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十月樱与母爱

(2016-02-01 14:15:38) 下一个

从温暖的墨西哥过完新年回来,我又去了列治文那一片寂静的残旧的小区探十月樱。

去年圣诞节前,这些十月樱枝条稀疏,粉红色的复瓣小花零零星星开着,不是想象中的樱花盛开时如霞似锦的盛况。但黯淡的冬日是极难见到粉色的鲜花的,十月樱在如此恶劣的气候中绽放绚丽的笑容,并不需要绿叶来衬托,怎不令人称奇?

据说十月樱一年开两季,我一月中复返小区一瞅,果真如此。去年的秋花冬花已经完全落了,光秃秃的枝头上满是春花的花蕾。我又耐心地等了两个星期,终于在一月底见到了树上的春花。春花的颜色似乎比冬花深些,开得更有生气,花朵的数量略多。

温哥华的不少街道植有十月樱,只是不成规模。我喜欢到列治文的这片生活小区赏十月樱,这里离我常去的分行近些,去见客户时可以顺便绕道来赏花,而且樱树是长在浅褐色的小楼外的,在我的手机镜头里,有这些浅褐色的旧墙做背景,花树显得特别漂亮,像古韵十足的花鸟画,又似气韵生动的刺绣作品。

我没有艺术细胞,不会赏画,却很懂得欣赏刺绣作品。

五岁那年,爸爸陪着妈妈去上海动手术切除恶性肿瘤。妈妈临走前,决定将我送到山区交由下放的外公外婆照顾。她特地问我喜欢哪些特别的只有在上海才能买到的礼物。

我想了半天,让妈妈给我买一双尼龙袜和一个红皮革书包。

几个月后,妈妈从上海回来,拐到乡下陪我住了一段后,又将我接回福州。她送给我一双橘黄色的尼龙袜和一个印着大熊猫图案的人造革红书包。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还从上海买了两大版绣花图样,里面花草虫鱼应有尽有。

妈妈会缝纫,省吃俭用买了一台二手的蝴蝶牌缝纫机回来。我们整家的衣服都是她亲手缝制的。她将两块剩下的布头很巧妙地拼在一起,为我做上衣或者连衣 裙。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我是穿剩下的布头的,妈妈特地用素色的布做领子和口袋,在领口和口袋上绣花。她用复写纸将绣花图样纸上的小花小草小鸭小兔子描到素色 布上,然后一针一线地刺绣,几天后,一件漂亮的绣花衬衫或者连衣裙就完工了。妈妈的手艺获得邻居们一片赞叹。我们家是唯一有缝纫机的,偶尔有邻居拿着布求 上门来,让妈妈为他们的孩子做一两件新衣。妈妈手术后身体虚弱不宜操劳,但她心肠软,还是帮着做了几件。凡是小女孩的新衣新裙,妈妈都要绣上花草动物。 妈妈的刺绣功夫不错,中学时代曾经到绣花厂打工挣学费,她的抽纱作品都出口到国外了。我喜欢她的刺绣,她绣花的时候,我就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如何飞 针走线。她曾经这样教育我:旧的衣服,只要洗净熨平了,穿在身上就显得得体。再朴素的衣裳,只要绣上几朵小花,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日子再苦,也不能邋遢和放弃自己。

小学三年级暑假,好奇的我从妈妈的抽屉里偷出一小块白布,学着她的样用复写纸描了小花小草,然后拿了她的绣花线绣花针,背着她开始绣花。在此之前,妈妈只教过我穿针引线和缝扣子 — 一些很粗浅的针线功夫。只是我太喜欢她的刺绣作品了,也想尝试一把。

我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躲在小房间,锁上门,刺上几针,然后再跑去干别的。断断续续底,我花了几天的时间完成了第一幅刺绣作品,自己瞅着挺像样,藏在了书桌抽屉里。

妈妈无意间翻我的抽屉,看到了我的刺绣作品,不由惊呆了。她根本不相信一个九岁的只会缝扣子的小女孩在没有大人指导的情形下竟然像模像样地完成了一副小刺绣作品。她问我怎么做到的,我说:“我看你绣花,看会了。”

妈妈将我的作品展示给邻居老太太,老太太对我说:“将来你为我绣寿鞋吧。”

从那以后我开始有意识地欣赏能接触到的各种刺绣作品,揣摩别人的针法,放假时除了读小说和做作业,自己也拿起针线绣花绣鸟绣金鱼自娱自乐,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刺绣水平超过了妈妈。这也许就是天分吧。

刺绣让你学会独处,学会安静,学会以一种平和之心来编织人生中的精彩。

长大后渐渐知道一些家事,体会到了母亲的艰难。她拖着虚落的身体,在困顿的生活中为我一针一线绣着幸福,穿着她缝制的带有刺绣图案的拼布连衣裙时,我赢得了 邻居孩子们艳羡的目光。她让我知道即使生活是灰暗的物质是贫乏的, 你也可以用一双巧手,为家人创造自信。我很庆幸与父母的缘分可以这样长,从中国一直到加拿大,父母和我在一起,风风雨雨几十年。

我常常笑着对老公说:“将来退休了,我可以去拜师学刺绣,用纤亮的银针,为你绣一副松鹤延年。”只是我这个高度近视,现在连针孔都看不清,要老公帮忙穿线,不知能否再用这种生动的方式编织浓浓的幸福?

有了这段刺绣的经历,每每来到这片小区,看着浅褐色背景中的十月樱如此温婉清新,仿若母亲的刺绣作品,我心里涌动的是对生活的无言感激。

无论多么辛苦,时间都会把痛苦变成笑语,你让我怎么不爱这十月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