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秋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正文

下辈子还会选择做女儿吗

(2019-02-07 19:56:51) 下一个

午休的时候办公室终于安静了下来,梅坐在电脑前想着地球那边的母亲,马上就要过70岁生日了,该如何通过互联网表达自己的心意。

周末的时候刚跟母亲通过话,已经又有三年没有回家了。感谢微信,能让梅在想家的时候就能很快在视频里见到母亲的笑脸。

母亲的声音依然那么清亮,虽然这两年不断地听她说身体在走下坡路,同时需要服用四五种不同的药。

这些年梅总是不停地感叹,移民生活对她来说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在母亲需要的时候照顾在她身边。记得当年出国后刚扎下脚跟,梅就迫不及待地给母亲打电话:你和爸爸赶快办移民吧,过来和我们一起住!那些日子每当梅看到隔壁刚从北京移民过来跟儿子住的王阿姨就倍感亲切,想她是自己的母亲。

梅很快就帮父母办了探亲。可惜的是,父母在这里住的几个月,总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半年的签证日期没有到,就急着要回家。说这里环境虽好,语言不适应,平时找不到人说话。 每天饭桌上他们嘴里念叨的也总是国内的孙子,虽然外孙就依偎在身旁。 

拜完年,还没等梅问,母亲就兴奋地描述起家里过年的情况。梅一辈子的缺憾就是没有继承母亲的口头表达能力,在梅的记忆中,母亲永远都是主讲人,而她永远都只能做衷心的听众。

母亲说这两天有两件新鲜事想说给她听,一会儿还会给她发照片过来。

第一件事是年前父亲的农村老家举办了一场盛况空前的祭祖大会,专门从县城里请了鼓乐队,热闹非凡。父亲接到邀请专门赶回去捐了份子。一会儿给你发一个鼓乐队的录像,还有我们本姓的大家谱,有一面墙那么大!

最近在网上看到, 国内很多农村由于有钱了,祭祖现象非常流行。每每看到,心里总是有些隐隐的不舒服。今天看到自己老家的录像,才突然找到原因,因为梅知道本家的家谱上永远都不会有她的名字,因为是女儿。

梅脑子还没从家谱这件事上回过神儿了,母亲又开始兴奋地讲,你还记得舅舅有一个儿子叫小伟吗?梅说当然记得。母亲说小伟可了不得了,最近在盖房子,你一会儿看看照片那个房子有多大!小伟在城里工作,娶了个一起打工同村的媳妇。先是生了个女儿,你舅说女孩儿,他不管,如果小伟能生男孩,他就把家里的院子全部腾清,送给小伟。结果你猜,小伟这孩子可真有出息,第二胎果真生了个男孩!你舅立刻净身出门,把整个祖传的大院子送给了小伟,并且把祖房完全拆掉,开始给小伟盖二层的洋楼。你都不敢想象,那小楼有多气派!

小楼的照片确实让梅吃了一惊!感慨中国的农村真的是不得了。整个楼的外观设计,落地长窗和希腊风格的柱子,在这里卖至少要四五百万的样子。 当然里面没有见到,不好说是不是面子工程。不过即使只是面子工程,这和梅记忆中的中国农村相比,也简直是个奇迹!

惊叹之余,悲伤又涌上心头,这么大的一个房子,难道就是因为小伟生了一个男孩,光宗耀祖了吗?如果不生这个男孩会是怎样?另外舅舅从祖房里搬出来能去哪儿住呢?

看母亲说的那么兴高采烈,梅真的有点悲哀,像母亲这样受过高等教育,曾经当过中学校长的人为什么对舅舅的做法觉得这么顺理成章,一点都不表现出奇怪。 

这些年,心里一直愧疚父母不愿意移民过来,不能在身边照顾他们。今天终于明白,他们不想出国,不主要是因为这里的语言环境,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儿子在国内,儿媳妇儿又给他们生了孙子,孙子又考上了大学,这些足以让他们在亲戚朋友面前脸上有光。虽然母亲在视频中也常常会说,只有梅最了解妈妈,最能和妈妈说心里话。

回家的路上先生开车来接梅,冰雨打在车窗上沙沙作响。

梅沉默了许久,突然开口问:你还记得冯小刚拍的唐山大地震这部电影吗?如果你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同时埋在地下,只能救一个,你会救女儿还是救儿子?

先生说这种极端的事情最好不要假设。

梅看看他,说你肯定也会去救儿子的,没有办法。

先生说那怎么办呢,那你下辈子就梦想做个男孩子吧!

梅想了想,说不,我还是会做个女孩。我自己做了男孩,只是解脱了自己,可天下女孩的命运还是不会改变。下辈子真想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