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8) 泪溅一纸 伤情字 (终章)

(2020-09-18 20:22:24) 下一个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毕业的那年,我跟L订婚了,一年后举行了结婚典礼。

L是个真正的具有天生贵族气质的绅士。人说贵族要三代,L家几十代都是住在城堡里的贵族。他家庭出身显贵,事业成就辉煌,聪明努力上进,待人和善,谈吐斯文,言语幽默可亲,尊敬女性,有正义感和对经济学的使命感,人格魅力让人折服。虽然比我大二十岁,但是他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子汉。

他的才华,他的家世,他的钱,他对我的呵护和爱,都让我无法抗拒。

至于他为什么会爱上我,呵呵,这是个秘密,纯属个人隐私,我就不说了。如果你非要追根寻底,非要问我,凭什么一个过去嫁都嫁不出去的大龄女博士会招得这样一个金龟婿,那我的回答是:

当然是因为我年轻漂亮,颜值高,性格温柔,贤惠善良,会讨人喜欢,会哄老男人和老男人的一家啦。

晓庆姥姥能演十八岁的少女,文迪姑姑能拿下默多克,梅根姐姐能擒住哈利王子,我就拿不下L吗?忒小瞧了女博士的手腕啦。

再撒一下狗粮: 不是我追的L,是L主动追本姑娘滴。。。

 

***

有一天在L家的盛产葡萄的庄园里,L坐在书房里审读QJE的稿件,我给他整理书架上的书籍。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问我说:

亲爱的,你们原来C大有个叫H的,现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你熟吗?

熟啊,我说。那是我师兄。是他投稿了吗?

有一篇计量经济学的论文是他的,L说。里面的数学部分,我没看懂,不知道结论是怎么推导出来的。

他是个数学天才,十五岁就进入了中国最好的数学系学习,我说。他的数学不会错的,你就相信结论就行了。

亲爱的,做学问,一点都不能马虎啊,L说。我让奥列佛帮我看看,他是这个领域的行家。

我知道奥列佛是L的好友,在剑桥大学经济系做研究主任,是计量经济学领域的大拿之一。我走到L身边,把手搭在L的肩膀上,一边给他按摩肩膀,一边说:

太好了。如果有可能的话,能不能请你在奥列佛面前替H美言几句?H绝对有潜力成为最优秀的计量经济学家,他的数学底子,不是一般人能赶上的。他只是读博时入错了学校,进了C大,没能拿一块能敲开大门的金砖。

数学好的人,太多了,随便一个数学博士物理博士的数学都很棒,L把眼镜戴上说。如果H真像你说的那样有潜力,迟早他会自己脱颖出来的。

 

***

在L帮助下,我在QJE(《经济学季刊》)和AER(《美国经济评论》)这样的经济学顶级刊物上发了五六篇与L一起合作的论文和自己的单独的论文。

婚后不久,L离开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系,去了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总部,担任副主席。我也跟随L去了华盛顿,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部谋了个经济学家职位,做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展望和研究工作。

我们把家搬到了华盛顿,住在一处带游泳池的大房子里,从客厅可以远眺华盛顿纪念碑的尖顶。

每年独立日放花的时候,我坐在客厅里,就可以看见一簇簇烟火腾空而起。

 

***

再见到H,是在瑞秋的婚礼上。

瑞秋是我在C大经济学读博时最要好的同窗和密友。离开C大经济系后,我一直跟瑞秋保持着联系。她博士毕业后,没找到工作,继续留在系里做博士后混日子。在脸书上看见她秀订婚戒指时,还祝贺了她。春天L跟我在伦敦的大教堂举办婚礼时,瑞秋恰好身体不好,得病了,住了几个星期的院,我没好给瑞秋发邀请。

秋末的时候,瑞秋结婚,早早地发来了邀请函,请我去参加婚礼。

L正好要从华盛顿去多伦多开会,我们就决定在中间转机停一下,参加完瑞秋婚礼再去多伦多。

我没想到在婚礼上会遇到H。我一直以为,H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教书,不知道他也会来参加。

H来晚了,他出现时,我跟L都已经坐在教堂前排的座位上,等着婚礼开始。我的第六感官告诉我,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的后背看。我回过头去,看见H坐在后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就像过去系里同学聚会上,总坐在靠边上的座位那样,两只眼睛正在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仔细端详,看见他身上穿着一套黑色西装,还是原来的西装,过去一直挂在壁柜里,几乎没见他穿过。几年过去,他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倒像是比以前瘦了。

教堂里响起了音乐,L拍了我的手一下,说婚礼开始了。

我把头扭转回来,看着站在教堂前面手里拿着圣经的牧师,突然有一种要泪奔的感觉。

 

***

后面的婚礼,我的脑海一片混乱,无法集中注意力。

当瑞秋和新郎随着音乐走到牧师前时,恍惚之间,我仿佛觉得是我披着白色的婚纱,跟H缓缓步入婚姻殿堂,并肩站在牧师前。我听见牧师问道: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她作为你合法的妻子,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她,尊敬她,安慰她,关爱她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她吗?

