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我喜欢无聊的事情。而且,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肖斯塔克维奇 * 肖斯塔克维奇说:“我永远都感觉自己是一个列宁格勒人。” 然而,肖斯塔科维奇1906年9月25日却是出生在圣彼得堡。而今天在一年之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世界上并没有列宁格勒这座城市,只有在2月18日、2月23日、5月9日这三天,它才从历史上浮现,然后又消失。我们前文介绍过,1703年彼得大帝在涅瓦河三角洲的兔子岛上建起了圣彼得堡,1712[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米亚斯科夫斯基 米亚科夫斯基出生在波兰华沙附近的诺沃吉奥尔吉夫斯,当年那里是俄罗斯帝国的军事要塞新乔治耶夫斯克。他的父亲是一位军事工程师,后来米亚科夫斯基也进入了一所军事院校。如果不出意外,他便要子承父业,也成为一名军事工程师了,可最终米亚斯科夫斯基却继承了俄罗斯军队伟大的音乐传统,成为苏联最重要的音乐家之一。今天,人们对于米亚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 晚年普罗科菲耶夫的音乐更加追求简单。 苏联音乐家德米特里·卡巴列夫斯基曾回忆,普罗科菲耶夫在晚年对自己的作品是怎样的充满希望。那时,他刚刚完成了声C小调第七交响曲,因为重病在修养。一天,卡巴列夫斯基见到了他: “第二天我……动身去尼科利那高拉。谢尔盖·谢尔盖维奇·普罗科菲耶夫感觉身体非常不舒服,一直躺在床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阿拉图的期间正是1942年至1943年冬,德国第六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失败,战争进入新阶段。普罗克非耶夫在阿拉图开始创作他的《D大调长笛奏鸣曲》。这是一首旋律异常优美的完美作品。在战争的最后一年,他还完成了他最著名的第六、第七、第八钢琴奏鸣曲。其中最有名的是《第七钢琴奏鸣曲》,又被称为《战争奏鸣曲》。这是普罗科菲耶夫最为错综复杂,最为现代激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3:我要用燃烧的翅膀飞翔逃离丑陋的年龄的追赶,
(但我跑的总不够快,)
迎面却走来黄金的岁月。
美丽的新年
你又来了!
带着新的希望――
一块小雪糕。
新的一年,
我将继续逃离,
继续流浪,
继续用嘴呼吸,
用心笔歌唱,
2023的天空蔚蓝
无限宽广
2023
我要用燃烧的翅膀飞翔。立
2022/12/302022年
看着飘窗下面
马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12-30 16:50:58)

最漫长的等待我们等待
我们每天都在等待
我们等待,等待,等待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什么
人生是最漫长的等待
我们等待,等待,等待

玫瑰远胜我们
她们绽放
然后凋谢
她们
不等待人类是预期的动物。我们总在不停的预期着。拿出手机,在下班前瞥一眼手表,走到窗口,在交谈的每一个间隙,我们都不断的生出瞬间的预期。所以,我们生活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8年俄罗斯国家电台举办了一次“最伟大的俄罗斯人”的评选,当时名列第一的竟然不是彼得大帝,或者戈尔巴乔夫,而是这个涅夫斯基。。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原名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奇,是弗拉基米尔大公雅罗斯拉夫二世·弗谢沃洛多维奇的儿子。他本人后来也成为了弗拉基米尔大公。这个弗拉基米尔大公又是什么呢?这么牛的涅夫斯基是弗拉基米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美国历史学家詹姆士·比林顿对俄罗斯1917——1918年革命运动有一句精彩的描述:“(俄国革命)有着某种音乐性质。梅尔西安对法国大革命的描述是,‘一切都是观点’(loutestoptique),套用到俄国革命上,则是‘一切都是音乐’(toutestmusique)。”但其实俄国在18世纪前并没有音乐传统。现代西方文明深植于西欧中世纪的基督教文化。早期,基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普罗科菲耶夫*关于普罗科菲耶夫的音乐。尼古拉·梅特纳:如果说这就是音乐,那么,我就不是音乐家。尼古拉·米亚科夫斯基:只要谱写这样的音乐,就值得活在这个世上。*我对普罗科菲耶夫的印象是矛盾的。他对我来说,既非常熟悉又极为陌生。普罗科菲耶夫可能是我最早聆听过的俄罗斯音乐家,原因当然是他的那部《彼得和狼》。这可能是儿童音乐世界中最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二十) 斯克里亚宾死后在西方的名声的兴衰变幻,与他在苏俄身后的命运完全不同。 在生前,斯克里亚宾曾在美国巡演,取得了半毁半誉的评论,既谈不上成功,也不算失败。他的作品的现代性在当时以及之后很长时间里不能被普遍接受。不过,这次巡演也让他为美国人所知,有了几个热情的推崇者。然而,随着美国神智学在20年代的兴盛,斯克里亚宾的音乐受到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