娜女神的最大神殿,坐落在雅典卫城中央最高处。帕台农神庙雕塑,也被称作埃尔金大理石雕 (Elgin Marbles)。

这座建于公元前447年的供奉雅典娜女神的神庙经过两千多年的沧桑,曾被改为基督教堂,又被占领的土耳其人改为清真寺,在战争中有被土耳其用作弹药军火库,最后导致了神庙的爆炸。

对古典艺术极有兴趣的英国贵族和外交家、第七代埃尔金勋爵 Thomas Bruce 在1802—1812年间搜集了大批帕台农神庙雕塑品运回英国,此事引起强烈非议。他被痛诉为欺诈和贪婪的摧残文化艺术者。 1810年他发表了一份《备忘录》,为自己的行动进行辩护。1816年,在一个议会委员会的推荐下,英国以及其低廉的价钱3.5万英镑买下这批大理石雕刻品。

 

The east pediment -  建筑上方的雅典娜的诞生的一组雕像本应是这样的,现在却只残留了几部分在大英博物馆,中间的主要一部分雕像已经不见了。

这是电脑合成的the east pediment 本应有的外观,看看像不像大英博物馆的正面

 

现在的断壁残垣的雅典卫城神庙只剩了个空壳了,也是希腊人心里永远的痛。

 

半人马和人的争斗

Erechtheion里的少女像石柱,英帝国留下了保存最好最完整的一个,在雅典博物馆看到过另外的三个都已经风化破损、胳膊残缺不全,面目模糊。

 

Crouching Venus - 维纳斯女神在洗澡,她裸身蹲伏着,试图用她的双臂双手遮住自己, 头部提心吊胆地转向一边。

 

 

波特兰花瓶是现存最精美的古罗马浮雕玻璃制品,制作于公元一世纪初,上面的雕刻讲的是古希腊的神话历史故事,最常见的猜测是关于海神Thetis and Peleus的婚礼。这个花瓶据说是在罗马皇帝Alexander Severus和他母亲的石棺里被发现,后几经易手后由波特兰家族第三代公爵收藏,1810年波特兰公爵将瓶子借给了大英博物馆。 1845年它被来参观的一个爱尔兰醉鬼打碎,那人抓起旁边的一个塑像扔向了这个花瓶,花瓶碎成了二百多片,后被一点点粘合。 1945大英博物馆从波特兰家族第七代公爵手里买下,把它放在70号厅展示。

 

埃及馆里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木乃伊了,这里有140个木乃伊和棺木,是在开罗之外可以看到保存最多的木乃伊的地方。 不过我没敢对这那些缠着布的木乃伊照相,只照了些棺木,这些棺木做工精致,人物栩栩如生。

 

下面这个制作于公元前196年古埃及的Rosetta Stone 可是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原本只是一块刻有古埃及法老 Ptolemy V 诏书的石碑,叙述托Ptolemy V 王位之正统性和他的许多善行与贡献。 这块石碑由上至下共刻有同一段诏书的三种语言版本,最上面是古埃及象形文,中间是32行埃及草书(是当时埃及平民使用的文字),最下面是古希腊文(因为当时的埃及已臣服于希腊的亚历山大帝国之下,被要求所有此类文书都需要添加希腊文的译版)。 在公元4世纪结束后不久,埃及象形文彻底失传,这块儿石碑的出土使得近代的考古学家得以有机会对照各语言版本的内容解读已经失传千余年的埃及象形文之意义与结构,而成为今日研究古埃及历史的重要里程碑。

1799年拿破仑开始征战埃及之时,在尼罗河三角洲的一个名叫Rosetta的小村庄里,士兵在修筑工事的时候无意中挖出了这块石碑,随军的考古学家断定,这块石碑不同寻常,准备运回法国慢慢研究。但法国人还没来得及动手,拿破仑的军队就被英军打败了,运回途中被英军截获。根据战争协议,法国无条件交出了在埃及发掘的所有文物。最终,Rosetta Stone 被英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Amenhotep III,他在位时古埃及的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和艺术辉煌。

 

这是年轻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雕像 (The Younger Memnon),这尊胸像,来自埃及底比斯 Thebes的祭庙 。最早发现它的是拿破仑早期探险队员,为将其搬走在右胸部位钻了一个洞,但也未能将其运走。1815年英国总领事Henry Salt雇用了一位冒险家运用了各种水利工程技术和数百名工人把它运到了尼罗河边,几经周折于1818年到达了英国。

拉美西斯二世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约公元前1279年-公元前1213年在位),是古埃及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法老之一,也是埃及众法老中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位,其执政时期是埃及新王国最后的强盛年代。  他在在位时热衷于土木建筑,新建了许多庙宇包括以宏伟著称的阿布辛拜勒神庙。 然而他统治的时代已是埃及衰落的前夜,国家巨大的开销加快了国力的下降。拉美西斯二世死后,埃及就开始走下坡。

 