我仿佛听见H对着牧师发誓说:

我愿意。

我看见H把头转向我,伸出双手握住我的手,看着我说:

我愿意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向上帝宣誓,并向他保证我对你的神圣誓言。

我闭上了眼睛,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在眼眶里滚动。

 

***

婚礼举行完毕,我跟着L走出教堂,站在银灰色的尖顶教堂洒满阳光的台阶上,看着瑞秋拽着老公的胳膊照相,心情依然无法恢复平静。

我看见H站在教堂左侧的枫树下,眼睛看着对面的艺术博物馆,神情有点儿孤寂和落魄。我知道H看见我跟L在一起,不好过来说话。幸好C大经济系的一个老教授走过来,跟L寒暄起来。我借机离开L,走下石阶,沿着树影斑驳的石板路,走到枫树下,跟H打了个招呼。

也许是树荫下的光线不太好,H的额头和脸颊看着有些发灰发暗,身体看着也不似过去强壮。我问他怎么了,看着有些弱。他说感冒了,天气不好,时暖时冷。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好奇地问道。没想到你会来参加瑞秋的婚礼,没觉得过去你跟瑞秋关系好啊?

我回C大了,H说。瑞秋请了系里的导师来参加婚礼,我听说了,也跟着来了,想你也许会来参加,就想来看看你。

怎么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了? 我问道。

新加坡。。。怎么说呢。。。学术氛围还是比美国加拿大差了一些,H说。那里最好的学生,首选也是去欧美读书。国立大学在新加坡名气很大,但是出了新加坡,就没什么声望。而且,一个系里,要有几个比较强的教授,才能一起把学术气氛带动起来。那边搞计量经济学的,没有很强的人。我有时想跟人讨论一些问题,都找不到能互相讨论的人。我还是喜欢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做学问,这边学术气氛好,C大有几个计量经济学方面比较强的教授,我跟他们一起能互相交流和讨论。

还是做副教授?

还是副教授, H说。米歇尔退休了,腾出了一个位子。德米尔斯后来不管博士项目了,转做系主任了,他问我想不想回来,我说想,他就把职位给我了。

挣钱可不如新加坡吧?

嗯,这边税也高,H点点头说。不过,钱差不多就行了,你知道,我也没什么大花费大开销。

挺好的,又可以跟C大的老朋友们在一起了,我说。

是啊,H点头说。听说你。。。结婚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H脸上一脸落寂,我看见他的眼圈有些发红了。

嗯,有小半年了,我点点头说。L就在那边,你想过去跟他聊聊吗?他在经济学界的人脉很厚,也许能帮到你。

H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L,眼睛里闪过一种抑郁和醋意。H是个喜欢吃醋的人,我对他的眼神太熟悉了。

不了,不太想见他。。。要是换个别人也许吧。。。你幸福吗?

你看呢?我反问H说。

我觉得你应该。。。挺幸福。。。的吧,H低下头,踌躇了一下,脚碾了一下地上的一片落叶,又抬头看我说。说真话,我挺为你。。。高兴的。L很不错,他是业界大佬,迟早会得诺贝尔奖。有L在,你事业一定会发达的。另外,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除了年龄,当然,现在没人把年龄太当回事儿。

我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儿。我把头向凑向H的衣服,嗅了一下,果然是从H的衣服上飘过来的。

又吸烟了吧?

嗯。。。H点头承认说。你不在了,没人管我了。

吸烟不好,你知道的,我皱眉说。

我知道,H说。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觉得特郁闷,没有一个解救的办法。

还是不要吸了吧,我有些心疼地说。对你身体真的不好。

嗯,以后不吸了,H点头说。

说完这句话,我们就卡壳在那里了。有那么几秒钟,H看着我,但是什么也没说。他的手挠了一下脖子,又缩了回去。我知道他想干什么。过去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买东西,每次都是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那时我很淘气,在他把车打着火,前后左右四处张望准备把车开动时,我喜欢从旁边偷袭亲他一下,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脖子后面,摸他的头发,就像是抚摸一条温顺的小狗。

有人在叫我名字,我扭头一看,是L在教堂大门前的台阶上招呼我过去。我对L做了个马上过去的手势,回过头对H说:

L在叫我,一会儿要去赶飞机。

好不容易来了,不能多待一点时间吗?H问到。还想跟你再聊聊。

可惜没时间了,我说。飞机过两个小时就要起飞,还要赶到机场,过安检什么的。再有机会,我们要好好聚聚聊聊。

一定,H说。那我也走了,本来瑞秋没邀请我,我自己不请自来了。

我对H点点头,转身迈上台阶,向着教堂门口走去。走到台阶最上一层时,我回头看去,看见H已经过了马路,正在从一个五长多高的巨大的蜘蛛像雕塑下面穿过,向着艺术博物馆方向走去。

庞大的蜘蛛的衬托下,他的背影显得有些瘦薄和孤单,腿在地上拖出很长的影子。风吹过来,吹动了他脖子上围着的围脖。围脖的一头被风吹得掀起来,像是波浪一样在阳光下起伏着。

回头看H的那一瞬间我眼睛有些模糊,连眨了几下眼睛才把眼泪憋回去。

亲爱的,给我一分钟,我们马上就走。

L对我说了一句,又回头跟教授说起话来。瑞秋走过来,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说:

你见到H了吗?

见到了,我说。他说你没请他,他自己来了。

是没请他,怕你见了他不好,瑞秋说。这个可怜的家伙,还单着呢,也没有再找个女朋友。

为什么啊?

心里还惦记着你呢吧,瑞秋说。天凉了,他一直穿着一件V形领口棉衫,袖口都破了,开线了,还一直穿着。那天我在系里厨房遇见他,看见他穿着袖口开了的棉衫,就问他怎么不换一件,都当教授了,也不差钱。他说这件棉衫虽然旧了,但是这是当初你在Mexx给他买的,穿在身上就想起了你,舍不得换。所以我就怕他再见到你 ---

我猛地扭过头去,看着教堂的大木门,只觉得瞬间泪水模糊了双眼。

 

***

再以后,我跟L的宝宝出生了,是个男孩。我请了假,在家带孩子,帮L做一些研究。

那一年,XX皇家科学院把XX奖颁发给了L,表彰他在发展经济学领域里作出的贡献。作为L的夫人,我陪着他去参加颁奖仪式,还上了电视台,一时风光无限。

鲜花,掌声,同僚祝贺,女王接见,报刊采访,网络报道,各种美誉纷至沓来,躲都躲不开。

 

***

年末的时候,受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邀请,我带着孩子陪同L访问了故乡北京,也让L拜见一下我妈和我姥爷。

我的各种认识不认识的亲戚们都来我家看洋女婿,和长着一双碧蓝的可爱的大眼睛和一头黑发的半中半洋的小娃娃。我妈乐得合不上嘴,屁颠儿屁颠儿的给我做了小时最爱吃的茄夹子,蒸白菜闷,炸带鱼。

我抱着宝宝在厨房看我妈炸带鱼时,我妈偷偷问我,老外会不会答应孩子改姓?我说不改了,姥爷的四合院我不要了。

有了城堡了谁还稀罕四合院啊?真是的。再说,L的姓比北京的四合院可含金量高多了,这个姓就是打开牛津和剑桥大门的金钥匙。

别跟我说爬藤,上HYP。 哈佛?哈佛算个啥? 太土太暴发户了。我们家宝宝将来只上牛津和剑桥。

 

***

电视台请了我们去做专访,专访题目有点儿怪,叫《为国扬威的女博士》,我觉得有些好笑,我做啥为国扬威的事儿啦?

L应邀去了北京大学演讲,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大讲堂里座无虚席,还有不少学生站在过道里和走廊里旁听。我坐在下面第一排中间,身边是北大经济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我扭头四顾,看到的是女生们羡慕嫉妒的目光。

我们也去了清华,在院长的陪同下参观了清华经管学院。

L跟清华的教授们在贵宾室交流的时候,我走了出去,在一处学生上自习的空教室里坐了坐,想H当年也是坐在这里自习吧。

名誉,地位,金钱,当你没有的时候,你是那么地渴望,那么想得到。

如今,我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了,却觉得最珍贵的,最想得到的,是一份纯真的爱,一个真正爱我的人。

一个既爱我的身体,更爱我的灵魂的人。

一个在我难受的时候会哄我,逗我开心,在我处于逆境时会支持我,鼓励我,让我不偏离轨道的人。

一个能为了我戒烟,还想跟我生七个孩子的人。

一个下雨天打伞会把伞往我的方向倾斜的人。

一个我鞋里进了石子儿,会帮我把鞋脱了,把石子儿磕出来,再给我把鞋穿好,系上鞋带的人。

一个天气凉了,晚上会给我盖被子掖被角的人。

一个我脚冷了,会用他的腿和脚给我暖着的人。

一个会对我说“无法自拔”和“小东西又想妈妈了”的人。

一个会在我洗碗的时候,从后面抱住我,亲我的脖子,把手贴着牛仔裤的裤腰伸进去向下摸,瞬间让我下面全湿了的人。

一个半夜惊醒时,伸手触摸到就会觉得很踏心很满足很有安全感的人。

一个早上会把头埋在我的颈窝里,闻闻说真香的人。

那是一个时常会想起,永远也不能忘记的人。

但是这个人,我已经永远失去了。

永失我爱,大概这就是生活和成长的代价吧。

 

