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98

但愿此生走遍天下。
个人资料
水星9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23地中海邮轮行(十五)邮轮上的众生相(续)

(2023-11-27 01:38:50) 下一个

   前文谈及到的一些邮轮上的临时朋友,多数是异族人士。其实在本邮轮上,我们还意外地遇见了几位国内朋友。

   在前面的游记中,我曾经提到过,在西西里岛碰见了本邮轮上面的船友。不仅是船友,还是多年前的邻居。重复如下:“卡塔利亚下得火车,前面行走的4个中国人中一位面慈心善的女性突然返回问我,是否来自成都?原来他们在剧场拍照的时候,听见我和太座在用成都话交谈。火车站到码头要行走半个钟头,大家越聊越热乎,居然问起当年成都的家庭地址。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不仅她现在也住在温哥华,而且当年在成都时和我家是近邻,就只隔一个单元。她母亲和我父亲还曾经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几十年过去,大家都是满脸的沧桑了。更神奇的是,我30年前在华盛顿 特区参观完白宫后,在外面和她的弟弟偶遇过,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巧的事情吗?”

   L女士身材高挑,知书达理。其W姓老公高大挺拔,一头银发,颇具当年乔冠华之风采。两人都从其兄弟口中得知,曾与我在白宫外面相遇过。L女士的大哥和我是好友,在混乱的年代中,天天到我们家打牌。小弟弟当时还是个小毛孩儿,站在后面看热闹。不过其打牌的头脑与我们这些大哥哥们毫无差别,经常在后面指指点点,惊煞众人。大哥如今在四川大学当教授,小弟是世界500强之一的大制药企业驻成都分公司的技术总监。前几年,小弟随公司几个高管去巴黎公干,结果全部被无良分子顺走了钱包,护照也悉数被盗。没有办法,一行人只能在巴黎申请补发护照。结果那几天谣言四起,说是小弟他们失踪了。该公司的股票一路狂跌,最后到了跌停板。

   L女士跟我讲了好些我完全不知道的当年的一些趣闻。当年老爹从北京被贬到成都,我们一家住进了L女士那个院子。院子里有一位老婆婆是居委会的成员,专门召开全院子小孩大会,告诫他们要善待我们一家,不能够歧视。有些看官们可能疑惑了,成都人歧视北京人,弄反了吧。可当时情况就是如此,尽管当时成都土得掉渣,可成都人对所有的北方人却是充满着鄙视,通通称其为“老陕”。我和三哥进入当地的中学,受尽了嘲弄。课间休息时,我在操场上不止一次看着三哥被周围的很多同学围住,用废纸篓扣在头上。哄笑连连,此起彼伏。我们班上的两个同学,有一次扭着身子走到我面前,嘴里似唱似说地大声念叨:“北京老陕---细腰杆,走起路来---闪一闪。”,呲牙咧嘴,挤眉弄眼,全然不顾我心中的感受。当然,女生待遇有所不同。班上一位女同学,白白净净,温文尔雅,柔枝嫩条,楚楚可人。其父是开国上将,原志愿军代总司令邓华,也是被贬来成都的。她从无任何高干子弟的架子,也没有遭受过任何我们哥俩受到的那种非人待遇,让我真是羡慕嫉妒。

   L女士夫妇的同行人是M先生夫妇。M先生是国内著名的画家,在加拿大也小有名气,毕竟油画是不分国界的。M先生性格外向,童心未泯,与文静的W先生截然不同。在船上吃早餐的时候,我们大家经常碰到,谈天论地,打诨插科是M先生的专利。上了岸以后有时大家也能碰到,那时候找路成了M先生的专利。在我的心目中,M先生就不是个画家,只是一个GPS和笑星。

