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群体免疫和歧视的危险

(2020-03-17 06:12:35) 下一个

新冠肺炎:群体免疫和歧视的危险

 

什么是群体免疫

近日看到英国人准备搞群体免疫了,吓了一跳。这难道不是人道破害吗?其实,中国国内早有医学专家发表过类似观点。注意科学家也会犯错,但科学家犯错多是认知失误,而政治家犯错则复杂的多。这里,我认为英国政府热衷群体免疫只是一种不想负责任的态度。

什么是群体免疫呢?

这个可以说的很玄乎,很科学,但简单来说吧,就是政府不防控,让大家自己照顾自己,有病就去看病付账单。如果你得了一次新冠,之后,恭喜你,你就有免疫力啦!或者,farewell,你就死亡了。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残酷很不人道呢?但其实这里面有一定的科学道理。

因为,每年各国死于流感或普通感冒的人数其实很多,甚至远高于死于新冠的人数。流感病重,每年都有不少儿童和成年人不幸因此丧生。感冒轻,但很多老人重病患者人生的最后一场疾病就是感冒。所以,感冒对于我们往往具有临终关怀的性质,是为我们送终的孝子,或孽畜。而流感、感冒年年发,不可能像对待新冠这样对待它们。所以,就只能采取得病治病的模式了。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专家认为新冠最后可能会变成人类的一种“流感”。

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因为,这次新冠是一种新的疾病。新冠既不是感冒,比感冒要重的多,感冒的传染性要比它低;又不是流感,它起病轻而潜隐,有些患者病症很轻,有些却很重,重症往往在两周后突然加重,而且其传染性非常强。这样,它的发病模式就与流感和感冒不同了。

我在这个系列最早谈过,我当时认为新冠的可怕之处在于医疗资源的耗尽。因为,它发病轻,传染性强,往往是在两周后才突然加重,这样它的发病模式就是病例先暗暗增加,然后突然爆发。这时大量病人涌来,并越来越多,医疗系统无法承受,中症会变重,重症更容易死亡。现在意大利的死亡率是7%,由此可见武汉早期可能更高,而良好治疗的死亡率可以控制在1%。

因此,我们可以简单的来认为:武汉早期就是在群体免疫。

所以,这样的策略可能是对于这个疾病可能是不可行的。

 

中国政府不是仇华的理由

这次疫情从一开始,美国媒体和台湾就在利用疫情作偏向性的甚至是歪曲、造谣的攻击性的报道,对很多人产生误导。至今许多人还没有认清这件事情的实质。

即便美国疫情是中国政府错误引起的,美国政客的歧视仍然是不应该允许的。如果我们一认为有人犯错就可以侮辱、歧视,那么就是今天这样,它可能转化成一种群众性盲动和仇视。那个国家的群众都是盲目的。美国政客的言论不是意在批评中国,更不是在帮助中国,而是政治打击和转移执政矛盾、内部压力。这种公开的歧视言论,在美国是非常罕见的。更不同寻常的是,美国国内也没有有力的反对。这些现象值得注意值得担忧。

现在,还有许多人以为这次疫情如果一发布消息,大家戴上口罩就可以防住了。这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个病的特殊性。意大利、韩国、美国等许多国家在开始发病时完全知道中国的情况,也知道它的传染性,但依然爆发。可见一般的防控是没有用的。在一开始政府和个人也都不可能做到非常严格的防控,尤其在春节之前。大家都是普通人。况且,我们在当初根本不知道这个病毒,不知道它的特点。所以,这个问题非常复杂。

疫情之初我从这个疾病的发病特点分析,感觉即便武汉政府从1月初就开始防控结果恐怕和今天也不会相差太大。但当时大家都很悲愤,我那时也没有参照,所以没有敢把这个观点写出来。现在有了世界其它国家的参照,我认为这个观点基本可以肯定了。

即这次疫情虽然我们地方官员犯有严重的错误甚至罪责,但其本质是疾病,并不是人祸。武汉的那些患者和亡者主要是由疾病造成的,尤其要客观考虑在发病之初,我们根本不了解这个疾病。即便是在封城之后,如何有效防控仍然在摸索,这些摸索都是有代价的。我们的错误应该改正。但中国并没有传播病毒,今天世界范围的流行是疾病本身特点造成的。我们为了防止疾病的流行做出了极大的努力,而且取得了很大成效,我们对防治疫情扩散是有贡献的。

我们这次抗疫的确是值得称赞的。不仅我们在抗疫中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做出极大的努力,而且这次抗击疫情我们有许多做法都是人类流行病学史上的首创,对于今天各国抗疫是非常有帮助的。现在中国和欧洲国家似乎就是一种良性的关系。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临床专家经常与我们的救治专家进行视频讨论,向我们学习对于这个病的诊疗经验。俄罗斯也开了方舱医院。所以,政治家的导向很重要。群众都是盲目的。

 

维权莫问立场

这民主社会一定要团结维权。任何歧视都应该反对。如果不去维权,中国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美国社会和中国不一样,中国社会遇到危机往往会显示出凝聚力,这时社会就变得稳定。美国往往会有混乱。未来美国的情况不好预测,大家只能自己注意安全,认真防护了。

现在美国政府显然在转移矛盾,要为自己推脱免责,如果在美华人还在天真的大骂中国,以为美国政客的歧视是因为中国政府的错误,就太不明智了。那是为了固守自己的一个非常可能并不正确的观点,不顾自己的安危,也不顾其他在美华人的安危了。美国政客叫中国病毒,其实对中国没有什么实质影响。对美国人的认知和情绪有影响,每一个在美华人有影响。

所以,希望大家理解:

即便美国疫情是中国政府错误引起的,美国政客的歧视仍然是不应该允许的。这种歧视危害的是所有在美华人。

现在维权可能已经有些晚了,还是保持镇定,做最坏准备,注意个人安全,科学防护病毒吧。做中国人从来不容易啊。我们还是自己团结,共度时艰吧。

 

 


2020/03/1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