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写给文学城的讨习者们

(2020-02-25 15:26:47) 下一个

新冠肺炎:写给文学城的讨习者们

放弃程序的正义就是不正义的开始。就像我们如果仅仅以正义的名义,仅仅凭借传闻甚至推测假想,就可以对一个人,无论是一个普通的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还是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进行声讨,以为以他们自以为的正义就可以不需证据,甚至可以不要逻辑而进行讨伐定罪,那么,他们一旦掌握了权力就会作恶,而每一次做恶都将是以正义之名。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而是在中国历史上屡屡发生。就在几十年前,那些坚信自己占据正义的革命群众就曾将中国国家主席定罪并虐待致死。结果呢?放弃了程序正义,最后为每个中国人带来灾难。而荒诞的是每一次灾难每一个人承受的灾难都是以正义之名。直到今天我们的灾难仍然是这场灾难的延续。是的,今天那些人强调自己的正义和正确的时候,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当年那些革命群众没有一个人不是这样认为的,不是这样的思维的。他们都是一些不思考不怀疑的人。

中国可能是现代国家中修宪最为频繁的国家,因们我们不尊重宪法,不重视程序正义,我们不重视保障“坏人”的合法权力,就像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严打和对于贪官的违宪的调查,这些都是我们一步步陷入今天局面的原因,每一步都是以正义的名义。我们强调实体正义(结果正义),但这非常容易造成虚假和势力,造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因为,程序是客观的,而正义是一顶帽子,每一个人都可以带在自己头上。每个人都会倾向认定自己是正义的,更重要的是人最终总是倾向为了私利而以正义之名。当认为为了正义就可以不需要说理,不需要证据,不需要论证,不需要逻辑时,如果一个人放弃了用这些原则来自我约束时,他拥有的权力越大危害将越深。

美国辛普森案是一个好例子。简单来说,辛普森杀人了,警察取得确凿证据。但辛的律师以警察取证不合法为由,提出证据不能被法庭采用。这时应该坚守程序正义还是实体正义呢?当时美国也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争论。最后法院选择了坚守程序正义,宣布辛普森无罪。但之后美国进行改革,严格规范了警察取证流程,从而从制度上保障了美国的正义与文明。

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曾经热烈的讨论过程序正义的问题。那时大家几乎达成共识,认识到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识到了制度和制衡权力的重要性。但是国民性很难改变,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传统观念和思维习惯具有巨大惯性。现在,我们显然把这些都忘了。然而,即便在当初我们也忽略了一点,即从辛普森案来看,它不仅仅说明了程序的重要,同时还说明了人的重要。好的制度由人设计,由人遵重,(尊重程序比遵守更重要。)如果把美国全部换为中国人,那么美国也会慢慢变成中国。它或许就是始于一次大法官和陪审团的成员们以正义的名义违背了程序,宣布辛普森有罪判处死刑。那样,法就会慢慢的以各种正义的名义被破坏。权力也会越来越集中到能占据正义之名的人的手中。这样最终那些占据正义之名的人手中的权力就会强大到可以随意修改宪法。它始于修宪,但发生的可能更早,是始于一个人内心放弃自我约束,认为他仅仅凭着他认定的正义,合理,伟大,善良,民众幸福,国家利益,等等美妙的词语,就可以不要证据不要逻辑不需要程序的约束的时候,但或许还要更早,甚至始于童年记忆。

这些就是我写的《在疫情中我们应该如何指责一个具体的研究人员》以及分析习的文章的根本用意。很多人似乎不太理解,因为他们处于一种正义感崇高道德感带来的优越感中,他们相信自己绝对正确,他们不需要证据,不需要论证,不需要怀疑,不需要说理,甚至不需要逻辑。他们不思考。而我相信他们都相信他们是正义的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是有理的。

这些讨习者愤怒的义正词严威风凛凛的到目前为止根据传闻和不良记录和臆测假想的讨伐,在我看来不仅不严谨,更是舍本求末,没有看着事件真正的危机和严重性。因为,无论这一事件的真实情况如何,从逻辑来说这次疫情都是一个偶然事件,是由糊涂的好心造成,并且不能仅仅以此为借口而把所有责任推于一人,很多人要为此负责,但真正的危机在于这件事情之后,危险将转化成一种必然的自主的进程。而我在关于这次疫情最早的一篇文章写的就是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才是重点。而我在最后一篇将更详细讨论它。那时,讨习大军可能就会满意一点了。但也很难说,因为他们自以为占据正义,他们不会错,他们不需要分析具体事件,他们不需要思考。

相信我,他们如果掌握权力,中国绝对不会更好。

别在危机之后摆出一个过于勇猛的姿势!

