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们为什么如此的热爱希特勒

(2014-07-01 15:52:52) 下一个

我们为什么如此的热爱希特勒

这个题目太反动了,必须要解释一下。我们,指代人类;希特勒,指代暴力,更准确地说,是集体性的杀戮。这篇文章的缘起于,不久前写了一篇开“烤土豆”玩笑的 网文,后来有朋友来信说:我对于希特勒和纳粹的那种玩笑的口吻很不合适。我这才意识到这个玩笑的确有不妥之处,算是又一个中国式的玩笑,应该尽量避免。后 来越想越觉得这里涉及到一些非常复杂重要的问题,而且有些还是我一直想写的,因此借这个机会索性写一写吧!

很多男性,对于二战兴趣十分浓厚,我觉得中国的男性,对于德国有着某种崇拜的心理。而这种心理内心的根源,我感觉其实是和希特勒二战中的德军有着很大的关 系,也就是在意识深处他们有着某种程度的崇拜希特勒和二战中的德军的心里。从这一点来说,我的题目也不是完全不确切的。其实,很多男性,小时候看二战的战 争片时,都有某种程度的崇拜德军的心里,而且很多男性在小时看电影时往往更喜欢里面的反面角色、坏蛋,希望看到坏蛋打败好人的场面的出现,更不用说男性喜 欢暴力的电影、游戏,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我们的本性里有着某种热爱杀戮的特点。对于二战的反思,德国人,或者说西方世界是非常深刻的。(我认为远比中国 人和二战受害者犹太人深刻。)二战对于人类文明意义重大。(我其实在以前写的一个《两个陌生的年轻人》中,已经涉及到了这个问题,这次也可以借机会来分析 一下那篇文章和二战中的反思的关系。总之啰嗦这么多只是想再次声明我并不崇拜希特勒,而是,认为根除人类本性中的暴力倾向和嗜杀情结,是人类在现代化过程 中需要持续努力的一项重大的任务。)

人类为什么如此的热爱杀戮?

1. 杀即是美。

一直以来我考虑一个问题,对于人类,什么是美?人的美感来自来源于何处?

人 是有美感的动物。我感觉人类的美感最根本的来源,一是性,二是暴力,即杀戮。美是一种吸引。所以, 人类美的意识来源于性,性器官的变形,是容易理解的。对于性器官的装饰炫耀可能是人类最早的艺术活动。那么暴力呢?不可否认,人类是一种相当残暴的动物。 人类早期的猎杀,就是团队行动,协同合作,有着复杂的交流(语言),应用精密而且威力强大的工具。削尖的木棍和打磨过的石头在远古已经是威力巨大的杀器 了。简陋的东非石斧,在进人类进化上有着重要的意义,作为一种区分旧石器和新石器时代的工具,人类用了将近10万年才获得这次飞跃。现代的几个学者曾用它 肢解了一头大象。所以人类的集体性屠杀从一开始就是一项高度的集体行的智力活动。这和其他动物的捕猎杀戮其实是有着很大不同的,人类进入美洲之后,随着从 北向南的扩散,当地的大型的凶悍动物,纷纷在同一时期的绝迹。有迹象显示,那些动物未必全部是用来作为食物的。另外人类还有集体屠杀同类的习惯。我们的始 祖在地球扩散过程中,原来生活在那里的其他古人类也随之灭亡,后来,在新的一轮地理发现的殖民过程中,殖民者对于当地的原住民,也几乎无所例外地进行了惨 无人道的灭绝性的屠杀。这种屠杀往往已经不能用争夺资源谋求生存来简单的解释了。因此这种集体性的屠杀,是根植于人类本性中的一个特点。可以想像人类在集 体性杀戮中会处于一种极度的快感和成就感之中。

2. 杀戮和仪式化。

人类的集体性屠杀的特点,又涉及到另一个重要的问题:人是有仪式感的动物。仪式在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这些仪式涉及到宗教、政治和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人类的仪式起源于何呢?

