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一缕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为原创,版权归博主小雨清明所有
个人资料
正文

原创言情小说 锦瑟年华横塘渡(五)

(2019-12-16 12:31:33) 下一个
这是春日的下午,阳光很暖,也很浓。
 
 华轩开着辆崭新的黑色雅阁,正在长深高速上急驰。
 
他回头悄悄瞄了正在假寐的韩远教授,要不是怕吓着后面这个一身仙风道骨的
 
安详老头,他真想再加大些油门,把车开得再快些,能早点见到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倩影。
 
 
 今天上午,连云港分厂的技术人员突然打来求救电话,说他们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难题。
 
 院里领导当即决定,指派经验老道的韩远教授前去,韩教授是研究院数一数二的大拿,
 
似乎没他解决不了的难题。可意外地韩教授却偏要叫上他随行,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韩教授说要带他下厂实习实习,锻炼锻炼他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他是院里重点培养
 
的对象,韩教授的理由既冠冕又堂皇,院长拒绝不得,无奈放行。
 
要知道先前,华轩自己好几次找到院里,说想要到连云港去采集数据,去做调研,
 
最后都是到了院长那给卡了下来,他当然知道背后是谁在作祟,只是他对这人,
 
从来都是无可奈何。
 
因此,他对后面这个正打着鼾的老头,心存感激。
 
 
五月的春风,挽着阵阵花香,穿过阳光,不停地从车窗外扑进来 ,拂过脸
 
颊,撩起头发,让人沉醉 。
 
路两边芳草青青,树木翠绿,不远处是大片大片的的油菜花田,风刮过,阳光
 
下的油菜花起伏成一道的金色的波浪,似乎要传到天的尽头。
 
华轩一得意,嘴里不觉吹起《好一朵茉莉花》的调子。
 
“小许,心情好,口哨也吹得不错嘛”后视镜里,韩教授已睁开双眼,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华轩赶忙停止口哨,歉意地回头一笑,没想到自己一得意,竟忘了后座有人在打盹。
 
 
 
或许是睡饱了,又或许是不愿辜负这一路春色,总之,韩教授已坐直了身子,双眼
 
贪婪地看着窗外。
 
“小许,是不是快要见到云锦了才会这么兴奋?” 韩教授单刀直入的一句话,惊得华轩
 
双手一抖,差点没抓住方向盘,把车子开进路旁的油菜花田里。
 
他喜欢云锦有表现得那么强烈,那么尽人皆知么,连不常来院里的韩远都晓得
 
了?他瞄了眼后视镜,发现韩教授正一脸慈祥地看着他,好像并没什么恶意。
 
 
“什么?你想听音乐?” 华轩决定装傻,他伸手打开车上的音乐。
 
“我是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漂亮的东北小姑娘啊?”。谁知,韩教授并没罢休,
 
反而故意将身子凑近,对着他耳朵大喊。
 
“我们   。。 我们 只是普通的朋友。”华轩有些窘,躲不过,只好玩太极。
 
“什么?普通朋友,那就好”说话中,韩教授的身子已靠回到后面椅背上,
 
准备继续闭目养神。
 
那就好?这叫什么话?华轩又偷偷瞄了眼后视镜,正好看到韩教授嘴角微微
 
上扬,眉眼间有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笑意,这让华轩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这老头究竟是啥意思?不行,我得问个清楚”华轩这样想着时,早已伸手扭下
 
了音乐开关。
 
“哦,咋关了?这音乐挺好听的。”韩教授闭着眼睛说道。
 
“嗯,那个。。那个 。。韩教授,您刚才那话啥意思呢?”
 
“噢,没啥意思,就是我儿子快要回来了,他还没女朋友呢。” 顿了好一会,韩
 
教授才回答。
 
华轩的背一下绷直了,挂在脸上的笑也有些发僵。
 
韩教授看他没接茬,便又接着说道“我儿子和云锦从小就认识,两
 
个人很合得来,要不是我们后来回了南方,他和云锦早就成一对了。”
 
“你说的是真的?”华轩觉得自己从云端摔到了地上,他跌得痛不可抑。
 
“当然,这事就是他让我打听的,本来我认为你和云锦已确定关系了,挺好的一
 
对金童玉女,我还告诉我家那小子,他又没戏了,叫他少掺和呢。”
 
“我。。我。和云锦。。。。”华轩结巴得说不下去,他也不知道他和云锦现在
 
算啥关系,只要云锦一天还不是他女朋友,别人就有追的权利。
 
一家养女百家求,更何况是这么出色的女孩子,华轩顿感危机。
 
“小许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到底喜不喜欢云锦啊?喜欢就要抓紧啊”
 
