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什么美国年轻教授走人时不用行凶?

(2021-06-09 20:22:07) 下一个

我原来拟定的文章题目是《美国沒有“非升即走”制度,年轻教授不用行凶》,改成现在的题目是为了探讨问题。

复旦年轻教师持刀残忍杀害复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的消息传出后,震惊海内外。很多人将这起恶性惨案的原因归于中国采用了美国的“非升即走”的大学教授晋升制度,这是对美国优良的人才激励制度的严重误解,美国其实没有在中国尝试实施的或者语义上的“非升即走”的教授晋升制度。

将美国教授体制里的“Tenure-Track”理解成“非升即走”是个严重的错误;如果付诸于行动,造成杀人是必然的结果。我可以把美国Tenure-Track和Tenured Professor的教授体制分别翻译成“终身教授轨道制”和“终身教授”,为美国首创的被证明最富成效的学术制度。这个制度的功效是能够使年轻人做出自己学术生涯的里程碑的工作,所以现在美国这个制度也逐渐被高傲的欧洲人所仿效,虽然他们仍然没有钱财全面实施,我在文后会触及。

为什么美国终身教授轨道制会有如此的效力呢?因为他们在设计时意在鼓励年轻人在黄金时期顶天立地,独立工作。以生命科学领域的情况考虑,人生的黄金创造期是在35-50岁之间,数学或理论物理要早很多。

美国终身教授轨道制是需要强大的财力做保证的,所有招到的人被直接纳人教授编制,教授编制是通过大学董事会严格控制的。华大研究系列教授制度改革后也占整个教授的名额编制,去掉研究那词是为了让教授之间存在尽可能少的歧视。美国为了避免内部竞争,招助理教授时还要考虑与现有教授领域的互补。耶鲁以前将终身教授评议变成公开竞争的做法,据说现在有所改进,不会将那个终身教职在你被评议时拿出来让全球的人士来竞聘。

美国招你进来做助理教授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成功,不是为了将来淘汰你。系里会创造一切条件,让你在很年轻的时候,比方说30-35岁,就在决定研究方向、雇人或辞退人等方面拥有与资深正教授同等的权力。现在美国相当的生物医学领域的标准是:刚做完博士后有幸进入终身教授轨道的助理教授的年薪为12万美元左右,同时匹配给你15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建实验室。这样保证你的团队至少三年的经费,然后你自己申请经费去运转自己的实验室。美国在国家层面也给予配合,因为助理教授在申请NIH第一个R01时也有优待。

当然这样的位置都竞争十分激烈,华大医学院通常是一个助理教授的位置会有100-200位全球范围的优秀人才竞争。

如果在这样的资助下,你还不能成功或者独立于天下,没有申请到足够的资助去维持实验室的运转,发表高质量的论文,在自己领域拥有声誉,那么你需要找下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助理教授也心服口服,不会激怒到冲突的地步。大家都是心平气和地离开的,我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还出席过为我们的合作者开的告别欢送会。

一般情况下, 如果你做满七年助理教授后,仍然不能获得终身教授的续聘,会再给你二年去找工作,共有九年的时间。很多人看见尽头自己就提前想办法了,在华大这级别的大学做过助理教授的人才都会有不错的出路,会到州立大学继续做高一级的终身教授或者成为公司的主管。

授予终身教授的标准各学校不同,哈佛或耶鲁以前是在正教授这级别才给终身教授,华大是副教授这级,近期耶鲁也有改革。

我的华大教授朋友甚至这样告诉我:“哈佛很少给你终身教授,他们指望你在哈佛担任过助理教授后,去别的学校成功!”。他在哈佛拿的分子生物学博士, 据传诺贝尔奖得主Mario Capecchi就是在哈佛没有拿到终身教授而去了犹他大学。

至于进入终身教授评议后多少人拿到了,则要看大学的精英程度。我估计在美国排名20名左右的医学院,大约50-70%的助理教授可以拿到终身教授。即使同一所大学的不同系都不同,可以看我附录的博文。

现在美国采取了一些措施避免残酷竞争,比方说允许女性助理教授停终身教授评议的时钟,让她们在家里带孩子。当然从副教授到正教授又是一道门坎,在华大这种学校真正做到正教授的很多人就是自己各自领域的世界领袖,而他们最辉煌的成就很多是在助理教授期间取得的。

