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4-07-20 08:25:11)

第一篇:舌尖上的美人蕉 夏日走出户外,时不时会看到种植在花坛里的美人蕉(CannaLily),株形美观,硕大的绿叶或紫叶颇有质感,托起挺拔的花茎。只是观叶,就已娇美无比,更何况夏末绽放的花也特别艳丽,多为深浅不一的红色和金黄色系列,有的还带有条纹和斑点,如绝世美人。 难怪现代人被它迷惑了,中文网站上关于“美人蕉”与“红蕉”的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久前写完与小苍兰(学名:Freesia)有关的南国香花记忆后,无意在网站上读到一则3月8日的新闻:原生于南非的各种小苍兰于2024年首次大面积出现在福州仓山区南江滨的花海公园,即将进入盛花期。四万多株小苍兰占地约1200平方米,黄、白、紫、红、粉红等各色漏斗状小花渐次开放,散发出甜美的芬芳,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小苍兰)二十多年前我离开福州时,花海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振华父母的爱情
英子于1942年出生在广东兴宁县的一个小村子,村里人大多姓罗。
她五六岁时,就跟着爸爸和叔叔到集市卖猪肉。家里养了一只猪,长到膘肥体壮时,爸爸和叔叔五花大绑将猪捆好,扛到集市上当众宰杀,切下新鲜的猪肉和内脏按斤卖。英子跟在他们的身边打下手,她大字不识,也不会数数,叔叔忙不过来,简单地教了她十以内的加减法,就赶鸭子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4-06-30 14:48:15)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想把各种银莲花种在自家小小的懒人花园里。
按照花期,早春开花的有希腊银莲花(学名Anemoneblanda)、阔叶银莲花(broadleafanemone,学名Anemonehortensis)、林地银莲花(woodlandanemone,学名Anemonoidesnemorosa)、蓝银莲花(blueanemone,学名Anemonoidesapennina)、火红银莲花(杂交品种Anemonexfulgens)和毛茛银莲花(buttercupanemone,学名Anemoneranunculoides)等。春末夏初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家的院子小,容纳不了太多花草,于是我和先生达成共识,专拣稀罕、好种的小型花木放在花园里。 今春去苗圃里淘宝,工作人员热情地向我们推荐刚刚到货的蕨叶芍药(fernleafpeony,学名Paeoniatenuiflora)和窄叶芍药(Paeoniaxsmouthii)。她说,这两种是花期最早的草本peony,四月份就开花了,在温村不多见,而且耐寒好打理,适合懒人。 (蕨叶芍药) (蕨叶芍药)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6-23 11:47:35)

去年夏天好友回港待产,临行前把家中那盆种了将近十年的君子兰(学名Cliviaminiata)托付与我。老公在朋友圈里素有“绿手指“美誉,能在气候寒凉的温哥华将各种南方的柑橘、栀子、茉莉等花卉种的风生水起。可他却不敢栽培兰花,他说,兰花对环境要求很高,很难养。我将君子兰搬回家时,特地打趣他:“此花虽然名字里带着‘兰’,有兰之姿,散发着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任妻子比四十二岁的马克西姆至少年轻十多岁,算是小家碧玉,父母早逝,她受雇于某贵妇,陪着主人到摩纳哥的蒙特卡洛旅游。小女人与马克西姆在那里邂逅,相识两个星期后闪婚。小女人有一个特点,紧张时会下意识玩弄指甲,如咬指甲、假装修指甲、使劲用指甲抠手心等。我统计了一下,小说里至少有五处咬指甲(bitingnails),三处假装修指甲(polishingnails,filingnails)、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再次碎片化阅读《蝴蝶梦》,笔者对达芙妮丰富的植物学知识深表钦佩。 小说第四章,女作家通过男主人公马克西姆·德温特(MaximDeWinter)(一位老派的英国绅士)之口,展示了她对大自然细腻的观察以及她的家花野花理论。马克西姆在摩纳哥蒙特卡洛市与女友约会时,提起了曼陀丽庄园,现将相关段落翻译如下: “他没有谈起自己在那里的生活,关于他本人,只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4-06-14 23:17:54)

与几位同住在本拿比的闺蜜相约周末吃晚饭聊心事,我负责定餐厅。想起好久没吃韩国菜了,我便在网站上搜寻本拿比口碑较好的韩国烤肉店,意外地发现之前光顾过的某家韩国小吃店竟然有卖生腌酱蟹。生腌酱蟹是韩国的五大名菜之一,以最饱满的鲜活蓝花蟹为原料,洗净,一分为二,露出鲜亮肥硕的蟹黄,然后摆在容器里。倒入冷却的汤汁,确认汤汁完全淹过螃蟹,腌制24[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一)蝴蝶梦里的庄园笔者读过的西方经典小说中,有两部的开篇最令人难忘。第一部是《双城记》,开篇第一段话是大多数中国文青耳熟能详的:“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Itwasthebestoftimes,itwasthewo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