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周山夜话

历史如小姑娘出门,任人打扮; 未来像大姑娘待嫁,世事难料
个人资料
正文

删了

(2018-04-12 14:57:17) 下一个

如果没有:完备的工业体系,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强大的国防,百姓对执政党的信任,靠画个圈就能使经济腾飞那是神话

============================

 

网络上更需呼唤文明

【布周山夜话】记得有一部老电影,名字好像是“墨菲的战争”。讲的是二战快结束时一条德国潜艇和几个盟军战士的故事。有一个情节给人印象很深。德国艇长发现了一名躺在病床上的受伤盟军飞行员,德国艇长在掏出手枪打死这个敌人前,递过烟盒问他要不要抽烟,还解释说这是我的责任。

前几年有机会去耶路撒冷,顺道去看著名的历史景点伊斯兰教圣地“圆顶清真寺”。没想到在通往圆顶清真寺的各个通道上,全是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士兵拦下我们根本过不去,而那些穿长袍戴头巾的当地人却通行无阻。原来当时是穆斯林教徒祈祷时间,这些以色列士兵拦下东西方的游客,只让穆斯林教徒通过,去圆顶清真寺进行他们的宗教祈祷。

两军交战,你死我活。那位德国艇长在打死敌人前,还不忘记给敌人尊严。以色列和穆斯林可以算是世仇,至今流血冲突不断。但以色列士兵还是对穆斯林的宗教信仰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反观一些地方,比如多年前印尼对华人的大屠杀,什么吃人肉等令人发指的暴行都出现了。实际上受教育程度越高、文明程度越高的群体,对待友人或敌人就越文明。战争中对敌人毫不留情,用一切手段消灭敌人;但尊重敌人的人格,尊重敌人的信仰,尊重敌人说话的权利,这就是文明的体现,这就是文明与野蛮的区别。

如今网络发达,在论坛和微信上,有左派有右派;有拥毛派有反毛派;有走资派也有走社派,因此也是重要的公共场合。相信大多数受过良好教育的网友,虽然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观点,但对其他网友还是讲起码的尊重,会用文明的语言进行交流甚至争论,会有起码的涵养和素质。

当然也能举出一些极端的例子,比如有人冲进教堂或清真寺放火、对无辜的教徒大开杀戒;再比如有网友在论坛上,在特殊日子使用十分恶毒的语言辱骂对方的领袖人物,甚至把一些恶毒的语言当成了口头禅,在网上时不时拿出来摆显。相信多数受过正常教育的人,都明白这是一种不文明、低俗和野蛮的表现。这种网友的存在,只能说明在21世纪的网络上,仍然是文明与野蛮并存,仍然是文明与野蛮对撞的时代。无须质疑的是,网友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不分信仰,不分国籍,在网络上都应该提倡互相尊重,都应该反对低俗和野蛮的语言。一句话,在网络上更需呼唤文明。

 

===================================

 

在世界文明已经如此发达的今天,相信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穆斯林,虽然坚持自己的信仰,但不会在公众场合,在有基督徒的地方,在过圣诞的时候大骂耶稣;同样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基督徒,虽然坚持自己的信仰,也不会不会在公众场合,在有穆斯林的地方,在圣纪节时候大骂穆罕默德。

前面两个都是西方国家的例子,实际上在东方在中国,这样的例子也不少。早在中共创建军队初期,毛泽东就制定了严格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其中一条就是“不虐待俘虏”,这条纪律造就了大量的“解放战士”,成为中共夺取全国政权的一条重要因素。看过一位美国人写的回忆录,讲朝鲜战争期间,中共军队对待俘虏比北朝鲜军队要好得多,他认为中共军队文明程度比较高。

大陆解放后,毛对自己的政敌也是相当文明的。尽管中共官方长期宣传,说刘少奇主席和彭德怀元帅遭迫害致死。但有知情人披露,刘少奇主席去世前一直享受着最高的伙食标准和最好的医疗待遇。彭德怀元帅去世前也是一样,住着当时最好的301医院,甚至连工资都一分不少照领不误,还给遗孀留下了一大笔钱。当然刘主席和彭帅在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这也是真实历史。

=====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

2018年7月25日,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举办的第八届中美民间对话第二次会议相关活动,并就中美关系发表讲话。讲话全文如下:

