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狄金森三译_2_在丁香花海

(2019-08-21 14:25:08) 下一个

在丁香花海
——狄金森·1337

1337

Upon a Lilac Sea
To toss incessantly
His Plush Alarm
Who fleeing from the Spring
The Spring avenging fling
To Dooms of Balm

和1233一样,1337也是一首非常短的小诗。但与1233流露出的强烈情感不同,1337传达出的是某种精微的气息。1233的情感是悲伤的,它有一种强大的冲击力,语言质朴感人,但所用的词汇都是最平常的日常口语。

1233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 Wilderness has made --

如果我没有看见太阳
我本可以忍受阴影
阳光一片新的荒凉
我的荒凉已经铸就——

903

I hide myself within my flower,
That fading from your vase,
You, unsuspecting, feel for me
Almost a loneliness.

我把自己藏在我的花里,
她在你的瓶中枯萎,
你,毫无疑问,为我伤感
几乎就是一种孤独了。

1337的选词则处处体现出作者的用心之深。这时的狄金森是一个更典型的狄金森。她的这些诗一旦细加思考便会带给我们一种迷茫,像遗落在一座空花园的小方桌上的一个谜。就像903,细细品读,这首诗在说些什么呢?狄金森的诗抒情,但不是简单的抒情,它们不是为了让我们感到,不是在我们疲惫时用来疗伤止痛,宣泄感情。阅读她是一种挑战,需要我们有充沛精力而且平静的心情。

翻译狄金森就应该呈现出她的谜。但很多时候这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她的用词在许多时候很难有效的用另一种语言完全的表达。比如,在这里feel for me,翻译成什么好呢?怜惜我,似乎从中文来看更加简洁而富有诗意,但其实并没有准确的传达出狄更斯在这里的那种精致的气息。英文中的怜惜可以有许多种表达上的选择,这里的feel似乎非常重要。这里是you feel something for me,something about me or belonging to me。而在诗的开始时她说:I hide myself within my flower。这里的my flower就不能译为:一朵花。很难说狄金森在这里是以花的口吻在叙述,还是以花的主人,一个女人,的口吻。可是,最后一句:Almost a loneliness又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说是almost呢?这首小诗还有另一个更早的版本:

I hide myself within my flower,
That wearing on your breast,
You, unsuspecting, wear me too--
And angels know the rest.

1337中的Doom的复数形式一定要表达出来。它是一片丁香花海中纷纷的毁灭。这让我们联想到《北方有佳人》。在佳人回眸的倩影中,一片火海里建筑纷纷倒塌。它写的悲壮苍凉,有着巨大的令人感慨的力量,但没有狄金森的那种陌生感。这与我们诗歌的传统不同有关完。我们的诗歌的目的在于言志和叙事。所以,我们的诗通常写得很实,所谓的空灵性情,也往往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形而上的思绪。所以,我们的诗歌传统中没有狄金森这样的诗人。不过,整个世界也只有过一个狄金森。

文学艺术性中的独特性永远是最重要的。没有牛顿或哥白尼,我们仍然会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和地球的真实的运转,并以同样的形式呈现。这是科学的力量所在。但没有了狄金森我们就将永远的失去一些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这就是艺术的价值。你可以拿出1亿美元买下梵高的向日葵,但如果梵高没有画出那些向日葵,你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梵高的向日葵。伟大的艺术对于人生的意义在于,它扩展了我们的想象。她让我们感到幸运,又为我们带来无限的怅惘。因为,她为我们点亮一支火柴,随手摆下几个单词,使我们窥见一小片不可思议的奇观,但也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身处的黑暗森林,在这里我们注定无缘看到他的真貌,注定要在黑暗中匆匆的盲目的泯灭。这是一种巨大无边的悲哀。

1337

丁香花海
不停投下
华丽的惊叫
谁正逃离这春天
春天就报复这放纵
芬芳纷纷的毁灭

 


2019/02/1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1233
最爱蓝色 回复 悄悄话 还是最后一句改成这样吧,是我的理解,不好意思,改了好几遍,这回我大概是不会改了。

去丁香树上

折腾个不停

直到有人按下响铃

谁正在逃离春天

春天就会复仇谁

注定是用丁香花海的芳香

最爱蓝色 回复 悄悄话 读了几篇,还是这么翻译比较顺。

去丁香树上

折腾个不停

直到有人按下响铃

谁正在逃离春天

春天就会复仇谁

注定是用丁香花的芳香
最爱蓝色 回复 悄悄话 渐渐觉得翻译一些小诗还蛮有意思的。:)
我是这么理解的:

Upon a Lilac Sea
To toss incessantly
His Plush Alarm
Who fleeing from the Spring
The Spring avenging fling
To Dooms of Balm



去丁香树上

折腾个不停

直到有人按下响铃

谁正在逃离春天

而春天带给远走的复仇

注定是丁香花的芳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