西亚馆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尊人首翼牛像(Winged bull),竖立在Assyrian 国王Sargon II (721-705 BC) 王宫前,守卫着宫殿的入口。 像的正面为圆雕,侧面为浮雕。公牛是愤怒和战争的象征,用来守卫 Assyria的宫殿 ,也被用来防范邪灵。 1842年被法国考古学家在Sargon 王国的古都 Khorsabad(现北伊拉克)发现,但因为实在是太重了就放弃了。 1849年住在巴格达的英国人 Henry Rawlinson 把它们从法国领事那儿买下来,他让工人把这两个大约16吨的巨像切割成几块运到了英国。牛的雕像共有五条腿,正面有两条,侧面有三条,不过看着也挺和谐。

 

Standard of Ur来自古城Ur(位于巴格达南部的现代伊拉克)。这是个用马赛克精致镶嵌的空心木箱,每一面都有战争与和平的场面。它是在1920s在Ur的一座皇家墓葬(around 2550 BC)中发现的。人们至今不知道它的原始的用途。

 

路易斯西洋棋(The Lewis Chessmen)约于公元1150-1200年制作于挪威,在苏格兰的外赫布里底群岛中的路易斯岛被发现 。 棋子由海象牙和鲸鱼齿精心制作而成,包括坐立的国王和王后、戴教冠的主教、骑在坐骑上的骑士、站立的狱卒和士兵,都被制成方尖碑的样式。11世纪末期,西洋棋在欧洲贵族中间已经非常流行。 至于谁是棋子的主人,为什么要把它们藏起来还没有肯定的答案,人们猜测它们可能属于一个从挪威去爱尔兰旅行的商人。

 

Hoa Hakananai'a(复活节岛雕像)于1868年11月由英国皇家海军舰队HMS Topaze的军官和船员在太平洋的复活节岛上发现的。 复活节岛以其巨大石雕像而著名,岛上有约600座以上的大石雕像,考古学家猜测这些巨石雕刻是岛上土著人崇拜的神或是已死去的各个酋长、被岛民神化了的祖先的。

 

来俩好玩的:

用枪做的椅子

 

Tiffany cash register, 1901

 

非洲馆:踩高跷,跳大神

 

要仔细地看大英博物馆恐怕要好几天才能看完,作为游客也只能走马观花。 从博物馆出来后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儿子曾经读过书的伦敦政经学院。儿子在这里作为交换学生度过了一年的美好时光。 学校没有一个正门,正当我们四处看哪可以拍纪念照的时候,有位华裔的男学生停下来主动问我们想到哪儿去,然后就领着我们到了下面这个 Old Building 前留影。 一路走一路跟他聊天,他是个特别有绅士风度的男孩子,一口高雅的英国口音,和善而有礼。 “这可不是个容易的学校,太多聪明的人”他有些无奈地对我说。

 

每次旅行回来我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人在家里可心还在外面,似乎还没有游够,还想走下去。 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却又有一种陌生感,这几日家里没人,我们在外面跑,孩子爸在外出差,院子里的草已经长了很高了,我又该割草了,回到规律繁复的生活中去。

昨天女儿告诉我她梦里又重回英国了,和那几匹马儿玩耍,“我可真喜欢英国啊”她不止一次地对我这么说。 当一位剑桥毕业的英国人听说我觉得英国人很nice的时候,他有些惊讶“really?”。 Well,作为游客对英国的感受是很表层的,然而在伦敦住过一年的儿子却也在那里过得乐不思蜀,圣诞节和新年都不回家过,要在那里与同学们共同度过。 那一年他结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们,一起去穷游,睡在长途汽车上,坐夜班廉价飞机,凌晨两点在西班牙下飞机...... 第二年他回到了美国的大学,冬假的时候又回到伦敦住了一个月。 直到今日时常有伦敦政经结识的同学来美国找他玩,一起去旅行。

儿子写了一首歌 《Soho》 给伦敦,除了背景音乐外,曲调、作词和演唱都是他自己来完成的。

我和女儿游英国系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myZ' 的评论 : 好久不见,咋不写新文了? 谢谢你的鼓励,就是我要是出书把我家搞破产咋办? 从印刷到购买都得我自己一条龙服务,哈哈。
TommyZ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你的游记,除了感叹您的知识渊博让人如临其境的感觉之外,还有一种想法就是:您真该可以联系下某些出版社,看看将您的系列出书,说不定可大卖!不信试试??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信息量太大,赞赞赞,儿子的声音一开场就感性。。。。赞赞赞。辛苦辛苦写这么长。。。。再赞!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系列要追!巨著的节奏啊,大顶!
水球芭蕾 回复 悄悄话 抢掠是不应该,但这些文物是因祸得福了。敦煌和希腊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不知道敦煌,但老公去过希腊,看到大英馆里的希腊展,他作为非希腊人都有点气愤,说是被活活扒下来的。至于,曾经鸦片战争时的屈辱史。我觉的,不自强,自取其辱。

