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98

但愿此生走遍天下。
个人资料
水星9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餐馆史—与金发美女擦肩而过

(2022-11-10 08:59:10) 下一个

  读了热门博主人参花的餐馆打工经历,勾起我自己的一段回忆。

  1997年初我在温哥华找到一份工作,从卡尔加里移来温哥华。当时太座与儿子在国内尚未前来,我白天工作之余,晚上无事可干。与太座联系通话,电话费超贵,一分钟要收三加币。虽说半夜12:00点以后话费减半,仍是不负重堪。上电脑网络要通过电话线,那会儿连Windows98都没有,更没有微信,只有Windows NT, 上网除了看英文新闻,中文阅读功能很差。当时也没有发现文学城万维网,只能每周看一次华夏文摘,或者通过新浪网和一些人打字闲聊。最大的乐趣是通过一个韩国围棋网站和世界上各国棋手在网上切磋。不过我这业余二段的水平,在那个网站上基本上就是蚁民,任大家碾压。输多赢少,任谁都不会特别愉快。

  一日回家路上,发现不远处有一家连锁餐馆Pizza Hut 贴出告示,招聘送餐司机。突发奇想,何不趁此机会,消磨点时间,同时挣点外快,也好打发寂寞的心情。于是乎第2天屁颠屁颠的跑去应聘。餐馆经理是一位白人大妈,和我面试了15分钟,也就是东拉西扯天南海北胡侃一通,当即作出决定雇我为全职司机。我一想不对劲儿啊,白天全职晚上还全职,等老婆大人一来,我是不是全须全尾的都不一定了。咱又不是工作特别勤奋的菲律宾人,没必要那么玩命。经过一番砍价还价,降成了周末两个晚上。

  Pizza Hut大多数餐馆都是只提供外卖业务。这一家有堂食。餐馆的员工分成三部分:厨房里专门做披萨的厨师,跑堂的女招待和送餐的司机。因为餐厅经理是白人大妈,所以招来的厨师和服务员全部都是白人。其他的店大体类似,经理如果是南亚人,那底下的职工基本上全部都是南亚人。

  送餐的司机全部都是外来移民。一共十来个人,有来自塞尔维亚的白人小伙,有来自非洲尼日利亚的黑人兄弟,还有两位是来自中南美洲萨尔瓦多的棕色皮肤大叔,中国人就我一个。司机们都属于合同工,没有基本工资,收入来自于送餐费和小费。自然也不用干其他的活,任务只是送餐,如果无单可送就扎在一块聊天。几天功夫下来,大家都很热络了。

  尼日利亚的司机丹尼斯,戴着一个眼镜,穿着一身长袍,模样有点像中国古时候的乡村教师。此君平常很少和我们聊天,总是背着个手在餐馆外的停车坝来回慢步,不断的皱着眉头思索。偶尔和我们说说话,话题总是非常严肃,老是说G7如何如何,第三世界国家又怎么样怎么样。见解独到,思想深刻,一点都不像是一个送餐司机的应有水平,说得我们大家都对他很有几分高山仰望。

  其他的司机,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长的,话题就轻松多了。各自国家的风土人情互有了解,简单的正面反面问候语言也互有学习。某一日,塞尔维亚的司机Yogo语出惊人,说我们这儿的司机个个都是MBA和PhD,大出我的意料,这小小一个餐馆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塞尔维亚是前共产主义国家,由于90年代初的战争,他们作为难民来到北美,拥有高学历应该可以理解。丹尼斯一副教授模样,也是可以相信的。可那两位塞尔瓦多的司机,怎么看都是一副低端人士的模样。我以前还自认为有比他们更高的学历,心理上有一点优越感。这一下子崩塌了,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另一位塞尔维亚的司机萨沙见我一脸茫然惊愕,笑着给我解释:MBA指的是“ Married but available”,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好些个, PhD则是专属于我们自己的称呼和学位, “ Pizza Hut Driver”。我这才恍然大悟,对语言大师佩服之至。