人 类的性交似乎并不需要举行什么特异的仪式。它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随性的活动,在直到诗经时代的野交似乎都还有这一特点。也就是可能,性交并不是人类产生 仪式的来源。(后世,与性交相关的仪式是婚礼,那其实是一种将家庭形式神圣化的一种表现。而不是针对性交的神圣化。)我认为,杀戮才是人类仪式化的根源。 集体性杀戮的过程中, 在进行之前,需要计划、安排,在成功之后,往往会举行某种庆祝,然后,分配战利品。这样的传统在很多以捕猎为生的原始部落中都存在着。这样的杀戮在远古事 关重大,渐渐地就会形成某种固定的仪式,而且,这种仪式具有了神性或宗教上的意义。杀戮中涉及的血腥暴力,对于人类文明宗教和神话迷信产生也是有影响的。 实际上,在很多的宗教仪式中都伴随着杀戮,以牺牲来祭奠。同时,在这些仪式过程中的杀戮,又反过来促使人类对于杀戮有了一种神圣性正义性的激情,或者说开 启了杀戮的神圣化。如果这样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集体性杀戮对于人类社会、对于人类的文明就有着非常深刻的意义了。

3. 集体即是正义

杀 戮的普遍性,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人类历史就是一个不断杀戮的历史。人类这种集体性的杀戮,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获得食物,(直到今天很多喜爱打猎,其实打猎 活动真的在现代社会是应该禁止的。)而是部落集体的一项共同事业。它还有争夺资源和更大的繁衍空间,确定自己的地位,加强族群内个体大密切关联,共同杀 戮,就类似于水泊梁山入伙的投名状。杀戮不仅争夺食物,还可能仅仅是为了炫耀或者是为了娱乐,当然,杀戮还有复仇的作用。杀戮还往往仅仅是因为不同,党同 伐异,在观念、信仰、习俗、甚至外貌上的不同可能找来个人甚至族群的杀身之祸。近代,杀戮赋予了科学的意义。达尔文的进化论出现之后,杀戮涉及到了人种的 纯洁和优化的,在希特勒杀屠杀犹太人的同时其实其他国家,比如美国,也进行着类似的人种优化。

从远古起人类这种集体性的杀戮,就建立了一种观念,集体的观念,种族的观念,国家的观念。大家一起做,大家都做就是可以的就是有道理的。直到今天,一件明明是错误,有时去做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但如果大家都去做,那么人们就会倾向于一起跟着做。

据 说严打起源于,1983年发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喜桂图旗(现在是牙克石市)的6·16案。在距牙克石十公里的红旗沟,有一个知青点。知青点里有三个知 青,平时劣迹斑斑,都有前科。6月16号那天三人到牙克石闲逛,下午纠集了六个朋友回知青点。八个人最大的19岁,最小的15岁,有几个是被偶然拉上的, 和他们并不熟。到了宿舍,他们就拿出了一塑料桶12斤的白酒,开始喝酒。用一个茶缸,一人一口,一口一缸子。谁也不能推辞。后来,喝到11 点30分,有一个掏出随身带的匕首,拍在桌上叫嚣:今夜要血染红旗沟。问大家敢不敢?结果,6·16案件由此开始。八个歹徒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残 杀27名无辜者,其中一名75岁的老人,一名两岁的婴儿,19名男性,8名女性,还强奸轮奸了多名女知青。那三大知青虽然是劣迹斑斑,但并不是极端邪恶 的,这种青年人任何时候都有很多。而其他的一些人甚至从来没有前科,但一旦聚集起来就发生了质的变化。从网上的介绍来看,那些没有前科的年轻人也确确实实 亲手参与了杀人。在有机会救人和逃走时他们并没有采取行动。

在今天,应该觉悟到爱国主义是愚蠢的。没有必要爱国,人应该爱真理和正义。当然,也不能完全超越现实。国家毕竟存在,所以国家还是一个现实的考量。但至少在观念上应该认识到国家观念的落后性和邪恶性。随着人类的进步国家终将消失。种族观念更是如此,应该放弃。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我可以用毁灭人类来报复"

人类的主流恰恰不是这么想,这么做的。
zhichimayu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姐' 的评论 : 希特勒和他的纳粹是失败了。但不能说和希特勒作对的一方就不喜欢杀戮。这是两回事。许多人攻击希特勒,是因为他失败了。但胜利者不还是通过杀戮来维持世界秩序吗?这样的人和国家存在,希特勒迟早还回重现。 胜利者总是用各种美好的言词掩饰他们的罪恶。他们和希特勒的区别其实只是杀人多少和如何杀戮的问题。人作为一种动物,兽性是无法改变的。只是以何为为借口罢了。从这一点上说,希特勒不过是个替醉羊。当然,拿希特勒说话的人也不都是天真和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在无奈的情况下为反对杀戮找一个极好的极端例子罢了。 还有一种人是要用希特勒来警示世人,如果你们要威胁到我的利益,我可以用毁灭人类来报复。所以我必须是老大!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美化杀戮,给希特勒找借口。杀戮是人类的历史一部分,但远不是唯一的,远不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人是很复杂的动物,人类历史是一部爱和恨,和平与战争的史诗。希特勒最终是败了,这也是说“我们”并不“热爱”这个恶棍,对不?

