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妈妈的自行车

(2016-05-06 11:23:19) 下一个

妈妈的年代,是自行车的年代。小时候,觉得妈妈跟自行车永远连在一起。

从托儿所到幼儿园,周六都是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回家,周一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出门。后来上小学了,还是会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跟她到单位去玩,去逛街。

风清日朗的时候,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最是惬意。妈妈年轻时是有名的“金嗓子”,骑在自行车上妈妈会轻轻地哼着优美的小调,也会教我几句雄壮的军歌。我也会配合歌曲的旋律,摇着小脑袋,有时还故意用力晃几下,让自行车也左右摆动,看到没有防备的妈妈紧张地握紧车把,一边控制平衡,一边呵斥我,就会为自己的恶作剧得意地笑。

在包头的时候,妈妈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到黄河对岸骑兵团的驻地去看爸爸。冬天的黄河冰面上是可以跑汽车的。但是那晶莹的冰面上能骑着两个轮子的自行车就是杂技表演了。妈妈小心翼翼的推着,现在想起来,那车轮碾压冰雪的声音,妈妈细碎谨慎的脚步声好像仍在耳边。

1958年春节前,妈妈买了一辆新车。路过一家小商店,橱窗里摆着那种像景泰蓝工艺的饭碗(少数民族用来喝奶茶),特别漂亮。她犹豫了一下,因为新车买了还没来得及安装车锁,还是把自行车停靠在商店的玻璃窗外,以为自己能看见。谁知就是一进一出的功夫,车子就没啦!

妈妈懊恼极了,爸爸却幸灾乐祸:因为妈妈总说他马虎大意丢三落四,手绢火柴香烟的装衣兜说没就没了。爸爸说,还是你妈厉害啊,丢一次顶我丢一辈子啦!

在呼和浩特的时候,部队营房在郊区。妈妈上班在城里,每天骑着自行车,都要经过一片庄稼地。在我的印象中,那片地永远都是秋天的香瓜地,飘着瓜香。途中和妈妈去瓜地买瓜,真好。

自行车上的风景也不都是赏心悦目。记得有一次跟妈妈回家,路上遭遇大风沙,我们的头脸都用纱巾包得严严实实,妈妈骑不动,就下来推着走,两手用力攥紧车把,整个身体都前倾着,似乎要伏在车把上。我也蜷成一团,恨不得整个人都躲进妈妈的怀里。

细想起来,那年月,有多少个大风沙的日子,有多少雨雪霏霏的日子,妈妈都是这样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啊!

妈妈的自行车是飞鸽牌的,二八,男式,黑色。旧的,新的,丢了的。。。都是一个样,不好看。大学毕业我买了一辆新车,坚决不要飞鸽,于是买了凤凰的坤车,紫红色的,比妈妈的自行车时尚漂亮多了!

可如今,多想再坐坐妈妈那老旧的自行车,多想妈妈那温暖的喘息轻轻呼在我的脸颊旁,我蜷缩在她握紧车把的臂弯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幑宁 回复 悄悄话 很温馨!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温馨回忆。我们那时好的自行车要凭证购买。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要强的妈妈很长时间都在自责。。。。。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丢了自行车太心疼了。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你好!老弟。你懂得那年那地方。。。。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读着要流泪。。。谢谢花鹿姐温馨分享。丢了崭新自行车,那年头是想自杀的节奏,你却笑着写下了,哈哈。包头,黄河,28飞鸽,遥远又亲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