  Yogo的太太当时还在塞尔维亚,没有前来加拿大,所以他自己经常扮演MBA的角色。他也不在乎,经常给我们讲他的一些艳遇奇闻。有一个段子我至今还记得非常清楚。一个周末Yogo驾车回家,路上遇到警察截住所有的汽车进行酒精测试。轮到他的时候,他见检查的女警察长得很漂亮,顿时心生歹念,有了下面一段对话。问:“你长得好漂亮啊!”,答:“谢谢你。”,问:“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答:“Jennifer。”,问:“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答:“当然可以。”。Yogo大喜过望,急忙掏出小本和笔准备记下来,美女警官嫣然一笑,说你用不着拿纸记,很简单。问:“那是啥号码呀?”,答:“911”。

  多年后在海边散步时,遇见过Yogo和萨沙,Yogo已经到加拿大航空公司AirCanada去做了工程师,萨沙去了微软加拿大分公司当了码农。都修成正果。

  送餐的工作简单之极,有单子来,司机们按照先来先拿的原则依次取走。与顾客的交道就稍微复杂一点,北美送餐司机和餐厅的服务员心理上是一样的,都是希望能够多拿到一点小费。可是不同的顾客给小费的习惯完全不同,司机们最希望见到的顾客就是酒店里美国来的白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20%~30%的给小费。可是美国来的客人不多,所以加拿大的白人基本上就成为了最爱。外来的有色人种移民和澳大利亚的白人游客一般比较抠门,遇上印度的顾客那就更麻烦了。基本上都是以0作为酬谢。当然也有一些印度人比较同情司机,好多次送餐,收费价格是$22.99,客人递过来23块,然后亲切地说上一句: “keep the change” 。让你心中那一个感动。

  某一天没有单子送,坐在饭桌前看书。眼见一个中国人在第1张桌子上奋笔疾书,桌子上堆满了各种资料。心生好奇,趋前询问,得知此公来自于北京,准备引进Pizza Hut到中国。选了这家店作为借鉴的对象,好好学习一番操作流程和管理方法。后来Pizza Hut在中国果然发扬光大,换了个中国名字叫必胜客, 顾客如云。我无意中结识了必胜客的开山鼻祖,深感荣幸。

  餐厅里面的女招待都是加国人,前后也有十来人,大多数金发碧眼,身材高挑,如花似玉。好几个都是UBC大学的在校学生。她们每人每天晚上的小费基本上都在200块以上,个人揣进自己的腰包,与司机的小费不可同日而语。每个女招待在下班的时候,都把自己所收到的零钱硬币小费摊在柜台上,然后换成纸票子。一名靓女梅拉尼来自于曼尼托巴省,正在UBC大学学习牙医课程,其数学功夫十分了得。其他的女招待有一点什么数学问题总是去问她,她也总是能给出完美的答案。我看到过好多次,问她98块5加10是多少,她马上可以回答出来是108块5毛。这让我非常的惊讶,此举彻底颠覆了我对加拿大人的数学功夫不好的旧有概念。当我夸奖她的时候,她淡然一笑,说任何数字加10都比较容易得出结果,真是厉害。

  一到休息时间,大门外站上一溜美女,个个吞云吐雾,谈笑风生。我那会儿也是老烟枪一个,加入美女队列,共享烟卷,好不快活。

  上班一月有余,对周围环境已经习惯。某日,店里突然来了一位新任的年轻女性副经理,个头5尺11寸,也就是1米8左右,面若桃花,白里透红,清丽绝俗、明艳不可方物。估计如果在国内,很快就会被张大导演搜去做谋女郎。她自我介绍名叫Marija,祖籍克罗地亚,不过她本人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汉密尔顿,刚来温哥华半年。我望着她的胸牌,称呼她“马瑞佳”,她大笑不已,说应该念为“玛利亚”,是克罗地亚的念法。刹那间让我对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羞愧不已。

  Marija没有一点官架子,平时总是面带微笑。遇上任何问题与她商讨,她总是能善解人意轻松解决。前南斯拉夫几个国家互相打内战的时候,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是仇敌,打得不可开交。在温哥华,这两个国家的移民都有很多,他们互相之间仇深似海,互不买账。可是那几个塞尔维亚的司机见到Marija, 一点脾气都没有,整日嘻嘻哈哈,亲热有加。不知道是不是人格的魅力所致,很让我烧脑。Marija也是烟枪一杆,很快就和我成为了亲密的烟友。

