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只日本锦盒

(2019-10-04 07:44:57) 下一个

一只日本锦盒

女孩奈绪

 

周末整理,在久不触动的角落发现了这样一只锦盒,一只日本锦盒。轻轻摇晃,那清脆的叮叮声勾起了我的一段记忆。

来法国的第二年,为了考那所著名的学校,春天的时候,我在la Sorbonne 报了法语写作班。老师是Le Monde(世界日报)退休记者,十来个学生,除了我和一个日本女孩,其余都是欧美人。很自然的,俩亚洲女孩就走到了一块。

她的名字叫“奈绪”。“奈绪,奈绪,多么美的名字啊!”我用中文念着。结着一丝惆怅,带着樱花飘落时的美。她跟我说,日语念成“nao”。奈绪,nao ? 好奇怪啊!直到今天我也无法把“奈绪”和“nao”连在一起。

奈绪并不惆怅,她是个快乐的女孩儿。日本京都人。头一年刚从大学毕业,专业是法语。毕业后并无合适的工作可做,就先来法国再学学法语。

课一般都是在上午。下课后我们要么一起去图书馆,要么逛逛街,在saint Michel附近淘淘书,或者在la Sorbonne喷泉小广场的咖啡馆消磨时光,等着午餐的到来。她父亲是外交官,所以她的留学生活用度很潇洒。而那段时间我自己的经济状况也非常良好,于是中午的时候,我们就把拉丁区大大小小的馆子都下了一遍。一起吃饭当然少不了没完没了地聊天。她跟我讲她的德国小牧羊犬,她的男朋友们,她妈妈的花园,大学时的舞会。。。都是些个吃喝玩乐的事情。那个时候我已经接触过不少西方青年,纵然他们见多识广,性情活泼可爱,我依然觉得他们没有“深度”。至于“深度”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它跟“理想”应该是连在一起的。人生的前20几年,我们不都是被用“理想”浇灌着的吗?我们是有理想的年轻人啊!走出了国门,再问问自己的理想,发现除了内心里判断别人“没有深度”定义他人“都是吃喝玩乐”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糟糕的是,我们连“吃喝玩乐”都不会,都要重新学。就是在那样的情形下,我跟比我小3岁的奈绪学会了泡酒吧。

每次她喊我名字,我就让她喊“姐姐”,用中文喊。因为我喜欢这个时候她的笑,吃吃的,笑成月牙儿的眼睛里闪着星星。她当然是美丽的,个子不高,丰满,骨骼小,即便用现在的审美,也不显胖。每天都化妆,淡淡的眼影。我不明白的是,她那么白皙的皮肤还要往脸上扑细粉。不过,她的脸真好看啊!有时在咖啡馆前的椅子上,阳光从背后照过来,那张脸就像只水蜜桃,毛茸茸的。喝着喝着,她就会把那只精巧的粉盒拿出来在脸上扑两下。有时我会傻傻地问:“你的脸已经非常完美了,没有必要再扑啊?”她会努努嘴:“你看你看,这个地方色彩不均匀嘛!” 那个色敏度,不当画家可惜了。

后来她跟我说和男朋友分开了,不喜欢她不在的时候他跟别的女孩在一起,而她还有一年才会回日本。却也并不见她伤心。我见过照片,那是个非常帅的男孩子,她说像某个影星。影星的名字我记不住。就像我告诉她我对日本影坛的了解,什么三口百惠,三浦友和,她说“不知道。应该是我妈妈她们喜欢的。” 那我就更加没有必要说什么栗原小卷,“真佑美”了吧?那是我妈妈她们喜欢的。我俩年龄只差三岁,却是日本流行文化上的两代人。想想那个时代我们国家管理影视作品进口的人,他们真不容易啊,他们给我们选的都是经过时间考验的作品啊!

“那,你身上他名字的纹身呢?“他们相爱的时候各自在身体比较私密的地方纹上了对方的名字。“没关系了,那是历史。也许我的身体可以成为本历史书呢!”她调皮地眨眨眼。

很快,她有了新男朋友Cesare (凯撒),意大利人。我们三人还一起吃过午餐。餐间以及餐后的咖啡,凯撒充分展示了意大利男人的嘴上功夫,真会聊啊!当时我的感受是,再多的女人他那张嘴也能把每个女人说的心花怒放,况且在座的还只有两个。一个真正的意大利男人!不信的话,单身女孩去米兰威尼斯罗马,看看意大利男人的气魄!当然,20年后的今天,情况如何,不得而知!

奈绪告诉我每次去凯撒那,门房看她的眼光都很怪。问“怎么个怪?” “说不好。那眼神让人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孩。” 我听了,忿忿然,也很替她难过。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应该跟凯撒说说你的感受。下次跟他一起进出门房时,让他跟门房介绍一下你是他的女朋友。” 

那个初夏的午后,我们在卢森堡公园,湖边的靠椅上,拿着面包喂鸭子。不知为何聊起了男人。那是我此生第一次和人聊女人微妙细腻的感觉,男人的雄壮与温柔。以前跟最亲密的女友都不曾碰触过的话题,跟奈绪却能够说的那么的随意自然。到今天我都不能明白。她对着喷泉,轻叹:“你和我,从男人那得到了美妙巅峰的体验,我们是多么幸运的人啊!” 那转到法语里的日语特有的感叹语气,依然清晰如昨。

回日本之前她约我,在蒙巴纳斯的咖啡馆里她给了我这只锦盒,还把两根手指头夹在盒上的锦绳下,“你看,这是不是我们穿kimonos 时脚下的木屐?”是啊,这样的木屐走起来还叮叮作响呢。回国后她并没有马上嫁人,考上了外务省,下一年被派往日驻加拿大商务处。我和她,也不知从哪一年起,没有了联系,直到今天。

再见这只锦盒,想起了一段岁月。仅此而已。

https://m.youtube.com/watch?v=FZe3mXlnfNc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秋' 的评论 :
蕴藏在心底的青春总有动人之处。谢谢!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问好小C!周末愉快!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问好啸兄!bon week-end.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很美的回忆,青春美好啊!
cxyz 回复 悄悄话 锦盒美丽, 回忆也美丽。
周末愉快。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雪泥鸿爪,十分温馨,一点怅然。拜读了。Bon week-end.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