***

有时在夜里,在夜深人静时,我从梦中醒来,恍惚之中,还会想起H来,仿佛觉得H就躺在我身边。

有时,在做爱时,我会误以为是H压在我身上,有时几乎要忍不住喊出H的名字来。

我最喜欢的首饰,不是镶着一个巨大钻石的订婚戒指,不是阿梵尼的全金钻石吊坠,不是 阿曼达的闪钻黄水晶项链,而是一串朴素简单的葡萄绿水晶珠子串成的手链。

因为。。。因为。。。因为。。。

因为那个人送给我的时候,说它最配我细小单薄的手腕肌肤,显得又白又嫩。。。连肌肤上细微的血管都衬托出来了。

***

又过了两年,孩子大些了,可以送托儿所了,我回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继续做我的经济学研究。

那一年的AEA Meeting(美国经济年会)年会在波士顿举行,上万名世界各地的经济学家来参加会议,把Hynes Convention Center周围的旅馆都订满了。

L在年会上主持发展经济学分会场的工作。我没有投交论文,而是以IMF经济学家的身份去参加会议,见见同行,了解一下发展经济学的新动态,顺道儿去面试一个想来我们IMF工作的哈佛经济系的博士生。

 

***

会议的第二天上午,L依旧在发展经济学会议厅主持会议,我则在会展中心四处闲逛,听听这个讲座那个讲座,看看书展,遇见熟人聊聊天。

在一楼的书展上买了两本经济学著作之后,我路过一个小会议厅,看见会议厅外面竖立的白色牌子上,贴着打印出来的演讲题目和演讲人。题目我没看清楚,但是演讲人的名字我一下就看清了: H。

仔细看了一下名字下面印着的头衔,看见写得是C大经济学教授。原来H已经从C大经济系的副教授,变成教授了。

我推开小会议厅的门,走了进去,正看见H正在台上宣讲一篇新的论文。

H看着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么些年过去,几乎一点也没变。他依旧面容清癯,皮肤白净,鼻子上架着一副简约的无框眼镜,讲起经济学来两眼发光,透射着一股兴奋和激情。

会议厅里有十几排椅子,坐着五六十人的样子,大部分在前几排,中间和后面有许多空座位。

我站在门口凝神看着H,一瞬间只觉得时光倒流过去。

想起在C大经济系会议室里第一次听到H讲论文。他穿着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衬衣和牛仔裤,在讲台上神采飞扬,侃侃而谈,把一个复杂的股市与债市相关的计量经济学模型,深入浅出地讲得很透彻。

正是他的第一次演讲吸引了我,让我对H一见倾心。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穿着一身合身的黑色西装,打着一条深色的密纹领带,里面是雪白平整的衬衣,看着人比过去更加帅气和成熟。

看着H身上穿的黑色西装,突然想起那次去伦敦参加会议之前,他非拽着我去Rideau Center的裁缝店,花了两个月的工资给我做了一套最合身的西装和制服裙,让第一次站在国际会议讲台上的我增添了许多自信。

跟H的许许多多的往事,一刹那涌上心头,让人鼻酸。

H讲着讲着突然停下了。他从台上看向着门口方向看来,像是看见了站在门边的我。我看见他的眉毛扬了一下,眼神带着一种惊异。他稍停了一下,随后继续演讲下去。

我走到中间靠后的一排,坐到了挨着通道的一个空椅子上,看着站在讲台上的H。

他身后的大投影屏幕上的数学公式和符号旋转起来,变幻成了一幅幅画面。往日情景如电影一般,一帧帧一幕幕出现在屏幕上。

校园里的垒球场上,我一个鱼跃没做好,身子失去了重心,落下来时右脚踩歪了,摔倒在草地上。H跑过来,搀着我的胳膊,扶着我走到操场边上的一个长木凳子上,让我坐下。他蹲下来,查看我的脚腕。

UniCenter里的星巴克柜台前,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黑色的围脖,跟我说要一杯摩卡。