很高兴再次来到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和这么多老朋友相聚。我注意到今天会议的主题是“为复杂多变的中美关系导航”,“导航”这个词让我想起时任美国财长盖特纳在2009年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的讲话。他引用中国“风雨同舟”这句成语指出,美中两国实际上同处一艘被狂风和巨浪袭击的大船上。当时,世界正面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

9年已经过去了,我们依然面临着各种狂风巨浪。这个世界依然不稳定、不安全。我们依然面临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威胁,依然面临层出不穷的地区冲突的威胁,大国关系也面临新的十字路口。世界依然充满不确定性。没人能够预测下次国际金融危机、重大疫情甚至是战争何时到来。面对这些狂风巨浪,中美还在同一条船上吗?

我相信我们仍然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仍然生活在小小的地球村,这是我们共同的星球,除非有朝一日我们能找到办法把人类送上火星。但有些人认为,中美已经不在同一条船上了。有些人甚至认为,中美分处两条不同的船,并且会走向迎头相撞。为此他们还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有人认为,美国在过去几十年未能改变中国,因此中美已经而且不应在同一条船上。我们都读过这样的文章,文章还出自曾深度参与制订美国对华政策的人士之手。但我认为,改变中国是一种幻觉。我不认为中美两国真的能够像有些人鼓吹的那样去改变对方。中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政治和经济体制。中国无论发生什么变化,都是由中国漫长的历史所决定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真正改变中国。改变中国不应是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任何国家对华政策目标。我相信这也不是历任美国总统的对华政策目标。我和基辛格博士谈过这个问题,他告诉我改变中国从来不是当年他和尼克松总统打开中美关系大门的初衷。

有人认为,中国是试图挑战国际规则的“修正主义”国家,因此中美已经而且不应在同一条船上。这种指责显然不符合事实。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明年我们将迎来中美建交40周年。回顾历史,中国加入的国际组织越来越多,签署的国际条约和公约越来越多,接受的国际规则也越来越多。有人指责中国履行入世承诺的表现。而实际上,中国为入世谈判了15年,认真学习、适应、遵守世贸组织规则,也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公平地说,中国履行入世承诺的记录是公开、透明的,忠实履行了入世承诺。

与此同时,让我们看看美国的记录。坦率地讲,美国做了很多改变国际规则的事,这大概始于尼克松政府放弃金本位,冲击布雷顿森林体系。20多年前,美方又以“人权高于主权”为名侵犯别国主权。近来,美方相继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伊核全面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些人甚至提议美国应退出WTO。我不知道这是否会发生,美国究竟会走多远。回顾这些记录不难发现,“修正主义”这个头衔更适合美国而非中国。

有人认为,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正试图挑战美国的国际地位和主导权,因此中美已经而且不应在同一条船上。我认为这是对中国发展意图的误解误判。中共十九大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美国有人担心,中国的新时代是否意味着美国时代的终结?甚至一些非常严肃的学者也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我很尊重这些学者,其中包括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我曾同他多次长谈。我认为他的书《注定一战: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很大程度上被误读了。他并非主张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而是认为中美应当避免这个陷阱。

对于中国的目标和意图,外界有不少误解和误读。我们所说的新时代是指中国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同时,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开放的环境,不能关上门搞发展。但是,这个新时代主要是着眼于中国自身发展,而不是要谋求全球主导地位。

还有人认为,过去这些年中美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导致美国“满盘皆输”、中国“赢者通吃”,因此中美已经而且不应在同一条船上。这种看法再次背离了事实。中美经贸关系是相互依存、互利共赢的。我们不应过多关注贸易赤字,因为赤字背后有很多结构性原因。此外,贸易顺差不能代表赢,贸易逆差也不意味着输。在座的各位比我更懂经济学。回顾一下全球经济发展史,过去20年,人类社会创造并积累了更多的财富。同时,包括中美在内的许多国家中,也有一些人的生活并未得到改善,甚至变得更糟。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但这并非贸易的错,而是包括财富分配在内的国内经济和社会政策问题。我们应该努力照顾这些弱势群体,诿过于人或归咎于贸易于事无补。

那些鼓吹中美不在同一条船上,两国应该坐不同的船,甚至会迎头相撞的观点缺乏事实依据,有百害而无一益。不幸的是,一些人就是想要搅乱中美关系,他们扭曲中美经贸关系的真实情况,甚至试图在台湾和其它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玩火。这十分危险,我们必须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我相信,中美依然在同一条船上,两国面临的共同挑战是如何引领中美关系穿越不确定和未知水域,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世界。希望今天的对话能为两国政府制定务实、建设性、有利于中美双方的政策建言献策。