别生气哦,只是看法不同。总之,你有很深的中国根,我己经成浮萍了。这是我的悲哀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精彩,你家儿子很厉害,小棉袄也赞,我家的整天睡懒觉:)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嗯, 这敦煌的研究员说的话的确掉价, 不过我们在敦煌的讲解员(也是研究员)就非常好,对敦煌的文化十分的热爱,也对文物的流失及其的痛心,他的讲解和丰富的知识让我印象深刻。可惜这些被散落海外的敦煌的文物和壁画脱离了文化的母体,失去了完整性。

对于列强到我们国家来野蛮抢劫焚烧破坏这些行为我一点也不感激,多少皇宫的上品的宝贝被抢走,我想在我们国家自己的博物馆看到这些珍品,而不是在国外的。 不能说我弱我能力不够时你来抢,然后你把我的宝贝当宝贝,我就应当感谢你。 我想希腊人和埃及人都不会这么想吧。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谢谢你! 暑期快到了,你们是不是也要出游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这英国人大约藏得很深吧,其实那个剑桥的英国人本身就很绅士。 我家儿子从英国回来后剪了个英国流行的发式,穿衣讲究合体起来,还配了个像徐志摩那样的黑框眼睛, 哈哈。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惠姗姐, 这历史厚重的国家的游记的确有点难度。 这里的每一件展品我都要看中英文的资料,虽然看的时候已经知道个大概了,但写下来就不能随便写。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大兄弟要仔细看, 谁洗澡摆那姿势,女神是怕别人窥探和侵犯。

那埃及的法老雕像我怎么看着都一个样。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说起敦煌,我想说,也许这样算好吧,我们自己没能力保护,都流失,浪费了。起码这些国家拿走了,当个宝贝,我们也有机会看到。我的一个研究敦煌的朋友,在国内算得上非常高级了,他说:要没有英国,法国,日本,我们还出不了国呢。瞧,就这素质,还教授,研究员呢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每天幸福都多一点点,谢谢分享!
大顶音乐,多么可爱有才的儿女!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惜福的小棉袄真是太温馨了,好羡慕啊。
我们在一起也曾夸英国人很nice,外甥就撇嘴做鬼脸(他从英国来澳洲),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英国的博物馆见证了曾经威风占尽不可一世的帝国形象,惜福说得好;没办法,我们祖先不争气。
可中国的这段屈辱史,我们后人绝不可忘。
严惠姗 回复 悄悄话 有如此有才华的儿子,漂亮可爱的女儿,惜福你们夫妻俩太幸运了。你的英国系列,写得太好了。我估计你写游记比旅游还幸苦。我更要仔细看,捕捉你的智慧的火花。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女神洗澡随便摆了个姿势,你是不是想多了。

法老 Ramesses II长得一表人才,难怪埃及艳后美的空前绝后。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eepcove' 的评论 : 儿子从高中时就喜欢写写唱唱的,谢谢!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跟读, 这英国可看的东西太多了,留着下次。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cer2017,水球芭蕾:

这事儿要分两说,虽然大英博物馆为保存研究传播中国的文物做了一定的贡献,但也不能为他们的野蛮的强盗行为洗白。

在抢劫的过程中大量的珍贵文物也遭到破坏,多处敦煌的壁画被生生地从墙上剥下来,很多艺术品被肢解运输。 至今大量的敦煌文物一直堆在密室里,百年来默默无闻,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知识去保护和研究它们。 《女史箴图》被不当地装裱,导致开裂掉粉,还被裁成了三段儿。 我们所看多的光鲜亮丽的展品背后有多少其它的文物已经在抢劫和运输中被毁坏,简单粗暴。

现在中国这么多文物专家绝对能比英国人保管研究得好

如今中国人要很难看到这些璀璨珍品,有多少人有能力飞到大洋彼岸的英国呢?

没办法,我们祖先不争气,很多敦煌的珍品也被清政府官员们祸祸了,还有就像你们说的各种运动,盗墓。

总之想到这些展品我是会感到不爽的,中国的屈辱史啊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大英值得一看,在high holborn 附近,离我办公室近。不过我更爱V&A,里面尽是大众化和英国的东西。英国靠博物馆不收门票吸引游客,不过各地小博物馆都收票,自己养自己。玩的好啊
acer2017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不是英國人把這些文物保存下來,留在大陸的那些,估計都在破四舊,文革中損失殆盡了。

你現在能看到這些中華文化的結晶,必須要感謝英國人哦!!
deepcove 回复 悄悄话 儿子好有才!
johnnyl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水球芭蕾\':well said
水球芭蕾 回复 悄悄话 我想的是,如果没有英国人偷抢过来,经过二次大战,内战和文革,这些宝贝也不再存在了。

这些不仅是中国的历史和珍宝,也是人类的魂宝。几千年的东西,保存得根新的一样。We should be grateful.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五湖兄好:我也有遗憾啊,最想看的中国馆没看到,看来这英国啥时还要再去一趟。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来了大英博物馆访问记,压轴之作。上次短渐停留伦敦时,没机会去,你的博文补上了遗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