   L女士告诉我,现如今我们住的那个院子已经被彻底拆掉,新建了大楼。让我对那个院子产生了点滴的回忆。

  要说我们这个院子,还真出了不少能人。13单元的张副部长,膝下5个儿女。老大名张小红,老二名张二红,老四张小黑,都和颜色有点结缘。张二红眉清目秀,看上去有几分像洋娃娃。1973年经过全国统一高考(历届工农兵大学生中唯此一届经过高考,张铁生交了白卷以后废除),被推荐进入四川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天资聪颖,加上刻苦勤奋,很快就脱颖而出。当时的外语系主任谢教授曾当面跟我说过,每天早晨5:00点他起来跑步,都可以看见张二红在电线杆下背诵英语单词,此举彻底颠覆了他对工农兵大学生的负面看法。1978年全国选拔10名科教人员赴英国学习,张的考分居西部地区第一。小黑告诉我,他二姐他们去以后纪律非常严格,上大街要10个人排成一队行走。张1979年入約克大学专攻语言学,1982年获博士学位,是中共执政以來第一位获英国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人。她曾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任教,是该院的荣誉院士。她后来改名为张戎,写出了4本轰动全球的著作:《鸿》,《毛,鲜为人知的故事》,《慈禧,开启现代中国的皇太后》和《宋氏三姐妹和他们的丈夫》。这些书以40多种文字出版,在中国大陆以外的销量超过1,500万册,获得读者极高的评价。美国时代周刊和纽约时报都对此有过权威的评论。

  另外一位能人是与我家一墙之隔的邻居B叔叔。L女士一家住在他们的上方第3楼。B叔叔平日里少言寡语,脑中却是才思敏捷,笔下功夫更是了得,言简意赅,文从字顺。赵紫阳1975年入川,很快就发现了他,立刻调去当了秘书。赵紫阳后来赴京高就,只随身带了两个部下,一个是四川省财政厅厅长田纪云,另外一个是B叔叔。田升任国务院副总理,当时还排在李鹏前面,B叔叔获国务院副秘书长职务。B叔叔的一个侄儿,周末经常去他们家串门,久而久之和我也成了好朋友。侄儿小时候因为医疗事故变成了哑巴,但是听力和写作能力却毫无影响,因此他和我的交谈全部是用手写,我也无意中学到了一些哑语。

  赵紫阳在文革以前就当了广东省委第一书记,是当时全国最年轻最出色的省委书记。据史料记载,一年365天,赵在广州家里的时间不超过10天,都是在各县区基层调查研究。在广东时,赵紫阳写文章做报告从来不用任何秘书,都是亲自操劳。60年代,广东有一句民谣:“广东要吃粮,全靠赵紫阳”,其农业政策甚得民心。

  赵紫阳有两件事情鲜为人知。

  其一,赵紫阳交大印。文革初起时,老毛号召大家造反。广东省委大院也出来了一些造反派,伙同外地的造反派跑到省委去造反。赵紫阳不恋权,将省委、办公厅、文化革命办公室三个印,直接递给了造反派,创全国之先河。周恩来对此先褒后贬,贻笑大方。

  其二,赵紫阳挽救了九寨沟。九寨沟美冠天下,仙林玉水,可是九寨沟当年差一点被抹去,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九寨沟在赵紫阳的手里活了下来。1976年8月16号,四川省松潘平武地区发生7.2级地震。省革委会主任赵紫阳派副主任蔡文斌率500人前去抗震救灾。9月7号救灾工作告一段落,南坪县委领导请蔡文斌等人去参观九寨沟。面对如此美景,蔡文斌大为惊奇,赶紧叫峨眉电影制片厂进行了拍摄。两天后老毛去世,救灾人员回到成都参加追悼会。会毕,蔡文斌把拍到的电影给赵紫阳等人观看,赵紫阳赞不绝口。两年后,赵紫阳亲赴九寨沟。在亲眼目睹绝世美景和金丝猴之余,却听到和看到森林工业局的伐木工人在大举砍伐树木,而当地的南坪县政府却无权干涉。当晚,赵紫阳召集阿坝州、南坪县负责人开会,严令禁止继续砍伐九寨沟树木。赵紫阳回到成都以后,立即命令省林业厅把森林工业局从九寨沟迁了出去。据资料报道,若无此举,九寨沟将会在一年之内被铲平。

               借用博主威伯九寨沟照片一张,五花海。

   多年前就听过:胡耀邦是共产党的良心,赵紫阳是共产党的头脑,此话一点不假。这些年一直在看自媒体视频节目《温相说党史》,史料丰富,真实可信。温相评价胡耀邦的内心像水晶般的纯洁,从不拉帮结派,从不整人害人。1965年,胡耀邦被下放到陕西省当省委第一书记,立足实事求是的他与当时极左的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对很多事情意见相左,被整得灰头土脸。幸好叶剑英回国路过西安,顺手把胡耀邦给捞回北京了。1978年,时任中组部部长的胡耀邦不计前嫌,力主为以刘澜涛薄一波为首的61人叛变案作出了平反。时过九年,薄一波恩将仇报,逼迫胡耀邦辞职。很多头脑清醒的人都明白,好人不能够去干政治,尤其是那个地方。胡耀邦赵紫阳,两位最有人性的前党魁在国庆游行中被抹去了名字,让中共党史出现了一大段空白,实在是令人遗憾。