泰国女生的聚会上,我们坐在桌尾,一边喝着冒着泡沫的啤酒一边聊天。

学校的办公室里,H坐在我身边,指点着计算机屏幕给我讲解数学模型。

系里的小厨房里,我们坐在小沙发上,我把自己饭盒里的菜拨到H的饭盒里。

野营地的湖面上,一艘快艇在我们的船边驶过。船左右摇晃起来,H冲我喊着往左划,我把船桨往右划去,船突然翻了,两个人一起掉进水里,成了落汤鸡。

夜幕中,我们并肩坐在小山坡上,看着天空升起的一簇簇烟花。烟花像是火箭一样升上夜空,在空中爆炸,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烟花四散而落,伴随着噼噼啪啪的响声。

火锅店里,我们相对而坐,窗外细雨霏霏,室内火锅热气腾腾。

Mexx时装店里,我挑了一件时髦的棉衫,让H穿上,拽着他走到试衣镜前,让他走一走看一看。

我们牵着手在小公园散步,H在一个沙坑边停住脚步,看着玩沙子的小孩。

阿纲昆学院的教学楼门口,H从停车场急匆匆地向着楼门方向走来,兴奋地冲我挥舞着一个信封。

古色古香的居酒屋里,我们举着啤酒杯碰杯,庆祝我去伦敦念书,他找到了工作。

剧场里的包厢里,我的头依靠着H的肩膀,闭着眼打起了呼噜。

森林公园的山顶上,我们坐在一堵石块垒成的墙上,看着山峦,树林,田野和小得像火柴盒一样的房子。

。。。

 

***

不知过了多久,H的演讲结束了。人们纷纷站了起来,向着会议厅的出口走去。

我像是如梦初醒一样,从对往事的回忆中清醒过来。

手机响了一声,我低头一看,是L给我发来的,叫我去计量经济学厅找他,一起去吃中饭。

我站起来,最后向着讲台看了一眼,看见H正伸手拔掉插线板上的电脑电源插销。他抬起头来,眼睛向着会议室后面看来。我的目光跟H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我笑了笑,伸出两只手,竖起大拇指,对着H做了一个真棒的手势。

H笑了笑,微微点了一下头。他凝神看着我,目光像是在说感谢,也像是在说保重。

我转过身,跟着往外走的三三两两的人流,沿着通道向着门口走去。

踏上过道的一刹那,我心情恍惚,带着一种丢失了从前的伤恋,心里既难过又悲伤,又失落,几乎泪如雨下。

走到门口,我回过身来,有些不舍地向着讲台望去,看见H正在看着我,身后的大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行中文大字:

就这么走了?

看见这行字,记忆一下涌现了出来。我想起了那次野营回来,H提着旅行袋送我到屋门口。他把旅行袋放在门口,转身欲离去的时候,我觉得H好呆啊,也不抱我一下就走了,于是就冲着H的背影问了一声:就这么走啦?那天H转过身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是啊,好不容易又见到H, 就这么走了,也没有抱一下,多不甘心呐?

想到此我转过身,与人流逆流而行,沿着过道向着讲台方向走去。

我快走到讲台前时,看见H已经从讲台上快步走下来了。我在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微笑着,看着他。熟悉的眉毛,熟悉的眼睛,熟悉鼻子,熟悉的嘴唇。一瞬间,百感交集,千波万流涌过心头。

H对我笑了笑,伸开双臂,说:

来,抱一下!

他伸着双臂向前迈了一步。我也伸开了胳膊,向着H迈了一步,跟他抱在了一起。

肩膀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嗅觉很灵敏的我闻到了他的衬衣领口散发出一丝香水的味道,一种淡淡的幽香,带着一种柠檬的清新。我知道这是什么香水:Dior Sauvage!

你怎么。。。还有这种香水?我以为都让我给费完了呢,我在H耳边问道。

现在没人给我领子上喷香水了,但是我已经习惯了那种味道,离不开了,他说。很怀念那种打开壁橱门,闻见里面的香水味,心里又气恼又好笑,又觉得很开心的幸福。

我鼻子一酸,闭上眼,任凭眼泪顺着脸颊悄然落下。

我两只手紧紧抱住H,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厚厚的,坚实的拥抱。

 

