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雾桥(四十)意淫

(2016-08-09 22:50:00) 下一个

我立刻翻到《初夜》那一章。

    “我真正爱上梅,是从她告诉我她要和别人订婚的那一刻。

    那是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傍晚,校园广播站里正播放着《我只在乎你》,我终于鼓起勇气去和梅道别。

    我已经很久没有亲近她。我其实只是好奇我再次接触她是什么感觉,然而她拒绝了我,这是她第一次拒绝我。以前她对我的温存都是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而且她告诉我她已经不爱我了,她马上就要和她的新男友订婚了!

    那个男的我见过,在梅的宿舍。我不得不说,他长得相貌堂堂。我也许因此开始对梅另眼相看。梅在我的眼前,就像一株盛开的花朵,我绝望地看着她就要被别人摘走。

   我装作绅士般地为梅送上祝福后准备离开时,她让我等一会儿。梅如小鹿般地跑上楼,过几分钟后气喘吁吁地将一本她珍爱多年,里面写满我名字以及对我爱慕之情的日记本送我做毕业礼物,那一刻我鼓足勇气将梅拥入怀中,她的未拒绝令我开口说:“我现在想带你去圆明园”。

    梅轻轻从我的怀中挣出时,没等她说什么就牵着她的手跑向我的宿舍,路上到处都是离别的人们,没有谁会注意我们如同私奔般的奔跑,在混乱得如同抢劫过后的宿舍里我用力地吻了梅后,拿起军用毛毯又带上她奔进黑夜。

    圆明园,我们找了一处僻静又平坦地方坐在毛毯上。梅是浪漫女孩,比如下雪时去未名湖畔散步,在雨里打着小雨伞一边哼唱着靡靡之音,这一切其实我都没兴趣。现实比梦幻更为骨感而粗俗,当初我们刚恋爱的那个中秋夜,梅想与我一起来圆明园赏月。我以不想出门为理由拒绝了她,而我却与中文系的研究生打了整晚的牌,也是那晚我知道如何争取去国家级出版社实习的途径。

    月光下的梅因赶路鬓角有了些许的潮湿,虽然看上去仍没有方萋萋美艳,但却有种未加任何修饰的野花般的纯净。在我按住砰砰乱跳的慌乱,用手指将梅散落在面颊上的发丝拢去她白皙的耳后时,那裸露出的长长的脖颈以及其之下所有柔和,令我如同一个不小心滑落山谷的攀岩者抓住了一棵断木般想要爬上去,我渴望着再一次触及她全身的感觉。在我扑倒梅的那一瞬间,她那种女孩本能的挣扎令我更加确信我的梅仍是处子之身,之前梅除了最后一步,对我所有的要求都是温存地求之不得。她的这种有别于既往的抗拒令我更加兴奋,她的拒绝声在我熟练的亲吻与爱抚中变得零落,而后成为了低声的呻吟伴随着偶尔的“不要”字样。月光害羞地被一片云层遮蔽,我将梅洁白的长裙和其他所有衣物剥去,自己也变成了罗马雕像般在天地间展现着男性的健美。我渴望着摘下我的这朵野梅,只有我才可以成为她唯一的男人。她的无力推挡,低声拒绝以及后来因为疼痛而发生的哭泣都证明着她还爱我,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当启明星高高升起时,我用毛毯将两人紧紧地包裹在一起,梅羞涩地躺在我的怀里,欢愉已经代替了所有过往我给她带来的精神上和刚刚肉体上的痛苦,她已是我的新娘。” 

    我啪地把书合上,实在看不下去了!胡说八道,这个该死的虞斌简直是在用文字强奸我!我愤然地将书甩到梳妆台面上,猛然看到对面镜子中一张不再年轻的平凡女人的脸,和小说里的梅是多么的遥远。这个满篇意淫的作者梦桥,我深爱过的少年虞美人,这段日子里给了我太多成熟男人温情与支持的网友孟桥,他们是一个人吗?如果是,那么只能说明这个男人人格上有着多重分裂,我有些恐惧地想这个人会不会有更不为人所知的可怕的一面,而他正铺开一张更大的网,让单纯的我飞蛾扑火。

    我立刻打开梳妆台最下面的那个抽屉,把那本像烫手山芋一样的书藏在一堆化妆品的最底下,起身拿起那团被撕下的包书用的塑料膜,丢进了垃圾桶。我转身走向卫生间门,关上灯,打开木门,还好,丈夫还在床上熟睡。要是让他看到了那本书,我的清白就是跳到黄河里了,越洗越脏!我蹑手蹑脚地上了床,钻进被窝,紧紧地抱住我的丈夫,那温暖而结实的后背。黑夜里,那本小说仿佛从洗手间发射出无数钢针,刺得我头痛欲裂,无法入睡。

 

   这简直是在侵犯我的名誉!可是如果我打电话到梦桥文化公司找虞斌算账,他一定会说他写的是小说,而小说是可以虚构的。他用的名字是梅,也没有用我的名字。至于圆明园,去的人多了。他甚至可以说他只不过是用了第一人称在写。我不也一样在我的小说里做了虚构。虞斌其实是我上大学才认识的。初中毕业参加的夏令营是精英夏令营,一个年级才有一到两个名额,我如果不是因为年级第一的好成绩是根本没有资格去参加的。算了,只能哑巴吃黄莲了!好在我的丈夫对文学作品没兴趣,看都没看一眼。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那本书藏好,永远都不要让我的丈夫发现。

 

听到骆桓去中关村美食一条街的建议,我才意识到自己晚饭还没吃。我们从东校门进入燕园,路过博雅塔,绕过未名湖,再经过图书馆,穿过两旁是槐树覆盖的林荫路,出了南校门不远就到了中关村一条街。

    这里是一排电器商店和电脑公司,号称中国的硅谷,在90年代初,不过是组装电脑,倒卖电器而已,并没有多少真正的高科技。如今又在夜晚开了小吃一条街。

    夜幕降临,路灯点亮,一个个小吃摊热气蒸腾。盛夏刚刚过去,我对炒这个炸那个的没太大兴趣,倒是一个西瓜盅吸引了我。西瓜盅的做法是在西瓜表面雕刻各种图案,顶部切出个小盖,将西瓜瓤全部掏出,然后放入冰块、荔枝、部分西瓜瓤和其它冷品混合,再把之前切出的小盖盖回去。我们俩面对面,像恋人一样一人拿个勺子从里面舀着吃。整个西瓜吃完后,基本上饱了。煎饼果子就不吃了,大学校园里的晚上常有师傅推车来卖。

    我们一个一个地逛,大部分只是过去闻闻味,或看看小吃是怎么做成的。两个人一起来吃是好,每种只买一份,两个人分着吃,可以尝到更多的花样。恋人尤其适合,连盘子都可以共用。

    “你不怕王萍碰到你和我在一起,到系里去告你?”我打趣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卜兰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叶虻' 的评论 : 我这部小说目前比较满意的是几条线索的相互作用,只是不知道读者是不是觉得混乱。多谢诗人的鼓励!
叶虻 回复 悄悄话 “黑夜里,那本小说仿佛从洗手间发射出无数钢针,刺得我头痛欲裂,无法入睡。”----------精彩的心理描写
卜兰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n100' 的评论 : 多谢你一如既往的鼓励,给了我写快的动力哈。接下来几篇比较关键,需要一气呵成。
jun100 回复 悄悄话 Wow快了哈。。。等热闹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