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在疫情中我们应该如何指责一个具体的研究人员

(2020-02-07 23:07:05) 下一个

新冠肺炎:在疫情中我们应该如何指责一个具体的研究人员

 

1.

我认为在今天世界的国家体系中,对待国家间关系要讲究有备无患,尽最大善意,但要做最坏准备。这不是个好办法,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幸好在现代文明的国家内,我们可以做到对公民讲究疑罪从无,司法定罪。如今面对如此重大灾难,即便是最小可能,我们也应该把人为病毒攻击当成真实的威胁加以防范。但是,对于某个研究所病毒泄漏、某个研究人员导致这场灾难的猜测,除非有非常确凿的证据,我们不能认为这是真实的。然后,在我们的社会中屡屡遇到重大事件,一旦有人怀疑指责某人,公众立刻把怀疑、猜测当成事实,群起攻之,口诛笔伐。这是群众的一种古老的非理性行为,我们都应该注意克服。

尤其考虑到现在当事人一定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我们的批评指责应该温和一些。现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能支持这些的怀疑。并且,现在的怀疑都是本身相当值得怀疑的揣测。

应该意识到今天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专业化的时代。很多问题需要充分和真实的信息,更重要的是需要专业知识和技能,才能得出正确、可信的结论。

 

2.

对于武汉所和所内具体研究人员,我们当然有权怀疑、质疑,有权呼吁政府调查,揭示真相。理性的怀疑是有意义的。通过这次质疑我们发现了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即某研究人员多年以来一直在进行一项奇怪的,高度威胁公众安全和国家安全的,没有什么医学意义的研究。

请注意,这个质疑是基于已发表的论文,和之后的继发事件。这些已经不是简单的猜测。这件事情我认为国家应该严肃追查,不能应为与疫情无关就漠视。如果属实,这同样是重大安全隐患。

据网友介绍,该研究人员的研究论文发表在一流学术期刊,并随后遭到国际学者质疑,例如太空风网友介绍:“问题是美国病毒学家已经在质疑声中和断拨经费的前提下早在几年前就停止参与,倒是武汉研究所既有病毒又在继续研究。”那么,我们的病毒专家一定知道这个消息,也应该知道这样的消息。他们是否向国家社会发出质疑和警告?如果没有,这是不是我们的病理学界的社会良知的缺失呢?

病毒攻击另一个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恐怖袭击。如果一个实验室随便研制可以作为病毒武器的重组病毒,那么完全可能因为某个实验人员的个人问题,被用来对社会攻击,并且完全可能一个人制造同样甚至更严重的灾难。同时,意外泄漏也是可能的。尤其如果这个病毒被改造成新病毒,那么可能具有更强的传播能力,而且也无法有效确诊。这些都不是过度的担心,而是病毒研究的特殊性。

总之,所有病毒研究国家都要严格限定和监控,而且所有病毒科研人员都有义务保证自己和同事的工作不危及社会。像国外科学家发现一项研究具有潜在威胁,立即撰文质疑,施加压力终止研究,值得我们学习。这是科学家职业道德和社会良知的体现。

所以,尽管这次疫情的具体原因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已经可以看出国家和军方的安全意识的严重缺失,官员的渎职,社会言论自由被权力剥夺。同时,也应该反思我们的病理学家们的社会良知的缺失。萨斯当年给中国造成巨大灾难,但现在也有网友指出,我们也已经发生过萨斯病毒的泄漏事件,这些都说明我们对于病毒的研究的安全意识和监管存在许多严重的问题。这些不能因为与这次疫情无关而被忽略。

 


2020/02/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Jeoff_zhang 回复 悄悄话 武毒所邪恶又疯狂的女人石正丽的几枚意外泄露的冠状病毒导致了这场全球瘟疫,也将习大大的中国梦打得七零八落.鉴定完毕!
锦川 回复 悄悄话 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谁也不可能理性。
retreat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