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返乡记-金峰,我的悲情小镇(十)当君怀归日

(2017-02-17 10:49:04) 下一个

一年前,我开车送妈妈去牙医诊所拔牙。不知怎的,我们在路上提起了过世多年的大姨。我问妈妈:"大姨在长乐的孩子还好吗?"除了高中时和前来送结婚请帖的小表哥打过一次照面,几十年来,我仍未见过大姨夫和其他几个哥哥姐姐。

长乐已经是中国的富裕之乡了。据妈妈说,长乐人聪明勤奋,极具商业头脑。解放前福州城里最有钱的那拨人里有很多是来自长乐的。改革开放以来,长乐人一马当先,从创建乡办工厂开始,一直将生意做到全国和海内外。如今的长乐富得流油,尤其在金锋镇,家庭资产小于一千万的就算是穷人了。我在长乐的亲戚们,应该都过上了好日子吧?

妈妈终于道出了我最想知道的一个家族秘密:我大姨的前夫也从台湾回来了。

妈妈在国内的高压环境生活了几十年,被整怕了,说到家事中的敏感部分,常常是含含糊糊带过的。如今的政治环境宽松了很多,她也敢多说了。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大姨新婚后不久,夫君就被抢抓去当壮丁,送到了台湾。因为抓人抓得很急,连外公这个有钱有势的土豪事先都没有得到消息,根本来不及相救。何况国民党兵败如山倒,女婿又在台湾鞭长莫及,外公根本不知到哪里求人。

丈夫被抓走后不久,有消息传来,不知真假:大姨夫死在台湾。大姨肝肠寸断,日日以泪洗面。解放后,在外公外婆的强势做主下,二十岁的大姨又嫁了。品性纯良的她对后夫说:她曾经与前夫一起发过愿,生同衾死同穴。她相信前夫没死,一直在台湾等着她,因为她经常在夜半醒来后听到窗外夫君的脚步声。如今她背叛誓言改嫁,心中最对不住的是前夫。如果有一天前夫回来找她,她和后夫生的孩子,一定要过继几个给前夫,她不忍心让前夫孤独终老。

这些在旁人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痴人说梦,后姨夫信了。痴爱着大姨的后姨夫在大姨过世后终身未再娶,辛辛苦苦养大了三个孩子(最小的那个无力抚养,送给了邻乡的一户人家)。三个孩子陆续成了家。

1987年解禁,台胞陆续回大陆探亲。前姨夫回到了金锋镇。当年近花甲的他出现在乡里,用乡音报出自己的名字时,几个老辈人热泪盈眶,对他说:"你终于回来了。原来你老婆生前说对了,你还活着。她经常在半夜听到你回来的脚步声呢,说了好几回,只是我们不信,以为是你的鬼魂跑回来看她。"

大姨夫万万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大姨冰冷的坟墓。他跪在大姨的坟前痛哭了许久,在乡亲们的引见下,见到了大姨的后夫和三个孩子。听着后夫叙述大姨生前要将一半的孩子过继给前夫的叮嘱,前夫说:"给我两个孩子吧,我带他们去台湾,让他们过好日子。"显然,他留意到了大姨的几个孩子过得挺清苦的,心中非常悲伤。

我的几个哥哥姐姐做梦也没想到天上掉下个台湾的富爸爸,心中非常欢喜,加上大姨的后夫与前夫不但是金锋镇的同乡,还同姓,认个富爸爸还不需要改姓,真是难得的缘份。

前姨夫认了大姨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做干儿子干女儿。干儿子对干爸爸说,他喜欢呆在长乐,不打算到台湾定居。台湾爸爸从台湾寄了一笔钱给他,让他在金峰镇盖一座漂亮的房子,住得舒服些。

我的前姨夫又到了福州,见到了岳父母大人,翁婿二人又是抱头痛哭。而这一切,妈妈一直瞒着我。

十几年前,外婆在福州过世。送外婆的灵柩回金锋镇和外公葬在一起后,舅舅到了台湾与舅妈会合,从此定居台北。他拿着前姨夫几年前给的地址去寻人,却被邻居告知,前姨夫已经过世了。他在台湾一直孤身一人,后事全是好心的邻居操办的。可见临死前,大姨的女儿并没有在干爸爸身边。妈妈出国后,和后姨夫失去了联系。舅舅比大姨小二十几岁,大姨去世时,他才九岁,对这个大姐的印象本来就不深刻,和乡下的姨夫一家的关系很生疏。外公外婆去世后,他们就几乎不来往了。

我们和后姨夫一家彻底失联。谁也不知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牙疼,妈妈和我说这些事时一直捂着嘴,根本没有注意到手握方向盘的我早已泪流满面。这是我最意象不到的结局啊!妈妈还在车后座接着唠叨:"他爱着大姨,所以在台湾终身未再娶,盼了整整四十年,等来的是一座冰冷的坟。他认走了最爱的女人的孩子,想给他们好的生活,只因为孩子们身上流着一半爱人的血液......这是当代人永远无法体会的深刻的爱情。"

妈妈在诊所里拔牙时,我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她,忍不住掩面轻声啜泣,心中默念:"知君用心如日月......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

妈妈说的一点也没错,大姨是降临人间的天使,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预见到了。她预见了我们深厚的姐妹情,预见了爱人的回归。

回到家,我将这个家族最后的秘密告诉老公和妹妹,我们全都哭了......

终于,我在去年年底回到了母亲嘴里说了千遍万遍的金峰。站在宽大的水泥马路上,肩膀上是冬日暖阳温柔的爱抚,我却彻底迷失了:我找不到外公的祖家,找不到关于他们的任何一丝痕迹,也找不到祖墓。十几年前外婆去世,舅舅将她的骨灰运回长乐金峰下葬,惊讶地发现墓园里所有的石狮子被盗走了,园子里杂草丛生,一片衰败景象。原来福建一带清末和民国初年的石狮雕刻在台湾的古董市场很受欢迎,不菲的价格引起盗贼的觊觎,长乐一带凡是像样一点的祖墓都被猖獗的盗贼翻了一遍,墓园里的狮子石刻被撬走,通过渔船走私到了台湾。

舅舅气急败坏地打长途给在加拿大的妈妈,报知这个坏消息,妈妈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掏一点钱,去惠安买几个石刻补上。"刚刚出厂的狮子石雕不值钱,放在墓园里准保没人偷。

我曾经问过妈妈祖墓具体的位置。妈妈说金峰的变化太大了,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她和舅舅两人根本不认识去墓园的路。以前回金峰全是靠住在镇上的堂弟带路。如今她和舅舅都出国定居,堂弟的地址不慎搞丢了,她和舅舅回去也找不到路了。

是啊,我们可能永远找不到了。天堂里的外公外婆,你能为我指点迷津吗?天堂中的大姨,你看见我们的眼泪了吗?你曾经对妈妈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有幸做一家人,是上天赐予的缘份,姐妹俩一定要相亲相爱一辈子。可我们却找不到您留下的几个孩子,不能实现您的美好心愿。大姨,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刺疼刺疼啊!

我的哥哥姐姐们啊,我永远的亲人,你们还在金峰吗?我已经在镇子上了,却见不到你们,你们生活得可好?我们会团聚吗?

这一生还有长长的几十年,我会用心去等,等待一次次的神迹!

金峰,这座悲情小镇,什么时候可以成为我的福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双栖儿 回复 悄悄话 读着读着,不知怎地已泪流满面。。。
acme 回复 悄悄话 感动极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