不要再以正义的名义了!
我看见过太多以正义行恶的人!
你的正义的样子让我厌倦!
危机之后
不要摆出过于勇敢的姿态!
像今天伟大祖国的
那些抗日神剧。
那些抗日神人们
不仅仅是可笑

 


2020/02/2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春的希望1 回复 悄悄话 跟一个垄断了一切资源及破坏和不遵守任何规则的人讲“程序正义”
等于是“刻舟求剑”。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程序正义(当然包括了司法正义)永远是相对的,它的根本前提就是绝大多数人都同意一定的程序。但这永远不可能实现。美国和中国永远不会同意完全一样的程序,中国的大部分人和少数人也永远不会同意完全一样的程序。并且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程序正义都是非常昂贵的,非常消耗时间和资源,甚至是非常低效的。辛普森审理案件审判漫长的过程,花费和最后大多数人不愿看到的结果,从微观层次证明了这一点。从宏观层次也可以证明这一点,比如,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提到,过去的美国一年就可以建成的帝国大厦,现在要在纽约修一条路要争论10年没有结果。国会山这几年天天依照程序正义搞内斗内耗,有几个法案包括弹劾总统被通过?中国的政治和社会体制一直存在强调重结果不重过程,重内容不重形式,重功能不重结构的倾向,这也是近30年来中国取得强大和富裕的重大成功的特点和优势之一。当然,在中国逐渐的强大和富裕之后,也会逐渐的更加重视中国特色的程序正义的建构。
歪脖老魏 回复 悄悄话 你混淆了司法公正和程序正义的关联...要有了司法的公正,再谈程序正义才有意义....当中国人民能审判习近平的时候再来坚持你的程序正义不迟....现在海外大众对习近平的批评是基于掌握到的资讯对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正常批评,民主世界通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谬论.如果你的逻辑是对的,那任何人都不能对任何人,任何事说任何话.....别扯东扯西,毫无逻辑的扯你自己都搞不懂的概念, 洗得太急了...





dell_dell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您这是搞错了一点,司法程序需要过程和证据,但是文学城的人不具备司法能力,都是自己的主观判断。,主观判断是哪里来的呢,还不是看媒体说了这个人干了什么,没干什么,后果是什么。。。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程序正义的本质上选择坚守原则,它具有纯粹性;结果正义的本质是选择达到目的,它是一种实用主义。大部分留言正是反映出我们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实用主义思维。的确,美国辛普森案之所以可以坚持程序正义,是因为美国有一个良好的国体,但是,关键在于,这个国体的缔造是因为美国当年的建国者们是一群信仰程序正义的人。所以,我在上文说:尊重程序比遵守更重要。今天即便我们推倒重来,如果是一群信仰结果正义的人,那时一定不会是像当年美国的国父们致力构建一个保证美国长久公平与兴盛的国家,而是变成一场分赃大会。从古希腊时希腊哲学家们致力于探寻宇宙的纯粹的精神,而非解决眼前具体的问题,这样的努力经过了两千年才产生了现代科学。我认为今天的局面没有谁有能力改变,只有时间必然把它改变。此时与其喊喊口号,不如重新思考灾难的真实和最根本的原因,踏踏实实搞清真相,重新思考现代文明最重要的理念。其实,它们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它们都是一些最简单的道理,像心灵鸡汤,不会让人喝了特别的高,但很容易喝过就忘了。然后,就追求正义去了。但是,没有对于这样的最简单的道理的坚守,没有程序正义,正义就有慢慢变成一种个人私心的幌子,分赃大会就不断进行。而没有对于最简单道理的深入理解,我们就会像邓小平那样灵机一动想出一个非常草率漏洞百出必然失败的集体负责制。这不是一个和当年美国国父们的智力的差距,而是一种理解的肤浅,其本质是,邓小平是一个典型的非常聪明的实用主义者,经验主义者。