   短短15天邮轮行,结识了不少新朋友,相遇了旧时的故知,收获真是巨大。若有生之年再有机会,定当重返邮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1)
评论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当时他看上去比较忧郁,办里好多女生在他面前有意晃来晃去的,他根本不在意” 我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这些往事,因为后面再也没见到过了。不过他小时候长得特别像女孩,逗人爱。对不起剧团老乡,我把你住的地方搞错了。我和太太2018年去过瑞典斯德哥尔摩,特别喜欢,可惜当时太忙,没有写游记。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逍遥白鹤' 的评论 : 谢谢白鹤!龙年快乐!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对的,名字有点女性味道,当时他看上去比较忧郁,办里好多女生在他面前有意晃来晃去的,他根本不在意,后来毕业后,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才明白他因他姐姐的原由。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看你写的故事和回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那个张家,最小弟弟跟剧团四中同班过”。剧团说得对。记得小弟原名张小芳,不知后来改了没有。我儿子也是读过一年四中才出国,咱们有缘。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谢谢剧团前来,迟复为歉!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那水星是省委宣传部的. 那个张家,最小弟弟跟剧团四中同班过.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哇噻,看得我鸡皮疙瘩起,世界太奇妙了!

九寨归来不看水!

四川人曾经被李井泉迫害惨了,可悲得很. 赵紫阳到四川,就有一句要吃粮,找紫阳! 好难得啊.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音来小提琴' 的评论 : 谢谢音来,迟复为歉!希望能够在新的一年读到音来更多的佳作。俺也是音乐爱好者,不过只会欣赏。
音来小提琴 回复 悄悄话 一口气看了你的多篇地中海游记,读着非常过瘾,文字生动有趣,图也精彩。
看到你说儿子重病,希望现在已经痊愈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来子和麦子,心里感到好温暖!我儿子前天已经出院回到我们家中,康复的程度有待提高,估计还要等一年多时间。但是康复中心的规定无法违抗,幸好我夫人已经回来,照顾儿子的使命就落在我们俩头上了。祝愿麦子和来子节日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谢谢淡然!我有幸在游记系列中借用了淡然的照片,特别荣幸。也祝淡然一家节日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问好茶儿!这次你在王府活动,与禾儿亮妈王妃共同努力操办,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欢快的舞台,劳苦功高,深表感谢!下次王府活动,我一定积极努力地参加,同时也要更好地包装自己,裹严实一点。茶儿节日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大博主!经常拜读你的文章,但是因为不熟悉,所以不敢留言。以后我就可以畅所欲言了,真好!节日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幺六六' 的评论 : 老幺说的太对了!老幺和我也是成都温哥华双重老乡的缘分,能在城里相遇,真是奇迹。节日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不好意思海风,刚刚看到你的留言。我的游记有点不像话,经常是没有内容了就加一点其他的内容进去充数,海风见笑了。我现在等待海风的澳洲行精彩文章,去过就是不一样,读文章感到特别亲切。节日愉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云儿!迟复为歉!我是1993年开始上网,但是1998年才拥有自己的电脑。当时在新浪网上给自己注册了水星网名,也忘了是什么用意。多年后在文学城开博,为纪念98年有了新电脑,因此在水星后面加上了98。很高兴在王府活动里面认识了云儿,以后希望能多多帮助我。节日快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来子和麦子祝水星兄和家人圣诞快乐,新的一年吉祥如意,公子康复顺利!
淡然 回复 悄悄话 要过节了,来问个好!祝水星兄一家圣诞快乐,阖家幸福!
水星兄坐游轮,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分享,我也跟着涨见识了。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水星!茶儿登门拜访,感谢你对王府活动的支持与热情,你是童颜秀的小党代表。看你点评知道水星、心细如发善解人意。祝水星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水星能在邮轮里遇见旧日的熟人邻居,真的很神奇·。这世界说大也小!水星好文多多,有时间来慢慢欣赏!祝圣诞新年平安快乐!
老幺六六 回复 悄悄话 世界很大,大得让人不知所措,世界很小,小得你走了几十年都走不出熟人圈。呵呵……
赵紫阳、胡耀邦都是难得的人才,难得的良心。然而……天地不容啊,上帝有眼。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听水星天南海北讲故事。人以群分,水星周围能人辈出。岁月沧桑,但依旧是“人以群分”啊!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今天回拜水星,为哈叫水星呢?一定有讲头。文城里还有个网友叫冰星,也很爱旅游。我们因非洲之行的文章,而互相观注。
我的ID叫云霞姐姐,看我《护日日记》开篇序言就知道了为什么了,我们两个,云和霞都是护士(ID是天使姐姐的意思)。我们原来是想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后来霞的先生,公司越做越大,她不再当护士了,只剩下我自己还坚守着,但是,霞儿支持我所有的任性,所以,这博客归我一人了,叫我云儿就好,真高兴王府聚会认识了你们这些新网友!以后有时间,就常走动。祝节日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丹哥' 的评论 : 所以说丹哥就是才子,一点都不过分。用吃粽子来怀念屈原,用蛋炒饭来纪念太子,真让我脑洞大开。思来想去,确实是一步高招。屈原那么多年来时时被人想起,粽子可是功不可没。对蛋炒饭的制作者围追堵截高声叫骂,更彰显自己的低下。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谢谢皮卡兄前来。“游轮上遇到国内邻居,这种概率是多小啊”, 就是啊,概率太小了。其实我在剧场还看见到他们几个,但是压根就没往熟人身上去想。要不是L女士返身问我,这个偶遇机会就错过了。皮卡兄女儿在纽约遇见中学的同班同学,也很神奇。
丹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登门问候水星兄,我也注意到了蛋炒饭风波,其实政府应该大大方方的用蛋炒饭纪念那位前太子,多好的机会啊,为了一碗蛋炒饭失去生命的太子,现在和平幸福新中国是普普通通的蛋炒饭换来的,如同粽子之于屈原,蛋炒饭之于那个年代的那群政府宣称最可爱的人们。
可惜了,政府的好机会,可惜了蛋炒饭,害得我想做时都要犹豫一下,我是否别有用心。

