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2-01-22 11:28:17)

我在荒地里发现了几株约一米半高的野生起绒草(wildteasel,学名Dipsacusfullonum),如果不是手机里下载了识花软件,我差一点将它们认成本地流行的刺芹属花卉了。(起绒草)起绒草六七月开花,茎顶的头状花序像一个个竖起的椭圆形鸭蛋,下边托着细长的叶状总苞。“蛋壳”表面布满坚硬的毛刺,淡紫色的小花首先拦腰开一小圈,然后上、下方的花次第开放。花事末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年,安大略省的上泰晤士河保护局(TheUpperThamesRiverConservationAuthority)将一所建于1880年的老房子重新布置,然后以“琼斯医生之家”(Dr.JonesHouse)的名义对外开放,向游客们展示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加拿大乡村医疗诊所的风貌。当时只有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才设立医院,在地广人稀的郊区,乡村医生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他们除了在自家诊所为病人服务,还要奔波数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1-07 14:20:51)

《圣经》里有一句:“IamtheroseofSharon,thelilyofthevalley”,中文版的翻译是:“我是沙伦的玫瑰,也是山谷的百合。”国人顾名思义,以为沙伦的玫瑰指的是蔷薇科的玫瑰,山谷的百合指的是百合科百合属的六瓣百合。我曾经写过一篇《解读山谷百合》的文章,指出山谷百合其实是“铃兰”,铃兰的英文名字就叫做“lilyofthevalley”。那么沙伦的玫瑰指的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1-02 19:37:21)

某位女性朋友特别钟情于黑珍珠,她说黑珍珠主要产于大溪地,培植过程很长且容易死亡,成品很罕见。因而黑珍珠被称为“母贝最伤痛的泪水”,尤为高贵。她还说,浑然天成的黑珍珠表面有着五彩缤纷的金属光泽,以蓝绿、古铜、浓紫最受青睐,象征着最艰辛岁月的结晶。不久前她在郊外买了一个小农场,打算栽植各种好看的花草树木。我同她开玩笑:“不妨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12-25 10:23:59)

每年早春经过小区附近的操场,望见清冷的秋千边上那一排光秃秃的木槿树(CommonHibiscus)时,我总有一种莫名的担心:它们熬得过寒冷潮湿的冬天吗?这些木槿刚刚从苗圃移植过来时只有一米多高,七月中一朵朵洁白的喇叭形的花朵悬挂在密集的枝桠间,花心深紫色。花儿总是牵动了我悠长的思绪,把我带回故乡,恍惚间,那个五岁的我从记忆深处跑来,手里捧着几朵用手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12-18 22:04:38)

爱情的表白无外乎两种,或含蓄曲折,或直接了当。这两种方式对结果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成功的关键,在于对方对你的印象和你之前所做的铺垫。我选择了后一种的表达方式。亲爱的,我要大大方方地告诉你–我只要你相伴,唯愿两个心灵相通的人把平凡的日子过得很浪漫。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我俩静守懒人花园,将一壶铁观音泡到无味,将每一朵花爱到荼靡,将每次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12 19:53:46)

二十多年前,父母还呆在福建老家,我和妹妹相伴于温哥华。有一天,妹妹身体微恙,赶紧打长途回国,向母亲请教中草药知识。我的外公在世时是有名的老中医,母亲虽然没有正式学过中医,却受到家风熏陶,自己看了不少草药书,也能独立开方配药。她没有行医牌照,不敢在外人面前卖弄,只把老公和两个女儿变成她今生仅有的三个病人。我们父女仨去大医院只看西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11-26 21:49:50)

几年前,我的香蕉小儿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新学的单词“persimmon”,问我是什么水果。我说:“这就是每年秋天妈妈经常买回家的柿子啊。”温哥华本地华人、韩国人和日本人的超市多有出售柿子,分有核与无核两种。我挑柿子的时候,店里偶尔来了几个西人顾客,不认得这种水果,还特地问我好不好吃、怎么吃等。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很少能吃到新鲜的柿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千百年来,中国人的唇妆往往以娇小为美,因此产生了“樱桃小口”、“樱唇”等溢美之词。最近阅读莎士比亚的戏剧原著,发现台词里也有“樱唇”(cherrylips),甚至把男子俊美的鼻子形容为“樱鼻”(cherrynose)。现将这些段落摘抄并翻译如下:第一处:《仲夏夜之梦》(AMidsummerNight'sDream)第五幕第一场,一群劳工在雅典公爵忒修斯的婚礼上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裹着胞衣出世的孩子 厦门的老朋友特地给我发了一组厦门火车站的今昔照片。照片中,1957年刚刚建成的厦门站只是全木结构的一排小房子,月台上停靠着让人怀念的蒸汽机车。1984年,火车站新建的大楼投入使用,它是梧村田园中的一栋壮观现代建筑,周边还有不少农田。站在火车站的高处,梧村社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往远眺望是水波潋滟的沅当湖。2014年,厦门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