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我们也是“龄龄妈”

(2016-02-11 13:16:21) 下一个

首先声明:我不认识龄龄妈,也不是她的粉丝。只是作为文学城的一员,想在关于龄龄妈的讨论中说几句。

我猜测,在文学城常来常往的同胞们,大多已过中年,大多都有在异国他乡打拼多年才换来今日的风光耀眼事业有成。但是却依然丢舍不下自己的文化风俗,自己的思乡之情。唯有中文方可浇胸中块垒。那些对往事的回忆,那些对现实的调侃,大到国家民族政经军事,小到居家琐碎针头线脑,对官员言行的评判分析,对明星大款的品头论足,无论是褒是贬,抨击还是点赞,其实都饱含着我们对生养我们的故土的眷恋。否则,连城头也不用来逛,26个字母也可表达你的喜怒哀乐啊。

文字码得多了,可能会引起大家注意,受到关注;得到鼓励,码字也就更有动力。可是保不齐哪篇文章不够成功,哪句话说得不恰当,久而久之,字里行间还会读出你的为人处世,读出你的人生足迹。这又有什么呢?我们不是圣人,不是伟人,不是完人。谁敢拍着胸脯说,我的文字纯洁无暇,我的内心没丝毫腌臜?从这点出发,我又岂不是一个“龄龄妈”?周围岂不有很多“龄龄妈”?

我写的不多,也有被网友批评的误解的,我都认下了。那么多美文中人家花时间肯读你那不太着调的、磕磕绊绊的文字,就该说声谢谢啊!我也曾经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坛子安家,网友们姐呀妹呀地叫着,正经温暖好一阵子。不知怎的,坛子风气突变,不是我感觉舒服的氛围。那怎么办?你喜欢西湖糖醋鱼,人家偏要四川麻辣烫!这坛子又不是你的,你来得,别人就来不得?扫兴之余,自己不得不回身啦。

龄龄妈的博文常在城头高挂,拜读不少。文字中有女人的细腻阴柔,娓娓道来挺耐读的。但也不是所有的观点我都赞同,所有的文章我都喜欢。那又有什么啊!莫言的小说我也有读不下去、不喜欢的。人家也没有逼着你唱赞美诗!

真是感谢这块土地,不会禁止你发声,不会禁止你写不同观点的文章。大家畅所欲言,不必装正经不必说假话,不用顾忌犯政治错误,珍惜啊!

龄龄妈妈:也不要因为有严厉的文字批评而沮丧。其实你真得感谢秦先生读了那么多你的文章,也许这让你拥有喝彩之后更加冷静客观地思考,更上一层楼啊!

秦先生:你的认真我很赞许。只是再多一些宽容理解为好。我不是上海人。但我理解上海人的自豪感。谁不说自己家乡好呢?我是东北人,俺那旮瘩气候寒冷,如今经济不景气,雾霾还严重,可我还是觉得家乡好。提起哈尔滨冰雪节,我也骄傲得很。上海国际大都市,天下人都知道,上海人更多一点傲,就让人家傲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大家都在文学城安家,应该和睦相处。见你一如既往写博客,不争不辨,是个内心强大的好女人
龄龄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花姐姐,网友让我读你这篇,谢谢你花了心思写。我记得你的善意。
安雅云 回复 悄悄话 被批评误解还好说。若被故意侮辱打压呢?
哈哈!你的名很美丽哦。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鼓励
飘飘欲仙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很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