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在北欧,揽一片初夏的阳光(3)

(2019-08-02 20:33:35) 下一个

从史基(Skei)到盖伦格峡湾(Geirangerfjord)

 

路上与挪威不同的瀑布不期而遇。丰沛的冰雪雨水,茂密的植被,花岗岩质的山地造就了仪态万方的各色瀑布,有的如复一片面纱的飘逸,有的呈急缓相济的潇洒,有的在山林间隐现惊鸿一瞥的风雅,有的像不绝如缕的细语,更有的如斩将夺关之迅猛,带出摧枯拉朽的威势。仰望,蹉叹,敬畏,感悟,就是人与自然的对话。

 

从盖伦格峡湾到达尔斯尼巴峰(Mt.Dalsnibba)的峰顶,也就是从海平面到1500米的海拔。幸亏是坐车,否则我那不堪重负的老腿在山脚就得歇菜。也就仅千米之遥就是另一个冰雪世界了。看路旁现在还有近两米的积雪,就知道这里冬季的风貌。下山时才看清那路上几十个近180度的狭小拐弯,心里直发怵。挪威的古冰川切割造成西北部的海岸线上有世界首屈一指的各色峡湾胜景,在相邻不远的地段即有数千米的落差。图一,二的海湾水深可达上千米,数万吨级的游轮毫无困难就从百余公里外的峡口行驶到这个尽头。而且在这种峡湾中航行,常常在视野尽处看到就是陡立千仞的峭壁,挪及近处则豁然又现出柳暗花明的又一水道。根据记载,松恩峡湾,204公里长,1300公尺水深然而,自然在这里仅仅展示它的一角的奥秘,那远远不是那些排在珠穆朗玛峰顶想得到"征服"欲的人们所能解读的。

想起昨天在弗朗姆经过的一段呈13个“之”字型陡峭坡路,比这里更窄,路名就叫"我的天呀"(Oh, My God)。这里有几条著名的景观公路“精灵之路”“鹰之路”皆得名于路边相伴的气象万千的景色。可惜此行并不包括去看那块俯瞰千米之下的峡湾的"布道石",留点念想,下次吧。景观和人文是旅者的追求,这里的原色的风物漂亮得令人上瘾。

六月六日,离开深邃的峡湾,转身又上积雪未消的山峰,再与晶莹清澈的雪瀑相遇,远眺拔地壁立的峡谷,林间静谧的小屋,造型别致的教堂,青翠的牧场,吐纳带清嫩林香的空气,有涤心蕩肺,内外俱澄澈之感。

这里餐桌常可见小拇指大小的北极磷虾,弯曲的腹部抱一团浅灰色的虾子,白灼,以蒜葱油相佐,有夺舌之鲜。难怪鯨群都常年在此流连。挪威鲑鱼常踞菜单之首,无污染,因捕自天然而身价上乘,熟时肉裂如洋葱瓣状,煎烤皆佳 。

举办92年冬奥会的里尔哈默(图二,Lillehammer),这地名据说缘出于从前一綽号叫"小锤子"的维京国王,这哥们打劫时爱使锤子敲人脑袋,嗜血和贪婪是海盗的通性,遇上了,最典型的结局是人货俱清。车行三小时跨过无人看管的挪威-瑞典边界(图二,三),那道穿屋而过的白线就是国境,我用脚搓了搓,没错,越境了。祥和-让人卸下所有的戒心和负担,这样的生活不累。

入瑞典,阳光铺满原野,天高云低,风舒草碧。古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用酒解忧,是硬解,酒醒处倍添愁绪。看景解忧,是软解,置身其中,可释宠辱得失,与天地悠然神会,冥冥中也许就参透昔时难解的旧心结,纳入新的情怀。俗语“天下名山僧占多”皆因美景可助人堪破人生,寻得六根清净之故。

路过卡尔斯塔(Karlstad),在一冠名为"北京饭店"的中餐馆吃到此行第一顿中餐,不过这里"锅碗瓢盆交响曲"奏得有点走调。估计那掌勺的从师傅那学到的独门秘技就是对所有的菜都用同法炮制:油炸后浇上甜酸汁。这还没完,健壮的瑞典妞可能练过中国功夫,忙得脚不沾地,上菜时都是有点力道地把碟盘砸在桌上。我看了看,幸好瑞典的木材质量好,这桌不那么容易砸出坑来。以后我还得到Ikea买家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看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农夫兄,承蒙如此费心摘编,有知音之感。若能继续斧正一二,不胜感激。
雾里一农夫 回复 悄悄话 路上
与挪威不同的瀑布
不期而遇

丰沛的冰雪雨水
茂密的植被
花岗岩质的山地
造就了
仪态万方的各色瀑布

或如复一片面纱的飘逸
或呈急缓相济的潇洒
或在山林间隐现惊鸿一瞥的风雅
或像不绝如缕的细语

更有
的如斩将夺关之迅猛
带出摧枯拉朽的威势

仰望
蹉叹
敬畏
感悟
这就是
人与自然的
对话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