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12-11 16:59:31)

有人在网上出了一道测试野外生存能力的题目:如果你迷失在北美原始森林里将近一个星期,带去的食物全吃光了,放眼四周,只见广袤的松林,还有鸟类、蜜蜂、小动物,没有人烟。你缺少钓鱼杆、渔线轮和其他靠谱的诱捕野味的工具,该怎么生存下来呢?出题者给的答案是:迷失在松林里是一种幸运的诅咒,因为你周围的大片松树是可以食用的,关键时刻救你一命。可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2-09 09:54:42)

一)你好,白云杉散步时在家附近的林缘发现了几株白云杉(whitespruce,学名Piceaglauca),不知道是野生的还是公园管理局特地种下的。之所以熟悉白云杉,是因为本地苗圃里经常出售它的幼树作为圣诞树。它拥有狭窄的树冠,四棱形的银绿色针叶锋利尖锐,螺旋状排列在树枝上,摸上去很扎手,有刺痛感。白云杉的针叶比松针短,摸起来比松针和冷杉(fir)针叶坚硬许多。白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2-06 07:19:52)

刚刚开始在林地里观察植物时,非科班出身的我觉得最好鉴别的是各种莓子、浆果、野花,其次是阔叶树,最难认的是针叶树和蕨类植物。我这个想法似乎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我跟着感觉走,每年给自己设一个目标,从易到难,终于在三年内认清了家附近的针阔叶混交林里的几乎所有的莓子、浆果、野花和阔叶树。我的一位朋友的看法则与我相反,他说针叶树最好认。特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02 10:39:52)

十几年前买了一株一人高的塑料圣诞树,平时放在车库里,节日前挪到客厅,和孩子们在树枝上挂圣诞小装饰品。此塑料树皮实,至今仍完好无损。 孩子们问我,为什么不买一株真的圣诞树回来呢?我答:“懒呗,图省事,再说,少砍一棵树也有利于环保。” 他们接着问:“为什么会有圣诞树这个习俗呢?” 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谁也说不清圣诞树的真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26 07:26:17)

秋日的某个清晨,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女跑来问我:“黑棉杨啊,为什么你的心事总是那么沧桑呢?你是林中最早变色的阔叶树之一,可每一片黄叶都锈迹斑斑的,惨不忍睹。我试着在湖畔公园里找一堆灿烂的心形黄叶,摆成一颗大大的‘心’,向远方的男友倾述爱慕之情。东部棉杨(Easterncottonwood)的黄叶光滑明澄,干净得几乎没有一丝瑕疵,无论堆成什么造型都很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1-23 07:13:22)

十月中旬的某个周日清晨,雨霁初晴,我驾着车来到温哥华西区著名的 红枫大街。赏完红枫后,我四处闲逛,在一株硕大的北方红橡树下发现了 一排鲜艳的蘑菇。 (右图:刚刚长出来的样子,左图:伞面渐渐变成橙红色) 它们似乎是特意等待我的到来,高矮不一地站在那里,如一排小洋伞。 红橙色的“伞帽”呈圆顶状,“伞面”上有白色的圆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1-21 07:10:31)

许多脍炙人口的圣经故事被多次搬上了大屏幕,我最喜欢的是《出埃及记》,其中有一段情节是这样的:在埃及被判了死刑的摩西逃往米甸。在那里,他结了婚,为岳父放羊。在米甸呆了大约四十年后,摩西赶着一群羊来到米甸沙漠的西侧,到达西奈半岛的霍拉卜山。摩西注意到灌木丛着火了,但并没有被大火吞噬。上帝在灌木丛中呼唤他,并指示摩西脱下凉鞋,因为他站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1-18 07:16:05)

(一)你是从未梢离的牵挂十几年前进入银行系统工作时,在一个伊朗人聚居的地区做高级客户经理。几位伊朗同事带我去分行附近的波斯餐馆品尝美食,其中一道叫ZereshkPolow(RicewithBarberries,即小檗饭)的主食吸引了我。伊朗人蒸饭时,会加上一把红色的刺檗(学名Berberisvulgaris)干果,蒸出来的米饭是浅棕色的,配着酸酸甜甜的刺檗,非常开胃。刺檗是小檗科小檗属的植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1-16 10:13:56)

有一个男人,为了爱妻的一句“好想有一个自己的花园”,卖掉了广州的房子,在四川郊县租了1200亩荒山,用了四年的时间,在山谷里种上一千多种花草。他收集、培植、挽救已然是濒危物种的蜀葵,在山谷里种了600多种蜀葵,从一个植物方面的门外汉,跌跌撞撞慢慢摸索,成为国内第一个研究蜀葵的植物学家,还出版了国内第一部蜀葵专著。记者去采访他们,用了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1-13 09:49:25)

我小时候是个笨孩子,学什么都很慢,仰头望了无数次星空,却只认得北斗七星。其实最想知道牛郎和织女星长什么样子,却从来没有人教我怎么看。一到暑假,我和邻家小姐姐葵葵最盼望的,莫过于晚饭后的乘凉。我俩在妈妈们的督促下,每天傍晚端着几盆凉水,泼在宿舍楼前的水泥小道上。不一会儿,蒸发了的水汽带走泥土里的热气,几家大人和孩子们拿着蒲扇和小凳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