  一个晚上,风雨交加,Marija接到一通订餐电话。单子里又是披萨又是沙拉又有可乐。加在一起价格100多块。我送这一单食品到了指定地点,只见一群人站在街边等我。拿了东西以后,一边说马上出来把钱给我,一边集体进了一个院子。我在院子外面左等右等不见人出来,只好走进院子里去敲门。里面一个人出来说他没订餐,刚才听见一堆脚步声从前院进来,又从后院出去了。我这才明白上当受骗了,垂头丧气,空手而归。Marija问清楚情况以后,不仅没有责怪我,反而不断地柔声安慰,还马上把所有应收的钱都清零了。我当时的心情,百感交集。

  一日送餐去了一个酒店,客人是一个牛高马大的白人壮汉。付钱的时候一分钱小费没有,还让我去给他另外找盘子和刀叉。其实这个已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了,可是我还是傻乎乎的去到处寻找,最后终于在Safeway 超市找到了。给他送去他还不满意,让我继续给他另外找。我说不行了,他顿时怒火万丈,F带头的句子跟着就甩过来了。我听了,一下子上了头,士可杀而不可辱,马上F带头句子扔回给他。他跳出屋子来,在走廊里面准备跟我开战,我把披萨包一扔,立刻做好了战斗准备。走廊里出来了好些客人观看,他才有所收敛。回店的路上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这家伙肯定已经把投诉电话打到店里去了。客人是不能被骂的,我就等着被炒鱿鱼回家吧。一进店门,Marija就急急忙忙地问我:“Is he a jerk?","Are you ok?",我一看好像没有被炒的意思,赶紧如实汇报。结果得到的不是批评而是安慰,把我乐坏了。

  某日,我理了发,剪了个板寸头跨进披萨店。在电脑前输入名字的时候,Marija跟了过来。也许是对我那个板寸感到很新奇,不断的用手磨砂着我的头发。我当然很是受用,想顺手拍拍她的背,可是不知怎么搞的,阴差阳错拍到了她的屁股上。这一下子可把我吓得不轻,一个劲儿的道歉,生怕她起诉我性骚扰。Marija先是低头不语,半天才冒出一句:“I like it!”,又把我吓了一跳。

  一个月以后,出于猎奇的心理,我又去应聘了一份离披萨店不远的便利店7-eleven的工作,时间是从晚上11点到早晨7点,每周工作一个晚上。周六从披萨店下了班以后就直接去 711, 干到第2天早上回家睡大觉。前后总共只干了4个晚上,可也增加不少见闻。平日里见不到的小偷扒手,半夜三更经常出现在商店。偷东西的手法低劣之极,一般都是毫无顾忌地顺手牵羊。我开始还管一管,后来懒得惹麻烦,也就睁只眼闭只眼随他们去了。一次,半夜进来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白人小伙子,脖子上被人用刀扎了一个口子,不断的在冒血,看得我是心惊肉跳。我想打电话帮他找一辆救护车来,他还直说不用不用,买了一包香烟,带着一路血迹离开了商店。

  大概是第3个周末的晚上,我穿上那一件711的绿制服不久,见到Marija和另外一家Pizza Hut店的经理一起走进商店。她选好东西付钱的时候,我低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抬头一见是我,惊诧不已,马上又欣喜万分。付完钱以后对我说,她也要申请这个工作,因为可以和我在一起。我跟她讲,我们俩本来就在一起工作啊,而且你男朋友还在那儿呢。她回头看了看那个经理,跟我说他不是她的男朋友。正好当时711商店的经理在场,我马上引荐他们互相见了面进行商谈,陪她一起来的那个披萨店经理鼻子都气歪了。

  便利店和我一起值夜班的还有一个伙计是印度人,名叫Raj,女朋友一大堆,天天换来换去。这家伙懒得出奇,除了收银以外,任何其他的工作都不想做,尤其是打扫清洁。他出生在加拿大,语言好是一大优点。不过这个优点全部用在撩妹的方面,对我毫无帮助。只要店里进来一个长得稍有姿色的女子,他立马就是巧舌如簧,献媚连连,10分钟以后就把人家拐到商店外面套磁谈心去了。然后,店里面的所有的活都由我一个人包了。