 

====================================================

【前言:毛泽东无疑是重要而有争议的历史人物。历史由不同立场的人书写,因此历史人物很容易被夸张或贬低,历史事件也很容易被篡改。由于毛的著作是由他本人书写,相当真实可信。通过解说毛的语录,不仅可以了解毛思想,也可以了解毛所处的时代。编写《毛语录解说》时,我试图站在学术角度,尽量避免各种政治势力的影响,做到到客观和公正,为青年读者介绍一段真实的历史。】

《毛语录解说》(1)

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

---摘自《纪念白求恩(1939年12月)》

《解说》:众所周知,如今的中共同改革开放前的中共有很大区别。追溯到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那时的中共究竟是什么状况?当年蒋介石先生认为,中共是一帮土匪,被称为“共匪”。“共匪”这个称号在台湾延续了很多年,直到七八十年代才逐渐消失。毛写《纪念白求恩》这篇著作是1939年,那时毛泽东已经在中共全党取得了统治地位。毛认为中共同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集团不同,中共有自己的政治纲领、组织纪律,还有独特的“革命”精神。这篇讲话就反映了这种精神。在这段话中,毛要求每个中共党员要学习“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对“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的中国传统观念进行了批评,这应该是毛领导的中共区别于其它政党的一个特点。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先生提倡“先富起来”,一大批红N代、官N代先富了起来,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起了推动作用,与此同时中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被认为是左的东西而逐渐消失。

文中提到的白求恩(1890-1939),是加拿大共产党员,著名的医生。于1938年初来中国参加中国抗战。在一次为伤员施行手术时受感染,于1939年10月12日在河北省唐县逝世。

 

=====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

“外资”是把双刃剑

吸引外资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一项重要政策,根据中国商务部2016年的统计,从1979年开始到2015年的二十多年,中国累计吸收实体外资企业投资达1.64万亿美元,实体外资企业累计达83万6千多家,其中独资外资企业占了七成以上。

中国体制内的主流观点认为,外资对中国经济发展好处很多,其中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为中国的税收和就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二是促使国外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的引进;并把吸引外资上升到“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高度。

 

=====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

在上一篇贴子中,我们谈了中国是大国,有很大的国土面积,人口十四亿。加上在毛时代搞过一段计划经济,已经有了配套比较齐全的工业体系。那些关乎国计民生的基本产业,如食品加工、服装、家用电器、汽车、水泥,钢铁等等,并不完全依赖外国的技术和产品,贸易战对这些产业影响不大。这一篇我们从国际贸易的角度接着谈这个话题。

国与国之间进行贸易都有哪些种类?从国际贸易的原因和目的可分为以下几个,一是“互通有无”,举例说,中东国家有丰富的石油,但加工制造业比较落后。而欧洲以及日本等国家,石油资源贫乏,但加工制造业比较发达。工业发达国家从中东国家进口石油,中东国家从这些工业发达国家进口工业产品,做到了互通有无,对大家都有益。

二是“优势互补”,现代社会人类生产活动的专业分工越来越细,对中小国家来说,很难独自生产大多数现代化产品。比如通用电脑CPU的生产需要巨额资金和高端技术,目前只有美国等少数发达国家可以制造。而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服装玩具等等,就不是美国的强项。通过国际贸易,发达国家可以买到价廉物美的服装玩具,发展中国家可以买到高科技的电脑,国家之间就可以做到优势互补,形成了互利共赢的局面。

另一种“合作共赢”,是因为大型工业产品越来越复杂,比如一架波音747-400型大飞机需要大约600万个零部件,对中小国家来说很难全部自己制造,对大国来说全部自制可能成本太高。通过国际贸易,每个国家可根据自己的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制造一部分零部件,由飞机设计制造国家购买进来,再总装成一架架大飞机。这样生产出来的大飞机就可以做到价廉物美,所有国家都有能力购买和使用价廉物美的大飞机,做到了合作共赢。上面几种国际贸易都是好的一面,是通过国际贸易共赢的一面。

