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正文

九一 一(120)高家洞房之夜

(2019-12-08 10:07:56) 下一个

  婚宴到了下午才备好,全家六口人吃得非常满意。甄纯没有让女儿和女婿循规蹈矩,大家觉得就是一顿团圆饭。吃过婚宴,小泉见岳父身体有点倦怠,就让老人吃完感冒药,上床歇息。

  高尚和米歇尔说出去逛夜市,大家都说早点回来,天晚外面很冷,当心不要着凉。见两人穿戴暖和,大家也没说什么。甄纯见儿子这些天跟米歇尔越来越亲热,倒乐观其成,只是作母亲的知道儿子没有长性,说不准亲热劲一过,又把这个美国女孩抛到脑后。

  甄纯见女儿女婿还穿着新郎新娘服,拉着两人的手说:“小泉,我儿,这些日子你为高家尽心尽力,妈妈都看在眼里,更是感受真切。妈妈把女儿交给你,很放心。你是一个有良心的男子,以后好好照顾格子,好吗?”

  “妈,我一定记住您的嘱托,一生精心照顾好妹妹,让她跟我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妈妈,我们不能经常来看望您,平时您跟爸爸要多保重身体,凡事看开一些,不要生气。”小泉看着岳母说道。

  甄纯内心很希望女儿女婿在身边,但是又怎么可能呢!如今儿子不听父母劝告,又回到单身的日子,如何让人安生。甄纯想到这里黯然伤神,让高雅很担心。

  “妈,您又想起什么嘛,不要生气好不好?”高雅见母亲又在抹泪,赶紧为母亲擦拭,不停地埋怨。小泉看着甄纯,不知道如何安慰老人。甄纯内心跟小泉很亲,见女婿紧紧拉住自己的手,内心才感觉安稳,感到安全,心情才慢慢平静。

  甄纯抬起头,泪眼看着小泉说:“泉儿,妈妈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小泉听完,内心很难受,紧紧拉着岳母的手说:“妈妈,您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我跟妹妹会在家里多陪陪妈妈,好吗?”

  “真的吗,我儿?”甄纯喜出望外地呼唤。高雅见母亲心情好些,就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母亲。小泉帮着妹妹,安顿好岳母休息。

  高雅被哥哥抱回新房,懒懒地扎在哥哥怀里,觉得今天真是太累。所有的菜都是出自哥哥和自己之手,弟弟就知道跟米歇尔打情骂俏,爸爸又感冒,母亲刚出院不久,真是把人累死了。好在哥哥烹调技艺上乘,酒菜不但丰富,而且味道极佳,真是好哥哥。

  “宝贝,想不想让哥哥疼爱一番?”小泉抱着妹妹进了新房,咬着高雅的耳垂私语。“哥哥,我们去洗洗好吗?家里的浴室不大,哥哥先洗,妹妹再洗。哥哥把妹妹放下来呀!我给哥哥准备换用衣物!”

  等看着妹妹的长发吹干了,小雅才让哥哥抱着自己躺进母亲准备好的新被褥。“哥哥,按照民俗传统,新婚之夜新郎新娘不在女方过夜是吗?”小雅被哥哥搂在怀里,美滋滋地问。

  小泉点点头,戏谑道:“嗯,是这样!宝宝,妈妈和爸爸对待你哥哥已经跟对待儿子一样,所以我们的婚礼,就是兄妹成亲,自然民俗规矩不适用我们的特殊情况!”小雅讥笑起来:“那不乱伦了吗?哪有兄妹成亲的嘛,哥哥就会狡辩!”

  “宝贝,哥哥一直把你当作亲妹妹地爱呀!”小泉笑呵呵地回答,“所以对爸爸妈妈,内心充满亲情和亲近。宝宝,哥哥一生都会对你好,让我小雅不但是牛家最好的儿媳,更是高家最好的女儿,好吗?”

  “嗯,好啊!哥哥,妈妈对你那么好,人家都吃醋嫉妒了,怎么办?”小雅贴着哥哥的脖子说,让小泉感到痒痒地,忍不住想挠痒痒,一下子碰到小雅的柔唇。小泉忍不住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低头热吻着心上人,一手慢慢褪掉妹妹身上一层薄薄的内衣。

  “哥哥,好哥哥,妹妹要哥哥、哥哥好吗 ?”小雅觉得心快要蹦出来,喃喃地梦呓着内心的欲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