【完】

PS:这部小说各节的小标题,来自上面视频的歌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0)
评论
2娃懒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拥抱哥' 的评论 :
因为这篇被打动,我又去看了"恋如冬雪"和"偷情时代",都看得人万般滋味在心头。"恋如冬雪"太折腾了,好在结局有不敢相信的美好。"偷情时代"让我看到了男主一颗敏感的心,一个孤独的灵魂。我不知道为啥他对叶子有刻骨铭心的爱,两人不是一种人,在灵魂深处是不匹配的。叶子在只见过他老公两面,根本没感情的情况下就能嫁给他,为了出国和他的好条件,他老公也一样,因为她年轻貌美只见过两次就能结婚,太匪夷所思了,这两人才是真的般配的一对儿,都不是追求精神和感情的人,男主所爱非人啊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娃懒妈' 的评论 :
谢谢!我想女主和H两个人要不是一个东一个西,要是能在一个城市,那么两个人就会一起结婚生子,过个幸福的小日子。就像Mia 和Seb, 如果两个人不是因为事业分开,Mia和Seb也是挺好的一对吧。
2娃懒妈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被深深打动,结局太让人心堵。不过你说"爱情只是一道奢侈的珍瑶,不能代替柴米油盐的生活",我怎么觉得这里L的名利地位才是一道奢侈的珍瑶,跟H才是踏实的油盐柴米。物质的东西有到一定的程度就行了,过日子是需要一个让你觉得舒服的人,光鲜的那些东西都是浮云。H虽然不能那么光鲜有钱有地位,但已足够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虽然没写分手原因,但是我想有几个因素吧:
第一,两个人两地,时间长了会有些问题
第二,L在名誉地位金钱家庭上比H强很多,女主对这些也比较重视
第三,女主从小失去父亲,有恋父情结,L比她大二十岁,像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父亲
第四,L会追女人。
Jiangmin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写的非常好,除了这个结局,让我感到有点心酸,难道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现实?可是H已经在新加坡有了教职,不理解女主为什么那么轻易放弃。为H难过。
“恋如冬雪”的结局有点太过理想,这篇有点太悲情。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塞尚' 的评论 :
是的,分析的很到位,女主缺乏父爱,所以跟比她大很多的L能走到一起,又因为读书时生活窘迫,所以对钱看得比较重。所以人说,女孩要富养,而且在大学时家里要多给女生一点钱,不要让女生因为生活窘迫而过分注重钱。女主也是有些自私,不过谁不是呢,大家都是会有一点小心眼,打一点小算盘。
《雪夜寻猫》,忘了在没在CFC上贴过,那里没什么人读小说,后来就不怎么去贴小说了。
塞尚 回复 悄悄话 看完了,这个结局很正常,我一点都没有惊诧:) 缺乏父爱的女生,会有恋父情结,家庭条件不好的女生,会比较势利有心计,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 只是,如果是真正彼此相爱又互相留恋的人,为什么会分手?真正相爱的,一定会为对方妥协和付出,所以“我”不是她心里以为的那么的爱H,“我”是比较自私的,自私的女人通常会生活的比较幸福,之所以内心里还向往爱情,大抵是精神空虚罢了:) 拥抱哥写的很好,刚才顺着链接去看了宅男与猫的故事,好像是2014年在CFC论坛上就发表的?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a_chris' 的评论 :
谢谢,看样子我得重新看一遍《la la land》,就没注意到有关Greg,而且一直以为是Seb 的前女友一开始在给Seb 收拾屋子
hua_chri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拥抱哥' 的评论 :
Mia ex is Greg. Seb's sister is Launa. H拒绝女主将他介绍给L的提议是非常聪明的。否则,假如H以后和L相识后,她会告诉L她和H的过去吗?她是否会制造很多和H接触的机会,会否利用H填补L所不能给她的空间,H又如何能走出来去寻找他的真爱?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lloworld1000' 的评论 :
哈哈哈,女主没病。女主既然是大龄,又是女博士,肯定会保护自己的。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A very sad story without a happy ending.
Just wondering if this '大龄女博士生' had ever had any STDs because she had been with that W who was a playboy and been with so many unknown girls in the past.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色风筝' 的评论 :
谢谢彩色风筝!谢谢鼓励!
很感谢有这么多人跟读和跟帖。
我在C大读过书,写起C大和专业来,感觉可以信手拈来。
能有一些人喜欢,我感觉很欣慰,也没白花力气写。
彩色风筝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写得真好! 佩服! 一个男人把女人的性格刻画得如此细腻, 入木三分, 不简单. 想来博主应该自己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才能写得出如此优秀的作品. 有些内容舍去才能让人们有许多的遗憾, 有许多的遐想, 我觉得取材正合适.

