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什么香港让我们这么生气?

(2019-07-31 02:48:35) 下一个

为什么香港让我们这么生气?

看到香港问题的讨论,我挺感慨。今天很多人的论调都和当年李鹏非常相似了。看来李鹏对于中国人的影响是不容忽略的。

遇到这种事最熟悉的论调就是境外敌对势力的阴谋干预。这是肯定的。苍蝇不叮没逢的蛋。我们也可以去干预敌对国家。比如,鼓动美国人民动乱,废除民选,实行独裁和终身制,禁止民众自由言论。但今天整个美国能有多少人是这种制度的仰慕者呢?所以,这里面有一个文化与制度的吸引力的问题。虽然民主有很多问题,但今天仍然比我们的制度有吸引力。这里有一个人民的自主选择的问题。我们需要的是把我们的制度建设的有吸引力,而非紧张人们的表达自由。

今天香港和大陆的不同之处就是,香港人仍然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争取自己的权利。而我们大陆人今天可以吗?六四之后到了今天,你敢究纠集一些人上街游行示威,提出与政府不同的意见,为自己的权利抗争吗?谁他妈还敢啊,而且根本这就不可能了。随时发现,随时消失。

另一个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一提到境外势力干预,我们就一下子火冒三丈呢?这就是种族的问题在作怪了。它和不久前特朗普的言论的内在基础是一致的。种族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人类遇到危机时,总是倾向于区分出你们、我们。政治家更是要煽动起民族和国家间的对立。这个问题我之后专门讨论吧。

最后,香港问题的不幸之处在于,那些香港人摆脱不了成为大国间的工具。他们就是一群玩偶罢了。他们因为有幸是中国人,所以注定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有人要求有直选的权利有错吗?不管我们赞成不赞成,不论境外势力鼓动不鼓动,我觉得都没有什么错的。他们有要求的权利。当然,我觉得这件事情慎重也是必要的,不过以前我们也曾试图搞过村镇甚至城市的直选。所以,我觉得不必那么气急败坏,或者那么紧张。心平气和慢慢协商吧。香港毕竟是一个小地方,并且是一个孤岛,没有那么重要。不过,独裁和等级常常是主子和奴才都非常的反感奴才向主子提出要求的。

至于境外势力,我们今天几乎全部的现代观念也都是从境外敌对势力输入来的。这真是我们自己没有吸引力的原因。我们还是一群在这样一个年代,还只能四处建孔子学院的民族。而敌对势力的思想输入的结果也的确是带来大乱了。清朝因此而覆灭了。

所以,我们必须要创造出能输出的有吸引力的文化、制度才能安宁一些啊。

 


2019/07/3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大陆应该有底气心平气和。而香港人必然内部分裂。这也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大乱而后大治。故意捣乱的,他国国籍官员能否继续在香港立足? 让我们拭目以待。
manyworlds 回复 悄悄话 说到底是西方制度和中国制度不同造成的。既然一国了,只能按一国的宪法去做,否则就是革命造反;两制其实只是过度,这时候挑事儿的不是大陆,是香港一部分人,他们怕早晚被一国一制,想现在就折腾抵制。西方不喜欢中国的制度,有本事可以正面对抗或根本不承认中国政府,但做不到,只能鼓动香港人闹事去影响大陆。倒霉的是普通百姓,无辜受骚扰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可以给香港人直选,但候选人必须是中国籍。如果有外国护照,必须选择放弃外国籍。应该公平吧。两边愿意吗?
Etornado 回复 悄悄话 香港人问中国人要民主自由的确是勉为其难。以前英国人有,是要不要给你香港人的问题。现在中国人自己不单没有,而且从来没体验过,怎么个给你香港人一个他们都没有的东西?!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就是一群太监们怒骂别人乱搞性生活。
夏微语 回复 悄悄话 你真敢说,香港人让你们生气?不想想中共政府是如何食言而肥,答应港人普选,结果虚晃一招,

共产党那一套,香港人现在算是明白了,1997年以后,他们只是换了一个更加凶恶的殖民政府。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感谢 westshore 的解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以前我说过,极端行为是出于绝望。

但是,香港人有要求的权利。大陆也有不同意的权利。非法行为,只有取得革命成功,才能合理化。否则就是恐怖行为和非法行为。所有的革命都是这样。

我觉得香港问题还有要香港的政警去搞,还是要依法慢慢协商,很可能10年之后就不存在了。即便存在,也没关系。就接着谈。因为,

香港人有要求的权利。大陆也有不同意的权利。

谁也不能强求谁。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香港人就是因为认为他们无法与政府"心平气和慢慢协商",才闹到如此地步的。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香港直选问题需要看香港实际,香港在回归时有350万人,也就是超过香港600万人口的一半以上不是中国籍,而是英国海外公民,这是英国在回归前突击发放英国这种专门为香港设立的护照的结果,而且在回归前突然给予香港人选举权。
中国回收后就面临很棘手的选举权问题,如果运行普选直选,选出的特首最大可能不是中国人,而是英国人,而因为国籍问题剥夺香港一半以上人口的选举权显然不得人心,尽管世界上都是这样做。
所以在基本法中规定两个最高官员不许直选,而是议会选出,而议会一半席位不许直选,由中央指定的社会名人担任,其他600个席位普选,民主派占有了其中200席。
这种方式起码保证了香港最高权力机构不会像法院那样被外国人控制,香港终审法院几十个法官有英国籍,澳大利亚籍,新西兰籍,就是没有中国籍,一个中国地区的最高法院没有中国人担任法官,世界上大概没有类似的地方。
香港如今安装英国的说法还有100万人持BNO身份,而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因此他们算英国人,都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只有两个职位不能选,特首和司法长官(相当于总检察长)。
香港历次反中运动被捕者被释放或者轻判,维护秩序过火的警察杯重判,不是没有原因的。
英国用这种任何人只要申请就发给专门为香港定制的英国海外护照BNO的方式保持移交中国后对香港的影响和控制。
再看普选直选,就能看出问题。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辩证唯物主义都没学好,做粉红都不敬业。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起初我是支持香港人游行争取自己权利的,但后来变味了,暴力了,污蔑警察,却还要警察保护,就烦了。感觉失去了正义性,制定的目标也不实际,纯粹为闹而闹,挺无聊也挺没脑子的。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我觉得不必那么气急败坏,或者那么紧张。心平气和慢慢协商吧。
==========================同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