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中国优势、白智时代和科学极权主义

(2020-04-29 06:29:58) 下一个

新冠肺炎:中国优势、白智时代和科学极权主义

 

口罩的隐喻

这次疫情为什么欧美人顽固的拒绝戴口罩?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人们从文化到政治找出许多理由。我在这里不妨再添一条:性吸引。戴口罩不性感。

现代研究,尽管咱们人就是动物。性吸引至关重要,在人类的生活与历史以各种方式但通常是难以察觉的方式发挥着重要影响。西方文明源于古希腊,古希腊崇尚脱光而非掩盖。今天或许应该给新冠维纳斯和大卫带上口罩,成为当代艺术。而性与政治当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民主、自由的社会,性会更加开放,喜欢暴露;宗教、专制的环境,性普遍被压抑,重视掩盖。这并非玩笑。

不过,今天在疫情之初西方人对于口罩的排斥之激烈仍然有些奇怪。难道是因为中国感染了病毒,西方人就不愿承认自己也会被感染?西方人不愿承认自己也会得上中国流行的新冠肺炎?不愿相信他们优越的民主制度也会无法抵抗这个病毒而爆发像中国一样的灾难?难道他们不愿意接受中国模式?口罩和封城?谁知道呢。

我觉得更可能的是,他们不像我们那么的在乎科学,而在乎自我的形象。西方人对于自信更加在意。

总之,我对西方人这一次拒绝口罩虽然非常感兴趣,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西方人为什么后来又戴上口罩了?政客开始公开否定口罩,后来又公开承认口罩推荐口罩,今天已经开始在某些场合强制要求佩戴口罩。这同样是既关乎政治又不关乎政治。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科学极权主义

我们如果深入考察会发现口罩其实非常强大。无论赋予它怎样的政治和文化的含义,今天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医院的手术室里,医护人员必须佩戴口罩。你不能以追求自由、民主,或自己的自信心特别强,或拒绝中国制造为理由,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口罩!同样,如果这个病毒再厉害上几倍,那么任何国家也都会强制要求佩戴口罩,没有商量的余地,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究其原因,是因为口罩是科学的。由此我们可以发现科学是非常极权的。

我认为这次口罩的隐喻在于,科学是极权的。

科学追求唯一的最优答案。一旦科学找到答案,最终你必须要按照科学的要求去做。今天人类在进入一个科学的时代,从感性的思维转变为科学思维。人类在由既往的纷繁凌乱各持己见的观念之争走向科学方法导致的统一之路。我们正在建造巴别塔,这一次我们有共同的科学语言,尽管道路仍然遥远。但是,我们已经走在这条路上。

我相信今天的口罩寓意深刻。我们从抵制走向统一,臣服于科学。未来人类将进入科学极权主义的时代。今天的新冠的混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告别的象征。

未来随着社会学、政治学的发展,最终治理社会要变成一个科学的专业化的问题。虽然今天社会学、政治学这些人文学科还无法达到类似生物医学这样的科学化的程度,但一方面这些学科在不断发展,另一方面今天的国家治理已经越来越分细分为不同的学科,每个学科都在沿着科学化的方向发展,比如公共卫生已经完全是科学的学科,管理当然还需要进一步科学化,而经济学今天还有很强的伪科学的色彩,但未来一定会发展成真正的科学,届时国家治理将发生极大的改变。那时,多党制将观点趋同变成一党制。

 

中国优势

这次中国抗击疫情为什么能取得如此成功?人们会归之为国家体制。今天从官方到民间大家都说中国的体制能办大事,习主席特别相信的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不过,我认为单纯能办大事的体制不仅不够,而且有利有弊。人民战争也要当心变成盲目狂热的群众运动。不过,仍然在艰难的努力变得伟大的习主席又在最新的讲话中谈到了:这次疫情是对中国执政能力的全面考验。看来习主席的智囊团也在疫情中不断进步。我认为这一点说的要比国家体制深刻的多。中国体制在完成系统化的复杂项目上的确具有优势。

我认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虽然政治体制改革浅尝辄止,但整个社会结构一直在发生着深刻的改变;虽然政治制中还有许多问题,有些可能非常严重,但中国这40年来一直在进步在发展,不仅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与之相比,并且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持续的快速的缩小,国内的综合状况也在全面改善,而非持续恶化。那么,中国取得这些成就的最大优势在于什么呢?