博主自己就是那个学经济学的人, 所以对专业非常熟悉, 拿起来得心应手. 总之, 用一个赞来表达是远远不够的. 希望看到博主更多的作品.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a_chris' 的评论 :
Mia以前有个富豪男友吗?我一定看漏了,没记得Mia 有个男朋友,只记得Seb 有个爱给他收拾屋子的前女友。
女主跟L好,也应该是跟H两地一段时期,分手之后的事儿。
没看过郁达夫笔下的郑秀岳,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
H学问做得好,又是教授了,等完全走出这段感情之后,应该会遇上另外一个人,有个不错的生活的吧
hua_chris 回复 悄悄话 这女的与Mia有两个根本性的区别:
1,Mia遇到Seb前已有一个富豪男友,而Mia却没有任何依靠男友climb的想法,依旧保持独立,住集体公寓,去咖啡店打短工,不停地面试。那个富豪男友也是宠爱mia的,因为他已经带Mia走进的他的亲友圈,这是准备结婚的前兆。
2,Mia与Seb分手后,才与另外的那人结婚的。博文因为善意而跳过了H和女主的分手过程,所以这里尊重作者也不议。但希望H能想明白他们分手的真正原因。

希望转告H(假设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即使女主回头他也要坚决拒绝,因为这女主活脱脱就是郁达夫笔下的郑秀岳。

H不但学术优秀,而且做人也很Nice,自会有好女人欣赏他的。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香炉生紫烟' 的评论 :
是的,嫁了L,H就成了心中抹不掉的一抹红色朱砂
香炉生紫烟 回复 悄悄话 哎呀!伤心啊!我猜对了!像红玫瑰和白玫瑰一样!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a_chris' 的评论 :
是的,我想男主会慢慢走出来,也意识到跟女主不可能将来在一起。男主最终应该事业有成,最后也会遇到一个不错的人
hua_chri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拥抱哥' 的评论 :
希望H能早点醒过来,不要一味的nerd下去。Nerd不是错,只是这个女主不配他Nerd。祝他早日找到值得他Nerd的人生伴侣。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哈哈哈,幸亏这次没人老说“抱哥,最后一定要大团圆啊”,所以这样的结局才是我真正想写的。
其实上一部《恋如冬雪》本该是悲剧结尾的,因为许诺了大团圆,最后只好大团圆了,而且不光女一男一大团圆,女二男二也大团圆了。这本来不是我的风格。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喜清净。“和 L 交往过程的处理”,就是直接套用了《La La Land》电影里的方法,什么都不写,镜头一转,女主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a_chris' 的评论 :
是啊是啊,还是你了解这个小说题目的含义,《La La Land》就是这样的结局。
现代社会,人们向往爱情,但是不会把爱情当中唯一重要的东西。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严格说女主并不是白富美,而是丑小鸭,在王子和平民之间,放弃了跟平民的爱情,选择了王子的地位和财富。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抱哥笔下的女主角啊。。。。
大部分都过的挺好的, 就是让人如鲠在喉。
谢谢抱哥辛勤耕作,回头再写个评论吧。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写的非常好,优美,细腻,真实,可信。
尤其欣赏拥抱哥对 “我” 和 L 交往过程的处理:给了个引子,然后全程省略。想不出有比这个更好的写法了。
大赞!
hua_chris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结尾。
女主对H并没有多少爱,只是景仰不已。H会为她做牺牲的,而她却不会的。
《lalaland》中也是这样。Sebastian为了爱情放弃了梦想,Mia因为挫折和孤单而放弃了爱情。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最后还是白富美嫁给白富帅呗,都差不多。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ristang' 的评论 :
我是男性视角,我觉得在爱情和物质之间,年轻女孩大多会选择爱情,而有过生活经历,在爱情里受过伤的成熟女性,大多会选择靠得住的物质。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ystarweiwei' 的评论 :
"个人觉得好多人是实在找不到自己真正爱的中国男人,不得已才沦落到接受外国人",哈哈哈,你这是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啊,要是让“跨国婚姻”坛子的人看见了,非跟你急了不可。
女主一直对钱看得很重,跟M交往是因为M帅同时是富家子弟,很有钱。爸爸给了十万美元,她就对爸爸改变了印象,觉得爸爸是像个爸爸了。为了北京的四合院能逼着H同意孩子改姓,我觉得以她的性格,舍弃H选择L完全合情合理。因为她不是一个很纯真的只相信爱情的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了,她生活窘迫,信用卡欠钱,经历过生活的磨难,在爱情里受过很深的伤害,跟最初男友小W的七年恋爱以失败结束,你让她怎么能完全相信爱情呢? 我觉得女主的选择合情合理,她喜欢爱情,但是不trust 爱情,宁愿要能够看得见摸得到物质。但是她心里还是向往爱情,所以最后依然对H有感情。
irist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拥抱哥' 的评论 : 哈哈哈,大部分女性估计还是会选H, 他年轻,而且金钱, 名誉,地位,他也会有的,只需要给他一些时间而已。
iristang 回复 悄悄话 估计是从男性的视觉写的女性爱情故事。看到第七章作为结局更美。
luckystarweiwei 回复 悄悄话 个人觉得好多人是实在找不到自己真正爱的中国男人,不得已才沦落到接受外国人,女主已经有了相爱的中国人,而且对方事业发展也挺好的没有什么硬伤,怎么会突然放弃真爱去接受一个外国人?很难想象. 这很不真实. 非我族类 其心必异,与同族的爱情肯定伤更深刻的.
luckystarweiwei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转变太突兀了,我觉得作者前面都写得很好,但毕竟是个男人,不了解女人如果真正遇到了爱的人不会莫名其妙为了所谓的金钱地位去嫁给一个外国人的. 更何况这个女主也并不是很西化的,或者说穷得急需改变经济状况社会地位什么的,她没有这个问题. 这个跳跃我觉得很架空.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oe0308' 的评论 :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永远都是爱情故事中的让人伤感的主题”,是的,古往今来的小说,电影,大多就是这个主题。
“女主的选择让人无语。” 我觉得女主就是很现实,加上喜欢名誉,地位,金钱,但是谁不是呢?大多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把H和L放在面前,让任何一个女人挑,我想大多数女人都会选择L吧。当然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有得就有失。物质和爱情之间,很多人都会选择物质的。毕竟,这个年代,爱情只是一道奢侈的珍瑶,不能代替柴米油盐的生活。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谢谢田野,不打算写番外,也不打算写续集了,这个故事就此翻篇了。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枪HK' 的评论 :
老枪好,你肯定是去渥太华大学了。 能够在别的城市别的大学做一年sabbatical,这是教书的最好的福利啊。是的,“扬子江还在,富丽华没了”,真是很让人可惜。这些年渥太华没怎么变样,只是房子贵了很多。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关于欧亚混血,我见过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美国白种人,孩子眼睛像父亲,是蓝的,头发像母亲,黑色的。真人。
你没错过一章,跟L的恋爱我省略了,就像电影《La La Land》 女主mia 怎么结婚的,怎么成名的,电影里都没演,电影最后直接就是Mia有家有孩子了。