“我是喜欢云锦,可是她。。。”华轩很为难,有些话只能心里想,说出口,可
 
能就变了味。
 
“我知道,你是担心她难忘旧情,是不是?”到底在东北呆过,韩教授讲话,已
 
是半个北方人,不喜拐弯抹角的。
 
“我是怕她还没准备好。”华轩的回答却是典型的南方人。
 
“你放心,云锦对她前任男友并没太深的感情。”
 
“你连这个也知道?”华轩瞪大眼睛惊呼。
 
“那当然,谁让我和她舅是好朋友呢,她那个前男友我也认识,叫傅尧年,也是
 
个好学上进的好小伙,多年前我还曾辅导过他功课,他和你差不多年纪,但他
 
很早就出国念书了。两年前回国探亲,才和云锦确定的关系。”
 
“其实,在我来看,云锦和你可能更适合一些,毕竟你们在一起已处了这么久。
 
她先前那段,只是纸上谈兵而已,两个人并未真正在一起处过。所以我并不相信
 
云锦会为他自杀,顶多不过是一时无法接受失恋的打击而有些颓废罢了。
 
云锦美丽,聪明,大方,孝顺,重情义,要是你还犹豫不决,我就要告诉我家
 
那臭小子,他还有机会,反正云锦也蛮喜欢他的。”韩教授最后半是玩笑半是威胁
 
地说道。
 
 
华轩他们赶到工厂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
 
厂区很安静,没什么人,只有几个技术人员正焦急地站在车间门口等着他们。
 
问题很快就处理好了,出了车间的大门,华轩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云锦,黄昏里,
 
夕阳下,云锦给笼罩在一片迷离的光线里,这柔和的光线让她美得就像从电视剧里走
 
出来的丽人,华轩突然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能够了。
 
“快去吧,事情都做完了,别在这烦我这老头子了。”韩教授边回应云锦的问候,
 
边回头对华轩挥手,赶他离开。
 
 
“阿渡好吗?”云锦难掩一脸的高兴。
 
想起中午阿渡知道自己要来连云港时激动的样子,华轩有些后悔,早知道韩
 
教授这么好说话,自己真应该求求他把阿渡也带上。说不定,能给云锦一份
 
意外的惊喜。
 
“她挺好,她叫我告诉你少吃点馍,她说 那玩意,吃多了会胖“
 
”?云锦一脸不明白的表情,在连云港连都很少吃到,还馍呢,哼,
 
除非做梦。
 
“她说,每次和你讲电话,你都和她说,你很忙很忙的,忙着,话都不让
 
她说完。”
 
” 哈哈。。不是“煎,是建模,我告诉她我在建模,是建数学模型,阿渡真是
 
个吃货,尽想着吃。“云锦突然反应过来阿渡是把”建模“听成了”馍“,立马笑弯了腰。
 
”爱你,爱你,我却说不出口,只好悄悄走在你身后。。:华轩口袋里手机铃声华丽
 
丽地响起,他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忘记将手机调成震动了。
 
这铃声让他在云锦面前十分尴尬。他觉得自己的一点小心思被完全暴露在云锦面前,
 
他在她面前是不是已无所遁形?
 
“是哪个混蛋这么煞风景,偏巧选这个时刻给我打电话。”在云锦直视的目光里,华轩心里
 
恨得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去了,我自己解决。”电话那头不明白,明明只是想请他和韩教授一起吃个晚饭,这人
 
咋就这么冲呢。
 
 
云锦静静地看着他,他不吱声,她也不吱声。
 
“华轩哥,你这铃声,到底为谁而设?为什么喜欢人家,又不肯告诉呢?“
 
良久,云锦打破沉默,她受不了这沉闷。
 
”她太美好了,我怕自己配不上她。“华轩艰难地说。
 
”也许她并没你想得那么美好,也许她也喜欢你呢。“暮色里,云锦轻轻地说。
 
”会吗?“华轩疑惑不定。
 
”你不问,又如何会知道?“
 
暮色苍茫,他们看不清彼此,这让华轩突然来了勇气。
 
”我喜欢的女孩,她有个美丽的名字,灿若祥云,美似彩锦。“
 
”谢谢你,华轩哥,把我想象得如此美好,我真害怕将来你会对我失望,
 
因为我只是个普通女孩。“
 
”不会的,我对你有信心。“夜色里,两个影子慢慢地重合在了一起。
 
”华轩哥,赶紧将铃声改了吧。要不我会觉得你是个偷偷跟在人家姑娘身后,
 
想干啥坏事的不法分子呢。“
 
”好的,听你的,再说这铃声现在也过时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