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98

但愿此生走遍天下。
个人资料
水星9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疫情期间的理发经历

(2020-04-17 18:51:14) 下一个

  温哥华住了20多年,从来没有去西人的理发店光顾过。一来是收费高,还要加税付小费,二来出国前一直是平头板寸习惯了,担心西人师傅对此型不熟悉,所以一直是找华人理发店帮衬。最早是唐人街一家店,一位李姓老师傅手艺高超,每次我一入座,老先生立马银刀飞舞 ,麻溜熟练地在我头上游走一遍。就一遍,不带重复地修剪,三下五除二,整个头顶登时焕然一新,干脆利落,荡气回肠,效果十分令人满意。当时收费是8个加币,华人店也不加税,我给他12元,双方皆大欢喜。

  后来越搬越远,去唐人街不方便了,只好在中文版纸上找广告。很快找到一家,离我家很近。一对上海夫妇,移民加拿大多年,老公在餐馆做大厨,老婆海伦操刀理发挣钱,虽说不是高端人士,日子过得也还殷实。开始是租房,后来因为房东不满意他们开发廊有矛盾,自己买了一栋独立屋。2000年那会儿,他们那栋楼不到40万刀,现在政府估价在150万以上了。海伦手艺不如李老,借用网友老朽一句话:马大大与冯太太,差得不是一点两点。不过她倒是耐心,修理时间长,最后效果也还行,加上人也善谈,所以维持了几年。他们的儿子学习不咋样,两口子天天忧心忡忡。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他们儿子去当了两年兵,退役后政府安排进了大学学电脑,找到一份好工作。曲线救国终得正果,笑开花了。

  再后来,朋友介绍了一家叶姓广东人的家庭理发店,Townhouse 客厅开美发厅,价格低廉,只剪不洗,不言不语,服务快速。最初我还以为是一家不正规的地下黑店,一次不经意间问了叶先生,才知道人家是有执照的年年纳税的正规店。于是乎成了他们的固定常客。熟悉了以后,叶先生话也多了起来,告诉我他们以前在国内广东某县理发店工作,他每天下了班就直奔地下赌场,输了精光再回家,没少跪搓衣板。到了温哥华以后,得知有正规赌场,更是喜上眉梢,大把银子往里送,辛苦多年才买下一个Townhouse。听他的故事,不由得想起加拿大著名歌手Celine Dion,2016年以前常驻拉斯维加斯凯撒宫酒店Caesars Palace 角斗场开演唱会,每晚报酬100万美元。年长她26岁的老公Rainy Angeli 是她的恩师和经纪人,和蔼慈祥。怎奈久居赌城,实在难以抵抗赌博的诱惑,成了21点桌上的VIP常客。这下好了,凯撒宫表面上支付了巨款,绕了一圈又回到自己腰包。Celine Dion 只是当当过路财神,图个心理满足。

  叶先生叶太太的生意很好,顾客盈门,电话预约铃声不断。来者东西南北,全是国人。高端低端男女老少各类人等一律排排坐。有人声若洪钟,震耳欲聋;有人故作高雅,昂首扬眉;有人锱铢必较,小费少少;有人诸多要求,抱怨连连。整个客厅热闹非凡。

  转眼间来到2020年2月,国内疫情爆发,温哥华所在的BC省也有几个人确诊。一日去理发,见到叶先生门口赫然贴出一张告示:“禁止喧哗”。营业仍是正常,嘈杂环境消停不少。两周后头发又长了打电话预约理发,电话那头叶太太反复询问:你是哪位?是不是在某某公司上班的那位?确认无误是本人,才放话同意。进入客厅,顾客已少了许多。叶先生解释,现今乃非常时期,不是老顾客绝不接待。我辈当然完全理解,感激不已。过了数周,这头发又蹭蹭蹭地冒了出来,电话过去,自报家门,哪成想这回叶太太一口拒绝,说现如今已然关门歇业,挣钱不如保命要紧。毫无思想准备,一下子让我发懵,这里都已经歇菜了,那其他正规理发店岂不早就闭门谢客了?毫无办法,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了。多年前买过一套理发工具给儿子剪头,虽说手艺马马虎虎,反正是能把头发剪下来。太座平日里忙里忙外,种花烹调一把好手,可是从未摸过剃头刀剪,此事不能靠她,唯一办法是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服务了。正准备好一应家什提刀上阵,突然电话铃响起,接通后声音有几分陌生,电话那头连忙解释是叶先生,这才恍然大悟。叶先生压低嗓门告诉我,太太马上去超市购物,他可以抓紧空隙帮我理发。现在要马上去他家,先在外面车里静候,等待他的下一步电话通知。不由得心中大喜,一路急驶奔至叶先生家。不一会电话来了:此时可进。连忙下车猫着腰闪进叶先生家门,叶先生手持几片大浴巾,忙不迭地挂到窗户上,所有死角都不放过,搞得我俩都成了地下工作者。以前只知道大家出门要防火防盗,现在叶先生那可是居家防路人防老婆,一片苦心,让我感动万分。入座后,叶先生也改变了过去精雕细琢的作风,一阵的大刀阔斧,狂风扫落叶般头发纷纷落地,几分钟解决战斗。我这边还没有抖完项上碎渣,叶先生一把扫帚已将地面清扫干净,快疾如风,干脆利落。连忙递上一张绿钞,以前都是2元小费奉上,现在为赶在叶太太回来之前撤退,没好意思要找零,等于理发费用10刀,小费10刀。叶先生急急忙忙送客,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拿外衣把头包住以免邻居发现。无奈只能照办,裹着脑袋一路疾走,心中不禁暗自好笑,“抱头鼠窜”这词过去只在书中读过,刻下却成了我的真实写照。步入车内,方得松一口大气。