H为什么会单着 -- 因为他依然在爱着女主啊。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静悄悄的早晨' 的评论 :
你没错过一章,女主跟 L的恋爱过程,我没写,直接省略了。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校友好,握手! 就像小说题目已经揭示的,这就是一个《 La La Land》 的故事,《 La La Land》里的女主Mia, 最后不也是攀高枝,没能跟Seb在一起了嘛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谢谢一步一景,感谢一直跟读和跟贴。
拥抱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波城。 女主是没有那么招人爱,她爱钱,爱名,有时会使小手腕达到目的,有时做事也过分,但是她对H一直感情很真。
zoe0308 回复 悄悄话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永远都是爱情故事中的让人伤感的主题。女主的选择让人无语。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引人入胜,真好!但还是让她回来吧,到H这来吧。
老枪HK 回复 悄悄话 抱哥(姐/妹), 我曾经在C大运河的另一头的大学修了一年学术假(sabbatical), 那时侯Rideau Center 的Bay和Eaton都还没有倒闭,好像Eaton现在变成Nordstrom了,我和太太喜欢每周二在market的小法国饭馆吃完饭侯去Rideau center的电影院看电影, 当年周二电影院半价。你的小说太过于真实了,我查了一下C大的网站。。。。不过的确唤起了我对美丽的O城的美好回忆。去年去M城开会,开车去了一趟O城,扬子江还在,富丽华没了。
老枪HK 回复 悄悄话 抱哥(姐/妹), 我曾经在C大运河的另一头的大学修了一年学术假(sabbatical), 那时侯Rideau Center 的Bay和Eaton都还没有倒闭,好像Eaton现在变成Nordstrom了,我和太太喜欢每周二在market的小法国饭馆吃完饭侯去Rideau center的电影院看电影, 当年周二电影院半价。你的小说太过于真实了,我查了一下C大的网站。。。。不过的确唤起了我对美丽的O城的美好回忆。去年去M城开会,开车去了一趟O城,扬子江还在,富丽华没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不是也错过一章,上次刚认识L,这会儿结婚了?真快!H怎么会单着呢?钻石王老五,该容易有女孩子啊?你小孩眼睛是蓝的?欧亚混血一般不会是蓝的吧?我儿子刚出生24小时内眼睛是宝石蓝,很漂亮,24小时后就变深了,现在比我的黑,奇怪!
静悄悄的早晨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不是错过了一章? 上一章不是刚刚在H取新加坡?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你对C大和W城的描写真生动,我想你一定是校友了。这篇小说在任何一个章节停止,都比有这个结尾强无数倍。就像喝着一碗鲜美的汤,少喝俩口没啥,但是喝到碗底看见一个死苍蝇,那是什么感觉。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挺感动的,写的真好。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沙发!Job well done! 看完心里赌得很,真希望有个番外,看到H找到了真爱。没发现女主有那么招人爱啊,哈哈!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