美不是杀戮。
杀戮不是仪式的来源,死亡才是。其次是祭天。

”从远古起人类这种集体性的杀戮,就建立了一种观念,集体的观念,种族的观念,国家的观念。“

国家的概念是拿破仑时代才真正建立的。

”很多男性,对于二战兴趣十分浓厚,我觉得中国的男性,对于德国有着某种崇拜的心理“
这源于根植于男性DNA中的危机感。一部分男性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
无知无为 回复 悄悄话 一篇很有见地的心理学文章,可惜观察不深导致案例引用不当,结论不言而喻了。

你所谓的崇拜暴力、暴力美学、或者616案,均是小流氓所为成不了气候。世人对希特勒的认知不符事实(认为他是个纯粹恶魔、或出于自卑等),均是被基督教洗了脑。德国人的反思除了种族屠杀,也不得要领。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目的是很高尚的,他的“终极方案”只是2000年来基督教教义教条的继续(去读一点基督教历史)。耶稣是现代anti semitism的罪魁祸首。睁大你的眼睛,种族主义在美国无处不在。

完全同意“爱国主义是愚蠢的”,但愚蠢也要做,因为别人爱别国你不爱你国,(不抱团)就要挨打,现代中国就处于这样的窘境,跟腐败的清朝没什么两样。所有中国人去幸灾乐祸。

真正愚蠢的是“应该爱真理和正义”。什么是真理、正义?人类6000年文明史,谁有过正确的答案?希特勒的罪恶、现代美帝国的罪行,恰恰是以“应该爱真理和正义”为借口,事实上那是他们纯洁高尚的动机,

就跟你一样,对此深信不疑。那才是人类自我毁灭的第一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沈成涵' 的评论 :
逆反的确也是一个原因。人的心理活动复杂,而且也受文化教育影响。我觉得这里分析的人类对于杀戮的喜好,以前可能也是一个原因。而且这应该是有生理基础的。比如恶性凶犯往往有大脑功能甚至结构的异常,这说明机体有抑制和促进杀戮的生理机制。
eRandom 回复 悄悄话 我们为什么如此地热爱毛腊肉。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文章说:“很多男性,小时候看二战的战争片时,都有某种程度的崇拜德军的心里,而且很多男性在小时看电影时往往更喜欢里面的反面角色、坏蛋,希望看到坏蛋打败好人的场面的出现。”
----对此我也感同身受,但是原因却不是文章中所说的那样。现在想来应该是那时的影片把敌人或坏人描写的太笨、太好打败了。而纳粹的军服又是那么精神,自己真是很希望也有那么一身军服。
男子子小时候喜欢所谓的坏蛋,只是青春期的一种不服约束与管教的逆反心态,加之电影中敌人很弱小,正面人物却很强大,正面人物总在肆无忌惮的蹂躏英俊的反派,所以很希望自己是那个英俊的反派,奋起打倒欺负人的所谓的正派(潜意识指向的是家长和老师)。
北美猎人 回复 悄悄话 基本同意楼主的观点。人是一个有美感的动物。其实其它动物也有。杀戮而引申出来的暴力,也非人类才有。动物界的领地之争。为抢配偶和交配权统治权的你死我活的争斗也体现了杀戮作为动物的本能。本质上来说,人类历史总是赞美,颂扬胜者,即使他是暴君,即使他杀人如麻。这就可以理解我们为什么赞美秦始皇,努尔哈赤,老毛,甚至希特勒了。人类文明有了法律而不允许杀人后,人类的这一天性则集中体现在体育和健身健美上。
横流沧海 回复 悄悄话 善恶一念之差,知识渊博修养深厚的才能在瞬间清楚有力拒绝魔鬼的冲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entdoc' 的评论 :
谢谢。
那个例子很好,而且还有很多,比如澳洲。
6-16的例子,是在说集体性。那里面有一些不好的孩子,还有些根本不能说坏的孩子,但一在一起干坏事,就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
其实在上学的过程中经常会有类似的情况。男孩子起哄干坏事。看球可能也是一个常见的例子。
dentdoc 回复 悄悄话 觉得你应该举个安格鲁人在新大陆灭绝土著的例子会更好。几个年轻人喝多了发疯和崇拜希特勒有什么关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