但是国际贸易并不都是美好的一面,也有丑陋的一面,甚至是十分危险的一面。从国际贸易的原因和目的角度分类,国际贸易还有“损人利己”和“损人不利己”两种。

中国有庞大的外向型产业,这些产业主要依赖出口获取利润。这些产业中外资独资或合资企业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比较典型的就是富士康。除了外资还有数量巨大的主要以生产低端产品为主的本地外向型企业,比如生产外销服装、玩具、家具等等企业。大家知道中国商品出口巨大,全世界都充满了中国商品,中国也以“世界工厂”为骄傲。为何中国有数量巨大的外向型产业,这与中国政府几十年来的产业政策息息相关。长期以来中国各级政府对“招商引资”极为重视,最大限度地给予外资企业土地、基础建设、税收等等优惠,对本地外向型企业也给予很大的支持,比较典型的就是已经实行几十年的“出口退税制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庞大的外向型产业不完全是市场机制的产物,而是政府强力干预和市场机制共同作用下的产物。

(未完待续)

===============================================

崔大使的“同船论”不靠谱

上个星期中国驻美大使在第八届中美民间对话会上发表了一篇讲话。在中美贸易战已经开打的紧张局面下,崔大使的讲话似乎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是代表了中国高层对目前局势的看法和意见。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国内举办了一系列庆祝活动。改革开放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发展,这一成就已经宣传了无数次,也非常值得庆贺。但是,改革开放存在的问题,却很少被中共官方提及。中共高层的贪腐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谈到中共高层的贪腐,不得不提及美国纽约时报那篇令众人瞩目的报道。2012年纽约时报发表题为《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报道,称温家宝总理家族拥有巨额财富。这篇报道发表后,国内有关方面立即给予了反驳,因此这篇报道的真实性受到诸多置疑。

温家宝先生做为“平民总理”,在民众中的形象一直是不错的。人们总是把温总理同矿井下造访工人、在农户中流眼泪等镜头联系在一起。这篇报道出来后,为了社会的稳定,中国国内对它进行了必要的屏蔽。尽管如此,它还是引发海内外的很大关注。实际上,引发人们关注的不仅是温家宝总理,其他几位前任中共领导人以及他们的家族、他们的公子和公主们是否拥有巨额财富,也是人们议论的话题。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已经酝酿几十年的中共高层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一直没有公开实行(据说在中共内部试行过)。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高层官员财产公示已经实行很多年。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的财产,也早被身边工作人员仔仔细细反复公开,甚至到了每一块钱都不放过的夸张地步。而邓小平先生以及后续的领导人,搞了四十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却连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如,高层官员的财产公开制度一直无法实行,不得不说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也是一件无法回避、早晚要向老百姓说明的事。

习进平总书记主政以来,中共新一届领导开始严厉打击贪腐,搞大规模的扶贫,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使老百姓看到了希望。但是,为什么改革开放短短的四十年,中共干部队伍出了如此多的贪官,甚至到了中共“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政治制度发生动摇的严重地步?改革开放从理论到实践,有没有较严重的问题?特别是搞国企私有化(包括国企混改),搞先富起来等等做法,是否正在毁掉“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政治制度的社会基础?这些似乎都是中共高层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时,应该深刻总结和反思的。

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报道,网址是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21026/c26princeling/

************************************************************

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的实质,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党和全国人民的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集中力量来解决这个矛盾。

(1)

先进社会制度对生产力有促进作用,怎么成了阻力、成了矛盾,还要“集中力量来解决这个矛盾“。这是一个低级的错误。

(2)

任何一个社会都存在“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并不是社会主义社会特有的,没有抓住社会主义的本质。

(3)

脱离了马克思主义分析社会发展运动的框架。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

 

======草搞======草搞======草搞======

【布周山夜话】台湾前几年大选,蔡英文女士上台。明年台湾又要举行大选,谁会当选,举世瞩目。台湾的大选引发人们对民主制度的又一次关注。网上很多朋友又一次满怀希望,希望台湾民主选举可以影响大陆,希望大陆尽早实现台湾那样的民主制度。大家知道,中国大陆长期拒绝这样的民主。民主制度到底能不能代表多数民众的利益,这个长期争论不休。有一点争论比较少,这就是从历史的角度看,目前的民主,比起封建帝王的一言九鼎,民众的发言权确实得到了极大的增加。但目前的这种“民主”是否就是人们理想中的民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