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迷死人

人老心不老,走遍天下。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2019 东欧8国行 莫斯塔尔 Mostar

(2019-08-13 01:54:15) 下一个

.  离开萨拉热窝时,旅馆经理得知我们要去莫斯塔尔,好心提醒,那里温度高出许多,要小心防暑。当时不以为意,结果不幸被她言中,两个多小时也就是120多公里之后,温度一下子提高了八九度,30多摄氏度。金晃晃的大太阳直晒头顶,一跨出车门就喘不过气来。问问下榻旅店伙计,离我们打算去的老桥5分钟车程,心想下午去也无妨,干脆在房间里开足冷气睡了两个多钟头午觉。

  醒来后跨出大门,这气温没有丝毫改变,毫无办法,硬着头皮走吧。开进老城,狭窄的街道停满汽车,一位难求。转了半天,看到街边一个空位,兴冲冲驶入,突然冒出一个老头,说这个是收费车位,一问价,20个代用马克,也就是差不多10欧元。宰人啊!周围啥标志都没有,绝对是假冒。我也懒得戳穿,说我们就停半个钟头,4马克。老头大概是第一次碰上砍价的,愣了一会儿答应了。晚上9点多我们回到那儿,哪里还有老头的影子。

  Most, 当地语言是“桥”的意思。莫斯塔尔 Mostar 最著名的景点是老桥 Stari Most. 城市因桥而得名。游客前来,主要是来一睹老桥风采。

  老桥建于1566年,石质材料,横跨 Neretva 河。桥的西边住着信仰天主教的克罗地亚人,东边住着信仰伊斯兰教的波斯尼亚人。各自有着教堂或清真寺隔河相望。内战前,两岸人虽说不能真正的和平相处,小小的来往倒还可以通过这座桥达到。内战爆发后,克罗地亚军队在1993年11月9日把这座有400多年历史的老桥炸毁,由此彻底斩断了河两岸人们的感情。现在仍然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如今,战争的痕迹依然可见。

  战后,欧盟出钱重修了这座桥。2001年开始重建施工,2004年4月竣工。重建时尽量使用了原桥的旧石料,甚至还从河里打捞了很多旧桥的材料,使恢复重建的老桥仍保持了原有的风采。

  老桥被欧洲人看重的,是观看一些年轻人在桥上跳水。每天总有几个职业跳水者,为满足游人的观赏,收费跳水。一般是25欧元一次,周围的人你两块我三块,凑够了一交钱,他爬上去就跳。老桥最高处距水面20多米,比奥运会跳水比赛的跳台高出一倍有余,河水虽说是清澈碧绿,可水温极低。所以每个跳水者都是受过训练且具备高超技术的。每年7月底,老桥上进行跳水比赛和表演,众多的跳水者或单个,或集体,从桥顶鱼跃而下,桥底河滩上挤满世界各地专门为此前来观看的游人,看得如醉如痴,欢声如雷。那是莫斯塔尔人一年中最欢乐的日子。

                                              ( 网络照片 )

  桥下的河滩上,是旅游者拍摄老桥的必到之处,也是当地年轻人戏水谈情日光浴的最佳场所。

  与在克罗地亚旅游不同的是,莫斯塔尔的韩国旅行团近乎绝迹,倒是充满了中国旅游团。随处可见的大爷大妈,人人手挎一个或两个大炮筒,个个犹如专业摄影师,嗓门超大,牛气十足,真给咱国人长脸。

  河东清真寺里的宣礼塔,本来是观看老桥的最佳地点,可惜我们东转西转耽误过久,去得太晚没有进去,错过良机。准备去的朋友,切记下午时分务必先登宣礼塔。

  河两岸处处是集市与充满特色的小商店,人气十足。

  餐饮酒肆,也是遍布四处,

  漫步在桥西,被一位热情有加的酒吧老板娘叫住,招呼我喝啤酒。一问才2欧元一大杯扎啤,也太便宜了。回想起去年在冰岛,旅馆走廊自助售货机里一罐可乐8欧元 (标价1100 冰岛克朗),这儿就是白送。太座一个人继续转悠,留下我慢慢过瘾。左边两位中年夫妇,是来自苏格兰的中学教师,老公Peter,十分健谈。我俩先是天南海北,最后聊到了波斯尼亚内战。我的塞族朋友比较多,其中还有一位现居莫斯塔尔新城,近朱者赤,立场稍倾向于这边,Peter 受西方媒体影响,同情穆斯林族。意见有些相左。我猛然想起西方人很忌讳的话题是男不聊宗教政治,女不问年龄体重,及时打住。共同的感慨是,在20世纪90年代,人类最文明的欧洲居然打了一场如此旷日持久的战争,后遗症延续至今,就在脚下,实在令人遗憾。转过头来,右手边一位壮男默默地一杯接一杯喝着寡酒。Peter 赶紧介绍,这位是高桥跳水表演者。壮男不苟言笑,但十分友好。言之跳水,即是讨生活,也顺便一展雄姿,在掌声中满足一下。天黑了就来此喝一通。

   华灯初上,老城呈现出迷人的色彩,又是一番风景。

  上得车来,大脑仍有几分迷迷糊糊。回旅馆的路怎么走,偷懒就依靠GPS了。万万没有想到,又被GPS 玩了一把。先是北行,一切正常。然后让我们右拐进入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地面是高低不平的鹅卵石。接着开始上坡,左弯右弯。巷子越来越窄,和车身差不多一样宽了,坡度也越来越大。随时可能擦破车皮。租来的奔驰车过于高级,本来有点风吹草动屏幕就要提示,现在更是四处狂闪,警报高鸣。此刻酒完全醒了,心惊肉跳。太座建议倒车往回开,可后面黑灯瞎火,又不是直路。想让太座出去指挥,车门根本打不开,这可咋办? GPS 仍是一个劲地指示向前,谁敢理它,慌忙中打开应急灯,祈求老天保佑。右前方一家门打开,蹦出两个小朋友,又跳了回去。左前方院门又钻出一个女孩,随即神隐。还没回过神来,呼啦啦冒出一群人,想必是小孩的家长,为首的大汉大声呼喊:别着急,我们来帮你!救星啊。大汉告诉我,这路虽说难走,但开得出去,跟着他们走没问题。我信心马上找回,踩油门的脚也不再发抖,随着他们慢慢驶出小巷进入大道。长舒一口气,正准备表示感谢,一个人都不见了。

  第二天一早离店交账,两个帅哥拿出菜谱问我们吃啥。我说上街去吃,他们急忙说大堂就是餐厅,这些早餐都是免费的,有点出乎意料。早餐看上去一般,味道却极佳,饮料果汁也品种齐全。帅哥一边聊天,一边冒起了烟枪,哇,欧洲特色,餐厅内随便抽烟!

   离开旅馆上路经过新城,没啥特色。唯一亮点是城后面山顶上那高高的十字架,纪念着逝去的斯人。

  饱经战乱的莫斯塔尔,如今充满人间乐趣。那块留有“不要忘记1993”的石座,久久驻扎在脑海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谢谢五湖兄!你那篇莫斯塔尔游记非常棒,我这个只是凑热闹。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你们夏天去,阳光好,片子漂亮。西人容易洗脑,只相信媒体说的,实际情况是92年打仗时穆族死人多,但战后这二十几年,塞族人连吓带哄全逼走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