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我喜欢无聊的事情。而且,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人最优美的一夜情——致西风君

(2020-09-03 18:53:39) 下一个

中国人最优美的一夜情——致西风君

当刺骨的寒风从西伯利亚狂暴的吹来时,美丽的候鸟们撇下了山川向着温暖的北方飞走了,活泼的春天早已经走了,热情的夏天走了,连金色、庄重的秋天最后也走了。但沉默的山川们仍然留了下来,他们仍然一言不发,河水甚至冻结在一起不肯离去。他们为世界留下希望,尽管甚至从来不曾说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诗句。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不久前读到李复言《续玄怪录》中的一篇小说。我觉得这真是一篇奇妙的好文啊!讲故事很好,但一定要讲给沉默的大山们听。就像你们知道的,我经常和人们一样相信自己的感觉。如果我们完全不相信我们的感觉,我们将无法生活。如果我们完全否定了我们自己的感觉,你说我们还怎么能够生活呢?所以,如果我们完全不相信我们自己的感觉,我感觉我们是无法生活的。这篇小说讲的是一个老人带杜子春到一座丹炉前,让他静观,只要他坚持沉默,一声不发,最后就能得道成仙。接下来杜子春进入幻境,他经历了无数惊险的事情,也忍受了许多磨难,最后甚至变成一个妇人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在经历这一切时,他果真沉默不语,一言不发。但最后当他的老公要摔死他的孩子时,他惊叫了出来。结果,幻境破灭,从丹炉里扑出一股烈火将屋子焚毁。幸亏这时老道赶来,救出了杜子春。最后老道对杜子春说:

 “出。吾子之心,喜怒哀惧恶欲,皆能忘也。所未臻者,爱而已。向使子无‘噫’声,吾之药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难得也!吾药可重炼,而子之身犹为世界所容矣。勉之哉!

我认为这个道士并非真正得道之人。因为从我的感觉来说,老庄并非有情,但也非无情,而是不为情所累,不为情所伤而已。《庄子•应帝王》云:“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故能胜物而不伤”(《庄子•应帝王》所以,我感觉这个道士可能是个妖精。

日本芥川龙之介重写过这个故事,重要的是杜子春在地狱经历种种考验都没有说话,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但最后却见到父母变成瘦马,被牛头马面拷打,而吼了出来,于是破戒。而道士不但不斥责甚至说:“你若依然保持沉默,我打算当下就杀了你!”杜子春经历了这些,重视人类真正的情感,遂打消学仙的念头。我认为这样的重写更是乏味。他没有真正理解李复言最后写的:“而子之身犹为世界所容矣。勉之哉!”这句话的微妙含义。这个芥川龙之介连妖精都不算,是一个平庸的人。

没有什么比平庸的人还写作更让我受不了的了。我们今天应该写一些好的文字,因为未来的孩子们仍然应该有一些好的文字阅读,因为就像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在继续阅读唐宋春秋时代的文字了。

其实,关于情感,中国文化中有一种介于儒道之间的态度,以离别为终结,追求一种淡淡的怅惘感伤。既非相濡以沫,又不相忘于江湖。发乎礼,止乎情,最终空空如也,一见钟情,一见终情。唐朝的另一篇传奇,我感觉是中国人关于情感最优美最诗意也是最中国化的表达。

赵师雄醉憩梅花下

  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幕,在醉醒间,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旁舍。见一女人,淡装素服出迓师雄。时已昏黑,残雪对月色微明。师雄喜之,与之语,但觉芳香袭人,语极清丽。因与之扣酒家门,得数杯,相与饮。少顷,有一绿衣童子来,笑歌戏舞,亦自可观。顷醉寝,师雄亦懵然,但觉风寒相袭。久之,时东方已白,师雄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顾,月落参横。但惆怅而已。

庄子也非得道之人。相比老子,他缺乏一种强大的力量。因此,整篇庄子洋洋洒洒但都是一些如果装傻,把自己弄傻,弄残废的建议,非常令人丧气。而且,虽然洋洋洒洒,但也罗罗嗦嗦,远不如老子来的酷。庄子感人,但缺乏一种精神的力量。

老子云:

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立不敢云:

常欲无以观其妙常欲有以观其徼。

有有有无无有无无无无无有有有有无。

当刺骨的寒风从西伯利亚狂暴的吹来时,美丽的候鸟们撇下了山川向着温暖的北方飞走了,活泼的春天早已经走了,热情的夏天走了,连金色、庄重的秋天最后也走了。但沉默的山川们留了下来,他们仍然一言不发,但他们留下来了。

 


2020/09/0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plebee3' 的评论 :

他可能是看呆了,也可能是我们的理解不同。
applebee3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很好。那个女孩很酷,那只胖猫都看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