程序正义是客观的,可以达成共识;结果正义非常主观,很难达成共识,而且极容易变成一个借口。
从今天这场疫情的议论中可以看到有太多中国人都还是在以邓小平这样的简单线性的思维方式应对如此复杂宏大的世界。他们只是天真的以为推倒现在的体制重新再来,中国就变好了。他们从不想想,怎么推倒,怎么对待不认同你们的人,怎么对待认同你们的人,怎么重来,重来的是否可行?等等等等极其复杂的问题。他们是神学的思维,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他们是孙悟空式的道德观,只要是女的就是妖精,但在打死前不能向平庸的师傅证明她们是妖精,所以也不去证明了,只要用暴力打死,到时就自然能证明自己的判断一点不假,那时自然就有证据了。毛泽东据说就特别欣赏孙悟空。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习是什么? 是上帝? 为什么不能下台,没有他和它(党国),中国会有17年两次祸害全球的大瘟疫?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Now I learned what is Sophistry!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人们以对程序正义的放弃,来对抗他们perceived的程序正义的缺乏,不管怎样,其结果都难以设想会是程序的正义。
毛毛猫猫 回复 悄悄话 加上SARS, 中共已经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了两次。 中国全球第二的GDP,医疗支出是全球146位。 武汉遭受的无妄之灾, 那些被灭门的家庭都充当了中共造航母,金援外交的炮灰。 事实摆在眼前,楼主还要替中共辩护。 楼主丧尽天良。
萧逸轩 回复 悄悄话 稳定压倒一切是习一直强调的吧?这句无比荒谬的话就是导致武汉疫情失控的罪魁祸首,你觉得我们批评他错了吗?那我明天就打你一顿,为了稳定你就忍了吧。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同意法律程序正义的观点。但是,您说的是习近平,您别忘了,他刚刚把一个瑞典公民生生改成了中国国籍给判了10年。您跟谁谈法律程序正义呢?
jw2009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程序正义的前提不就是独立司法吗?这东西你认为中国有吗?如果没有,是谁的责任?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一尊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当然要承担责任了!庚子年正月,大疫起于荆楚。哀帝粉饰太平,隐瞒疫情,致使瘟疫流布九州,……。史书将把一尊定在耻辱柱上。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中共是裤裆里藏炸弹,搞得灰头土脸!

隐瞒信息导致武汉病毒爆发。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illar' 的评论 : 对,他的文章就是这个意思。
易守南宫 回复 悄悄话 自己宪法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结社集会自由都不遵守,还谈什么程序正义。可笑!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任何社会中的人都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大多数人 (Majority),少数人(Minority),和极少数人(Extremeists)(或称为极端份子)。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政治文明生态和规则,对这三个部分的人采取不太相同的态度。美国和西方的标准是对大多数人服从 (Obey),对少数人采取倾听(Listen) and 对话的态度,和对极少数人可以Tolerance. 但在对话交流变质的时候采取控制 (Control) 或压制的办法。比如美国对穆斯林极端分子,白人至上主义三K党,和各种族极端仇恨的人都会采取控制和压制的态度。广大媒体都不会喜欢他们,FBI都会找他们的麻烦。中国社会的政治生态环境和文明程度也处在不断的发展进步过程中。在不久的将来当国家的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包括教育程度文明素质都达到较高程度的时候,对少数极端分子也会更文明的做法,但这一小撮人自己要检点些。天天干着挟洋自重,吃里爬外,吃肉骂娘,吃饭砸锅的勾当,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大多数人民及社会的承认和尊重。

