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

介紹非主流,報章少分析,商業味低,但是內涵深,能啓發思考的電影。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可可夜總會」(Coco) 慎終追遠

(2018-03-25 18:53:40) 下一个

「可可夜總會」(Coco) 慎終追遠

動漫的重心不變:快活的樂音配合多彩之舞蹈。我看「可可夜總會」(Coco),還共鳴出不少心得:原來墨西哥人和華人一樣慎終追遠。祭祖也奉糖、花果、食物...老墨對靈界沒忌諱,我們所謂的鬼門關或奈何橋,他們講的更多。唐代李郢寫詩「中元夜」:「江南水寺中元夜,金粟欄邊見月娥。紅燭影回仙態近,翠環光動見人多」,在「可可夜總會」裏,都體現出來了。

「可可夜總會」的製作公司是「皮克斯動畫工作室」(Pixar Animation Studios) ,由「迪斯奈」發行。李.安克里奇 (Lee Unkrich) 和阿德里安.莫利納(Adrian Molina)共導。畫面絢麗奪目,色彩大膽對比,燦爛如璀鑽。歌聲魅影。幾個配音員是演技佳的演員;內容多,俏皮快人快語;詼諧混進滑稽的骷顱頭,李小龍的雙節棍,「星際大戰」(Star Wars) 的盔甲武士...

墨西哥有許多國寶:比方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1907 -54 ),被片中人物驕傲地提起。卡蘿與丈夫迪亞哥.里維拉(Diego Rivera,1886 -1957)代表二十世紀初的藝術先驅。卡蘿擅長非寫實的意象;里維拉讓販夫走卒、六畜五穀沛然走進他的壁畫。

娥美莉.赫南德茲.娜維若(Amalia Hernández Navarro,1917 – 2000) 生前 常帶著她的民俗芭蕾舞團 (Ballet Folklórico de México) 環球表演,我恭逢其盛。她編的舞蹈技巧精湛、神話豐富、思想活潑。

再來就是「馬瑞亞齊」 (Mariachi) 了,它是墨西哥最典型的街頭樂隊,組成部分有時小規模。去墨西哥飯館吃飯,常會遇到幾個又唱又奏,儼然迷你嘉年華。怎麼打賞都感激。我欣賞他們隨遇而安、樂觀的性格。

以上元素,加本土文化,特別是亡靈節(11/1,11/2),好像我們的中元節,都在「可可夜總會」密合。小男孩米哥(Miguel,Anthony Gonzalez配音)的家族從事製鞋。他自小愛音樂,但是出自神秘的家族咒詛,促使親屬理直氣壯地反對他的志願。

米哥進入祠堂,面向全家族最尊敬的祖宗照片,但是它右角,高祖父何克特(Héctor,Gael Garcia Bernal配音)的部分被撕掉,剩下高祖母伊美黛(Mamá Imelda Rivera, Alanna Ubach配音),和可愛的女娃兒可可(Mamá Socorro "Coco" Rivera ,Ana Ofelia Murou Murguía配音),可可的輩分如今是米高的曾祖母。後生晚輩全護她如老佛爺,可可高壽,過盡千帆,記憶鏤空。

米哥磕磕碰碰,居然滑入冥府,奇蹟解決五代家屬的謎團,還圓了自己的歌星夢。過程危機四伏,他差點認賊作祖宗,誤把殺親高祖的惡棍德拉.克鲁兹 (Ernesto de la Cruz, Benjamin Bratt配音) 視為高祖父。

片中的地府熱鬧非凡,樓閣層疊輝煌,蜿蜒山路直達高廳。住戶奢華,纜車懸山繞壁,來賓包廂看戲,橋上遊人如織,就如「江南水寺中元夜」的背景。米高發掘真相,德拉.克鲁兹罪有應得,跟他的前世一樣,被掉落的大鐘擊斃。

高祖父何克特在陰府落拓潦倒,因為活著的子孫記恨,毀掉他的頭像,所以他難過「海關」的掃描系統,禁返人間吃祭品。老大徒悲傷,何克特只得為同病相連的醉鬼老友(Chicharrón,Edward James Olmos配音) 唱輓歌,眼睜睜見酒徒從冥間消失。何克特的冤家夫人伊美黛,跟其餘親戚倒不虞匱乏,這群鶯燕仙子日日笙歌,恰似「金粟欄邊見月娥」。

地府也生存珍奇異獸:多色龍、大鵬鳥、雙翅虎、彩晶狗、小獼猴、兔寶寶...展現「鏡花緣」那樣的浪漫。動畫繼承剪紙藝術,「紅燭影回仙態近」嵌入夢境。好事多磨,誤會冰釋。何克特領著玄孫米哥走一趟星光大道,也獻藝歌喉。樂隊是大型的「馬瑞亞齊」,弦、管、鼓各種樂器嘹亮出場。

米哥回陽,去見曾祖母可可,彈唱一首「銘記我」 (Remember Me)。可可瞇著眼笑,想起了她的爸爸,喚一聲, 「PA! PA!」, 幫助何克特躲過灰飛煙滅的浩劫。可可壽終去見父母。陰界/陽間同樣眾聲喧嘩,真是「翠環光動見人多」! 世界周刊 3/25/1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