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秋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博文

由于上班地点离家远,平时小病或打个流感疫苗,在办公楼附近的Walkin诊所就能解决,已经很久没有全家人一起去看过家庭医生了。 今年一直在家工作,这些天电视上不断提醒大家疫情期间更要注射流感疫苗,周围的药店问了一圈,都说订不到疫苗,建议我们去找家庭医生。 于是给家庭医生的诊所打了电话,说今年的疫苗确实紧缺,65岁以上的疫苗已经没有。赶紧说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1-15 16:31:51)
最近刚刚在Netflix上看了一部连续剧《VirginRiver》,剧情虽说不能算完美,但其中主要人物鲜明的性格,演员的演技和个人魅力,关于老中青三代人不同的爱情故事足以吸引我一口气看下去。我通常不是一个爱追剧的人,能让我一集不落地看完的连续剧至今还真不多。 “IfeelIamfallinginlovewithyou.”虽然很喜欢剧中从大都市独自一人来到偏远小镇打工的女护士Mel,一直盼着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11 18:08:29)

每年的双11是加拿大的老兵纪念日。以前这一天会用来收集落叶,整理庭院,清扫车库,为即将来临的漫长雪季做准备。今年自11月1日下了第一场雪之后,气温莫名地回升,院子上周末已清理得差不多,今天18°的天气,决定还是放轻松,除了已经和理发师约好了剪头发之外,再到附近的Aurora小镇走一走。 这家韩国理发店防范做得很严格,疫情中只剪头,不提供洗头服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11-01 10:31:36)

吃晚饭的时候,LG拿出三脚架在桌子上摆弄。 我奇怪地问他,“你要拍照吗?今天没有什么特殊的庆祝啊?” 他顾不上理会我,直到把手机固定好,才说,“万一有小朋友上门来要糖果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把监控器打开,准备跟上门来trickortreat的小家伙们说Sorry。 “放心好了,今天不会有小朋友来的。”我坚信的跟他说。哪个家长会愿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25 12:49:04)

以前对重阳节的认识似乎只模糊地停留在中学时学过的王维的那首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十几年前公公婆婆来探亲的时候,正好赶上当地华人协会举办重阳节敬老活动,我在家做饭,LG带二老去看了看,主要是让他们感受一下当地华人的活动。记得婆婆回来之后很高兴,跟我描述现场请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10-17 18:35:10)

周五一大早收到老板的电邮,让我把她十点钟的会议赶快取消。 我正在纳闷,一小时之后老板又来信了,跟我们描述她一大早开车去办公室工作,到了办公楼才发现平时装电脑的包里只装了她的厚厚的大笔记本,而电脑却忘在了家里!一向对电脑和技术发怵的她在无人帮忙的情况下慌了神,从旁边的办公室拿了一台电脑,怎么也登录不进去!她只好当机立断,收起背囊,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来ManitoulinIsland之前就知道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岛,不过上了岛之后,它大得还是有些让我出乎意料。2766平方公里的面积,没有比较还真没有概念,从网上查了一下发现它竟然是新加坡面积的三倍!更令人惊奇的是它中间还有100多个岛中岛,湖中湖,真是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发挥到了极致,难怪它有“精灵岛”之称! 美好的一天从早餐开始。宾馆有自己的餐厅,整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早就有去ManitoulinIsland赏枫的计划,这次托Covid的“福”,终于成行。 ManitoulinIsland,总面积2,766平方公里,位于LakeHuron(休伦湖)之上,西边和美国的Michigan(密芝根州)隔水相望,东边守着风景迤逦的GeorgianBay(乔治亚湾),和加拿大大陆一桥连接。岛的名字Manitoulin,来自于岛上的土著民Ojibwe的语言,意思是"CaveoftheSpirit",据说水下有一个洞穴,汇聚着强大的精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0-09-27 16:09:55)
九月末加拿大的疫情出现了大幅的反弹,给刚刚拉开序幕的一年中最五彩缤纷的季节涂上了一层重重的阴影。 最近一段日子我的心情有些烦乱。或许是因为母亲一年前的离世,至今伤口未愈;又或许是越来越厌倦了那让人透不过气来的三层保护的口罩。 这个世界在改变,我们渐渐被互联网吞噬,越来越习惯于那个虚拟的时空。SKYPE,TEAMS,ZOOM连接着电脑屏幕上小小的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9-12 19:24:17)

结束一周的工作,去郊野的公园徒步,满目都是这种叫作Goldenrod的黄花,立刻把我带回到去年的此时。 那是我刚刚知道母亲患病的消息,正是这遍野的黄花,记录下我的悲恸和无助。 不等黄花落去,母亲就匆匆与世长辞,都没有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 九月的黄花,在我心中也从此变成永恒,永远地定格在去年的九月。 母亲不必完美,但有她在,世界就在。 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