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从中餐馆出来,子哲把车开到街角的一个加油站,把油加满,随后开上了回去的高速公路。星期六的下午,高速上车不多。子哲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刚才和简妮的对话。如果离婚的话,简妮一定会想把孩子要走。虽然这几年,简妮在蒙特利尔工作,不能在家带孩子,只是每个月回来两三次看看孩子,但是毕竟是孩子的妈。如果简妮坚持要孩子,恐怕只能把孩子给简妮,孩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领着露露走进中文学校的大门时,安红看见大门左侧的办公室里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背对着门口,在跟校长说着什么。 女人穿着一件银狐大衣,脚上是一双过膝黑色长靴,身边站着一个男孩子,看着像是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安红觉得女人背影有些眼熟。正巧女人转过身来,安红仔细一看,是柳华。 她怎么也来这个中文学校了?安红暗想。她不是住在北边的Rockc[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星期三下了一天的雪。 下午四点半,安红就提前离开了单位,到了停车场,开上车往家赶。 婆婆和建明走了之后,露露下学没人看,她找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华人开的家庭托儿所,由阿姨到学校把露露接走,下班后她到阿姨家把露露接回家。 说好的是下午六点之前接露露,看见今天外面下雪,她怕接露露晚了,阿姨不高兴,只好提前从单位出来。 车从单位开出去,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白了山冈我的小村庄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嗡响我爬上梨树枝闻那梨花香。。。安红一边轻声哼着歌,一边把卸妆油倒在化妆棉片上。她闭上眼睛,用沾了卸妆液的棉片在眼睑和睫毛上轻敷一会儿,随后用棉片由内眼角至眼尾轻轻擦拭卸掉眼影,再卸除睫毛膏。她把面片扔到垃圾桶里,用棉花棒沾上卸妆油,把睫毛根部仔细清洁了一遍。今晚从剧场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早上醒来,安红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点进了“系我一生心”的博客。她看见“系我一生心”午夜时分贴了一篇新博文,正是昨天在TimHortons里,从子哲的计算机上看见的《相爱的雪花》。她松了一口气,这下完全验证了“系我一生心”就是子哲,子哲就是“系我一生心”。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子哲时,无意之间,还提起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星期六上午,安红在中文学校练完瑜伽后,没有参加后面的唱歌,开车去了学校附近的TimHortons.早上送露露到教室时,在学校走廊里没有看见子哲。因为要下楼去练瑜伽,她没有等子哲,而是决定练完瑜伽后,到咖啡馆来找子哲。前几天考车时,子哲说想去看她们合唱团跟中央电影交响乐团在Nepean剧场的演出,事后她管萍姐要了两张免费票,今天要交给子哲。还有子哲的麒麟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生死搭档。生死搭档!曼丽伸出手来,握成一只拳头,跟明台的拳头碰了一下。她最后看了一眼明台,转身,跃上城墙的剑台,拽着一条粗大的绳索,向着城墙下面的黑暗坠去。两束探照灯打了过来,落到城墙灰色的砖石上。枪声响了起来,子弹从耳边嗖嗖地飞过。她感觉到绳索突然停止了下坠,开始往上升。她抬头望去,看见明台跃上了城墙,在用力抓着绳索,把她往城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像一片祥云飞过蓝天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安红站在一架黑色的钢琴旁,手里捧着乐谱,面对着关老师唱着。关老师一边弹奏钢琴,一边侧耳倾听着安红的歌声。今天一下班,安红就坐车来到了关老师家,由关老师辅导《天路》。关老师一句一句地给她纠正了一遍,又开始一段一段地练习。这一段唱得不错,可以过关了,关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杯子沿着桌边转了一下,噗地一声掉到了地上。桌上正在聊天的几个人扭过头来,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安红。安红尴尬地笑了笑,放下筷子弯腰去捡杯子,心里想:完了,刚才还像个网红,现在像个女神经了。坐在旁边的萍姐拿过几张纸巾,站起来帮着把撒在桌上的水擦干。安红从桌子底下捡起了杯子,看见里面的饮料都撒光了。你没事儿吧,萍姐一边擦桌子一边问她说。没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跟建明谈完离婚后,安红上楼回到卧室,关了灯,在黑暗里久久地坐在床上,发着呆。她感觉胸闷,透不过气来,心里很难受,有种要彻底崩溃的感觉。她想痛哭一场,眼睛里却流不出眼泪。 虽然离婚也是自己愿意的,而且也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但是跟建明谈完之后,心里还是觉得很痛。不光是多年婚姻和感情的结束带来的痛苦,而且也是因为才知道建明已经出轨三年多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