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九一 一(14)原来如此

(2019-10-05 19:42:08) 下一个

  高雅虽然一直忙碌弟弟的婚宴,但是从头到尾都让小泉哥哥作主,最后把喜宴办得很好,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很满意。见弟弟弟媳踏上度蜜月的旅程,高雅才喘了一口气。

  甄纯因为孙子乔治女婿杰克缺席婚礼,感到美中不足外,其他一切都令人满意,尤其是牛才子从中帮助,减去了高家许多烦恼和担忧。在甄纯心目中,更喜欢小泉,因为那个杰克虽然也是华人,但是不会讲中文,交流起来很困难,一下子让人觉得不存在。

  高雅每天跟着小泉在北京转悠,帮着父母采购一些生活用品,给一些家用电器更新换代。高家的亲人都在东北,高雅离开国内很久,以前的朋友都不在身边,或者没有联系,渐渐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高雅虽然跟杰克结婚,婚后生活也很安逸,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婚后的生活慢慢趋于平淡和重复,在高雅的心中,杰克是一个没有任何情趣和诗情画意的人,嫁给他也许有些被迫:迫于青春老去,迫于需要一个男人的胸膛和臂膀,迫于习惯有个家庭让儿子有父母关照的圆满。然而高雅心中那份对浪漫的追求,让她无法忘怀小泉哥哥。

  “小泉哥哥他有什么好?”高雅常常问自己,“难道是广场那一段相处,还是九一一双子塔的相遇相救,更有抢劫之际,被他拼命保护,内心涌起的情感变得刻骨铭心,无法忘怀?如果哥哥没有家室,离开加州之后他是不是最好的选择呢?”

  一天高雅特意问了母亲,在华府遇到小泉哥哥时,自己喝醉酒的那晚,小泉哥哥是不是问父亲要了电话和地址。甄纯有点吃惊地看了看女儿说:“这么久了,你妈哪里还记得,你去问你爸爸。”

  高雅接着问:“那天晚上,妈您是不是帮女儿洗澡了?”

  甄纯不知道女儿哪根弦出问题了,讥笑道:“妈妈双手没有缚鸡之力,怎么帮你洗澡?”听完这话,高雅一声不吭,直接走到小泉的床边,见他刚睡不久的样子,还是义愤填膺地把他拉出被子。

  小泉很快明白小雅妹妹的羞怒,点头承认,自己是帮她洗澡了,但是没有干坏事。高雅突然埋头哭泣起来,因为这太打击人的尊严了。小泉怕惊动高家上下,穿戴好,蹲在高雅身边小声地说:“小雅妹妹,都是哥哥不好,但是你——!”

  高雅突然抬起头逼问道:“那你发誓没干坏事!”

  小泉有点懵了,不知所措地问:“哪些事算坏事?”高雅有点气绝地说:“当然是性侵,你难道不知道?”小泉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性侵小雅。

  小泉回忆着,自己就是帮着妹妹泡了半天热水,然后擦拭干身体,换了衣服,安顿她睡觉。期间自己干什么了?小泉不认为自己性侵了小雅妹妹,因为这种事一个人怎么干得成。

  小泉非常肯定地说:“小雅妹妹,非常遗憾,哥哥没有性侵怎么办?”

  高雅点着哥哥挺拔峻峭的鼻翼说:“你这个大坏蛋,敢做不敢承认是不是?”

  小泉摇摇头说:“有没有做妹妹你应该知道啊,哥哥一个人说哪能算数?”高雅是觉得自己身上除了干净清爽之外,没有别的任何异样的感觉。自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如果哥哥真的胆大包天,干下这等令人不齿的事,自己无论如何都会醒来,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我要去告诉妈妈,说你诬告是她帮我洗澡;还有,你性侵了我。”高雅认真地威胁道。小泉见妹妹一脸严肃,有点害怕地说:“哪你再也见不到小泉哥哥了!”高雅不屑辩驳地说:“正好相反!何时去见都能见到,哪里像现在你逍遥法外,到处乱跑,妹妹找哥泪花流,也是白流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