bigright 回复 悄悄话 程序正义在中国就是一坨屎,没有人需要,讨习当然也不需要。谁掌权更好这个说不准,但是他掌权一定烂,这十年有目共睹
Pillar 回复 悄悄话 要求个人意见,舆论,媒体对一个领导者的批评指责要符合刑事法庭取证的程序正义???还是我理解错了。
pconline 回复 悄悄话 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桂民海在泰国旅行时被习三烂的国安抓捕回大陆,桂民海居然自愿放弃瑞典国籍,恢复中国国籍,接着被判入狱十年,楼主说说习二这货有程序正义吗?对待暴徒只是喋喋不休还是使用武力?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没有看过您的前后文章,但是非常同意这篇关于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论述。遗憾的是我个人认为基本是对牛弹琴。因为我们中国5000年的思维方式是膜拜式的皇帝思维,主观意识决定物质。而您的程序正义完全是西方崇尚科学的严谨理性思想的产物,完全不是在一个层面上。我想中国大约需要300年的发展百姓才能到达您讲的那一地步。
但是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非常佩服。
玉面小飞龙_007 回复 悄悄话 难道做错事还说不得了!杀人偿命,49年来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他可曾负过责,可曾道过歉?它最早定的法是婚姻法,他们可曾遵守过?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武汉病毒是中共多年来秘密研制生化武器的恶果,不仅是习,他只是个倒霉的傀儡,其背后是江家,朱家,曾家等权贵势力,中共将会被世界认定是危害全人类的恐怖主义组织,被国际法庭审判。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政治术语来说,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那些极端分子攻击造谣污蔑永远不需要什么程序正义,而中国被越骂越强大,越骂越好。看看文学城从97年开始到现在吧,骂江骂胡的人都自生自灭了,还剩下个把残渣余孽。大家将会见证到,现在骂习的也将是难逃如此命运。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1月3号通报美国,1月7号亲自批示。
然后疫情失控,祸害全中国人民,还祸害了全世界人民!
全程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隐瞒!
应当立即下台谢罪!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当一个国家的法律不能保护一个普通公民的时候,那么最终它也保护不了共和国的主席。
-----------------
是啊,现在全是他们当权者肆意夺取人民的意志和言论,人民没有法律保护和基本的权力,死伤恐惧,没有自由,反而还有人为当权者辩护和担心他们的安危。
玉面小飞龙_007 回复 悄悄话 做错了,就要批评,因为愚蠢做错了就要讨伐!司法不独立,不公正,到哪评理去?当官的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如孟学农。武汉人多可怜,无望之灾,家破人亡。这不是天灾,挨蚊子咬一口染上病毒,是人祸,眼睁睁地看疫情扩散,那些官员还在说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他们撒谎一流,粉饰太平一流!遭殃倒霉的是老百姓,是我的同胞!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当然应该遵守程序正义。但是,在当今中国,普通老百姓是否有正当的法律程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呢?如果没有的话,你也就不要埋怨讨习者的“不正当性”。我依然认为当年《河殇》里的一句话非常经典:当一个国家的法律不能保护一个普通公民的时候,那么最终它也保护不了共和国的主席。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习和他的党府连同世卫脏代表都应当被送上国际法庭
Lurending 回复 悄悄话 是否应当区分审判与讨伐?
伍歌 回复 悄悄话 有些道理。尊重程序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法制几千年对人权不完善,但人民是文化革命的始作俑者吗?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被虐待而死,是毛泽东统治时期的悲剧和羞耻,那些红卫兵,革委会都是毛的打手而已,更说明中国的司法体系是沿袭了封建皇权制。
习近平自己先修改宪法,集权极权,打击人民的言论,用军队和警察压制人民和文化人士,倒退左倾,国进民退,搞个人崇拜,妄想成为毛二,这次武汉病毒爆发,人民死伤恐惧,全国经济瘫痪,现在又殃及世界,都是因为他的欺瞒无能,他的倒行逆施。
如果中国的司法独立,军队只为国家不为个人和党派,人民有投票权,习的命运反而会非常安全。美国没听说过被弹劾的总统有危险,世界发达国家的总统卸任没有不安全地过完退休生活的。
Chenmojun 回复 悄悄话 不可否认他打击言论自由,最终造成今天的灾难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