我认为中国的一个优势就是中国自邓小平之后整体皈依了科学,变成科学原教旨主义。

今天这场疫情中国能够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便在于中国抗疫始终在按照科学办事,是根据专家意见决策,而非习的亲自指挥。

今天全世界的人今天都重视科学,但他们和中国略有不同。他们把科学技术当做一种工具,而在中国是一种信仰。一种强制的要求。所以,美国人讲民主、自由、自由市场;欧洲人讲文化、理念;而中国在发展过程中既忽略了民主、自由,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创造力,我们放弃了西方式的广泛的言论自由和争议与批评,这对我们有利有弊,我们也忽略了公平正义,我们还窒息了思想、文化与艺术。这似乎非常糟糕,那么我们拥有的是什么?在中国所有的官员都信奉要按科学办事,要发展科学,即便是习近平也要按科学办事。

我认为信仰科学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它并不简单的一个技术层面的方法,也不是说中国的科学发达技术先进,而是一种思维方式和准则。现代科学产生于欧洲,但欧洲对于科学也一直有一种批评的态度;美国高度重视科学,但同样是一种商业获利的工具。但早在1975年中国非常落后,而且世界新的科学革命还没有发生时,邓小平提出了“科学也可以是生产力”的观点,待到改革开放之初又变成了“科学是第一生产力”,这可谓是极其深刻极其富于远见的。

 

白智时代

虽然自胡锦涛之后,中国言论自由几乎完全丧失,但向世界开放和坚持信仰科学没有改变。这是今天中国最重要的保障。然而,今天中国的文化几乎是一片荒芜。网络的言论管制正越来越智能化。自由思想正变成娱乐思维、假脑思维和定向思维。

今天中国的人处于一种白智的状态:白智时代的人拥有高度的专业知识和技术,具有发达的专业思维,但在专业之外的精神状态趋于幼稚化,他们只能享受简单的肤浅的娱乐活动,缺乏对于权威的质疑与反思能力,所以逐步丧失独立的精神,思维趋同于群体,变成服从权威安排的完成任务的社会工具。但是,他们具有快乐的特性,人成为快乐的机器人,

从今天来看,这并不是一种理想的人的状态。但是,未来在一个文明成熟的社会也未必很糟。科技正在深刻的对人进行异化,这在今天已经十分明显。虽然,今天突然降临的疫情中,我们似乎还是老样子。但是,我们正在变成另一种样子,我们将变成另一种人类。而在中国除了由于历史延习的原因,可能正是我们最早成为了科学原教旨主义者,所以在我们身上异化也出现最早,最为明显。

 

殉情和恐龙

如果你和我一样不喜欢今天中国人的精神状态,或者,不喜欢我描述的未来的人的状态,那说明你和我一样,都老了。如果你能细细看完我写的这些文字,甚至我的所有的文字,说明你和我一样,我们可能是白痴,但我们不是白智。我们是一些殉情者,为了一个逝去的时代,一种逝去的文明而殉情。我们是在一场欢宴的高潮唱起挽歌的人。

如果,你和我不一样,那么,你将变成一只恐龙。记住,

没有一只恐龙曾恐龙的灭绝唱出挽歌。

 


2020/04/2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文事有武备 回复 悄悄话 两百年前的西方人是白智还是白痴呢?
中国人只是刚刚吃饱饭而已,再给中国二百年,
焉知恐龙就不会进化成哺乳动物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plebee3' 的评论 :

不至于吧。昏吃傻睡瞎乐呵,最后死去可能才是悲哀吧。
applebee3 回复 悄悄话 很悲哀,殉情者。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