  一日,Raj携带他的一个女朋友到披萨店来进餐。我当时无单可送,移步过去陪他们聊天。Marija正好服务那张桌子,她一边给他们点菜上饮料,一边和我眉来眼去。等她离开的时候,Raj用一种斩钉截铁的口吻对我说:根据他丰富的经验,Marija一定是爱上我了。这话我挺喜欢听,不过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这事怎么可能呢?Marija芳龄19,比我儿子大不了几岁。个头比我高一截,颜值又是那么的出众,还是我的上级领导。在这个城市,白男华女走在一起比较常见,反过来则是乏善可陈。Raj的话,根本就是匪夷所思。

  又一日,我在披萨店无事可做,穷极无聊,抽烟解闷儿。Marija走出来坐到我的身旁,点燃一支香烟,非常认真地问我:“你在这里有家吗?”我大脑里面的思路完全是中国的习惯,把家想成是老爹这个家。于是乎告诉她,我的父亲母亲都已经去世了,二哥在旧金山,三哥在国内,妹妹在纽约,温哥华就我一个人。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他们说的家应该是我自己这个家。听完我的回答。Marija塞了一张纸条给我。然后叫我下班以后开车送她回家。等她步入饭店,我打开那张纸条,上面写的几句话,现在仍然是记忆犹新:“ I don’t just think of you as a coworker, I really care for you, and you are a very important person to me, and very important to my life. I don’t think you realize.”这下子真的轮到我傻眼儿了。

  因为那几天Marija的车被撞坏了,所以都是搭公车前来上班。她让我开车送他回家,出于礼貌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当她迈进我的车时,我真的有几分提心吊胆,诚惶诚恐。MBA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外国人不在乎,中国人在乎。大脑里一片混沌,转眼间就到了她的家。她下了车以后,我这里调转车头想离去,可是哪有那么容易。Marija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进去喝两杯。领导意志不敢违抗,战战兢兢跟进了屋。

  一进门Marija就给我来了一个熊抱,然后脸上就是一顿狂啃。嘴里还一阵阵的喃喃自语。:“ You are mine, you are mine. I don't wanna share you with other girls。”我是激动万分,心里却在犯嘀咕,虽然平日里在披萨店和另外几个女孩也有过搂搂抱抱之举,可那都是轻柔之极,点到为止, 哪有如今这般猛烈。被一个大美女如此疯狂亲热,换个人立刻就沦陷了。我离沦陷也只是半步之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推开Marija, 对她讲,我太太马上就要来了,我不敢做对不起她的事情。Marija大吃一惊,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我说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怪就怪在我,英语理解能力有限,对那个家的定义理解有误,让她以为我是单身男子。双方此时尴尬之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Marija转过背去,开始轻声抽泣。我想上前安慰,又怕一不小心惹出更多的麻烦。硬着头皮说了声再见,转身离去。

  下一个星期去披萨店上班,没有见到Marija。悄悄打听,才知道她已经辞了职,回安大略省去了。再过了一个星期,太座与儿子来到了温哥华,我也顺势辞掉了这份工作,生活进入正轨。 MBA和PhD两个学位,前者没有拿到,后者顺利毕业。  

 2019年,太座与我重访捷克奥地利和前南斯拉夫的几个国家。当我站在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Split市的海边上, 阵阵海风轻拂到身边。突然, Marija的面容浮现在眼前。对了,这不是她的故乡吗?数叶白帆,在水天一色蓝光闪闪的海面上,像几片雪白的羽毛,轻悠悠地飘动着。美景如斯,伊人何在?

