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格局的人,对商业有很大的野心,但是对赚钱却尽量克制。

真正的大机会, 把握住一次足以改变境遇;把握住两次将开启全新的人生;把握住三次整个家族都会不同。大多数人早已在各种小折腾中荒废了---水晶苍蝇拍
个人资料
正文

ZT: 这一碗清汤丸子

(2020-10-21 22:19:38) 下一个

侯玲:【岐地美食·连载27】一碗清汤丸子 

【岐地美食·连载27】

一碗清汤丸子

侯 玲

每一个下雨天,我都需要一碗滚滚的清汤丸子,暖暖地喝几口,吃下一颗弹牙鲜香的肉丸子,我被冷得皱皱巴巴的心一下子就舒展了。

小小的一颗颗肉丸子,它能用尽我一个午后的光阴。那时间过得就像肉丸子,一颗一颗,粒粒分明。看着它在沸水里浮浮沉沉,就如人生里的起起落落,你挤我挤,最终浮起来的各个肉丸都历经了沸水的洗礼,它鲜香分明。能趁得住我这一口咬,它就是好肉丸。我要的不多,嚼出细嫩鲜美的肉味,它于我已是一颗定心丸。

我儿时,父亲年轻力壮,他总能给我们把个周末过得风生水起。哪怕是几两鲜猪肉,他也能给我们一个惊喜。生氽丸子,油炸丸子,我童年的幸福有一半是靠着丸子支撑。

一点点三分肥七分瘦的鲜猪肉不好买,李屠夫和父亲是故交,窄窄地划一细吊子肉,李屠夫也乐意。他不笑话我们钱少也不嫌弃只买肋条肉。父亲微薄的工资就这样一细溜肉一细溜肉拎回家里,一颗肉丸一颗肉丸的喂养着我们。这样用肉丸连缀起来的日子,现在回忆,都是弹牙鲜美。忍不住,我就手痒痒嘴也馋。解决方法无非是我去找李屠夫儿子的肉店,拎回来一吊子肋条肉。我也要的是半斤肉,多了做不好,也怕多了不稀罕。这样的厨房经验来自我的奶奶。她老人家在世时候常说一句话:有福不能重享,有福不能多享。这样的饮食理念,我到今日才明白。每次做美食,我只是做浅浅的一盘,少少的一碗,女儿食之意犹未尽我却锅尽碗尽,她于下一次的美食总是长久地惦记。仿佛离别的恋人,你还没有离开,我的思念已经蔓延。美食之美,就有想而不得地惦记作祟。越想越思越美味。这样的人生,总是有盼头;这样的明天,总是有着希望。我的丸子就只在天雨时才做,老天安排的雨总是不规律,偶尔整月都不落一滴雨,我的丸子也就搁浅一段时间。长一点的期盼于一颗肉丸子来说,时间总是倍增了它的好滋味。

当然,秋水时至的季节,哪怕天天落雨,肉丸子汤我也只做第一场雨的那一天。就算我不缺钱不缺时间,我也把一颗肉丸安放地有仪式感。

三七分的肥瘦肉去皮横竖斩切,刀要利刃砧板要柳木墩子,手下必须利索。兴致来了,我还能双刀齐下,剁起来错落有致。那声音,配着雨滴,能当歌听。也许还能吟一首《雨霖铃》或是《定风波》。等刀下的肉成肉块成肉糜,细小又不黏糊时,滤些姜汁,滴几滴生抽,洒细盐葱花,再剁一番,肉糜黏成一片,顺着刀卷起来挑入大碗里。这馅,嫩红里夹杂丝丝嫩白,闻着已经透着鲜香,就等着你好好地搅拌呐。

一顺儿搅打肉馅是手底下的真本事。你要莫心急,搅打一番,兑少许清水,再搅打一番,再兑水。反复三四次,鲜肉馅被葱香姜香的滋味唤醒,各种味道与肉融为一体,深深地留在肉馅的每一丝纹路里。这肉馅就成了。