  如今又过了三周,头发周而复始地重新布满头顶,下一步怎么办,真是天晓得。这疫情把人搞得简直乱了分寸,何时是头?

  注:加币各面值颜色不同,红色50刀,绿色20刀,蓝色5元,花花绿绿,易于区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谢谢!老兄像是住阿尔伯塔省?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写的幽默有趣,娓娓道来,真有点像小说。欣赏好文,分享精彩!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有趣有趣,你真幽默!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音来小提琴' 的评论 : 谢谢!我太太厨艺很好,剃头就不行了。
音来小提琴 回复 悄悄话 很生动,其实剃平头只要买到好质量的电推子,完全可以让你家夫人学着用,我已经当了快十年我老公的理发师了,开始慢,现在很熟练,五分钟就搞定。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光盐行者' 的评论 : 我有贼心没贼胆,鼓不起勇气。佩服你!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我也常常被你的文章捧腹。:)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鼓励!身体还行,比周围年轻20多岁的同事壮一些。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忘了看以前的博客,没看见你的留言,抱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之初' 的评论 : 哈哈哈,比喻太形象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祝水星父亲节快乐!:)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我在疫情期间都是自己给自己理,推光头,几分钟就搞定。反正也不出门,没人看见。夏天了,光头很舒服。
心之初 回复 悄悄话 一定要大膽讓太太理頭。上歲數,理蔣總統頭最好,如頭型像毛頭,則必須去理髮店。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你写得很好,这头发又蹭蹭蹭地冒了出来,头发长的好,身体一定很棒。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1哈哈哈

来道歉了:)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老先生立马银刀飞舞 ,麻溜熟练地在我头上游走一遍。就一遍,” 真传神!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好有趣的经历,疫情真是让人乱了方寸:)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笑S我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您的文章太逗乐了,尤其是神秘接头和理发那一段描述得又风趣又形象。建议让您家太座试试使用万能理发工具给您修剪头发,这样您就不用秘密逃窜了。:)自从出国以后,我家先生的头发全部由我打理,我回国探亲的时候,他只好出去找理发店修剪,反而不适应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哈哈哈,笑死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秋咖啡' 的评论 : 就是,好多事情都预料不到。
秋咖啡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疫情搞得正常生活都像间谍了,幽默!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谢谢夸奖!
Zucker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写的风趣引人入胜!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我看今天报道,近期准备逐步解封。前几天好多人去市政府门前集会抗议,都是西人而且不戴口罩。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还是菲儿厉害,一眼看出我写此文的初衷。我还忘记了写最好笑的一段,出门时叶先生要求我用外衣裹住头部以免被发现,弄得我像个贼一样,哈哈。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老兄文笔幽默。你们那边快出头了,每天只有二三十例,说不定下周就解封了,而我们这边至少还要等一个月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大赞,太幽默了水星!这篇文好看的另一个原因是描写了芸芸众生,人间百态。。。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omsilkroad' 的评论 : 当时一下子摸出那张,急着走,就没好意思要零钱。以前总是给两块小费。 :)你真能干!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Foto' 的评论 : 一直想做,就是从未实践过。
fromsilkroad 回复 悄悄话 “地下工作者”,好形象!!100%的tip, 水星兄也太大方了吧!!!我先生也是理板寸,现在都是我给他理,他还挺满意的 :)
YuFoto 回复 悄悄话 自己理发原来很多人都一直这样做。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