这只是我的粗略估计,从美国一流医学院能够从助理教授爬到正教授的,恐怕只有30%左右。很多人在不同的阶段改变了方向,也有灿烂的人生。

如果拿到终身教授,你就进入到另一个层次,那就是如果不发生你所在的系被撤销或你犯有作风或违法的行为,学校不能辞退你。美国设立终身教授制度的最原始的原因是为了保护教授的言论自由,以前斯坦福教授因为与斯坦福校方的观点不同,大学可以不给任何原因就辞掉教授。有了终身教授保护后,耶鲁法学院再讨厌虎妈也只能处罚她不能给学生上小组的课,对她丈夫的处理则是停止两年教学后重返耶鲁教授岗位。

但是在美国生物医学领域,所谓终身教授也只是一种荣誉而己,因为大家都是靠自己的才华争取到的研究经费养活的,没有了研究经费照样会采取各种措施逼你走人。所以终身教授对人文和社会科学等领域的教授非常重要,因为不仅可以保证他们的言论自由还能拥有仅靠教书为生的饭碗。对于从事实验科学的教授,基本上没有终身教授的说法,你必须永远努力。

因为终身教授的种种弊端,特别是评上后吃老本不出活,美国也有像福山这样的著名人物,建议完全取消这一制度。

无论是美国的院士制度还是终身教授轨道制度,一旦移植到国内,几乎都会完全变样。中山大学居然可以在近些年招聘8000位青年才俊,让他们在内部残酷竞争十分有限的固定教授岗位,大面积的淘汰,不出人命案才怪呢,这种制度也变相地造成了大量假论文的产生。

终身教授轨道制度与美国的国体、美国人的性格或美国的文化都相关,说起来很复杂或难以展开,总之美国人是永远向前的,在很多“Endless Frontiers(无尽的前沿)”都有美国人的身影。

与美国顶尖大学本科的泛泛而学的liberal arts教育系统相似,美国这个终身教授轨道制度是很难在全球推广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国家没有美国这样的资源,美国是太富有了。因为开和关实验室都是十分昂贵的事,系主任如果看人走眼,大学也会损伤惨重。

美国人将竞争十分激烈的环境称为“cutthroat (割喉)”, 但是他们的机制抑制了这种可能的发生,希望中国也能借鉴。

大家可以借鉴我以前的博文。

漫谈美国顶尖医学院教授的晋升

雅美之途,2019-12-31 11:17:22

我们研究组的Dennis Hourcade (丹尼斯)教授的报告。他是研究系列教授里的正教授,为我们这个领域的世界知名学者。我经常被人问及关于美国医学院教授类别的问题,所以这次写出来,希望能惠及年轻的华裔留美人士。在这里先解释我在题目中标出的“顶尖”这形容词,这里指全美永远排在前八位的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文中所述不见得适用于其他的地方。

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无论是晋升研究或俗称Tenured的正教授都有一条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国际声誉)的要求。丹尼斯教授长期在阿肯森的实验室,拥有相当的独立性,文章和资助时尔联名,时尔完全独立。他以开创性的贡献在补体领域拥有声誉,大约在十年前,他因为发现Properdin能够通过吸附在膜表面激活补体旁路途经而备受瞩目,更不说他以前克隆了CR1蛋白。人生的路很多,即使在美国全球闻名的大学里走不了完全独立的路,研究系列的教授也可以拥有相当令人欣慰的人生,丹尼斯教授曾经特别感激华大福利所支付的学费,让他的三位儿女读完了大学, 其中两位是昂贵的私立大学。丹尼斯教授拥有黄金的学术背景,MIT本科,哈佛博士,但是在阿肯森这个堪萨斯大学的巨头下独立成就学术人生,所以别太在意学校的牌子,事在人为。

阿肯森因为太善良,没人愿意离开,弄了半天,实验室成了世界补体研究之重镇,一个实验室有包括他在内的五位教授级别的人物,实验室的会议就是世界水平的。在他的实验室,你做出什么归你,并且他乐意在重要场合分享功劳,阿肯森已经誉满天下,跟你争署名太丢人。这使我想到历史上欧洲的那些大实验室,因为发现抗体而获得首次颁发的诺贝尔医学奖的德国人Behring(贝林)和应该分享诺贝尔奖的旅德日本科学家Kitasato,他们当时都在Robert Koch(科霍)的实验室,但是课题完全独立,他们获得的诺贝尔奖比科霍还早。