                         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 Split 海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3)
评论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eGuevara' 的评论 : 谢谢您的来访,迟复为歉!祝新春快乐!
CheGuevara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顶金发美女玛丽亚!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枣泥' 的评论 : 好高兴看到枣泥光临!谢谢谬赞,很不好意思。在这里先给你拜个早年!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幺六六' 的评论 : 谢谢六六来访,不好意思刚刚看到。我现在年纪大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转眼就忘了,以前的事儿倒是记忆犹新。春节将至,祝大年愉快!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哇!看小说般的有趣。谢谢分享。
老幺六六 回复 悄悄话 水星的记忆力超强,几十年前的往事如此清晰。文笔行云流水,浪漫年华。祝新年愉快,康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麦子终于回来了,太好了,真高兴!前段时间真的很想念你。谢谢麦子的鼓励,当再接再厉。澳洲确实没有小费文化,我去了想给都给不出去。其实都这样也挺好,简单方便。麦子来子好好休息一下,周中快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太欢乐了,美好温馨的回忆。水星兄是个大帅哥,克罗地亚美女怎能不动心,因为你,她辞职离开伤心之地,让人心疼 :)澳大利亚人平时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到了加拿大也不能入乡随俗。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谢谢蘑菇!祝你们全家感恩节快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的故事的确写得好,再读仍然乐不可支~~提前祝水星兄感恩节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真高兴见到小小!记得谁说过,生活在底层的人故事多,我那会儿就属于其中之一吧。谢谢小小夸奖!感恩节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谢谢淡然表扬。不敢说是坐怀不乱,那种状况下可能谁都要乱。我是蒙了头,吓晕了。而且太太来了又咋办?我后来和我一个最好的朋友讲过这件事,他说你当然应该拒绝,要不然你太太来了以后生活怎么办?所以我还是觉得我做对了。问好淡然!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wow,真是水星兄的艳遇啊:))
水星兄Pizza Hut和711的经历丰富多彩,见识了各式各样的人,写得好,可以编程剧本了!
问好水星兄,预祝水星兄及家人感恩节快乐!
淡然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这文采,这故事,可以写书了!坐怀不乱真是君子啊,你家太太有福气!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幑宁' 的评论 : 谢谢徽宁!祝你们旅行愉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太好了!谢谢菲儿!
幑宁 回复 悄悄话 没想到水星兄如此诙谐幽默,昨日的打工景象读起来如身临其境,大赞好文!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大侠回来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我刚才给大侠询问了,还没有回音。但愿他一切都好。沈香周末愉快!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好久不见大侠哥了,他在忙什么呢?希望他一切安好!祝水星周末愉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谢谢蘑菇鼓励!这段故事我从来没有对太太讲过,这篇文章她也没有看到。我可不想惹麻烦。我是背着她写的发的,这两天提心吊胆,明天就好了。蘑菇周末快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写得太棒了!有情节有细节,诙谐幽默,估计你家太座要是读了,也得先偷偷笑会再来罚你吧?没准罚完还得赞一下你当年的帅气和现如今的文采~~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暇西好!我写这篇是先打好了腹稿,然后信马由缰,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等会儿再想起什么事儿再塞进去。反正都是真人真事,不用编。最后改都没改就发出来了,整个一杂烩。暇西这么拔高,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当然,还是由衷的感谢!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文采奕奕诙谐幽默,写电影剧本的架势啊!
周末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谬赞!能博得你一笑,我感到很高兴。海风说的对极了,我到那一带去旅游,发现美女特别多,而且身材也特别好。海风长周末愉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荷花MM记性真好,上一个美女我都忘了。谢谢荷花鼓励!不过那以后就没有艳遇了。周末愉快!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段子高手啊,写得真好,诙谐生动,看得让人忍俊不禁。克罗地亚那一带美女多多,能被美女相中,可见水星兄魅力四射:)周末快乐!
canhe 回复 悄悄话 又来听水星兄讲那过去的事了!水星兄真是艳福不浅!你考驾照艳遇美女考官的故事还在脑海里浮着呢!你的职场艳遇更精彩!你与异国情调的美女玛丽亚可不只是擦肩而过啊!现代版柳下威啊!你和参花的餐馆篇佳作异曲同工,都是驾驭文字的高手,文笔生动流畅,诙谐风趣幽默!点大赞!
今天在你这儿又学到了MBA,PHD新解,有趣!那Keep the charge!1分钱小费的幽默,想着就忍俊不已!谢谢水星兄好分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 周末愉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乃迁' 的评论 : 心里是感到有很多亏欠,不过主要怪我事先没有说清楚。估计她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忘记了,西人一般都是来得快去得快。谢谢光临!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如果能给你未来的著作增加一点素材,我会感到更加高兴。周末愉快!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都是了不起,好文章,周末快乐!!
乃迁 回复 悄悄话 亏欠克罗地亚美女啊!不应该那样的!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水星还是很有定力:)