好的肉馅是丸子成功的一半。若有老鸡汤或大骨汤,那就能妥妥地造就一碗上好的清汤丸子。

做清水氽丸子,是个好玩的活。肉馅在左手的虎口里挤成肉丸,右手用薄皮的勺子刮,丸子就一颗一颗跳入了沸水,这是考验耐力,心不急手底下还要快。十来颗肉丸就够一碗,滚两滚捞出来甩进高汤碗里。肉丸们就成换了天地的肉丸子。碗底盘几根粉丝,洒一丝儿白胡椒粉,汤上飘起香菜葱花,淋几滴香油,这热气腾腾的一碗汤食,简直是神仙都可以享用。高汤里盐味儿是淡淡的,丸子透着粉粉的白,肉味实在,它就一味只是鲜香。你说,有了这一碗清汤丸子,你还要什么?配个煎油饼你管你一天舒坦,搭个米饭你也能吃出粮食的真滋味。

我很少做油炸丸子,父亲做的炸丸子我却是百吃不厌。

油炸的丸子比清汤丸子费一道工序,它的馅也多些辅料,可它的吃法也多。做清汤丸子的馅里再加鸡蛋,加馍花,加豆腐,这是油炸丸子的必备。鸡蛋让丸子发胀,馍花豆腐让丸子酥脆,用父亲的话说:啥都有个啥拿法。架起油锅炸丸子。父亲站在热油锅边,他虎口里挤出来的小肉团用小勺刮进热油锅,肉丸子在油锅里起伏。它翻个身就被炸得黄灿灿,捞出锅就能入口,酥脆的皮鲜嫩的瓤,尝一颗是绝对不行的。儿时的我端个碗碗,至少要讨三个油炸丸子才离开灶台。

油炸丸子炒溜做汤都是极好,我却很少做它。我厌了站油锅旁的烟熏火燎,我也嫌它吸油太多。油炸丸子,我终于放弃它,只留下一段关于它的回忆,这是我的一个成长。我不再贪恋食物的脂膏丰腴,我终能享受生活的安然恬淡,这是一种本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美食最终的精华就是食物的本味。

我又记起来一个雨夜,你我喝过一碗丸子汤。它是肉丸汤里加了粉丝,可还有油豆腐,木耳黄花,还有少许鸡丝,店家满怀欣喜地问滋味如何,我不好说喧宾夺主,只唯唯诺诺顾左右而言他。我说丸子还是很圆的。店家还是不满意,他又强调一遍,他的丸子是手工制成。我终于问他:你的馅里加了几次水?他不解。我又问他:高汤你熬了多久?他讪讪笑着退去。丸子汤,他却是败在丸子和汤上,他极尽力气去做花哨的东西,总是得不到真滋味。你劝我与人为善,不要苛刻地要求小店做出完美的食物。可我哪里敢奢望店里能做出我心仪的丸子。只是这店家觉着,他已不容易地用了真食材好配料,就要眼巴巴地求表扬。于我来说,这无异于助纣为虐。我想给他讲一则故事:五十步笑百步。是,现在粗制滥造的吃食太多,能备料动手做已经不易。可做的过程里缺了重要环节,你还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从此,我得一个挑吃挑喝难伺候的名。我还是在坚持,丸子就要有丸子的味道,就像我该有自己的思想,要不然,我和路旁的树,天上的鸟有什么区别?从那以后,我总觉得我欠你一碗货真价实的丸子汤。

天又阴沉了。我想明天该做一碗清汤丸子,邀你来。清清浅浅的一碗,清清淡淡的一味。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碗里,仿佛我们的人生就如此简单。我知道,你要你喝了我的这碗汤,从此,你会和我一样挑剔这个世界上其他丸子的味道。

侯玲,岐山县凤鸣镇人,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西安晚报》《宝鸡日报》《广安文艺》《秦岭文学》等发表散文。曾荣获陕西省“家乡的年味”征文二等奖。现为岐山县高级中学教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