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学坐禅:面壁

(2021-02-23 16:18:23) 下一个

伴渡神父就他的研习给出什么是禅:

“‘持觉’是禅修和其他伟大灵修传统之根本修行功夫,亦即单纯地觉知当下的此时此刻,不做判断取舍。禅宗修持的特色当然是坐禅,而持觉是禅坐时惟一的活动。Dhyama原是梵文,通常指意识集中之状态,又称之为思维修,是一种高度的持觉。西元六世纪时,印度僧人达摩大师将持觉的修行功夫引进中国,音译为禅Chen,后来传入日本,这个字转变为Zen(日文‘禅’的译音)。”

他举出的梵文字与慈诚罗珠堪布所说的不是一个词,但两个人都认为中国的禅来自印度。

达摩和尚乘船来震旦,在广州登岸。他的行程耗时三年,是鉴真和尚的先驱者。达摩至金陵与梁武帝谈论佛事,两个人话不投机,于是他渡江入魏弘法,止于嵩山少林寺。这又有点像孔夫子啦,或者圣使徒保罗。传说达摩在南京城外的江面以“一苇渡江”,之前他在雨花台高座寺听住持神光讲法,摇头不以为然。神光追随达摩入嵩山,雪地断臂求法,后来成为禅宗二祖慧可。达摩,被尊为禅宗的始祖。

达摩在少林寺坐禅,《景德传灯录》卷第三有记:“面壁而坐,终日默然,人莫之测,谓之壁观婆罗门”。周总理诗“面壁十年图破壁”,那是革命者对面壁的解读。达摩面壁九年,期间应该也有其它活动,收神光为弟子便是证例。

我喜爱这一句:“人莫之测,谓之壁观婆罗门”。古心拙朴,不知为不知。

堪布说,初学坐禅面不了壁。对着空空一面墙脑子里信马游缰,念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初学要借用一个辅助物作为关注的对象,帮助契入状态。用眼睛盯住这个对象看,把心定在上面。盯着看仍然会走心,不怕,去迁回心,再来。

《传灯录》里读不出达摩面壁是睁眼还是闭睛,堪布的话说明禅修的时候是睁着眼睛的。

观常启小师父教静坐的视频,有学员提问,正确的修法眼睛应该睁着还是闭着?小师父随和地说,都可以,半睁半闭好了。引来一阵笑声。

杨定一博士也说,眼睛要半睁半闭。他21岁取得洛克斐勒大学生化及医学双博士,27岁做该校分子免疫及細胞生物学系主任,后来迷上静坐,视之为预防医学。他提倡眼睛向下垂,保持半睁半闭的状态,看见上眼帘的黑影,也看见眼帘之下一小条空净的区域。杨博士解释,闭眼会导致昏沉,而睁着眼心容易被周围的杂物干扰,所以半睁半闭,看向眼皮底下的地方。

我却在他的方法里看到中国人的忍耐与变通。周围太乱,那么关注鼻尖下一小块地盘就好。曾经在国内,后来在唐人街、太多次看到这类的忍耐和变通,多糟糕的环境都能生存。

堪布说,西藏的高僧爬到山顶上打坐,让太阳从背后照过来,眼前一片净空。普通的僧人、普通在家的居士没有这样的条件,只能在室内打坐,那么一定要将室内整理整齐,尽量简单。波卡仁波切说,还要衣着整洁。

我试过了闭着眼睛打坐,坐得昏昏欲睡。从前在电影看到高僧大和尚都闭着眼念经,现在想,全是些菜鸟级的和尚,惧怕心受到视觉干扰才闭着眼。茱莉亚·罗伯茨初到印度打第一座,坐下赶紧将眼睛闭上。离开印度之前她就睁眼睛打坐了,一双媚倒众生的大眼睛不作一点顾盼。

只有睁着眼睛方才能保持心的警觉清醒。在整理屋子的过程中,我回过味道来:千利休的茶室是一个适合禅坐的空间。为此我给自己泡了一杯碧青的玉露茶,奖励自己的心得。千利休布置的,是一个可以在里面修禅的茶室。那些所谓的侘寂美学、或者体现茶汤中的禅意,尽是瞎扯。他所做的,只是他内心的如实显现。“须知茶道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学打坐原出意外,入门进去觉得还蛮有意思的。平日的生活需要自己找点情趣,不然会情绪低落。二月快见底了,但是距离居家令结束仍有四个多月,吃好、睡好、休息好、不生病就是幸福。晚安。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平日的生活里会有很多的情趣。旅游,读书,学做吃的等等,要忙闲得当。总之吃好,睡好,休息好很重要。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