政府万事应该开大门,走大路。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世界真小,游轮上遇到国内邻居,这种概率是多小啊:),但这事还真有,那年我们一家子在纽约参观航母,结果遇上女儿中学的同班同学,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问好采心!采心才是城里的大才女,每次读你的文章,都把我看得如醉如痴。跌宕起伏的故事, 卓尔不群的文笔,总是牢牢抓住读者的心。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谢谢荷花谬赞!原来荷花也遇到过生命中的贵人,有时候居委会老太太也不是那么讨厌。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1

荷姐都替俺说了,尤其要顶这句:水星兄也是出身高雅,却平易近人没有架子的人才:))

一直觉得水星手里有很多独特的素材可写,果不其然!张戎的《鸿》我读过,是关于三代女人的生命史,多年前看的至今令人难忘。难怪水星大哥的文笔也那么好,那个大院里出人才啊!
canhe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他乡遇故知,人生之大喜啊!有缘千里来相会i!人以群分,水星兄周围高朋满座,水星兄的光芒除了先天有赋外,还有这么多高人言传身教熏陶,水星兄也是出身高雅,却平易近人没有架子的人才。
赵紫阳挽救九寨沟的故事第一次听说,赵紫阳是中国难能可贵的领袖人物。
水星兄文中提到的居委会老婆婆也是个正直,不趋炎俯势的人。记得我结婚派到一个房子,我人还没住进去,居委小组长就告知周围邻居我是个出身不好的人,这是几年后邻居亲口告诉我的,她说她观察了我好久,觉得我是个好人,呵呵。
预祝水星兄周末愉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QQ' 的评论 : 哈哈哈,QQ真逗!老三名张民,老五小弟名张小芳,是女孩名,不过后来可能改了。
XQQ 回复 悄悄话 水星的故事我爱听。好奇地想,张家老三叫什么名字?张三红还是张大黑(笑)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问好可可!九寨沟可能是中国最后发现的顶级绝美景点,如果没有那次地震,如果没有老赵,肯定毁灭了以后都没人知道。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原来九寨沟是九死一生啊!出游能遇见故人太难得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诚如小小所言,这个世界很大,有时候又太小。儿时的过往早已尘封,结果被重逢的人引出回忆,也算是意外的收获。顺祝小小冬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丹哥' 的评论 : 看到丹哥才子前来,真是开心不已。最近大陆有一个网红美食家王刚,在敏感时期被重发了一个蛋炒饭视频,引来很多粉红的围剿。我马上就想到了丹哥,感慨不已。这年头不容易,做一个菜都要受到网暴。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他乡遇故知,确实是人生四大喜之一。当时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我们这里已经渐渐进入冬季,真希望今年能够有一个暖冬。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读了水星兄的游记感慨,It's a small world after all,与友人相逢,越说越近,
还追溯到老一辈曾在一起工作过,真是缘分啊!
水星兄曾经住过的大院人才济济,水星兄也是其中之一,是低调不张扬:))
谢谢水星兄精彩的故事分享,问好并祝冬安!
丹哥 回复 悄悄话 问候水星兄,同意胡耀邦是建政后最好的领袖,可惜了中国,失去最好的领袖。
巧遇故交是缘分啊,我曾经三次巧遇一人,都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巧遇,可惜我们不是故交,只是有一面之缘,却巧遇三次,可惜每次都是点个头说太巧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真是缘分,在邮轮上遇见好友的妹妹,由此引发水星兄的一系列回忆。给水星兄的游记点赞!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灵之游' 的评论 : 谢谢您的来访和鼓励!
心灵之游 回复 悄悄话 博古通今的邮轮游记,很有意思。
威伯 回复 悄悄话 我还要谢谢你的补充和鼓励呢!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威伯' 的评论 : 谢谢威伯!其实我这篇儿作文很早以前就写好了,忘了贴出来。是看到你那篇九寨沟的游记才想起来。文中还借用了你的一副美图,没有事先征询意见,十分不好意思。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王妃真是我的知音。我一直怀念胡赵时代,政治空气相对自由,言论相对开放。我那会儿在大学课堂上讲,大跃进的时候饿死了数千万人,也没有人揭发我。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um59' 的评论 : 谢谢李子兄。非常同意李子兄的看法:华国锋也是一位好人,他最大的功勋是逮捕了四人帮。