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边走边看66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11-30 08:35:18)

百年前中国有个思想家说“少年强则国强”,把国之希望寄托于青春少年身上;百年后中国有个有教育创业者说“女人强则国强”,翻云覆手把担子从少年身上卸下放到了女人的肩上。百年前信息不发达,不知扛着沉甸甸的担子少年们如何做想;百年后网络和自媒体横行,俞洪敏被女人们骂了个狗血喷头。中国男人们躲到哪里去了?女人掌控国家社会的命脉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1)
人之初性本无善恶,人出生时带来的本性就如同其它动物一样要的的是生存和繁衍,这跟善恶和道德都沾不上啥边儿。道德是后天形成的超我,除了极少数如母爱亲缘外。道德这些玩意儿其实就是人类社会长期摸索出来潜规则,制约人性,保证秩序,稳定社会,以达到集体利益的最大化。而我们作为人打从娘胎出来后就要接受这些潜规则的训练,只是我们认为好的、乐意接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5)
(2019-11-03 08:12:08)

最近我在油管看一个系列纪实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里面讲很多形形色色的华人在日本的生活,有留学生、电台女主持人、上班打工族、歌舞伎町的老板娘等。一边看我就一边想:像我这种自由散漫的人是否适合在日本生活呢? 有人说日本是个适合旅游的地方,要是真住起来不见得就喜欢。日本人规矩大,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吃有吃相,腰板要挺直,动作要优雅,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2019-10-29 08:11:47)
我是个很好奇的人,很喜欢看村里人写在异国的生活,比如前几天有人写德国往事的回忆,写得实实在在的,让人仿佛也感受到了那份意境。村里的美国和加拿大的华人最多,北美嘛都差不多,顶多美国族裔问题大些,政治斗争激烈些,写得人不少,写来写去也就那些事儿。可华人写在其它国家的生活就相对少多了,比如中东啊、日本啊、俄国啊、非洲啊。写日本的有,而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1)
(2019-10-12 08:20:57)

本来今天想上一篇思考文假装深沉一下,可看到城里的多篇饮食男女文我改主意了,决定也趁着加国节日之际跟着吸点眼球,大周末的众人需要的欢乐,不需要思考,那些痛苦的思考留给MondayDepression吧。 今天讲点啥呢?那天和友人聊天,讲人生和人性,讲好莱坞电影,讲诺贝尔文学奖。最近这些年对于好莱坞电影我是越来越失去兴趣了,年轻时会被那里的个人英雄主义所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2)
(2019-09-28 09:49:05)

都说了我家那癞疮头的草我今年准备不管了,可这几天架不住我勤快的劲又上来了,结果又去当草奴了。那天三十多度,本来已经拔腿走了的夏天又回来了,烈日下我虔诚地跪在草地上又薅又拔,一副奴才相。不一会儿汗水就顺着鼻尖滴下,正可谓“汗滴禾下土,草草皆金贵”。干完去冲了澡,拍上爽肤水,脸上的皮肤又光又滑,得,本来还想去做皮肤保养呢,这下不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之所以八卦是因为有点疲了,不想正儿八经地评论这些个候选人和他们的政见表现了。以前的总统选举我还从未这么认真地听他们的辩论,这次的候选人也没有像克林顿和欧巴马那样的又帅气又出彩儿的黑马,有些无聊,之所以还坚持也就是想看看我们小杨的表现。 小杨的政治主张已经被城里的很多博主掰开了揉碎了说过了,我对他的一千刀的主张也从一开始的怀疑到慢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天才不是后天能培养出来的,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不是爹娘给的,而是老天爷给的,只是借了个女人的肚子而已。 《好声音》里小眼睛导师李荣浩自己就是个小天才,不但有小才气小智慧还有小幸运,在平庸无奇的众歌手捡了一个小天才邢晗铭。 小丫头不爱说话,在表演前和李荣浩几乎没什么沟通,上来就唱。 小眼睛是个明白人,对她不推不改任她去。 天才不是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9-06 09:19:59)

村里博主云集,无论大小腕儿很多都有各自的粉丝。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特性也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男人粉女博,女人粉男博,同性的粉也有,可那热度就要小多了。男人看男人不服气,斗起来毫不退让,像小男孩一样互扔石子,打着打着就恨不得刀枪棍棒一起上。女人虽相对和平,但对彼此高标准严要求,伦理上要守规矩,言语上要讲文明,行为上要不张扬。可对男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5)
(2019-08-31 10:37:36)
清晨的时候我拿了个耙子扒我家草坪上的死草,都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可我家的草没火烧春天时也不好好长,像个癞疮头。我已经不像前两年那样斗志昂扬了,心气儿降了很多,懒得再铺,让它去吧。看看周围邻居的草坪,专捡那笔下的比,心里还是淡定的。只是暗暗下决心,下一个房子要找那种不带草坪的。对草坪我其实早就有偏见了,除了为街上行人的观感服务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