非常生动有趣的叙述,有些细节堪称经典,像印度人的keep the change,PhD则是“ Pizza Hut Driver”等等~~~赞~~~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哈,王妃的提议我不是没有想过,甚至还想过再加上一个副词“金发碧眼”。也来当一回标题党,而且内容也没有失实。估计那样的话点击量会增加很多,但是始终鼓不起这个勇气。谢谢王妃!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刚刚拜读了李嘉诚的文章,说的非常有道理。尤其是这句话:“安全比利润更重要”。润出来有人身安全,有言论自由。墙内没有享受过这些自由的人是根本无法体会的。谢谢二郎!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题目是不是要改成“被美女熊抱啃过”?哈哈,水星的艳遇不知会羡煞多少英雄汉,往事从不如烟:)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这个网名起的太不具阳刚气了,好几次都被别人误认为是女性了。谢谢鹿葱来访!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刚刚搞清楚:水星大人是男士啊!一直把你当。。。。O(∩_∩)O哈哈~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润帝李嘉诚撰文替润学研究提供了历史现实依据:有正常政治氛围和良好商业环境,就不存在谁跑不跑的问题。原文在网易已经被404了,哎,就这么个自信:)

https://bbs.pinggu.org/thread-11249721-1-1.html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谢谢二郎光临!今年开春以来,一个特别强烈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大脑:强国百姓又要吃二遍苦了。我们没法改变局面,润出来是唯一选择。二郎谬赞,欣喜+惭愧。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星爷的润学花絮写得风淡云清,刚好搭配眼下又成为显学的润学:)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太过奖了,让我无地自容。在采心和花花面前,我就是一个中学生。对采心的鼓励,本人深表感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能把一份普通的“PHD”的工作,写出文学系PHD的水平,水星大哥厉害啊。看来,在怎么能把一个故事讲得很抓人这点上,你跟花花有一拼啊:))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谢谢谬赞,问好!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花,本来我写这篇就是想随便抖抖往事,逗个乐。结果越写脑子里冒出来的事情越多,最后写成煽情的了,有违初衷。变成一个大杂烩。谢谢花花又教我一个新词。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难得一见的好文。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咋不见大侠过来呀?忙什么呢?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只知道PHD 意思是 “Permanent head damaged ”,今天才知道还有别的意思,笑翻我了。那个给一分钱小费还认真地让人家“keep the change”的故事也令人捧腹,我还以为我看错数了呢。那个团伙作案拿走Pizza 不给钱的事儿有点惊险,原来水星大哥也是苦孩子出身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真高兴沈香喜欢拙作,本来我已经有点懒惰不太想写了,这下来了动力。看到沈香就自然而然地想到大侠,很想念他。也祝沈香冬安吉祥!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讯飞输入法”是语音输入,支持普通话,四川话和英语。免费下载。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水星这篇写得真好!我一字不漏,一口气读完,文字细腻丰富,真实幽默。初来北美打工都不容易,学到了“MBA”和”PhD ”新词。Marija是不错的女孩,人生有这样的相遇也是美好的,水星做得好!谢谢水星峥嵘岁月好文分享!顺祝水星冬安吉祥!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没关系菲儿,我们都理解。你每天打字太多,要注意劳逸结合。太座目前还没有看到本篇,我也听天由命。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花心老公,哪怕是鸡毛蒜皮。所幸我是红心大萝卜。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讯飞输入法" 好用吗?哪里有下载?要付费吗?我用手机手写,很慢,在电脑上改,(拼音)也很慢。尝试用语音,普通话不标准,总是出一串牛头不对马嘴,令人捧腹的句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呀,打工遇上糟心的事不少,幸好迈过了那个坎。问好松松!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能让墨墨发笑,我很有成就感。“不禁又感叹人生总是在不适合的时候相逢”,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谢谢墨墨!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湖小舟' 的评论 : 小舟这诗写的真棒,总结了我们的生活轨迹。赞!除了当年被迫下乡插队,其他的事情都不后悔。谢谢小舟!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我才不敢让太太读,找死的节奏。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谢谢平兄!大教授前来,蓬荜生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谢谢山里人家!好多磨难都是早几年出来的人才有,后来的小留幸福多了。不过有过磨难也好,丰富一些人生,增加一点抗压性。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我不是靓仔,仅仅比一些歪瓜裂枣好一点,只是心眼不坏而已。被别人看上,我也是莫名其妙,一直没有弄懂。弄弄谬赞,虽说我自知相差很远,还是挺高兴。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咱俩的经历好相同。成都,加拿大,西班牙,克罗地亚,还有送餐,时空交错,螺旋向前。真高兴结识了你。我有一次从多伦多开车去大瀑布,经过哈密尔顿,进去绕了一圈,街上的人大多颜值很高。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有时候用讯飞输入法,也是老出错,但是很快。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表扬!这段往事我差不多都忘完了,全靠花花激励。一边写一边回忆,总算是拼凑出来了。太座那里一直都没有汇报,担心挨骂。幸好没有越轨。我当年有和她的合影,但是找不到了。倒是还有一张与算数大师Melanie的合影,下次写东西时贴上去。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艾玛,是想”偷偷问“,今天的字老出错,抱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花,我可是受了你的启发才想到动笔的。很多事情都已经尘封,你那个机器一开,把往事激活了,我还得谢谢妹妹呀!花花爱开玩笑,那位的数学水平哪能摆上桌面。你是病毒专家,奔诺奖去的。谢谢花花!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那时打工真不容易,但也有意外的特别经历。只可惜是名草有主,家有贤妻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太有趣了!非常认真地一字字细读,看到老司机丹尼斯那段忍不住笑了,怎么跟北京的的士司机一模一样!再看到和Marija的“恩怨情仇”,不禁又感叹人生总是在不适合的时候相逢。