美国这种大型研究组只有在阿肯森这般胸襟的人领导下才能存在,他给人相当的自由度,也愿意分享功劳。有时阿肯森本人就变成了论文的中间作者,或者完全不署名,即使这样他仍以难以置信的近500篇各类文章而成为多产的科学家。有次申请资助时,NIH基金评委抱怨他太多中间作者,阿肯森写长信给NIH解释只有这样年轻人才能成长,NIH照样给他钱。

据我所知,MD在华大做拥有实验室的助理教授的起始年薪是15万美元,副教授为18.5万美元,拥有PhD的教授年薪要低些,令我们意外的是包括亚裔在内的少数族群可在此基础上增加2%的年薪。很多人做不到正教授就因各种原因离开了,好的像Andy Chan被基因技术公司挖去当部门的负责人,差的则另谋出路。以往二十多年,绝大多数华裔在华大从助理教授做起的都离开了,有些走时相当不愉快,虽然后来都拥有不错的职业生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曾听过医学院内科系主任为系里Faculty 举办的关于晋升程序的座谈会,只要是讲师以上的Faculty都可以参加。现将了解的一些情况写下来,供大家参考。

根据系主任的数据,内科为全校最大的系:670位Clinical、Research 和Investigator三大类的Faculty(讲师以上);140 Million (一亿四千万美元)的研究资助;每年400 Millions (四亿美元)临床盈利。华大将Tenure-Track称为Investigator-Track。

三大类Faculty只是对内的区别,对外一律称为:Instructor, Assistant Professor, Associate Professor 和Full Professor。好多年前,为了避免在申请基金等方面的歧视,华大全校范围的Faculty Senate投票修改了教授章程,将研究系列头衔前面的Research这字删掉。并且规定研究系列的教授占用科系总教授的编制,也就是教授总数目确定后,不同系列相互之间是会占用名额的。三大类教授可以视情况转换,只要条件允许。三大类教授的任命和职称评审的程序相同,都必须过同样的委员会。

华大征遁古老传统,具体程序是:

第一,通过系里内部的Internal Committee。对于内科学系,这意味着各专科主任组成(呼吸、消化、心脏等)的委员会。医学院以病理与免疫系最严,他们的终身教授评议需要所有终身教授全票通过才行,只要有一个教授反对,你就必须走人。病理与免疫系的要求与主校园的一些文科系相似,耶鲁也是如此,只是华大的终身评议放在Associate Professor这级别,而耶鲁的终身评议在Full Professor。这是以前的情况,新闻称耶鲁试图改革她的终身评议制度。

第二,特定委员会(所谓的Ad Hoc委员会)的评议。在通过了系里的委员会后,你的系主任需要在整个华大范围内招集成立Ad Hoc委员会进行评议。Ad Hoc委员会由5-6人组成,其中三位是医学院的系主任,还有几位资深人士。这时你的系主任面对这些委员推荐你,委员们充当Jury(陪审团)来评判, 必须全票通过。这第一和第二关最为关键,因为他们全是业内翘首或同行。

第三,通过Executive Faculty Committee。这个委员会为全医学院所有系主任组成的,由你的系主任向他们陈述你的材料,特别是前面两个委员会的评审意见。

第四。最终由University Trustee批准。第三和四条的委员会暑假不工作,平常也只2-3月开一次会,其他委员会碰头也难。所以每次职称评审过程平均需要6-9个月,我知道有耗时1.5年的。

第五。同行评议是最为关键的,为一切的基础。晋升过程拖时间的有时就是等推荐信,你在学术界的表现非常重要,在西方是你的那些同行掌控着你的命运,无论是文章、经费还是晋升都是如此。必须有校外的推荐,利益冲突应该避免。Instructor升Assistant Professor需3封推荐信。升Associate Professor需要6-7封推荐信,校内和校外兼半,推荐人越有名,信则越有份量。推荐信由科系主任或系主任索要,你可建议名单但是看不见推荐信,系主任有时会透露或取舍推荐信。这是当天系主任向我们强调的:坏的推荐信有时是致命性的,因为委员会有权要求系主任公布所有推荐信,委员会甚至要求你的系主任逐项解释那些负面的评语。

