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一缕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为原创,版权归博主小雨清明所有
博文
艾子一战成名,是谁说的,不能打无准备的仗,艾子准备了吗?没有,但艾子赢了,还是完胜。 一点准备都没有的艾子,被老丁校长一把直接薅进了小升初的考场。 艾子胆小,虫子,耗子,小狗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考试。 多少年后,艾子才明白,老丁是不相信艾子的成绩单,觉得她作假,怕她拖学校的升学 率,想要测她真正的实力,打她个措手不及,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7-20 23:27:54)
我没想到三年之后,你又故伎重演,还是没来接机,又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晾在了机场。 那么怕见我,怕“见光死”?还是就喜欢放人鸽子?耍我,死性不改的丫头! 六月的上海,明明骄阳似火,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暖意。 我想起,当我在MSN里。告诉你,暑假我准备回国看你时,你半天才回过来一个 “哦!”。 “怎么一点也不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艾子记得,第一次见到秦立,是在她十二岁的那一年。 那年夏天,恰好她小学毕业,到西北跟着爸爸上中学,是爸爸妈妈早就商量好的。 艾子不想去西北,她舍不得老家的小桥流水,舍不下老家饭桌上美味的鱼虾和香喷喷的大米饭, 更舍不下自己养大的小黑鸭,可她做不了自己的主。 刚开始,艾子对西北生活很不习惯,西北虽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差,住帐篷,喝雪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有时候很迷惑,我们有些同胞做事很让人不解,和自己同胞计较起来,那是一个寸步不让,分毫必争,吃点亏要杀你全家的感觉。 可为什么遇到老外,就怂了,吃再大的亏,也硬噎下了,屁都不敢放一个,有时真让你疑惑,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远的不说,就是最近我们换房东这事。 原来的老房东在时,每次到交租时候,总有那么几家找着各种借口拖欠,迟交,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我们以前的房东是西贡来的老华侨,虽然和我们交流起来,常常是鸡对鸭讲,但人不坏, 还算讲情讲理。 我们按月交租,房子有什么问题,房东也会及时叫人来维修。 维修时,耽误了生意,房东也会算些误工费给我们,毕竟那么大的店,又在市中心的黄金 位置,出得起租金的人也并不多。 过去的老华侨,是真能吃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1-07-13 23:15:50)
我妈终于同意我回国了,是啊,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疫情已经过去好久了,即便有些地区会有反复,那也只是局部的,很快就被扑灭了。 人们现在有的是经验对付病毒,真搞不懂我妈为什么还是那么怕,肿瘤也是一样,这个施 虐了人类几百年的魔鬼,也终于被人类降伏了。 再这么被我妈管下去,我肯定会变成妈宝,变成让女孩子讨厌的人。 你不用安慰我,说我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重涮《山河令》,看到第十五集,有一个场景:温客行和叶白衣在山洞里斗嘴。 一个问:成岭,你家可有四十卷版的说文解字.....那神憎鬼厌一词旁的解说绘图,配的是不是这副尊容? 另一个问:小子,你家的说文解字里头,贻笑大方这个词,画的就是这副尊容吧。 莫名其妙的,我就突然联想到了我的小学同学---顾小眼。 我想:倘若那说文解字里头也有骄横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记忆中,嫂子娘家离渡口并不远,平时跟着嫂子,七拐八弯的,一个玉米棒子还没啃完,就到了,一点也不费劲。可是那天,我们转来转去的,头都转晕了,就是找不到。 居然找不到了?莫不是嫂子家草房子长腿了?自己跑掉了?明明就是在这附近啊,可就偏偏找不着,真见鬼了。我不相信,我不可能连这点路都记错。 乡下人烟稀少,住得非常松散,一家家隔得老远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小时候,特喜欢上学,每次都是饭碗一丢,就往学校跑,班里我总是第一个到,老师表扬我是爱校以校为家的典范。 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高中,才有所改变,因为要迎战高考,老师不停地补课,考试,虽然我不怕考试,常拿第一,但也觉得没意思,很厌烦,对学校慢慢就没那么深的感情了。 我母亲生我时,已不在厂里上班,但被允许自己做生意,这在那个割资本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自从算命的说,我命里犯水后,水就成了母亲最大的假想敌。
仿佛一切有水的地方,比如江河,比如沟渠,比如池塘,甚至阴沟厕所,都有可能成为我的葬身之地似的。
母亲防水快要防出魔怔了,丧心病狂到连家里的水缸都加了盖,上了锁,因为真的有小孩,是在自家水缸里淹死的。
要不是,不喝水能渴死,我估计母亲会让我们全家戒水。
母亲这种癫狂状态,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