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厨娘手记之欧洲鲈鱼

(2020-07-17 14:16:34) 下一个

(二十八)

厨娘上一辈子是一只猫。

厨娘上一次吃清蒸鲈鱼是在遥远的佛罗伦萨,若干年前。

游那个文明璀璨的古城,本来根本没有计划进任何中国餐馆,出自一个老饕强力推荐。路遇他两回,问晚上到哪里去吃饭,他痴心不改地说,还那家,吃鱼。回美国就吃不到了。

那家是一个粤人菜馆,没记错的话叫金龙。海外老式中餐馆的装潢,大红加金粉,又都 黯旧了,有点显脏。厨娘本来见多不怪,可它坐落在文艺复兴大师们的地界,便觉得它俗的难耐了,中国心生出少许羞愧来。

厨娘一家人是中午进去的,进门但见一张圆桌坐满了人,七八个恭敬的日本男学生众星托月一般地围坐在一个不惑之年的中国女教授左右。多年不忘那一景。

再有不忘的就是那一道葱姜清蒸鱼,极鲜美。其实不知道是什么鱼,老饕也不知道,侍应说是佛罗伦萨当地的鱼。样子像鲈鱼,就当它是鲈鱼,尖尖微翘的唇,腰身窈窕。记得那一餐还点了个清炒丝瓜,也秀色。

青绿的丝瓜本地有,那样美白的鱼却十年生死两茫茫。佛罗伦萨一别就再没有在中餐馆里吃过清蒸鱼了,这是所谓各人一命吧,鼻子有一点酸,心倒是淡淡的。

本地产三文鱼数种,无奈厨娘偏好白肉的鱼。大比目鱼和鳕鱼的肉也是白的,但膀大腰粗。厨娘喜欢那些细皮嫩肉的鱼。

水产首要新鲜,本地超市里最新鲜的鱼是三文鱼。自己钓鱼更新鲜,可惜厨娘的先生是钓鱼差手,一条也没有钓上来过!市政每年在山顶一湖里放鱼苗,夏季买一鱼证就可开钓。于松树岸上置一椅一桶,甩竿,消夏还创收。邻居常去,开一敞篷车。厨娘动过心的,想怂恿先生再试一试。某天听邻居讲市政在湖里放的都是鳟鱼,就作了罢。厨娘经验,鳟鱼只有一法能消除土腥气,去舒伯特家听一曲。

居家令下数月,平日守居山顶。厨娘前天遣先生下山去Costco买米, 嘱他买一袋青口。归来他兴冲冲报告,没买青口,买了两条鲈鱼。仔细查看过标签,是当天包装,绝对新鲜。

厨娘看那一对躺在天蓝塑料盒子里的鱼,银白的鱼身,鱼唇尖翘,鱼尾秀气,标的是Sea Bass / Branzino (Dicentrarchus Labrx) 。大喜过望,欧洲鲈鱼!再看产地:希腊养殖。

中午于水龙头下清洗鱼一尾,在哗哗水流声里检查鱼鳃和鱼眼,鳃粉红,眼膜湿润,透明清亮。曹雪芹说女子老了变得连珠子都不是,是鱼眼睛。那是因为他没进过厨房,只见过餐桌上死白的鱼眼珠。曹雪芹若见到厨娘手中的鲈鱼,绝不会那样做比喻了。

水流声止住,厨娘差点从胸腔里放出欢歌一句: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

第一尾鱼用粤人办法清蒸,上汽后历时七分钟。鱼白葱青姜丝黄,热油浇上去刺啦一声响,凤凰涅槃。

第二尾鱼盐烤,西洋人办法。洋人在鱼腹中塞柠檬片和小枝迷迭香,厨娘塞葱条和姜片。烧烤架子上刷油,一面烤七分钟,烤两面。东西方都是七,神秘的数字。

清蒸的鱼培养评头论足的批评家,鲈鱼比鲽鱼还是差了一那么一点点。前几日厨娘追日本综艺节目,讲到平底偏口的鱼有上下之分。鱼头对准自己,眼睛在右侧为“下”,才是flatfish,鲽鱼。眼睛在左侧为“上”,flounder,比目鱼。厨娘暗思忖,以前疏忽了。

盐烤的鱼在厨娘家里引不起话题谈小津安二郎。先生一筷子下去,捧角似地叫了声好。捏着筷子问厨娘,还记得伊斯坦布尔游船那天的烤鱼吗?就是这个味儿!

厨娘眨巴了一下眼睛。自认是记性好的,眼前明摆着一个记性还要好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邕' 的评论 :
知道厨娘看见鱼有多快乐了吧,简直要哈哈哈大笑啊。
昨天我家还在回忆钓鱼,猪说他怎么起早摸黑,怎么鱼饵升级,小毛鱼不行,最后他用了上好的大虾。说我对他讲,不用钓鱼了,直接把虾给我吃了吧。我已经忘记掉自己说过此话。
钓鱼吗,,我就避免留笑料了,这样我可以继续笑话猪。
夏日的周末愉快!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要是有菲儿的厨艺就好了,一家人跟着享口福。菲儿再写写夏天的大餐吧。要大餐,不要清淡的,如今清淡的,,像是在为未来的忆苦思甜积累素材。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建议呵,疫情之下,不妨教弟弟钓鱼。在德州会钓鱼是很男子汉的,我家的猪就是在德州想入行的。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好喜欢这篇,看得直乐,天马行空般,联络图都出来了(年轻人get 不到这个)。
厨娘也可以扮钓鱼翁啊,一袭蓑衣,面临一湖清风:)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哈哈哈,如斯的美食文写得真是好!:)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唉,不該手賤點開這一帖的,看得口水與淚水齊飛,看不到吃不著,饞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