好多人不知道的是,恢复高考是华国锋而不是邓公决定的,当时恢复高考的考卷没有纸印,华国锋决定把当时准备用来印刷毛选5卷的纸印了考卷,功德无量。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真高兴见到麦子!一定遵循麦子的指示,等我这段时间过了闲下来以后,把肚子里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倒出来。不过有些可能是人家不感兴趣的,尽力吧。谢谢麦子一如既往的大力支持和鼓励。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苏苏好!谢谢苏苏前来!我一直在跟读你的孙凤,写的真好。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清风' 的评论 :好高兴见到蓝山兄! 我自己也感到特别奇怪,他乡遇故知的故事在我身上只发生过两次,一次在美国,一次在欧洲,结果分别遇到的两个人都是一家的。
威伯 回复 悄悄话 点赞!多谢美女帮忙占座!这篇绝对应该纳入内参。
这邮轮上有时会意想不到地碰上身边的人。有一次,我碰到一对夫妻,聊起来他们中有一个是我们家亲戚大学的室友。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回城给水星问个好!邮轮上遇故人真的好机缘,还能聊小时候的家长里短太有趣了。你对胡和赵的评价我很同意,说胡耀邦是良心我有体会。
plum59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水星兄的游记加忆旧文,挺有感触。耀邦和紫阳都不是狠人,在共产党高层没坐稳。其实华国锋也是个温和的人,被邓搞下台,胡耀邦有很大责任。水星兄笔下的成都小同学太可笑了:欺生,土而不自知,哈哈哈。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好文,你和邻居家的缘分和偶遇真可以拍电影了,感觉水星兄肚子里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等你闲了给我们好好写一写。文革带来了太多的悲剧,好在水星兄的父母只是被从北京贬到成都,没有受到更深度的迫害。你们当年住的大院里藏龙卧虎,都是能人。赵和胡还有李的命运,令人叹息。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有了人的故事,山也活了,水也活了。很有趣的众生相。问好水星。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世界有时让人觉得天地很大,大到可以海角天涯,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有时却又特别的小,可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相处一辈子,甚至相识几十年的故旧竟会不经意地意外邂逅。"哈哈!看来这种三十年之后偶遇的佳话还真有这回事。谢谢水星兄的好分享!"希望我们回头也能遇上,哈哈!"+1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ntai' 的评论 : 谢谢云台兄!本来我这个“众生相”是写在一起的,后来觉得这两个部分完全不搭调,所以就拆开了。一直没有贴上来,是因为家里儿子患了中风,把我忙得四脚朝天,把这事给忘了。前两天读了博主威伯写的一篇九寨沟游记才想起来。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就知道古今中外无所不知的菲儿一定读过“鸿”。张二红改成张二鸿,最后又改成张戎,那个鸿字对她来说意义重大。谢谢菲儿,顺祝冬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亮妈!我脑袋里面装的历史文物比较多,但是由于生活上一事无成,文笔又不行,所以懒得写出来。这回是凑巧了,正好遇见L女士,所以顺便就抖一点出来。非常喜欢靓妈的厨艺和感恩节大餐,以后有机会我也来试一下。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谢谢珊瑚姐!是的,我和张戎一家都很熟悉,她妈妈长得特别漂亮,性格也开朗。二十多年前,我在文学城的论坛里面见到张小黑和其他人在辩论,当时他已经改了名字,辩论内容就是您刚才提到的那本书,我还参加进去说了几句。当时就非常惊讶,在海外也有那么多粉红,还那么崇拜那具僵尸。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好!刚才给沈香回言写了一半,就着急送儿子去康复中心了,不好意思。我老爹不是高干,就是一个一般人员。沈香读过英文版的“鸿”,真是了不起。我只看过中文版的。张戎的父亲因为被造反派逼疯,七五年去世。张戎特别喜欢她的父亲,在火葬场火化父亲遗体的时候,趴在父亲的灵柩上长时间不愿意起来,所以她对文革充满了憎恨。如今的粉红们又在怀念文革,真是让人无语。
yuntai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这篇的分享很精彩,已经超过一般游记的范畴,旅途的奇遇,儿时的回忆都令人称奇叫绝。我还保存过张戎的那本《鸿》,胡耀邦,赵紫阳都是对改革开放做出贡献的领导人,读书时还见过来学校的赵紫阳,印象深刻。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我也读过《鸿》!

