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学坐禅:如实显现

(2021-02-20 09:15:22) 下一个

在瑜伽垫上盘膝坐下,坐40分钟。日本的山田耕云禅师对托马斯·伴渡神父说,禅修有两种,一种带着佛学、佛法的禅修;另一种则是单纯的禅修。我将自己归类为后者。在日本,曹洞宗坐禅面壁,临济宗坐在房间中央。我坐在瑜伽垫子上,自成一宗。

伴渡神父的书里我看练习坐禅的经验,他向我作真诚的解释。我有轻微的耳鸣,盘膝坐下后变得明显。去网上寻求答案,见一位xx派xx代传人云:“修炼到一定深度的人,会伴随两种最常见现象,一种是天眼通,一种是天耳通。这说明你已经有一定的禅定境界。”天耳?真心觉得厌恶,一如我若请教中医,听见讲肾虚。慈诚罗珠堪布说,放下嗔恨心。我放下,也避开妄言的人。以汉字书写的人当中有太多的妄言者。

我从去年12月的某天开始学打坐,具体是哪一天不记得了,是一个阴晦的冬天日子,心灰如烬,节气变得不再重要。我权且记成始于今年的元旦,以保证数据准确。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入定的状态肯定不曾达到过,但是有瑜伽的基础,安静下来对我而言并非难事。从前上瑜伽课,结束皆在平躺冥想的体式。老师一边引导学生全身放松,一边将教室里的灯光转暗,通常让平躺三、五分钟。有几回我躺下就睡着了,被老师用脚轻轻踢醒,告诉已经下课。

刚开始我每天打坐半个小时,而堪布在视频课程中介绍,西藏的僧侣一次坐2小时,每天坐4次。简直是full time job呵,我心说。堪布又讲,普通人没有条件就坐40分钟,实在不行坐30分钟。我注意到他的口气,几天后明白了道理。第一个10分钟消耗在准备的过程中,之后有质量地“修”30分钟。那几天我在Netflix上看朱莉亚·罗伯茨演的《Eat Pray Love》, 根据Elizabeth Gilbert的小说改编。我并不太喜欢那一本小说,但是记得有女主角去印度修冥想的情节。果然,我看见朱莉亚·罗伯茨匆匆进入静坐堂,墙壁上的液晶钟开始倒计时,分秒数字从两个小时开始缩减。这说明规范的一座是两小时,无论瑜伽还是佛教,藏传汉传。我是beginners中的beginner,尚在练习四分之一的长度。

在这四分之一的长度内,我都还有起念头的。不多,如微风流过。

风动,还是幡动?是心动。

我不知道如何能进步,达到30分钟内一念都不升起。伴渡神父说,他数息、和参“无”。波卡仁波切却说,期望与禅修的心是相违背的。禅修是让心不做作地如实显现。

如实显现。杂念,来过心中,又离去。我坐在那里,仍坐在那里。看见自己坐在那里,知道这是自己的状态。不去评论它不完美,那样的判断违悖禅修,且由它如实显现。

不做作地如实显现。有几天我好像总在想这个句子,做家务的时候,户外健走的时候。我听见自己透过口罩吸进空气的声音,雨点打在肩膀上的声音,如实显现。一件毫无关联的事情从记忆里浮升起来,一个曾经的疑问又提询在眼前,我恍然,这就是答案!

一两年前,朋友在微信里转发一组禅意庭院的照片。作品由她的同学设计,得了一个重要的奖。庭院的确十分漂亮,但我直觉与我在日本见到的禅庭有某些不一样。我不认为是新和旧之间的差异,因为曾经在姬路城游过“好古园”。那个园1990年代建造,里面有九个庭院,也新,但就是不一样。

忽然底我就明白了差异,在于期望表达、和内心不做作地如实显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学坐禅无形中屏蔽了许多噪音,觉得挺好的。最近在紧跟你的博文,一看买车之战,二看加州公投的进展。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好! 好! 好! 现在社会噪杂,心灵的宁静是一种幸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