非常棒的一篇回忆,人生有这些经历也值了。
万湖小舟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文章见证了我们这一辈(把王佑贵的歌词改几句)。
上山练过腿
下乡练过背
洋插队收过小费
立足在北美
往事常品味
真正的尝到了
做人的滋味

赞水星星兄好文。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同问,太座读了吗?不一定读过,不过水星兄说不定跟太太吹嘘过,对爱情如何如何忠贞哈。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好文,赞!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很有趣的经历,还有艳遇,幸亏水星兄有定力,坐怀不乱。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水星招美女,一定也是靓仔,人伟岸、性情好、人品好就招美女。看来男女还是有共性的:)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有福,而且是正人君子,没有乘机揩便宜。哈密尔顿自从两个钢厂九十年代破产后,一直是多伦多周边最穷的城市,但也是最白的城市。当年在哈城读研时,第一个圣诞节也送外卖。餐馆两女孩也是同校学生,容貌身材百里挑一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不好意思,老是放错字。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哈哈哈,花花终于来了,“亿网下峥嵘岁月稠”也正是我想说的,水星兄这篇很惊艳,想头痛问,太座读了吗?:)水星兄还可以加一张自己的图!真性情,又搞水平的好文。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大哥这篇简直了!很多经典段子从此诞生,给一分钱小费还千恩万谢,你得了PHD就不用惦记MBA了,肆业也行。那个算数天才水平跟我差不多。中间我笑出声了两回,笑完又品出眼泪。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一点不假。大哥好文!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MBA肆业”,哈哈哈,不及格。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MBA肆业。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好高兴得到文学大师思韵的赞扬!说老实话,在写本文时,我就一直在想,安大略省的思韵和五湖兄若是能读到就好了。结果美梦成真,真是高兴!
“所有的往昔都是那么美好,因为时间是个美颜滤镜。我们这辈子,怎么都是值了” 思韵说得真好,让我感动。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给菲儿和花花奉上好茶!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读得我停不下来,这篇堪称老留老移的经典美篇,与花花的餐馆篇遥相呼应,璀璨益彰!水星哥才貌双全,刚柔并济,我好心疼克罗地亚小美女啊!

所有的往昔都是那么美好,因为时间是个美颜滤镜。我们这辈子,怎么都是值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哇,给人参花花先占个大沙发!:)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