好呀,水星兄,怎么会,必须相认的,哈哈哈。赞好文!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问好菲儿!我这回在邮轮轮上遇见他们,实在是意外。幸亏她回过头来问我,和她弟弟当年的举动一样。下回要是出外旅游遇到菲儿,一定是我先厚着脸皮去问,到时候千万不能被菲儿认为是不良分子。:)我们家不是大人物,流放到地方的人一般都是抬不起头来的,这是中国特色。谢谢菲儿!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好!安法孝文革中经常在我们街上贴大字报揭发批判他自己,所以后来“解放”的比较早。五湖兄一定认识安法孝的儿子安小予,是你的校友和系友。92年他从德国回来任系副主任,我正准备出国,众多同学一起大搓一顿。他后来去新疆大学当副校长,又回四川大学当副校长,不幸因事进了局子。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水星这一篇故事多多啊。那位居委会的老婆婆很好,你在成都中学的经历也让人感慨。你们和L女士的偶遇也是缘分。曾经近在咫尺,多年后又在邮轮上相见,这是上天的安排。给水星这篇好游记点赞!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张戎的“鸿”读了多遍,原来她和水星老弟同住省委大院的邻居。想来你对张戎的姥姥也有印象吧。张和其先生合著的“不为人知的xxx”,查阅了大量资料和访谈,幸运的是那时档案馆还能开放查阅。
似乎记得张戎的弟弟张小黑也在WXC里写过一些文章的。“鸿”里对张小黑被几个月丢在幼儿园家里无人看的“呆儍”态描述的栩栩如生。
多谢水星老弟的分享。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早就听说水星是北京高干子弟,今天从水星的文中证实了,水星也是一个没有架子,学识丰富的高干子弟,必须赞!原来张戎是水星以前一个大院的,我有买她的《鸿》英文版,写得非常好,人也漂亮,很佩服她。赵紫阳当年在四川很得人心,是个好领导。水星在邮轮里遇见老邻居真是太难得了,有缘份!谢谢水星好游记分享,喜欢!祝水星新周愉快!冬安!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给威伯占个坐。

哇塞,水星兄坐个邮轮,都能碰到邻居,熟人,太服气了,希望我们回头也能遇上,哈哈!:)水星兄的邻居都是大人物,水星兄家也是,欣赏水星兄的低调不炫,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多谢分享赵紫阳的故事。赵紫阳,胡锦涛,哎。。。。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赵紫阳75年调到四川任第一书记时我们地区很乱。他派当时的省组织部长安发孝下来任地委书记。安到任后走访了全地区五六十个城镇,然后开始整改,情况才有好转。赵紫阳逝世时胡锦涛的对待很不合情理,所以二十大上有那种遭遇也算是报应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