华大对Associate Professor的要求是在你的领域拥有National Reputation; Full Professor要求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适合所有三大类教授。这美国的National本身就是International, 只是说法不同而已。

第六。Tenure Clock的概念。当你进入Tenure Track时,你的Tenure时钟就开始启动了。从7月1日开始,如果你7月之前上班则吃亏,因为会损失一整年的时间。那时钟只能走7年零9个月,女教授可以因生孩子允许停1-2年的时钟。从研究系列也可以被Tenured, 只是不容易,但是没有时钟的烦恼。所以在你条件不成熟时,进入Tenure Track是会让你经常失眠的,因为华大赶人时沒有商量的余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这不,大外宣的“美国也有” 不就挂在上面吗? :)
咲媱 回复 悄悄话 另一篇文章已经明说了,
每次都是王某某不同意姜文华晋升,理由是政审不合格

这样就算你再努力,又有什么用。
如果是自己努力不够,怨不了别人。但这不是努力的事情,

一个政审不合格的人,其它哪个学校敢要你?中国有个东西叫档案,
一辈子跟着你的,而且已经过了35岁。连当保安都没有人要了。
中国又没有私立大学。也没有只看水平不看政治面貌的学校。

咲媱 回复 悄悄话 另一篇文章已经明说了,
每次都是王某某不同意姜文华晋升,理由是政审不合格

这样就算你再努力,又有什么用。
如果是自己努力不够,怨不了别人。但这不是努力的事情,

一个政审不合格的人,其它哪个学校敢要你?中国有个东西叫档案,
一辈子跟着你的,而且已经过了35岁。连当保安都没有人要了。
中国又没有私立大学。也没有只看水平不看政治面貌的学校。

Californian 回复 悄悄话 要做手脚滴 发表评论于 2021-06-09 21:49:26
“美国人将竞争....这书呆子大概只从字面上理解就具体行动起来了,杯具啊
------------------------------------------------------------------------
哈哈,一经您口炖成洗具
新手一位 回复 悄悄话 美国有枪,杀起来更厉害。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个案吧。中国也不一定非升即杀啊,不过楼主提到这里的机会比较多,倒是事实。
enjoylife123456 回复 悄悄话 原标题不正确。拿不到tenure就必须走人,这不是非升即走什么是?
替补球迷 回复 悄悄话 还美国年轻教授干嘛?医生被解雇都有拿枪去杀去报复的,前些年纽约州就有一个。因为失业或升职不满意杀管理层美国比中国多多了,按人口比例算美国就更多了。
复旦大学出个个案就引出美国优越的这类长篇大论,我觉得博主你想得太多了。把个例现象泛化是做学问人的大敌。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个例不能凡化。
晓悟之 回复 悄悄话 甜妞制度的另一面,一旦拿了,很多教授就混日子,占毛坑不拉屎,自私自利是人性。
晓悟之 回复 悄悄话 甜妞制度的另一面,一旦拿了,很多教授就混日子,占毛坑不拉屎,自私自利是人性。
haohao88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升职没有名额限制,合格即升,而中国有名额,粥少僧多,即使合格也可能升不了,这是很大的区别。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岸-影' 的评论 : “但对于tenure track而言,“非升就走”的模式是确确实实的。”

