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小音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正文

染红发的女儿和野草丛生的公园

(2019-07-06 13:28:10) 下一个

“这孩子以前不这样的,今年突然要染头发!我不同意!" 前两天和同事Mary聊天,刚问起她的女儿Lucy暑期在做什么,她就激动地喊起来。

Mary应该属于那种典型的“Helicoptor妈妈”,女儿永远是她生活的第一主题。一起工作十几年,每天一到办公室,就听她不停地跟女儿打电话,"Angel","Angel”地叫个不停。

女儿上中学的时候每天离开家要给她发个短信,走路上学需要过一个马路,过了路口要给她发个短信,到学校再给她发个短信。有两次听到她焦急地给女儿的老师打电话,“我就想确认一下Lucy是不是到了学校,因为今天没收到她的短信!”听到老师说她女儿正在课堂上,她才大喘一口气,专下心来开始一天的工作。

前两年听Mary说Lucy上大学了。大学离家不远,Mary说想让Lucy当英语老师,给她报考了六年连读的program, 出来本科学历和教师证就都有了。

Lucy离开家,但每天和妈妈的通话仍然没有间断过。Mary说Lucy的大学生活过得不快乐,和同寝室的两个女孩价值观不一样,常常会很烦恼,找妈妈倾诉。大学离家几小时车程,严重的时候Mary就让女儿请两天假回家调理一下。

每年暑假不到,就听Mary开始到处打电话,找熟人,帮女儿写简历,发简历,给女儿找一个稳妥的办公室工作干一暑期。今年也不例外。

我看着Mary涨红的脸,顿了顿,说,到了这个年龄有些孩子会有很强的欲望想建立自己的identity。我觉得只要不出大格,还是应该支持的。

“可是她要把头发染成 红 颜 色!”Mary嗓门更大了。

我说乍一听红色是有些夸张,不过只要Lucy喜欢,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Mary拿出手机,“她这次竟然不听我的,先下手为强,用发的第一笔工资去染了头发!你看看!"

照片上的Lucy笑盈盈地和同事们站在一起,头发做成了超短的样子,酒红的颜色,很摩登超前,和小时候见到的她被妈妈包装得规规矩矩,有些老派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多漂亮啊真诚地讲,我被惊艳到了。”我脱口而出。

“是吗?"Mary看了看我,又看回照片,摇摇头,"她同事也这样说… …”

我问她Lucy在那工作得怎么样。她叹了口气,说只是个暑期工。Lucy暂时不想回去上学了,想歇一歇,还得帮她找正式工作。唉,有的孩子就是想chill。

我看着Mary,很想问她,你累不累?虽然很羡慕她的精力。

话到嘴边,我还是决定换一个轻松的话题,也正好想找人分享一下这两天的一个新发现。

晚上吃完饭,我和LG常喜欢去附近的小公园散步。公园里有一条小溪,长长的,水清澈见底,潺潺地流淌着。小溪两边是两条长长的水泥小径。

今年我不知为什么越来越喜欢来这里,常常会顺着小溪的一边走完,又绕到小溪的另一边走一个来回。小径边长满了高高的野花野草,往年怎么没记得草长得这么茂盛?

我几次跟LG说,走在小路中间,有时会感觉自己象是走进了Alice的Wonderland,有时候还会想象童话中的“小红帽”拎着小篮子从对面走来。

LG点头说是,他好象也有这种奇妙的感觉。公园转弯处有一大片草坪,以前都是剪得平平整整,今年奇怪的是怎么没人剪了?林子里的鸟儿今年似乎也多了起来,一路走着,一路听着鸟儿动听的歌声,还会时不时蹦出一只小野兔,小松鼠,感觉离大自然很近。

有一天黄昏转到小溪另一边的小路入口,我突然注意到这里不知什么时候竖起了一个牌子,主要是牌子上的文字吸引到了我:

“This area has been naturalized by the City. That means no mowing or spraying of pesticides. We are just letting nature do its thing. Going natural is good news for local birds, bumblebees, and butterflies that depend on natural flowers and shrubs for food and shelter. ”

怪不得今年的公园看起来有些不同,原来是市政府的一个新举措,把公园大自然化,不剪草,不喷灭虫剂,让小鸟,大黄蜂和蝴蝶们能够有一个更加天然,自由的环境生长。尤其喜欢那句“Letting nature do its thing”。

我拿出手机照片给Mary看,她也很喜欢,说”naturalization”这个概念她只是听说过,还没有亲眼见过,似乎是这两年从英国那边传过来的。

这几天晚上走在附近的这个公园里,金色的阳光打在枝头,我会仔细地去欣赏这里的一草一木,翻来覆去地思考"naturalization"这个概念。谁说小树必须要齐齐整整地修理成一排排士兵,刷上白漆才会有价值?谁说草坪必须剪得平平的,没有一丝杂草才好看?谁说野花不如家花美丽?每个生命的存在,都有它的美丽和价值。让它轻轻松松的活成自己本来的样子不是很好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曾经在路上见到过一个披着一肩绿色长发的女孩,highlight得很漂亮,有层次。一直非常支持年青人大胆尝试自己想要的风格,错了不怕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我家的有段时间弄成了绿色,幸好只是一小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