您没说到点子上!或者没有理解博文的“中心思想”就发言! :)
”非升即走“,关键是多少比例的人走,和是否让人心服口服的走! 比如20%和80%能一样吗? 升或走,公平吗? 让人服气吗?
比如博文里说:“中山大学居然可以在近些年招聘8000位青年才俊,让他们在内部残酷竞争十分有限的固定教授岗位,大面积的淘汰,不出人命案才怪呢,”!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我上博士期间,有个助教没有拿到Tenure, 就去医学院读MD去了,并时常在系里的”群“里分享她在医学院的经历! 前后大家没觉得是个事!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无论是美国的院士制度还是终身教授轨道制度,一旦移植到国内,几乎都会完全变样。""
--------------------------
同意! 还有,博士后在中国成了”学位“,还有那个”博士后流动站“, ”博导“.....!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关于The University of Alabama in Huntsville”的枪击案与复旦的案件还是有不同的,她是有杀人前科的人:“In March 2009, Bishop was denied tenure at the university, making spring 2010 her last semester there, per university policy. Due to the attention Bishop attracted as a result of the shooting, previous violent incidents in which she had been involved or implicated were reevaluated. In 1986, she shot and killed her brother in Braintree, Massachusetts, in an incident officially ruled an accident. She was also questioned, along with her husband, after a 1993 pipe-bomb incident directed toward her lab supervisor.”
FollowNature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大学的非升既走和国内还是有很大不同。 在本人的学校职位固定,一个人一个位置,不会雇了五个人只有三个位置。另外会给一年缓冲期找工作。遇到不公,工会有律师帮助免费打官司。
西岸-影 回复 悄悄话 并没有那样绝对,而是心理需求不同,也就是因为选择性相对高而不至于没路可走。
美国名牌大学教职分tenure track和非tenure track两种,你所说的“训练”的概念指的是后者,也就是你成为这所学校的“助教”时就知道不可能获得终身教职位置,到这里就是为了镀金,在简历上好看,毕竟名牌大学收你就证明你具有某种资格,这与上名牌大学是一回事,被筛选了一次。
而对于前者,你在七年内不能获得评审委员会批准,成为所谓的终身教授,你就得走人,没商量。严格讲,在你获得tenure之前(中文往往翻译成副教授),是不被称为professor的,而是doctor。当然,人们很多时候称你为教授,算是一种恭维的概念,但严格讲其实你不是教授。
我有一对朋友,男的是德国人,女的是华人一代半。两人博士学位到手后都进了斯坦福,男的是tenure track,女的不是。七年后男的没有获得tenure,不得不离开,打算回德国寻求教职,说是德国有大学愿意给他教授职位,女的继续在斯坦福,反正就是续签合同的概念,但两人不得不因此而分手。
美国具有世界一流大学,名声很好,如果不能成为终身教授,往往有其他机会继续在本行业混,换个次一点的学校或者国家,也就是机会很多,这是中国比不了的,任何其他国家也比不了。
但对于tenure track而言,“非升就走”的模式是确确实实的。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补充一点。 美国大学的甜妞制度不仅仅是保护文科教授发表奇谈怪论。 也保护数学物理之类教授埋头研究高难度高风险命题。 这种研究可能是十年磨一剑。国内大学急功近利鼓励发表垃圾论文,如果连续几年不灌水位置难保。 在美国有了甜妞就可以放心研究世纪难题。
fatpigpiggy 回复 悄悄话 随便找几个student , 主要是graduate students 杀advisor 或其他教授的:
https://www.google.com/amp/s/www.americanbazaaronline.com/2016/06/02/not-just-mainak-sarkar-5-other-students-who-killed-professors-in-us413089/%3famp

还有USC2016, Wayne state 1998, 等等,几乎每年都有。
CU_2014 回复 悄悄话 Cng: you beat me to it.

The University of Alabama in Huntsville shooting
Three people were killed and three others wounded in a shoot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Alabama in Huntsville (UAH) in Huntsville, Alabama, on February 12, 2010. During a routine meeting of the biology department attended by approximately 12 people, Amy Bishop, a biology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stood up and began shooting those closest to her with a Ruger P95 handgun.

Bishop was charged with one count of capital murder and three counts of attempted murder. On September 11, 2012, Bishop pleaded guilty to the above charges after family members of victims petitioned the judge against use of the death penalty. The jury heard a condensed version of the evidence on September 24, 2012, as required by Alabama law. On September 24, 2012, Bishop was sentenced to life in prison without the possibility of parole.[1]

In March 2009, Bishop was denied tenure at the university, making spring 2010 her last semester there, per university policy. Due to the attention Bishop attracted as a result of the shooting, previous violent incidents in which she had been involved or implicated were reevaluated. In 1986, she shot and killed her brother in Braintree, Massachusetts, in an incident officially ruled an accident. She was also questioned, along with her husband, after a 1993 pipe-bomb incident directed toward her lab supervisor.[2]
cng 回复 悄悄话 A former US biologist has pleaded guilty to murdering three colleagues and wounding three others in a 2010 shooting rampage at a faculty meeting.

Bishop was said to have been angry at being denied tenure in the department.
要做手脚滴 回复 悄悄话 “美国人将竞争十分激烈的环境称为“cutthroat (割喉)”, 复旦的行凶者也是割喉党委书记的,这书呆子大概只从字面上理解就具体行动起来了,杯具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